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十四)
  • 点击:3956评论:02020/07/16 14:17

第十四章:难忘温柔富贵乡


苏茜生孩子之前,李梓南就提前把孩子需要吃和用的东西都给买齐了,奶粉自然少不了。不料,孩子生下来后,竟然不用吃奶粉,苏茜要母乳喂养,一是她奶水充足,二是她觉得乳母喂养更好。她把奶粉给李梓南的母亲和苗苗吃,苗苗每天都冲两三杯奶粉,吃得津津有味,说自己没吃过奶粉。母亲不好意思吃,也舍不得吃,还不让苗苗吃太多,叫她给弟弟留着,怕苏茜万一奶水不够。

母亲哪里知道,她儿媳妇的奶水,孙子都吃不完,还得她儿子李梓南帮忙吃,不然会涨奶。这都归功于母亲太会给儿媳妇做利于下奶的饭菜。母亲以前在老家养猪时,也很擅长给母猪下奶,就算母猪奶头不够,小猪也不会饿死,她真是个下奶高手。

李梓南没想到他都三十岁的人了,竟然还吃奶,而且是跟自己的儿子一起吃奶。他常跟苏茜撒娇开玩笑,说他和儿子一样,也是个宝宝。他当上爸爸后,挣钱的欲望更大了,毕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照顾儿子的事,几乎都交给母亲和苏茜了。苗苗有时也能帮忙照顾,她哄弟弟的时候,俨然是个小大人了。

带小孩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子经常夜间哭闹不睡觉,李梓南哄不了,还得苏茜来哄。然而,苏茜有时也哄不了,最后还是母亲有办法。母亲总跟李梓南和苏茜说一些稀奇古怪的哄小孩的方法,他们有时也试过母亲说的法子,不管用,还得母亲亲自出马才行。如果母亲不来帮忙照顾儿子,就凭他俩,估计够呛。

李梓南每天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抱抱儿子,或者把儿子放在床上,用嘴巴亲一亲拱一拱儿子的脚,让儿子用肥肥的小短腿蹬他的脸,每每这时他感觉工作一天的疲惫都消失了。

时间过得真慢,苏茜感觉自己当妈妈好久了,可儿子刚满月,估计她是从怀孕时就觉得自己已当妈妈了。儿子的满月酒和乔迁之喜一起办,就在新房里办,也算是双喜临门。李梓南把父亲和哥嫂叫来枫市,还请来安大爷一家、孤儿院的院长、郭一竹两口子、李梓南的同事、还有几个朋友,刘敬义也来了,一共就三桌,大家一起吃个饭。每个大人都给李梓南儿子红包,李梓南实在不想收,可盛情难却不得不收。他本想提前说好不收红包,可一细想,如果这样反而让人误会他想收红包。

晚上,李梓南和苏茜坐在床上拆红包,像极了洞房花烛夜拆红包。刘敬义的红包最大,包了两千元,是别人的十倍,这让李梓南想起刘敬义当初高价买苏茜的画,不过这个红包他得收下,毕竟这跟买画不同。他以后找机会帮刘敬义公司做策划报答人家就是了。

话说回来,刘敬义至今还没给李梓南介绍过生意。自周正德去美国后,李梓南工作室的生意逐渐冷淡,他努力维护老客户,提高服务质量,降低价格,给客户送礼,可还是收效甚微。不知道是行业不景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特别是最近两个月来,工作室只接了几个小订单,挣的钱少得可怜。李梓南的三个同事当中有两个另谋高就了,李梓南不怪他们,毕竟人往高处走,他都想另谋出路,更何况别人。他曾去找过刘敬义两次,刘敬义都说暂时没客户资源。他在想,刘敬义虽不能和周正德相比,但在枫市商界还是有些分量的,给他工作室介绍一些生意不成问题。这会不会是因为刘敬义几次约他去“老地方”他没去令刘敬义不悦呢?

