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十)
  • 点击:1273评论:02020/07/09 19:47

第十章:驽马不吃回头草


小朵跟李梓南回家过年,感受到了家庭和父爱母爱般的温暖,她多渴望能有爸爸妈妈啊!如果李梓南和苏茜是她的爸爸妈妈那该多好多幸福啊!

其实,李梓南也很想收养小朵,但他觉得自己条件不太好,没房没车没成家。

在孤儿院里,李梓南和苏茜蹲在小朵面前,看着小朵恋恋不舍,眼里噙满泪花,他们很不舍很揪心。

“小李叔叔,小苏姐姐,我可以叫你们爸爸妈妈吗?”小朵的泪眼滑了下来,“我不叫你们收养我,让我叫你们爸爸妈妈就行。”

“可以!”李梓南掉下眼泪,把小朵抱在怀里。

苏茜抱着小朵和李梓南,也哭了。

站在一旁的院长别过脸,擦着眼泪。

“小朵,”李梓南摸着小朵的脑袋,“爸爸妈妈每个周末都来看你,带你出去玩,好吗?”

小朵说不出话,使劲点了点头,泪水打湿了李梓南的胸襟。

“爸爸想办法在枫市找个好人家收养你,尽量离爸爸妈妈近一些,爸爸妈妈经常去看你,你也可以来看爸爸妈妈。你看这样好吗?”李梓南声音变了,只因喉咙哽得太难受。

“好!”小朵像嗓子发炎似的挤出一声。

小朵拉着院长的手,站在孤儿院大门口目送李梓南和苏茜。李梓南和苏茜不时回头张望,小朵渐渐模糊……

枫市的大街小巷很冷清,还没恢复往日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很多人回乡过年还没返城。李梓南的三个同事也还没返城,工作室里没什么事可做。李梓南这两天都跟苏茜腻在一起,像鸳鸯戏水享受着二人世界。

苏茜画室的窗户洒进斑驳的光阳,像几片金叶飘进屋内。一只懒洋洋的大肥猫躺在窗台上晒太阳睡大觉,时不时摇摆着尾巴,肚皮像个水袋似的膨胀收缩。苏茜在窗边画画,目光如流水一般泄在画板上。从窗外溜进来的微风吹动窗帘,也吹动她柳条般的发尾。李梓南躺在苏茜身边弯月般的吊椅上,手里倒捧着一本书,看着苏茜又弯又长的睫毛在阳光下闪动。他像喝醉了酒似的发呆傻笑,手里的书被风吹着想翻又翻不了。

“好像有人在敲门,你有听到吗?”苏茜侧过脸李梓南。

李梓南回过神,听了听:“是有人在敲门,我去开。”

大肥猫从窗台上跳下来,把窗帘抓得沙沙响,似乎不满别人打扰它睡觉。

李梓南走出画室,穿过客厅来到门内打开门,见林燕赫然出现在眼前。

“林燕,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燕像丢了魂似的,没有回应。

“快进来吧。”

林燕像行尸走肉一样走进客厅,坐在沙发生。

苏茜闻声来到客厅,看见林燕很惊讶。

“林燕,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梓南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林燕面前,然后在林燕对面的沙发坐下。

“他骗我!”李燕咬着牙流着泪。

“你没去三亚吗?”苏茜抽出纸巾帮林燕擦泪。

林燕的眼泪流个不停,过了半天才说话:“去了,就是跟他去的。回来的时候我跟他说结婚,他说他只是跟我玩玩而已!”

苏茜给她擦眼泪都擦不过来。

  “我给郭一竹打电话……他……他竟然不接我电话……”林燕有点埋怨郭一竹的意思。

“你那样对人家,换是我我也……”李梓南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林燕的嘤嘤啜泣。大肥猫晃晃悠悠走到客厅,停下脚步,仰头看林燕一眼,然后低下头像个哀叹的老人一样摇摇晃晃地走了。

“你帮我给郭一竹打个电话,我的电话他不接。”林燕拉着苏茜的手,仿佛看到一道光。

“好。”

苏茜掏出手机,给郭一竹打电话。

“喂。”

“一竹,新年好啊!你回枫市了吗?”

