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岛冰茶
  • 点击:5681评论:42020/08/12 16:43

1

下班还有1小时,曹公子背起包说,鲁哥,我走人先,有点事。又去“龙抬头”了,鲁哥调侃道。鲁哥,真名鲁班,89年的。作为90后的曹公子叫他哥,也没错。何况,在深圳熟人、同事之间,不管老少见面姐呀哥地叫太正常了,就像广东人见着谁都叫靓女帅哥一样,而不管对方年龄和长相。在公司,鲁班与曹公子互为AB角。这段时间曹公子提前下班频繁。我望着曹公子的身影,朝鲁班诡秘地笑笑,鲁班摇了摇头。敢情像亲哥对弟的表现遗憾又无奈似的。

第二天7点10分,我打开办公室门一看,诶!曹公子在沙发上均匀地呼噜着。我并不惊愕,这是常事。他酣睡的消魂样,昨晚肯定又去酒店开房折腾了。在外开房,曹公子一定是早上6点半前离开酒店,回办公室沙发再睡,一直睡到9点上班,早餐都不吃。不知为何?不过,我从没问过他原因。他酒量不大,我倒问过。常常泡巴、泡妞的曹公子酒量不行,我比较好奇。关于酒,我问,你平时泡妞,喝什么?总不会喝饮料吧!他嘿嘿两声,瞅了瞅我答,喜欢喝长岛冰茶。长岛冰茶,什么鬼?我不解地看着他。他说,洋酒和柠檬、冰调出来的,像鸡尾酒一样,100多元一壶。说完,他嘿嘿两声,似乎有点淫味。事实上他的笑常常这样,只要说到女人。我好奇又故意地问,你笑什么?他突然降低声音,这种长岛冰茶喝了特有想法,尤其女孩子。不醉又晕,激情兴奋,他补了一句。

噢!我心领神会。长岛冰茶,一个很有日本味道的名字,就如年轻人说到岛国那样。我记着了这个叫茶又有酒作用的饮品。

曹公子是同事对他的尊称,他真名叫曹左,祖籍北京。80年代,父亲从北京调来深圳工作。生在深圳长在鹏城的他,满身粤港味,连说话语调都那腔,没一点点京片味儿。他是办公室唯一的深二代。在深圳,深二代比别人有优越感,尤其是本地人。“龙抬头”,是我和鲁班给他取得绰号。绰号的蕴意,是我们仨人的秘密。说准确一点,是曹公子个人的秘密。曹公子又特享受我俩叫他“龙抬头”,每次都嘿嘿两声别样开心,像中了大奖。其实,“龙抬头”这个绰号有贬有褒。他每次听到我们叫他,都嘿嘿得意地笑一笑。我想,肯定是因为褒意。褒意嘛,“恋爱成就斐然”,说俗点就是泡妞多;贬意,“花心大萝卜”喽!同事文丽称,社会上传说的渣男就是那样,没别的。会泡妞,能撩妹,在90后眼里,本是男人一件非常得意甚至骄傲的事,如成年人比别人多掌握门技术似的。可,女孩怎么会称谓他们为渣男呢?我不得而知。特别对于情商不高、脸皮薄、胆子不大的焖骚型男人而言,更是一种可以炫耀的本领。鲁班就经常羡慕这个“龙抬头”。从这个角度看,“龙抬头”贬意大于褒意。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曹公子是典型的那种“坏人”。但,绝对不会是文丽称的传说中的渣男那种。至少人品就不是。当然,那是后话。

先说说“龙抬头”的来历吧。每年农历二月初二俗称“龙抬头”,不少人讲究这个日子去理发,说是冲喜,讨个吉利。去年二月初二,曹公子也冲喜了一把,整了个新发型。那天早上,曹公子潇洒又得意地走进办公室,我一看,他的发型有点特别,鬓发两边削得像坪地,头顶上的头发又密又长,中间还竖起条小辫子,像小女孩扎发式的。说实话,他竖条辫子真是不好看。在我的印象中,留长发,或者扎辫子,这个男人应该是白白的皮肤,高高瘦瘦的,穿条破洞的牛仔裤,一双大头皮鞋,要么背个吉他或牛仔包。可曹公子皮肤黑,属于人高马大那种,喉结大又尖,明显的公性标志。他的打扮又男不女,看上去怪怪的。我打趣说,诶!“龙抬头”的日子,你也冲喜去了。曹公子嘿嘿两声。我说,不错,还弄了个新潮发型。他又嘿嘿两声,脱口道,昨晚大小头都冲洗(喜)了。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这个有点小意思,你又去了泡妞,昨晚,我问。曹公子笑笑,正常得如喝了杯水,洒脱地说,是呀!是个潮汕妹,以前谈过的女朋友。昨天我在理发,她突然打我电话,说要见我。我想,不正好可以洗个小头,嘿嘿!我知道,对于90后的曹公子,见面就意味着开房,与约炮没两样。当今时代,年青男人,没结婚谈恋爱,就是发生点什么似乎也不奇怪。怎么女孩也可以不在乎,我无法理解。我和鲁班始终羡慕他。不然,怕他说我们老土。事实上我们老土,尤其是没结婚的鲁班。1989年出生的他,与1992年出生的曹公子年龄相差不了几岁,思想观念的差距却太大了!什么价值观、人生观,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仅仅是一个山东成长,一个深圳出生长大吗?我时常这样想,又不得其解。

