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工厂接到大订单
    人人都有当老板的机会,然而,谁知道当老板的甜酸苦辣?曾经有人感慨:经商首先要作好上两院的思想准备,一是上法院,一是上医院……
  • [19] [0]

 

一    经营不善陷入困境  

高峰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辞职。

当他走近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只见总经理朱老板双手反剪在背后,出神地凝视着窗外,清瘦的身材如一躯雕像,伫立在窗前一动都不动。高峰站在朱总办公室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轻地叩了叩门。此刻,心口似刺了般有些莫明其妙的生疼。

朱总从玻璃幕窗里看见经理高峰走进来,静静地听完高峰的请辞,半晌没有开口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半身右转扬起右手,准备尝试着与经理高峰作最后的挽留,但话到嘴边欲言又止,似乎觉得多此一举了。高峰知道朱总挽留自己,但他不想吊死在这棵树上。这一点,作为多年的朋友,朱总也理解他,只是高峰辞职出厂,借给自己的两万元钱暂时还不了,工资也没有着落,朱总心里觉得过意不去,总感觉对不住这个非同一般的朋友。

朱总言不由衷长叹一声说,再过几天就到月底了,待贸易公司的货款到帐了,再还给你钱,结清工资没问题吧?

高峰闭口不言没有表态,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朱总丈二和尚摸不着脑,不知高峰摇头到底是啥意思。高峰知道,朱总说这话,既是安慰他,也是期望和锴贸易公司老板杨树出现。因为杨树出现了,他的工厂就有救了,生意场上变幻莫测,一旦工厂得救了,不但他朱某人度过了难关,而且还有重整旗鼓东山再起的希望。

实际上,半年来和锴贸易公司老板杨树差不多与世隔绝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好像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讯。朱总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工厂处于濒临倒闭的危险状态。于是,总希望和锴贸易公司老板杨树拉自己一把,朱总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杨树身上,把杨树当作一个活菩萨救世主。虽然朱总明白,杨树的出现几乎是渺茫的,因为杨树的据点和锴贸易公司早已人去楼空。但除此以外,没有一丝希望。

回顾开厂几年来,一直受到杨树的不少关顾,朱总又自我安慰,杨树根本就不是那种泼皮无赖,只不过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虽然在这么多年来的生意往来中,从来没讨到杨树的半点便宜,但扪心自问说一句良心话,这几年工厂的生意又确实全靠杨树照顾自己,杨树的确并非那种言而无信偷奸耍猾的商人。准确地说,杨树是一个正而八经地地道道的生意人。

此时,高峰显得十二分的无奈,自己跟朱总朋友一场,当初想投资文化事业,朱总说办实业赚钱,文化公司只是小打小闹不赚钱,非要借钱给他办企业,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即使高峰只借钱给他没股份,只要帮他办企业,赚钱了也不亏待高峰,哪想到如今却陷入困境呢?作为老板的帮手,哪能不了解老板此时的心情呢?

想到这里,高峰不禁软了一阵子心肠,差点就改变了辞职的决定。再说,长期以来,朱总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打工者,虽然没有股份,但从没把他当局外人看待。高峰甚至反其道而恨起自己起来,不应该不择时机把老婆的肚子隆起来。

当然,高峰最烦的还不是这些。半年没有工薪经济陷入困境后,虽然老同学胡一鸣完全是出于好心帮自己介绍工作,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要自己过去上班,电话一个接一个,像催命鬼一样连续不断地打过来。高峰并非不清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可分身乏术怎么办呢?高峰胡思乱想了半天,总的说来,还是自己手头太紧,劈竹偏偏撞到栉,等米下锅却敲了米桶底。于是,高峰不得不咬咬牙“嘣”出一句让朱总大失所望的话,钱等你手头不紧再给没关系,但我最多做到月底就走。

朱总示意高峰坐下来,自己一屁股瘫坐在大班椅上转了半个圈,长叹一声问高峰:是不是快要做爸爸了?

