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粤北散记
  • 点击:2980评论:62020/08/12 09:54

疫后,得以去粤北多地一走,记之与友共享。

——题记


一、学发公祠

可以说,学发公祠是粤北给我的第一印象。也可以说,从看见学发公祠的那一刻起,它便从此永远地镌刻在我的记忆里。

那日,初进阳山地界,一路行来,村庄稀疏,虽山青水绿,却总还是有寥落荒凉之感。

慢慢地,车从山棱坡涧丛中徐徐绕出,一片广袤的平原映入眼帘,只见溪流清缓田野青碧。而更让人惊喜的是,在那坦阔秀丽的原野里,竟有一幢灰白色宫殿般的建筑静默伫立。

还未及近,一行已被那建筑吸引,它端庄肃然,厚重规整,徐徐地呈现在旅人眼前,仿佛在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那故事或许曾有过挣扎有过血泪,如今却被静静的山野抚慰,终于收获了平和的心境。

村口有石碑,“学发公祠”四个字默默地告诉着人们那栋宫殿的称谓。

它是如此巍峨瑰丽,是谁建造了它?又是为什么缘故建造了它?它又是如何在久远的岁月里保持着完整?旅人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它解答。

而它只是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构筑门楼檐界的麻石条巨大斑驳,屋顶的镬耳墙弧度远比白云优美,门墩上精致的花纹,倾诉着建造者对这片土地的深情。

只是,在那高耸的主楼墙上,大小形态各异的枪眼炮孔睁着谨慎的眼睛,告诉人们这土地从前其实并不平静。

旅人的心里充斥着崇敬,从那七扇门前一一走过,虽然它们都悬锁紧闭,而“海均家塾”“高阳世第”“朱子家风”等石刻门楣却都在默默地解释,这楼的建造者当初是怀着“当阶日暖芝兰茂、盈户风和䆉䅉香”的美好希冀。

门前正对渔翁石,户外常停长者车。可不正是那宫殿赋予这世界的意境。

只是,一行只能徘徊于那楼前的池塘边,与守护村庄的大树对望,无比遗憾不能入内一观。

却巧,众人正扼腕之际,一位清瘦黝黑的村民慢慢地走近了楼,他或是那楼的看守,正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左边的侧门。

一行无比惊喜,皆跑将过去,那门还只开一小缝,村人见状停止,狐疑询问。

一行求告:只让进去略一观即可。

村人犹疑,解释因瘟疫横行,皆不放行。

一行又央告,村人未及强阻,众人已迫不及待入内,入目只是恍若迷宫,不知几进,通道宽敞,廊、柱、顶、窗、门皆中西合璧无比精美。

村人谨慎,说已可,不可再进,行人不好为难于他,只好徐徐退出,看那门又复闭紧。

复观那楼,一正六辅中轴分明东西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

想当初建楼之人,其孺慕之思桑梓之情,从远洋寄托,如此之深。

他建的这楼,可纳凉可娱乐可贮存可掩蔽,可为民教化之地,可为民栖身之所,如今,还成为一方传奇。

旅人无法猜想,当初那游子是历经怎样的艰辛,积聚下财富,从重洋之外运回建材,为这片土地的兴盛做出了怎样的努力。只是,如今这奇迹就展现在眼前,激荡在心底,让人不由自主地铭记。

“学道积躬量涵若海,发祥启后德茂惟均。”学发公祠正门的楹联,清末名儒朱汝真将这朱姓父子学发、海均的名字巧融入内。

是的,若干年后,这坚不可摧的建筑仍然会伫立在那片建楼人深爱的土地上,看新舂的罢亚嫩滑如珠,闻慕者的车马过往繁频。


二、四月,阳山的桐花

西山有桐,盛茂其花。白者含秀色,粲如凝瑶华。

入阳山腹地时,渐渐地,山间路旁,一树树繁茂洁白的桐花争先恐后映入眼帘。

记不起是有多少年未见此物了。只记得少时,村子老井对面的山坡上,还有屋子对面的路边,皆有一棵桐树。那桐树属于一位同宗的伯父,他很是宝贝那两棵树。

村子那两棵油桐不是很高大,却也不矮小,树干不粗,叶子宽大,春天换新的时候很是秀气。

犹记得那树开花起来是极其繁盛的,简直可以用堆砌来形容,洁白的花簇满新绿的叶端,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风过,又簇簇地落下来,花心微红,似是在那春日里微熏了。

