• 梦华(九)
  • 点击:1290评论:02020/07/09 10:57

第九章:爆竹声中一岁除,香炉哐啷对半开


第二天,腊月二十九。李梓南家里的年货早已办齐了,他实在想不出还要再买点什么,但他还是想去集市上看看。过年不赶集,总感觉缺点味道。一家人吃过早饭,李梓南开着手扶拖拉机载着苏茜、苗苗和小朵去赶集。一个哼着小曲,头戴医用网帽的小伙子开着拖拉机,达达达地喷着浓烟,载着三个高歌欢呼的丫头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狂奔,确实很引人注目,也让人羡慕。

集市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苏茜背着苗苗,李梓南抱着小朵,在前面开路。李梓南买了两个塑料大金蛋给苗苗和小朵抱着,里面装着糖果。她俩高兴坏了,时不时喂李梓南和苏茜吃糖果。

他们路过一家卖烟花鞭炮的店铺时,李梓南突发奇想,除夕夜办一个烟花鞭炮盛宴。他把这个想法告诉苗苗和小朵,她俩兴奋不已,嚷嚷着要买烟花。李梓南买了很多烟花和鞭炮,装了半个拖拉机拖斗。

回到家后,李梓南用竹竿和竹条在院子里编织“双龙戏珠”。他父亲和哥哥也来帮忙,就连邻家的孩子们也来凑热闹。李父真不愧是木工,仅用了半天时间,他们就编成了两条三十米长的青龙和一个直径一米的圆珠。两条龙摆在院子里绕成一圈,头对头,中间放龙珠。李梓南家里有油漆,苏茜给龙画上眼睛,还给龙珠上了颜色,栩栩如生。孩子们看傻了眼,期待着明晚的烟火盛宴。

晚上,苗苗和小朵睡不着,想象着明晚的烟火盛宴会怎样。她俩恨不得到院子和两条龙一起睡,怕别人来偷走她们的龙。

第二天她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去院子里看看两条龙还在不在。

除夕这天,人们吃过早饭,开始忙着杀鸡杀鸭,贴对联,挂灯笼,准备祭祖,反正这一天就为这些快乐的事忙活了。人们除了在家祭祖,还要去拜土地庙。从中午开始,各家各户的厨房上空炊烟袅袅,远看像极了古代军队埋锅造饭。

李梓南在厨房的灶台上,架起大铁锅,往锅里倒了半桶清水,把三只金黄发亮的鸡和几刀又粗又长的猪肉放进锅里,再放几片生姜,撒一把盐,盖上锅盖,开始生火。苏茜自告奋勇来烧火,苗苗和小朵也来凑热闹,水还没烧开她们的脸就花得像花猫一样。李梓南拿一个镜子给她们照脸,乐得哈哈大笑。

水烧开后,李梓南叫她们少添柴减小火。小火炖了十分钟,李梓南给锅里的鸡和猪肉翻个身,又炖了十分钟就煮熟了。李梓南捞出锅里的鸡和猪肉,整个厨房肉香弥漫。李梓南拿个大铁盆,装一只鸡和两刀猪肉,摆到老屋客厅的祭台上,水果、年货也摆上,倒上浓香的白酒,点上香烛。一家人双手合十鞠躬,祈福全家人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苏茜和小朵祭拜的动作也很娴熟,俨然是一家人。

李梓南给苏茜和两个小丫头盛了几碗肉汤,苏茜喝了连连称赞,连喝两碗,她的确没喝过这么原味鲜美的肉汤。锅里煮的鸡肉和猪肉,可都来自农家自养的禽畜,都是吃蔬菜、玉米、米糠长大的,没吃过半粒饲料。城里人绝对吃不到这样的美味,市场上卖的家禽几乎都是专业养殖户用饲料养大的。以前,乡下人把家禽养大后,会拿几只到镇上或县城里去卖,可现在生活变好了,人们养大的家禽都留着自己吃,不卖了,但会送给亲朋友好。

李梓南小时候,有一年家里遭遇变故,一贫如洗,父亲不得不卖掉自家养大的几只鸡补贴家用。那年他们家过年只买了两斤猪肉,连年货都没买。那时李梓南的祖母还在世。李梓南想到祖母没过过好日子,没享过清福,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立志要让自己的父母过上好日子,享清福。