李梓南上有老下有小,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坐吃山空了,他现在没多少存款了。郭一竹向他借的三万元说两个月就还,现在都一年多了还没还,说是没钱。他后悔把钱借给郭一竹这个无信之人,但他没把关系闹僵,一是觉得不至于,二是觉得闹僵了以后更难把钱追回。

一天下午,李梓南给苏茜打电话,说临时要去外地拍摄,明晚才能回来。

晚上,李梓南和刘敬义去了“老地方”。

刘敬义的车子刚停在酒店门口,酒店经理就笑容灿烂地跑出来迎接,就像见了老熟人老顾客一样。其实刘敬义真是这家酒店的老顾客,会员卡就有好几张。

李梓南时隔一年多再来到这里,顿感往事如昨。

在包厢里,刘敬义叫李梓南先选女孩。李梓南对酒店经理招了招手,经理近前,俯首帖耳。

“那个叫娜娜的女孩在吗?”李梓南对经理耳语。

“娜娜?”

经理没想起娜娜是谁,递给李梓南一个又大又厚的本子,说:“请您翻开看看是哪一位?”

李梓南像翻菜单一样翻着本子,上面有很多女孩的照片和资料,包括昵称、年龄、身高、体重等。李梓南记得他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本子。不过那是一年前的事了,服务都在优化。

刘敬义凑过来,和李梓南一起看。

“这里那么多女孩没你满意的?干吗一定要找那女孩?

“我先找找看吧。”

“这都一年多了还记得她,哈哈,我明白了!”刘敬义一脸坏笑。

李梓南笑而不语,继续翻着本子,翻到本子尾部,看到了“娜娜”的照片。

李梓南指着照片,低声对经理说:“就……就是她。”

“真不巧,李总,这个女孩今天休息,没来上班。真是抱歉!”

“你就另选一个嘛,”刘敬义指着李梓南手上的本子,“这上面那么多女孩。”

“可是我……我只对她感兴趣啊。”

“要不这样,李总,我给她打个电话,您请稍等。”

经理出去打电话,李梓南和刘敬义在包厢里等着。刘敬义走近对面站成排的女孩们面前,色眯眯地打量着,像极了古装电视剧里花花公子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

过了一小会儿,经理回到包厢,走到李梓南跟前:“李总,娜娜待会就过来,要不您先到房间休息吧。”

“好的。”

李梓南走到刘敬义身边:“刘总,那我先回房间了。”

“去吧,好好放松啊。”

李梓南打开电视躺在床上,想给苏茜打个电话,后来没打,怕露馅。

过了半个小时,门外有人按铃。

“先生(先森)您好!我是娜娜,很高兴为您服务。”娜娜声音很嗲,她不记得李梓南了。

“请进吧。”

娜娜走进房间,李梓南把门关上。

“你不记得我了?”李梓南坐在沙发上,问娜娜。

“先生您是?”娜娜打量着李梓南。

李梓南神情自然,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神秘微笑,不说话,任她打量。

“噢。”娜娜叫了起来,声音不嗲了,“是你啊哥。”

娜娜也坐在沙发上,紧挨着李梓南。李梓南不由地挪了挪屁股,拉开一点距离。

“哥,你怎么又来了?是不是想老妹了?”

“陪一个朋友来的。”

“什么?还跟上次一样?”

“嗯,就聊天,所以我还是找你,毕竟有过合作嘛。要是换了别人还得解释半天,弄不好还会说漏嘴。”

“呵呵,哥,你真有意思。正好我今天不舒服,来大姨妈了。”

“不舒服还来啊?”

“嗨,你是不知道,客人不能得罪,就当帮经理一个忙了。”

“不好意思啊,让你带病上岗。”

“哈哈哈哈哈,哥,你真幽默啊!”

李梓南从裤兜里掏出钱包,取出三百元递给娜娜:“给你一些辛苦费。”

“哥,你这是干吗?我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君子爱财,不,淑女爱财,取之有道。”

李梓南噗嗤一笑。

“你笑什么?这话不对吗?”