“没有,还在老家。”

“林燕回来了,她想跟你说说话……”

“我跟她没什么好说的。”

郭一竹挂断了手机。

林燕的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别哭了,或许过段时间他会原谅你的。”苏茜继续给林燕擦泪,安慰她。

李梓南也想说两句安慰话,但说不出口。他觉得林燕和郭一竹掰了,未必是件坏事。

李梓南回枫市的第三天早上,他接到一位大爷的电话,大爷说是从朋友那里看到他名片。大爷问他,能否帮他修复老旧模糊的照片。李梓南无事可做,便答应上门看看。

大爷没想到李梓南真来了,还来这么快,他有点感动。大爷的家很古朴简洁,有点冷清。大爷家里还有个老伴,两人都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但腰杆很好,看不出年龄。两位老人招呼李梓南坐下,给他上茶。李梓南发现两位老人的笑脸有点紧绷,但又不能说不热情不真诚,似乎好久没笑笑得不自然了。

大爷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

李梓南吓了一跳,忙问“这么多照片都要修吗?”

“不不不,只修几张而已。”大爷坐在李梓南身边,把照片放在桌子上。

大娘也坐在李梓南身边。

“这些照片都是我们一家人的照片。”大爷的微笑里夹着哀伤。

大爷一家的相册整理得很好,按由近及远的时间顺序排,里面大多是大爷的女儿个人生活照。李梓南一张张翻看,每张照片背面都写着拍照日期。李梓南翻到大爷的女儿大约五岁时候的一张照片,见照片背面写有名字,叫安甜甜。

“您女儿叫安甜甜?”李梓南问大爷。

“是的。”

“您女儿小时候跟我现在认识的一个小女孩长得很像,她也姓安。”

“她要是还在,现在有二十四岁了,该谈男朋友嫁人当妈妈了,或许还没谈,还像个疯丫头一样。”大爷像是自言自语。

大娘抖着手擦去脸颊上刚泪下的两行浑浊的眼泪。

李梓南的心被揪了一下,他翻回第一张照片看拍照日期,那是相册里日期最新的照片,是大爷的女儿三年前的照片。

“她是我们独生女。”大娘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三年前的一个夏天,有个地方发了大洪水,她自告奋勇参加了抗洪医疗队,那时她二十一岁,还是个实习医生。她出事之前,正和两个同事一起赶往山村里要给一名孕妇接生。通往山村的道路被泥石阻挡,车辆不能通行,她们是步行去的。她们在穿越一个山谷的时候,遭遇了泥石流。只有甜甜来不及跑,被泥石流冲走了,后来连尸体都没找到。这三年来,她房间里的东西我们一直没动过,这样我们觉得她还在,像她读书时候,周末或放假她随时会回来。我们经常到她房间坐着,一坐就是一整天。有时想她想得太厉害,我们就去她出事的地方呆着,一呆就是几天几夜。我们在那里好像还能听到她的声音,有时还能看见她向我们走来……”

李梓南不知不觉流下眼泪。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两位老人的啜泣声。

李梓南把安甜甜几张模糊的照片装进自己包里,答应两位老人一定要免费帮他们修好。他在说这话时,他还不知道这些照片能不能修,但他已下定决心,修不了就请人把这些照片画出来。

李梓南临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

“你们要不要见一见那个跟甜甜小时候长得很像的女孩?”李梓南问。

两位老人两眼放光,互看对方一眼,一时没回应,似乎有所顾虑。

“她叫安小朵,是个孤儿,现在在孤儿院。”

两位老人喜出望外,大爷忙问:“我们能收养她吗?”