李梓南想起前天晚上来偷鸡的牛五,不知他和他母亲今晚的年夜饭有没有鸡肉吃。李梓南知道牛五是个懒汉,向来手脚不干净,不值得同情,但愿他以后能改邪归正吧。李梓南前天晚上放了他,还给他钱,不是可怜他,而是可怜他母亲。

李梓南又用另一个大铁盆装了一只鸡和两刀猪肉,放进大箩筐里,水果、年货也放进去,像抬轿一样和苏茜抬着箩筐去拜土地庙。苗苗和小朵蹦蹦跳跳跑在他们前面。

土地庙就在村里,离家很近,每个村都有。除夕这天,村里各家各户都来拜土地庙,很热闹。祭台放不下那么多祭品,人们便在祭台前拼起几个大桌子当祭台。苏茜发现各家的祭品里都有一只鸡,问了李梓南才知道,这里的人们有过年吃鸡的习俗,鸡与吉谐音,代表吉祥。这一天,无论是祭祖还是拜土地庙,人们都会放一挂鞭炮。从中午开始,村庄里时不时响起一阵阵鞭炮声,空气中弥漫着幽微的火药味、还有香烛味、肉香味、酒香味、很令人陶醉。

拜土地庙回来,李梓南趁着阳光从天井斜照进老屋的客厅,光线正好,他想给全家人照一张全家福。他在客厅中央摆着两把椅子,让父母坐着。两个小丫头跟苏茜形影不离,拉着苏茜的手。李梓南又找来两个小凳子摆在椅子的两侧,叫两个小丫头坐在凳子上,觉得这样更和谐一点。他没带三角架,用一张桌子托着相机,调好角度,设置延时拍照,然后跑到苏茜身边,紧紧地挨着苏茜。咔嚓一声,一张全家福就拍好了。照片上,前排坐着父母和两个小丫头,后排站着李梓南和苏茜及哥嫂,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幸福的,他很满意这张照片。

之后,一家人开始准备年夜饭。李梓南切鸡肉,苏茜洗菜,李哥烧火,李嫂掌勺,李母洗洗刷刷,拿着扫帚屋里屋外跑,闲不住,也不知道具体在忙什么。李父在院子里翘着腿吧嗒吧嗒地抽着烟,看着两个小丫头在玩耍。

厨房里热气升腾,菜香弥漫。切剁声,菜入锅的吱呀声,叮叮当当地翻炒声,灶膛里的哔啵声,李嫂对李哥发出控制火势的指令声,声声混在一起,好不热闹。李梓南剁下几个鸡腿,划上几刀,用热汤烫一烫,对着窗户喊两个小丫头过来,给她俩一人一个鸡腿。她俩咬着鸡腿又跑出去玩了。李梓南递给苏茜一个鸡腿,苏茜不好意思拿。

“小苏呀,老二多关心你啊,给你你就吃吧。你哥从来没这么关心过我!”李嫂笑道。

“你用得着我关心你吗?我都抢不过你!”

“来,嫂子,这个给你。”李梓南把鸡腿递给嫂子。

“你给小苏吃吧。我这没手拿了。”

“这还有呢,你也吃一个。”李梓南接过勺子,“让我来炒。”

李嫂接过鸡腿,大咬一口,拿起另外一个鸡腿递给苏茜。苏茜这回肯吃了。

“这还有两个,要不我给伯父伯母拿去吧?”苏茜说。

“老二,你这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还是小苏想得周到。”李嫂调侃道。

苏茜脸一红,夹两个鸡腿到碗里,走到厨房外面去了。

李父李母有点受宠若惊,深受感动,觉得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太孝顺太贴心了。他们回忆了一下,已有几十年没有这样用手拿着鸡腿吃了,这是多么难得的一次体验啊。

苏茜想起了自己的养父养母,心想要是他们还活着那该多好。

忙活了两个小时,一顿丰盛的年夜饭终于做好了,摆满了整个桌子,有白切鸡、梅菜扣肉、青椒炒牛肉、油焖大虾、红烧鲤鱼、清蒸皖鱼、香芋排骨、让豆腐、炒青菜、酸辣土豆丝、羊肉火锅。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举杯欢庆,其乐融融。

吃过年夜饭,两个小丫头催着李梓南去放烟花和鞭炮,李梓南说要等到晚上十二点才能放,这是习俗。然而,李梓南还是陪她俩放了一小筒烟花,先给她俩过过瘾。之后,她俩回房间玩,不知不觉睡着了,估计是玩了一天玩累了,昨晚又没睡好。苏茜给她俩脱掉鞋子,盖好被子。

李梓南在院子里烧了一堆稻草。

“你这是在点篝火吗?”苏茜问。

李梓南噗嗤一笑:“哪有用稻草做篝火的,这是要换香炉灰。”

“换香炉灰?好玩不?”

