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意莲花山
  • 点击:2302评论:02020/08/12 08:30

一到莲花山东门入口处,耳畔就传来阵阵鸟儿的喧叫声,仿佛山上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音乐会,一声接一声,有高吭,有柔和,有悠长,有短促,时而在远处,时而又在耳旁。作为每天置身于车声人声中的我,突然听到一阵阵自然的乐声,闻到一股股山野的气息,顿时心潮起伏、心花怒放,立即便拨起双腿,象只重新回归山野的小鹿,急急向密林中奔去。

山路虽然很小,脚下时不时还有拦路的荆棘,却挡不住我急切的心情,转眼间,我的身影便融入到茂密的丛林里。如果说,刚才拨动我心弦的是鸟儿的歌唱,如今让我陶然欣然的却是山中清新的空气。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并且张大了鼻孔,把包围在身边的那些看不见但感觉得到的负离子,尽情地吸入到肺腑里。我细细地打掠着身边那枝干修长的树木姐妹们,以及老态龙钟的树前辈,总以为它们是最幸福的,因为每天都有一批批男女老少,特地前来看望它们,把这里当作都市中的桃花源,当作最美休憩地。

穿行在蜿蜒曲折的林中小路,体验着一种难得的山野乐趣,各种树木的芬芳正从四面袭来,如同天然空调,整个身心都融化在清凉里。走着走着,忽然从前面传来一阵欢笑声,抬头一看,原来是一群游山的男男女女正从山上下来,这是一条从东边攀登莲花山的小径,相对比较清静,今天我就从这里上山,目的是希望更多地观赏到这里的原生态风景,让肺腑尽情地收纳进免费的负离子空气。

前面的山径已愈来愈曲折、愈来愈陡峭,头顶的树枝也愈来愈低垂、愈来愈浓郁了。抬头只见网格般碎细的蓝天,一缕缕迷离的阳光,从稀疏的叶隙间漏了下来,在石板路上绘下无数印象派画作,尽管我认真地看了又看,始终无法看出它们到底表达了什么样的主题?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另一层意义,那便是这条山路的前身,尽管它经过了全面的改造与修复,但从留下的一些磨损石块看来,这条路也曾经是很古老的。论地理位置,此地正处于深圳之东北方,是过去的粤港通道之一,可以肯定,在很久之前,这山路上也曾经热闹过,无论肩挑还是行客,每天都川流不息。

我就这样边走边看,边看边想,不觉来到半山腰,此处正好与另一山径汇合,路面也变得宽阔了许多,旁边还有小亭,亭中设有自动售卖机,我扫了扫二维码,取了瓶水,正打算小憩一会儿。刚坐下,后面一位时髦小姐便笑盈盈地跟着来,只见她身穿露肩装,超短裙,伸指朝我“耶”的一声,我顿时脸红了起来,不知怎么回答才好,正当我有点为难之时,她突然拿出了相机,叫我为她拍几张照片。想必是这林中石径实在太美了,现在要把它永久地储存在记忆里。这举手之劳,我当然乐意帮忙,她就站在我的前面,背景是美丽的青山,苍翠如玉,一条天梯般的石径,直插峰顶,把她的倩影衬托得分外迷人,我便按下快门,连同她那份甜蜜心情,一起定格在莲花山美景中。

走在这样的山路之上,不时还能见到三三五五的游人,两边的树木全都是苍翠茂密与高大挺拔,那些榕树、槐树、樟树、朴树等皆属树中巨人,因为树干高大,树下毕竟会露出一些间隙,我的视线便从此穿透出去。虽然这里的位置,论高度还不算什么,但比起其它山头来说,却要更胜一筹,因此,眼下的青山,远处的楼宇,虽不能窥其全豹,也可略见一斑。

山虽陡峭,可并不难行,因为路是蛇行形的,也就平缓得多了,尽管总长有所增加,但观赏范围却因此而延伸了,不失为一举两得。走在这样的石径之上,难免会产生许多的联想,我就因此把它想象成一排琴键,转个弯,便是一音组,但它又不是普通的琴键,钢琴也只有七个音组,而这里却有数十个音组也不止,我的双脚踩在上面,就象演奏家的手指落在琴键上一样,不停地弹奏出我对深圳的爱,对特区的情。

不知不觉间已快到山顶了,从山下往上看时,我就作好了心理上的准备,决心与畏难情绪背水一战,想不到越往上走,劲头反而越充足,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本来行至半山,就觉得有点累了,总想坐下来歇息。殊不知从此之后,便越上越有精神,越上越带干劲,是不是莲花山,它的诗情画意,已经转化为一种动力,在我的身上体现出来;或者还有一种什么神秘力量,在冥冥之中,悄悄地把我护送向山顶?