而那位伯父期待的却和我期待的不同,我期待花期,他期待果熟。每当那时,他将树间的桐果悉数采回家中,放在墙角沤,直沤到深冬,他便开始在那黑暗的墙角剥桐籽。

桐籽可以榨油,据说是极好的漆家具底料,但是桐果的壳十分坚硬,沤化的果皮还十分粘滑。但是那位伯父锲而不舍,有时或是用了手套的,更多的时候是徒手,整个冬天,他的手也一直是漆黑开裂着的了。

而在粤北途中,桐花肆意地洁白着。阳山的山大多保持着亘古的棱角和青色,水也没有被污染,干干净净清清亮亮。

所以,那陡峭的山崖上,或是水边,那桐花点缀其中,或是落了一地,便都十分的自然和皎洁,有种恬静和谐的美。

老人们曾说,桐花是节气之花,桐花盛,寒食至。是啊,时气自然是盈虚有数。那桐花,是春、夏递嬗之际的重要物事,是这季节的时序特征。这个季节,它必来,它必盛,它必履行对这季节的承诺。

时隔多年以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漫山遍野的桐花开到荼蘼,它们开得和记忆中村子里那两树一样动人,以无比热情的姿态,告诉远方到来的人,这里的春意正浓。

而这种浓郁,在贤令湖边更让人惊艳。只见水的那边,贤令山间星星点点皆是桐花,隔着遥遥的水摇曳,隔着遥遥的水送来遥遥的香,让人流连。

“桐华最晚今已繁,君不强起时更难。”

我不知,曾被贬为阳山县令的韩愈是不是曾因这漫山桐花而稍有抒怀。只是,这如今因他而命名的山里,桐花还是按时地开,在这春水满南塘时,开得深山漫雪。


三、杜步镇的田野和鱼水的铁索桥

路过杜步镇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是许久没见过那么真实的田野了。

最开始吸引我的,是路边的菩提树。

开始是两三棵,稀疏有致地在路侧站了,我与它们隔着车窗互望,或许它们是想告诉我,你已来到一个叫杜步的地方,而我却匆匆与它们擦肩而过。

又行进一段路,又出现几棵,隽秀、挺拔、郁郁葱葱,叫人忍不住回头。

接着,居然有七八棵之多,在路旁连续地站了,蓊郁繁茂,车窗摇下来,其叶沙沙声不绝于耳,行者索性在空旷处停下车来,仔细回望。

而此时,与菩提士兵相隔已颇有距离,然,面前的田野却挽住了旅人的目光。

是的,人就是这样,为一些事物产生留恋感,又为另外新发现的事物欣喜若狂。

那田野是我想象中的田野,广袤得连着远处的青山。那山远得并不真切,只是如一幅画必备的远景一般的,青。是的,是青,是青山的青,是真正的青,自然的,没有污染的青。

那田野就那样绵延开去,从旅人足下紫色的草籽花开始,从草籽花旁边鹅黄的秧苗开始,从秧苗那边青碧的田埂开始,就那样绵延开去,坦然又芬芳地绵延开去。

空气里弥漫着香气,一股浓烈的带有粉质的香气。我不用去寻那香气的来源,或是去思索散发它的树或草是什么模样,因为我知道,那是来自四月的板栗树,来自那枝干上毛茸茸的花,对于它们的气味,我从幼时便十分的熟稔了。

我站在那原野的边上,同行者却在呼唤,原来他们还发现,这个叫杜步的地方,还有更多物事值得欣赏。

我沿着他们走去的小路前行,那山野间的小镇,居然有一条现代的蓝色绿道,在那小道的旁边,紫云英一片一片地开着,连着那溪边的村庄,都染成了紫色。或许溪边还有几株栀子,它们的香气混杂起来,让久被口罩囚徒的旅人,寻回久违的自由呼吸的天堂。

这便是旅途的乐趣,有如杜步镇一般颜色、气味丰富的田野,也有如鱼水山水宁静的安详。

鱼水属于一个叫水口的小镇,它是一片河湾,湾里的水波密密麻麻悄无声息地在河床里淌着,给旅人那其实是静物一般的错觉。

河湾上有一座铁索桥,连着这边的湾滩和那边的青山。

我曾在无数的风景画里看过铁索桥,迷恋它们穿过丛林渡过河流的孤险模样,却从未真正穿越过一座铁索桥。

怀着欣喜和向往,我走上了那座桥。它给予我的第一步,是无处安放的不安稳感,如在这世间晃动,无落足处,灵魂无寄托处,就那样地晃动,迫切地想抓住些什么。

但是,那正是我想要的铁索桥。我喜欢那种明确的无处安放的感觉,我喜欢在那桥上,看到的那真切无比的河流,它们在我的足下静静地淌,告诉我它们毫无恶意,告诉我正是它们哺育了我看到的田野和树木,花朵和飞鸟。