“好玩,你来换好不好?”

“好啊。”苏茜高兴得像个贪玩的小孩。

稻草灰冷却后,李梓南拿来一张报纸,叫苏茜把稻草灰捏成粉末,放进报纸里,挑出没烧尽的稻草。

“为什么要挑出没烧尽的稻草呢?”苏茜问。

“要是香炉里有没烧尽的稻草,家里人会得沙眼。”李梓南煞有介事地说。

“哦。”苏茜似乎相信,挑得很认真,一双纤细嫩白的手变得黑乎乎的。

“怎么不直接把香炉拿到这里来呢?”苏茜又问。

“香炉不能拿出屋外。”

苏茜用报纸包着稻草灰,和李梓南一起回到老屋客厅。李梓南架着梯子爬上去取客厅壁龛上的香炉。苏茜给他扶梯子,接香炉。

“啊!”

苏茜大叫一声,香炉掉在地上碎成两半。

“没事吧?茜儿。”李梓南从梯子上跳下来。

“我没事。香炉碎了怎么办?”苏茜很害怕,知道打碎香炉可是犯了大忌。

“小点声。”李梓南做个小声的动作,“你没事就好。明天买一个换上就好了。”

李梓南找来一根绳子,把碎成两半的香炉箍紧。匆匆忙忙换了香炉灰,点燃香烛插上,把香炉送回壁龛里。他撤掉梯子,收拾停当,带着苏茜离开老屋,鬼鬼祟祟像私奔一样。

李梓南发现苏茜走路有点瘸,估计是被香炉砸到了,难怪香炉没散碎,只对半裂开。

“茜儿,刚才你的脚是不是被香炉砸到了?”李梓南问。

“嗯。”苏茜点点头。

李梓南脱下苏茜右脚的鞋子,看见苏茜的脚背都红肿了。他心里一阵疼痛,忙背起苏茜。

“你快把我放下,让伯父伯母看见了不好。”

“别担心,咱就说你的脚是被院子里的一块砖头砸的。”

李梓南背着苏茜回到房间,然后去问他爸拿药膏。李梓南的父母哥嫂听说苏茜被砖头砸了脚,纷纷来到李梓南房间,见苏茜的脚肿得像个猪蹄子。他们感到心痛和愧疚,像是他们害了苏茜,特别是李父李母,觉得自己没做好,没能排除这些隐患,真恨不得替苏茜挨这一砸。

上了药过一会儿,苏茜感觉疼痛减轻了不少,问了李梓南才知道这是他家独家秘传的消肿止痛药膏。苏茜突然想到她和李梓南,一个脚受伤缠纱布,一个头受伤戴网帽,忍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她觉得她虽然受了点小伤,但这个年过得还是很温馨美好,心里暖暖的。

李梓南问苏茜笑什么,苏茜指了一下自己的脚和李梓南的头。

李梓南一愣,哈哈大笑:“别人会不会以为是你踢了我的头,两败俱伤?”

苏茜笑得更厉害了,完全忘了疼痛。

李母路过他俩房门听到笑声,欣慰一笑,自言自语:“年轻人真好,就算天塌下来也照样笑得出来。”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李梓南和他哥把家里所有的鞭炮都拆开,缠绕在院子里两条龙身上,烟花在两条龙围成的圆圈里一字摆开。李梓南搬几把椅子到楼顶上,然后把苏茜背上楼顶,把父母也叫上来,还去叫醒两个小丫头。两个小丫头迷迷糊糊,不肯起床,早已忘了今晚要放烟花的事。李梓南一提醒她俩,她俩立刻爬起来,跑到院子里,又跑上楼顶,缠着苏茜,兴奋无比。

马上快到午夜十二点了,村庄里各家各户都亮着灯,但却静悄悄的,连狗都不叫一声,估计是白天吃肥肉吃骨头吃撑吃腻了,玩累了,睡着了,也许是被白天的鞭炮声吓怕了,不敢出声了。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青春都市爱情浪漫虐恋孽缘复仇职场豪门斗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