估计不是这个月末,就是下个月初。高峰右手拢了拢头发,坐在沙发椅上有气无力无地回答。高峰琢磨着:权且不谈我高某人为你打工卖命这么多年,但自己老婆要生孩子了,既然你当老板的心里有数,想必就是天塌下来了,也不至于把我借给你的钱和工资拖到老婆生孩子都不给吧!

早晨出来上班的时候,老婆方芳就再三叮嘱高峰,一定要趁工厂还存在,把半年来的工资弄到手,否则,不知哪天关门了,就是老板看在多年朋友的份上,想给你工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到时候,即使撕破面皮都无济于事。老婆方芳叮嘱高峰,爹亲娘亲没有钱寸步难行,千万不要死爱面子活受罪,借去的钱不还,工资又一拖半年,老板赚得盆满钵满也不多给你一分,人在工厂卖命帮他撑着还不知足,谁有这个能耐,谁有这么好心,打工不要钱,不顾家帮老板撑?

高峰素来不喜欢老婆哆哆嗦嗦,现在老婆说得句句在理,事事是真,也就只好点头答应了。

作为老板,朱总也是打工出身,深知工人是自己最宝贵的财富,工人是工厂生存发展的保证,并非不关心工人的疾苦,说起来也是个菩萨心肠的人,欠了工人三个月的工资,自己心知肚明,但是,如今身陷囹囫一筹莫展,只恨自己乏术无能。

欠了工人三个月工资,即使急需要钱的工人,也只能打借条,一个月借几十元,最多上百元为限,乃至于工人整天人心惶惶吵吵闹闹,辞工的、骂娘的、声称要扣老板人货车的、口出狂言请社会上的哥们烂仔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高峰既是老板的朋友,又是公司的经理,既不能胡言乱语造成恶劣的影响,也不敢胡思乱想撕破面皮,威逼工资骂娘得罪朋友,于是,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吞,夹在老板与工人之间周旋,尽量缓和双边关系。高峰明白,几个工人辞工还不要紧,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影响,但作为经理,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候辞职,不但让老板少了一个帮手,而且还会造成无可挽回的负面影响。可是,面对这种惨状,除了辞职隐退,再也别无选择啊!

半晌,朱总哽咽着喉咙“唉”的一声叹息,迸出一句话:只怪我无能苦了大家啊!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还能怎么样呢?面对最可靠的手下炒自己的鱿鱼,朱总明白,摆在面前的是死路一条,面临关门大吉的惨状。朱总并非不知道,朋友本是同船客,大难临头各自奔。只是打拼多年,如果不咬咬牙拼死一博,就此作罢似乎心不甘情不愿。想当年,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自己背着简单的行囊步行二十多里羊肠山道,风尘仆仆离开那个山旮旯的故乡,趁天还没有亮赶往县城搭车出来闯荡,不就是因为家乡的偏僻和贫穷落后,不就是因为向往城市生活的繁华美好吗?

记得,就在踏上长途客车的那一时刻,自己就暗下决心信誓旦旦:不成功,便成仁!

 

二    地震灾难震撼人心

机遇总是给有备而来的人,那时朱总经过一番打拼,刚好积蓄了一点资金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和锴贸易公司老板杨树,从而另辟蹊径在特区关外宝安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制伞厂。

当初,自己总是与二十多个工人同甘共苦打成一片,并且不失时机地常常流露:倘若以后发达了,绝对不会亏待创业之初帮忙打江山的兄弟姐妹。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今有了一定规模了,准备大干一场成就一番事业的时候,工厂的订单突变骤减,一百几十号人马坐吃山空没事做熬起日子来,的确度日如年不是滋味。

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叮铃铃……”地响起来,这么久都没有多少生意,既然没有订单没有业务,除了供应商催收货款,此时还有谁记得落井无奈的自己呢?管他娘的,是祸躲不掉,躲掉不是祸,没有谁敢把老子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下欠账的不是我一人,接上电话再说吧。