“对对对,但你还是拿着吧。我真得感谢你呢。”李梓南把钱塞进娜娜手里。

“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搞摄影的,整天跑来跑去,又累又不挣钱。”

“我不信,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你出手又那么大方,小费都给那么多。”

“都是朋友请我来的,我可没钱来这里消费。”

“嘿嘿,你要是没钱能跟有钱人做朋友吗?”

李梓南手机响了,是苏茜打来的。李梓南对娜娜做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接听电话。

“梓南,你找到地方住下了吗?”

“刚找到宾馆住下,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大晚上的跑到外地去,累了吧?”

“不累,我一想到你和儿子就不累了。”李梓南笑嘻嘻地说。

娜娜躺在床上:“哎哟,好累呀!”

“是谁在说话呀?”苏茜问。

李梓南一愣,环顾四周,吓了一跳,他都忘了房间里还有个人。

“噢,是电视的声音。”李梓南急中生智,顺嘴胡诌。

“哦。”

李梓南把电视的声音放大,瞪了娜娜一眼。娜娜捂住嘴,点了点头。

李梓南到浴室里讲话,把门关得好好的,直到挂了电话才敢出来。

“你都结婚有孩子了?”娜娜从床上坐起来问。

“是啊。”李梓南坐在沙发上。

“孩子多大了?”

“两个多月了。”

“嘿嘿,记得你上次来的时候,还说你和你喜欢的女孩还没确定关系呢,后来你是跟那个女孩结婚的吗?”

“是啊。”李梓南脸上露出微笑。

“真的吗?”

“嗯。”

“真好!有情人终成眷属。”娜娜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

“我记得你说过她是你的初恋,那时你还说你还是个处男。”

“你记性真好!”李梓南呵呵地笑着。

“那是,你太特别了……你是他初恋吗?”

“是的。”

“啊,真好,一生只睡一人!”

“你才好呢,阅人无数。”

李梓南突然觉得这玩笑不妥,不料娜娜丝毫不介意。

“哈哈哈哈哈,谁像你跑这来找人聊天。”

此时,电视正在播放省台的晚间新闻:今晚,杉市警方出动三百名警力,在某五星级酒店抓获六十余名涉嫌卖淫嫖娼人员。

“嘿嘿,要是今晚咱也被抓了,你可冤大了,拘留罚款还通知家属。”

“啊,”李梓南吓一跳,“有那么严重吗?”

“哈哈哈哈哈哈……,”娜娜笑得前俯后仰,“我吓唬你的,那么严重。你什么都没做你怕什么?就算做了也不怕,这酒店的老板后台可硬了,手眼通天。这里的客人非官即富,这里要是不安全他们敢来吗?”

李梓南还是有点不安,拘留罚款他都不怕,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误会他是嫖客他也不在乎,他就怕苏茜误会他。

夜已深,娜娜在床上打着呼噜,睡得很香。李梓南躺在沙发上,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李梓南和刘敬义回到枫市。李梓南此时还不能回家,他昨天跟苏茜说要到今晚才回到家,如果提前那么早回家说不过去;工作室也回不去,他昨天跟同事也是那样说的。他想跟刘敬义去其公司,但又怕影响人家工作。最终,他去了图书馆。

李梓南以前常来图书馆借书看书,有时他在图书馆看书一看就是一天,常常忘了吃饭。他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来图书馆了,总之很久了。他要趁此机会好好看看书,可是他静不下心来,总想着妻子和儿子。他一天没见到妻儿了,感觉这一天真是度日如年。他时不时地看时间,恨不得像滚雪球一样把时光往前推。

下午五点,李梓南离开图书馆,回家去了。

李梓南回到家里,感觉像刑满释放回到家一样,有种莫名的激动。他以后再也不想去外地“出差”了。

  • 1
  • 2
  • 3
  • 4
  • 关键词:言情唯美青春浪漫励志孽缘豪门复仇职场现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35
  • 2750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