“当然就可以。”李梓南露出一个正中下怀的微笑,“我正想问你们这事呢。她现在管我和我女朋友叫爸爸妈妈,到时候再让她改口叫……。”

“没关系没关系,她叫我们爷爷奶奶就行。”大爷说。

“也好,这样呢,我和我女朋友就成你们的儿子儿媳了。”李梓南开着玩笑。

两位老人笑了,笑得比之前自然和灿烂了。

“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去见她?”大爷有点迫不及待。

“我下午把她带来吧。”

“下午带来?”大娘很惊讶。

“哦,要是不方便那就改天,你们定。”

“不不不,方便方便。”大娘有点激动“下午晚点再来,我们收拾收拾房间,做好晚饭等你们,我们一起吃饭。”

“好嘞,那我们下午晚点来。你们也别累着,简单点就行。”李梓南站了起来。

“没事没事”

大爷大娘也站起来,送李梓南下楼。他们的笑容完全舒展了,一下子收不回来了。

傍晚时分,李梓南和苏茜带着小朵来到安大爷家门口,敲了两下门,门很快就开了,似乎安大爷就守在门内。大爷和大娘愣愣地看着苏茜和小朵,激动得身体颤抖,说不出话,泪花在眼里打转。

“甜甜,是你吗?甜甜。”

大娘上前摸着苏茜的脸,泪流满面,神情恍惚,踉跄着站不稳。

苏茜和李梓南忙扶住大娘。

大爷也泪流满面,嘴巴翕动着,说不出声。他们觉得眼前这两个姑娘像极了他们女儿小时候和长大后的模样。

“让孩子们进屋吧。”大爷回过神来,提醒着老伴。

“哦,快进来,孩子们,进来进来!”

李梓南发现安大爷家里变样了,跟他上午来看到的有很大不同,客厅里挂起几排气球和两个吉祥结,桌子和置物架上摆放几瓶插花,沙发坐垫换成了粉红色的。一个房间敞开着门,床上竖着放两个大公仔,床头挂一些闪光的小星星和月亮,床尾挂海螺和贝壳。一张弯月形的桌子上摆放一大堆漫画书和一个卡通文具盒,还有一个漂亮的小书包。李梓南心想那一定是给小朵准备的房间,他很感动,也有点心疼两个老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房间布置得那么精致漂亮。

晚饭很丰盛,大娘不停地给小朵和苏茜夹菜,看着她们吃,自己都忘了吃。看得苏茜有点不自在,小朵倒是吃得很开心。晚饭过后,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李梓南和苏茜得知大爷和大娘其实只有五十岁出头,可见丧女之痛把人摧残得不轻。小朵见大爷大娘太显老,就叫他们爷爷奶奶,没叫爸爸妈妈,他们也很乐意。或许小朵已认定李梓南和苏茜就是她的爸爸妈妈,她不能再叫别人做爸爸妈妈了。

第二天早上,李梓南和苏茜陪大爷大娘去办理领养手续。这一天,大爷和大娘容光焕发,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第十一章

元宵节过几天,郭一竹才回到枫市。他依然不接林燕的电话。林燕在他住所门口守着,他大老远看见林燕,扭头就走,晚上睡在公司里。

林燕像守株待兔一样,一连几个晚上来守着郭一竹,后来碰到郭一竹了,毕竟郭一竹不能一直不回家啊。面是见着了,可郭一竹不肯跟林燕说话,也不让林燕进他家门。看来他是铁了心不肯原谅林燕了。

一天晚上,郭一竹给李梓南打电话,约李梓南出去喝两杯。李梓南知道郭一竹找他不单是喝酒,肯定还有别的事,但猜不出是什么事,电话里也不好多问,便去了。

李梓南见郭一竹瘦了许多,但精神状态很不错。两人喝着酒闲聊,各说些自己老家过年的事,连天气也聊到了。李梓南不问他和林燕的事,不想揭人伤疤。

“我打算首付买套房,钱不够,想找你借点。” 酒过三巡,郭一竹终于露出真实意图了,像极了酒壮怂人胆。

“怎么突然想起买房了?”李梓南觉得林燕对郭一竹的刺激起效了。

“早晚都得买,晚买不如早买。房价都在涨,不早买赚的钱也白赚。买了房就结婚。”

“结婚?和谁?”

“和林燕。”

“你和她复合了?”李梓南感到惊讶。

“嗯。”郭一竹点点头。

“我也打算今年买房。”李梓南觉得郭一竹的话有道理,他确实也有买房的打算。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青春都市爱情浪漫虐恋孽缘复仇职场豪门斗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