然而,朱总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来是一位老同学打来电话告诉他,四川雅安发生里氏7.0级地震。成都、重庆及陕西部分地区均有较强震感。高峰不想僵持在这种无言的尴尬中,当他站起来准备走的时候,朱总挂了电话招呼他快来看电视,同时告诉高峰,四川雅安发生里氏7.0级地震,150多万人口受灾呀。

果然,打开电视,中央电视台和全国各地方台都在滚动播放令人触目惊心的地震实况,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倒让两个各怀心事者忘记了自己面临的困境。毕竟,人的生命比起金钱来说,显得尤其重要。两个人都睁大眼睛张开嘴巴看电视新闻,那神态几乎惊呆了,两个人都面如土色,一张脸绷得紧紧的,甚至有些吓人,插播广告稍事休息的时候,高峰才回过神来,声嘶力竭地“哇”的发疯似的嚎叫起来。随即,高峰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当记者的同学胡一鸣,并嘱促胡一鸣赶紧收看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雅安地震新闻。胡一鸣是深圳一家新闻媒体的首席记者,嗅觉当然比在一个要死不活的小工厂当经理的高峰灵敏,胡一鸣告诉高峰,今天,自己差点作为特派记者,奉命前往雅安地震灾区现场采访呢。

朱总瞥见高峰如此信奉那个帮他介绍工作,挖自己墙脚的同学胡一鸣,不由得恶向胆边生,眼珠子一转,蔑视地瞟了高峰一眼,似乎在挖苦经理高峰,你有多大本事嘛,充其量只不过多读了几年书,弄了一个律师职称而已,不愿在这里做经理,还不照样去端别人的饭碗,听着人家的使唤,瞧着主子的脸色行事吗?如果有本事,那就不必去当所谓的律师,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黑的说成白的,颠三倒四,把有理的说成无理的,谁不知道真理只有一条?如果有本事,咋不搞实业当老板呢?过去算自己瞎了眼,白白帮了你,典型的白眼狼。

于是,朱总又联想到了那个网名为“要钱不要命”的恐吓信,限定自己“一周时间发放全部工资”,想起恐吓信和那把寒光闪闪的“滴血尖刀”,朱总气不打一处来。按理说,虽然自己名片上公开了QQ网号,但除了业务往来与客户交换了名片外,再就是个别同学、朋友、亲戚持有自己的名片,知道自己的QQ号,可这些人要么跟工资风马牛不相及,要么远隔千山万水与此无关,也就排除在外不相干,因此,一定是自己工厂内部人员所为,也就是说“要钱不要命”不是本厂的干部,就是本厂的工人。从道理上来讲,全厂上下不论是干部还是工人都是怀疑对象,但经理高峰应该不是这种人,虽然关键时候高峰炒自己的鱿鱼,但朋友一场,不说原来帮过他,凭这么多年的交情,他也不应该这么绝情无义。再说,高峰毕竟是个知识分子,同时又挂着一个律师职称,如果是他,与其在自己背后暗中放冷箭,不如诉诸法庭光明正大地把钱弄到手。

刚回家,高峰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方芳,四川雅安发生里氏7.0级地震。方芳没有搭理高峰,劈头盖脸径直就问高峰找老板谈了钱的事没有?

高峰反问老婆方芳,有什么好谈的?现在跟老板谈这个,你就是把刀架在他的脖颈上,还是拿不出一分钱。

方芳一听竟火冒三丈,两手叉着腰质问高峰,这么说,借给老板的钱和半年的工资就不要了?亏你还是一个耍笔杆子,当律师的大学毕业生,你就不会说,你要做爸爸了急需要用钱吗?