据我所知,许多名山胜迹,如庐山、黄山、华山等,那里的风光奇异,是会让人陶醉甚至达到忘我境界的,但这是莲花山,不敢与那些名山相比,也没有它们知名,难道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在暗暗把我牵引,这说起来就太过玄乎了,就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越爬双脚越快捷,越攀身上越带劲。

走过一个又一个蛇形的石径,登上一道又一道长长的斜坡,抬头仰望,忽见一个巨人,目光炯炯,迈开大步,正奋力前进!这让我觉得非常之神奇,不由地相信,我身上的动力,正来自他那里。此时,我便一股作气猛冲而上,原来山顶上有块坪地,坪中栽有各种花草,花草丛中矗立着一座高大的铜像,许多人正围在铜像四周凝神地仰望着,有的正站在铜像前合影。啊,原来他就是深圳特区设计师——邓小平!这个让深圳人感到十分亲切熟悉的形象,原来就在这里!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尊敬的邓小平同志,依然保持着战争年代的大将风度,那闪电般的目光,正在看穿变幻莫测的世界风云。远的不说,就说我们所熟知的二件事情,足可证明其不愧是具有雄才大略、能力挽狂澜的当代伟人!第一是香港的回归,当时的撒切尔,号称“铁娘子”,可她总想拖延回归的时间,在人民大会堂谈判时,邓小平只用了几句话,撒切尔便顿时慌了神,感到大势已去,甚至走出大会堂的台阶时还摔了一跤。第二是1979年邓小平同志南巡时,看到深圳依然是百废待举,许多地方还保留着小渔村原貌,这个地方能不能搞起来,怎么个搞法?当时大家都心中无底,邓小平特地转了一圈,终于看到了深圳的潜力与前景,便崭钉切铁地说,从这里杀开一条血路,你们大胆去搞,搞出一个经济特区、开拓出一块中国改革的试验田来!如果没有他的英明决策,就不会有今日的深圳。

深圳是名人最多的地方,可深圳人并不盲目地崇拜每一个名人,据说曾有个大明星来深圳,在繁华的东门转了一圈,居然没有一个围观的人,若在其它城市,很快就会被粉丝们粘得难以脱身,这让明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便拉过来一个小青年问道:你认识我吗?小青年说:怎么会不认识呢?你不就是某某大明星吗?这时,他几乎就要晕了过去,想不到深圳人原来是那么淡定。

可我现在看到的又完全是另一回事,在这个球场般宽阔的莲花山顶,聚集了一百来个人,大家都是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没有任何人组织引导,都是自然而然地来到铜像前的,无论是跟邓伯伯一起照相,还是向他举手致敬,都表现出亲切的感情与崇高的敬意!

当我从铜像中转过身来,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景象,到底是用彩笔描绘出来的,还是传说中的瑶台仙境?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何止广厦千万间,何止大道如彩带,何止车辆如流水… …

在惊愕之余,我轻轻地揉擦着自己眼睛:原来那就是市民中心、平安大厦,那就是商务楼、大酒店及住宅群,那隐隐约约的绿色带,想必就是深南大道,它正静静地穿过福田、南山和蛇口,还跨海直达香港元朗区。还有那临海的红树林,美丽的月亮湾,再仔细看看,还能分辨出世界之窗、欢乐谷,以及罗湖那边的地王大厦、京基一百等等。

本来我早就应该来莲花山的,因为种种原因,直至今日才成行。想不到这座耸立在都市中的山,居然是那么的美丽迷人,不仅保留了许多原生态状貌,而且还点缀着不少人文景观,处处充满着浓郁的诗情画意,特别是在山顶之上,屹立着邓小平铜像,使得一座平凡的山,增加了无限魅力。如今我在此山的最高处,站在这观景台前,一座现代化都市,尽收眼底。

我就这样久久地凝望着,不知不觉间已变得心醉神迷,仿佛又看到四十年前的小渔村,以及那些挑着鲜鱼、青菜过香港去出卖的本地村民……

当我从浮想联翩中醒悟过来,突然明白,我是从莲花山东面而上的,听说西面、南面、北面还有更多更美的风景,如雨林溪谷、桃花林、风筝广场,晓风漾日正等待着我去游览,于是,便迈开步子,又拐向另一山径,悄悄地隐入到茂盛的丛林中… …



  • 1
  • 2
  • 3
  • 4
  • 关键词:邓小平铜像莲花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2钻
  • 文学应当向上,要充满阳光;写作应该向下,去掘泉挖矿。
  • 文学应当向上,要充满阳光;写作应该向下,去掘泉挖矿。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9
  • 20813
  • 19
  • 276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