而且,我会经常想这个无聊的问题。


2

今年与去年相比,曹公子犹如疯了,每周至少有两次泡妞。说什么,乘结婚之前,多玩一下。他说的玩就是泡妞。现在,不少年青人有这种观点,谈恋爱就找玩够了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一个电视相亲节目里女嘉宾就是这样回答主持人如何看待恋爱问题的。曹公子就想成为那种玩够了的男人。不过,我一直搞不明白,90后、00后的年青人似乎都不在乎对方有没有谈过恋爱,谈了多少个。不要说对方是不是处女了。反而,认为恋爱谈得越多越有面子……

我想起了产生于俄国的杯水主义。按照他们见面的形式和内容,应该算是杯水主义,我认为。我瞧了瞧曹公子,说,你这个真他X的才叫“龙抬头”,大头小头都洗。因,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曹公子嘿嘿两声,坐下来打开电脑,又开始用电脑微信与女人聊天,边聊边发出嘿嘿笑声。我又好奇地问,你经常“龙抬头”的女孩都认识的吗?还是临时在微信上认识的。大部分认识的,他答。不经意间,“龙抬头”就这样很自然地成为我和鲁班对曹左的称呼。他不但欢喜,也挺配合。叫的时间久了,似乎他的本名就叫“龙抬头”。从此,曹左除了叫曹公子外,还多了个绰号,叫“龙抬头”。当然,只限于我和鲁班这样叫他。别人不知其意,叫了也没啥意思。事实上,办公室的同事还是习惯喊他曹公子。

同样没有结婚的鲁班,常常说“龙抬头”有本事。但,一定是“龙抬头”不在场的时候,他才这样说。我问他本事是指曹公子泡妞多的意思吗?鲁班说,不是,是他对女人关心和温暖,也就是传说中的暖男。我可做不到,只能对未婚女朋友或自己老婆才可以。

鲁班是山东人,他一直认为,要有一定把握知道对方能与自己结婚才会和她谈恋爱。不然,没得谈。这样的观点,可能和他被伤过有关系。同事们劝鲁班,不谈怎么知道合不合适结婚、能不能结婚。大家目的就是鼓励他谈恋爱,包括介绍女同事给他。他却说,这种事不须大家关心。尤其说到与女同事谈恋爱,他肯定生气。好像他一直很介意与女同事恋爱。其实,鲁班谈过一个女朋友,也是潮汕妹,且感情很深。鲁班喜欢喝酒,酒量也行,但每次要喝到断片。他又愿意喝混酒。那天晚上,我俩又去喝酒。他喝了白酒、红酒、啤酒,跑到我家又在找酒喝。我怕他喝多了,没给他酒。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像以往每次一样,鲁班开始发感慨。没喝酒他一般不说话,虽然我仨同在一个办公室,除了工作之外。他拉着我的手哭泣着说,那个潮汕妹真的很好呀!为什么不理我。说实话,在深圳,这个年代还有男人因失恋哭泣,算是奇迹。看得出来他是发自内心在哭,只是借酒醉发泄而已。也许这就是酒后吐真言吧。我劝他别哭,好女人一大把,又不是没有女人。我还特意借用了一句名言劝他,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鲁班还是哭着说,她真是好女人,我喜欢!像油盐不进一样,他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继续哭着继续唠叨。

“龙抬头”却不是这样。他嘿嘿笑道,鲁班就是这样固执。在“龙抬头”看来,对爱情执着是一种固执。当然,也要鲁班不在的时候“龙抬头”才会这样评价。


3

“龙抬头”是个暖男,大家绝不怀疑。他有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湖北人,是个老师,谈了三年。每周五他都要去女朋友那儿过周末。每次周末过去他都会先去超市买好两天的菜。他说,女朋友不会做饭,独生女来的。有天周五快下班了,他在微信视频告诉女朋友,家里有点事,这周不过去了,两天的快餐我都帮你点好了,到时有人会送上门。女朋友感动的在微信视频中,么么哒地亲了一下“龙抬头”。“龙抬头”嘿嘿两声。其实,他讲的有事,还是泡妞的事。我和鲁班明白,当然,他女朋友不可能知道。曾有已婚女士感叹,千个对老婆照顾细致入微的男人,都会在外面偷腥。就是外面红旗飘飘,家里彩旗不倒那种。“龙抬头”对女朋友体贴入微,已经到了炉火纯青。虽然,现在他家里还没有彩旗。