  • 标签:经营不善陷入困境寻找转机起死回生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七里老塞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葵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lili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华强北商会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葵花10920积分2015/10/01 13:01:19

    此篇文章人物,场景,表达的淋漓尽致,讲述了一个老板的艰难创业及打工者的无奈。都说打工者难,其实当老板也不易,不仅要投入巨额的资金,还要冒很大的风险。文中的老板面对即将倒闭的工厂万般无奈。而正在愁眉不展之时一张大单让他起死回生,面对眼前这块肥肉,老板舍不得分割,高经理的建议他完全否定,而是要求员工不分昼夜地完成订单,最终造成悲剧的发生。 倘若当初采纳了高峰的建议,少赚几个钱,何至于落到如此下场。

    分享到:高峰2015/10/01 23:50:50

    谢谢葵花细读这么长的小说。这篇小说的确花了一些时间和精力,可惜上次没入决,这次写的又没入决,倒是成全了几位朋友的文章入决甚至中奖了,也同样高兴。

    分享到:葵花2015/10/02 07:35:45

    这篇文章真的写得很不错,很接地气。反应出了老板与打工者的不易。没有入决赛真的很可惜!不过只要我们坚持不懈,相信只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等着我们。

      回复
  • 分享到:lili17440积分2015/07/31 10:20:53

    这是2013年9月23日作者贴上邻家的作品,为时已久,而我是昨日方看此文,文中所呈现的诸多情节,若无亲身经历,很难写得如此详实。我亦曾开过小厂。作者对人物刻画得非常到位,栩栩如生,在邻家,极多文字是反映底层打工者的生存经历和感受。极少看到此类文章的出现。人人都有当老板的机会,然而,谁知道当老板的甜酸苦辣?小工厂的艰难和不易。正如,花有千姿,人有百态,为人,为师,为老板,皆有各自的难处。

      回复
  • 分享到:七里老塞16690积分2016/09/06 22:21:30

    好长的作品,非常有现实感。给人一种现实强烈的冲击感。类似报告文学,但又有文学的味道在里头。这也许跟王兄所从事的工作以及写作习惯有关。小工厂为何能接到大订单?这里头的故事可谓是磨砺种种,事端多多,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同样也给我们展现了一个时代的缩影。这样的作品是有现实意义的,应该值得关注和重视。当老板不容易,写文更不容易,而要写出一个有代表意义的文,那不经历千万的苦难是难成其文的。

      回复
  • 分享到:红月亮25510积分2015/07/31 15:38:12

    人生虽然不能确定有个完美的结局,但应该有一个完美的期待。人在不同的环境中生活,一生要经历很多变故,只有那些能够在不同环境中生存下来的人,才能成为强者。在不同的环境中,倘若不懂得审时度势,不懂得适应环境,不懂得改变自我,将永远只能活在过去的环境中,只能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也就永远不可能超越自我,超越世俗,不可能将自己的潜力发挥出来。适应环境既是一种技巧,也是一门艺术,如果善于掌握人生之舵,即使在快速

    分享到:红月亮2015/07/31 15:38:29

    变迁的社会里,也可以求得最大的成功。

      回复
  • 分享到:高峰9670积分2015/07/31 15:33:49

    (兼复文友lili)时代只提供了机遇,却没有办法保证每一个人都能获得成功。人心思变,人心思动,人心思进,大家都想趁机干一番事业,彰显自己的人生价值,寻找自己的社会位置。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一帆风顺,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成功。然而,人生的道路并不平坦,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挫折。逆境是痛苦的,甚至是令人难以忍受的,但逆境锻造人的坚强性格,雕琢出百折不挠的强者。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5/05 17:46:36

    作者一定有自己的亲身经历,才写得出这篇纪实般的《小工厂接到大订单》。文章中的几个人物,朱总,经理高峰,主管江一元,贸易公司老板杨树,每个人物都刻画得活灵活现。更难得的是这些人物没有停留在脸谱化,并往里挖到了人性深处。这些人物奋斗拼搏和内心挣扎的过程,让我似曾相识,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要钱不要命,最终为钱而送命。这不是江一元个人的悲剧,而是这个时代我们每个人都要深思的,我们在追求什么,我们得到了什么。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信任
  • 回龙埔社区 @一路同行
  • 18
  • 5800
  • 45
  • 96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王福日评》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