我慢慢地走过那桥,朝着那巍峨的青山,走着走着,心忽然变得踏实,世界忽然变得豁朗,连同那山上的云彩,也像是属于我的,可以即刻就揽入怀里的了。

是的,不管是杜步镇还是鱼水,那就是我想要的远山与河流,是我想要的池塘和村庄,是我想要呼吸的,植物香气混杂的空气……

那就是我一直梦想的,世界鲜活又宁静的模样。


四、昆盛客家围屋

为了见它一面,我们很是费了一番周折。

从阳山县城出发,过了神峰关,再到百花山,皆是盘山小路,村庄稀疏,难见车人。当日,最后拟去的目的地是昆盛客家围屋,而在山间盘旋时,不过才下午四时许,天就已十分阴沉,类似傍晚,颇为碜人。

昆盛客家围屋网络图身处深山盘路之间,还去不去看那山间围屋,大家很是纠结了一番。

是的,我是很想去看看的,因为网络上,那座屋子坐落在青碧的田野里,工工整整,朴素大气,一直吸引着我前去一探究竟。仔细查了线路,从那时我们所在的位置回城,也得近一小时的路程,且全是沿来时盘旋山路,若去了围屋,则附近不远就可以上高速,回城时间相差无几。大家一致决定,还是继续前行。

在山间又盘旋了半时许,渐入坦阔平原。粤北许多地方就是如此,深山里时常出现坦阔之地,转而又入群山之顶。那平原上很是有了点人气,可见房舍炊烟,大家也都有点放松之感,毕竟,久居城内的人,已经很难接受在无人之地久行,人,毕竟是群居动物。车按导航行进,在那平原中间,一座建筑徐徐地进入了眼帘。

坦白说,看到它的第一眼,我是有点失望的。那座让我神往已久的昆盛客家围屋,它显然是在飞逝的时光里日益衰败了。

我们下了车了,站在它的面前,与它久久的对视。是的,它曾经是巍峨的,强大的,繁盛的。那屋子,后衔山势、前接月池,建造它的人们,必定是历时弥久、耗尽心血。

那围屋是规整的半月形,两侧横屋凸出,簇拥中间的一开大门两开侧门。屋子的多门悬锁紧闭,从苍老的木门缝往里望,久未有人居的房子家什杂堆,一片荒凉。

从侧面的小门进入,却也能得见围屋内景。后面的围呈半圆弧状,围前楼而建。足下的弯道杂草丛生,身侧的夯土墙面土黄斑驳,有风有雨留下的痕迹。

在其间绕行,感叹这里也曾是有过人丁兴旺、耕读传家的盛景吧,而如今,他们都从这大山之间迁去了何地?那片围屋,据说总共有108间,历时七八代才得以建成。那些朴实勤劳的人们,耕种这片肥沃的土地,筑造起荫蔽族人的城堡,希望不要再受到驱逐和侵袭。他们崇尚传承故园的儒家文化,在陌生的地方创造出丰富的民俗风情。他们珍惜自己的牲畜,保护自己的家园,两侧的炮楼记录着他们的斑斑血泪。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旅途随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10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健字号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篇粤北游记,写得余音绕梁。感叹一个女孩心里放下的一个“盛大的衰败”,还夸“挺好的”,是为了换那个应许之地吧,挺好,我当提名。想起自己有个千县之旅计划,不知何日成行,看了此篇,就当走了一个大县,在这位女县长的引导下,我没去登顶,因为上面有军训,挺好的。赏玩着幽涧的露珠,想它们甘心守着的秘密,挺好的。又跳进古龙峡,尝到了“天绿香。人生的妙意不过如此,容得下衰败,才能闻得到丝丝心香,扯平了就是真水无香
    • 无香2020/09/06 11:13:27
    • 分享到:
  • 感谢王老师提名,点评太美。

    回复

  • 一般来说,游记难出佳作,很多期刊直言“不发游记”,大抵到此一游往往浮光掠影,难以真正走入。这篇粤北散记却比较深入,作者观赏客家围屋、祠堂、广东大峡谷等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身心便与景观融为一体,才有了这篇活色生香的表达,给人眼前一亮之感。我来投一票!
    • 无香2020/09/16 11:56:02
    • 分享到:
  • 谢谢欧阳老师

    回复

  • 我计划退休以后去采写《五岭散记》
    • 无香2020/08/14 18:40:40
    • 分享到:
  • 期待🙃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12362
  • 20
  • 551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