又是周五了,“龙抬头”不时看手上的表。鲁班说,猴急什么,还在四点半钟,早着呢!“龙抬头”含笑地盯着鲁班,半天才说话,他说,主要是我脖子上的口红印怎么处理。他转过脖子给鲁班看。

哇噻!是牙咬的印还带口红,肯定是女人咬的,女同事文丽跑上前大声说。

瞬间,办公室七八个同事风格各异,想像丰富地调侃“龙抬头”。公司正在装修大楼,我们部门都临时集中在一个大间办公。典型的人多嘴杂。

其他你们都不须说。现在,关键就要帮我想办法,躲过王老师这一劫。“龙抬头”嘿嘿两声说道。

我想了想,说,你就给女朋友讲,这两天公司搬办公室,抬立柜时,不小心脖子被立柜勒了一下。

不对,不对,曹公子是牙咬的印,立柜是勒,是一条印。文丽立马否定我的主意。接着又补了一句,而且,王老师不相信这么重的活要曹公子干,公司肯定请了搬运工的。

那你说一个理由,“龙抬头”说。

我说不出来,我没这方面的经验。文丽羞涩地退到一边。同事们,你一句他一言,还是没想出办法。尽管大家已经脑洞大开,畅所欲言了。

周一,“龙抬头”比我先到办公室。怎么样?王老师有没有修理你,我问。嘿嘿,没有啦,她还说要托人去香港帮我买膏药。“龙抬头”一付得意相。什么情况?我惊奇有这样的结果。他说,周五下班后,我去药店买了盒膏药,撕了一片贴在脖子上。女朋友看到,心痛死了。“龙抬头”似乎对自己的处理方式甚感骄傲。高手、高手,真是高手,我夸赞到。嘿嘿嘿嘿……,我发现“龙抬头”这时的嘿嘿声又带点猥琐。

脖子上被别的女人咬了一口,女朋友还心痛,你说,“龙抬头”是不是典型的“坏人”。可,偏偏好多女人喜欢他。其实,他没钱也不帅。严格意义上还不算优质男人。只是身材高而已,胖脸上一个大葱鼻,皮肤黑还有疙瘩。整个脸给人的感觉就像女人内分泌失调。可他女人从不缺,基本上一周有两次泡别的女人。有时,连周五见女朋友的时间,也跑去与别的女人开房。我真可怜“龙抬头”的女朋友,她怎么可以一直不知道呢?不是说女人的第六感很灵吗?只要自己爱的男人出轨,自己绿了,是能够感觉出来的。难道这个“龙抬头”的女朋友——王老师不爱他。可是,“龙抬头”说俩人很相爱,而且马上要结婚了。记得去年春节前,“龙抬头”向我打听上女朋友家说亲送礼的事。那天,他是认真的,绝不是说说而已。况且,还谋划了去印尼巴厘岛和泰国普吉岛照婚纱照呢。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情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先挑毛病。人物对话,冒号引号还是必要的,否则糊成一片,分不清个数,看着累。然后说一点不同意见。指出主人公“龙抬头”的“深二代”身份,当然可以,但过于强调,甚至把那种随性的性,直接归因于“深二代”这种身份,可能就不够逻辑严整了。事实上,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每一代人当中,都有这种性事“天才”,这才是生活的本相。也因此,这篇小说,完成了一种典型人物的塑造,且不乏鲜活灵动,自有趣味。
  • 首先谢谢![建议中肯,有建设性。你慧眼推荐,有点意外,有一点小惊喜。再次谢谢!小说嘛,是仁者见仁,智者见知。我们彼此不相识,你能以作品论道,也许就是我喜欢来这里的原因之一。
  • 更正!应该是:仁者見仁 智者見智!原本想写:仁者见“人”,智者见“知”!后来一想放弃了,所以错写“智者见知”了。抱歉!

    回复

  • 第2自然段这句话是多余的,麻烦小编删除,因为我有办法删除。 “从小何酒量不大,我到出,。何况,在深圳熟人尤其是同事之间都习惯) 正确是: ……在外开房,曹公子一定是早上6点半前离开酒店,回办公室沙发再睡,一直睡到9点上班,早餐都不吃。不知为何?不过,我从没问过他原因。他酒量不大,我倒问过。常常泡巴、泡妞的曹公子酒量不行,我比较好奇。关于酒,我问,你平时泡妞,喝什么?总不会喝饮料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一个以文字书写为乐的人!
  • 一个以文字书写为乐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58897
  • 11
  • 397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