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粒
  • 点击:4771评论:132020/08/17 17:00

米粒是个男孩,过完年就九岁了。

和所有的小朋友一样,米粒盼望过生日,过生日意味着有生日礼物,有新衣服。米粒最大的心愿是过一次有生日蛋糕的生日,最好老豆也能留在地宫陪他一起庆祝,虽然米粒并不喜欢老豆,甚至有点怕老豆。当然,米粒还会许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已经有好多年了,米粒想上学,米粒想生日那天跟老豆说说。

米粒的生日据说是春节那几天,至于是哪天,谁也说不清,包括老豆。每次米粒问老豆,他总是含糊其辞地说,冬天里最冷的时候,就过年那几天啦。好吧,米粒把自己的生日定为大年初一,那是一年的头一天,春季的头一天,正月的头一天。米粒对自己的生日很满意,要知道那天晚上烟花会点亮整个夜空,就当是那些人全是给自己庆祝生日了,这么想的时候,米粒觉得不再孤独。

好婆总是嘿嘿地笑,说:“小米粒,大年初一,好婆给你做好吃的。”米粒才不信,好婆住在地宫里好多年了,地宫外面的世界似乎与好婆没有一点关联。好婆的眼睛早已经不习惯太阳光,好婆的腿脚也不好使,爬不了楼梯,每天只能靠米粒去菜市场捡菜叶回来放进米汤里一锅煮,米粒怀疑好婆是不是老糊涂了。

地宫并不是真正的地宫,更不是童话里金碧辉煌的宫殿,地宫是米粒给这座奇特的房子起的名字。

在棚户区上百栋高低不一的房子里,地宫可算是最有名的房子了,不仅仅是因为房东突发其想,脑洞大开,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把房子建在悬崖上。怎么说呢,本来棚户区里所有的房子都是密密麻麻地依坡而建挨挤在一起,只有这栋上七层下七层的地宫可谓奇观,连地基都没有,挨着十几米的悬崖从上往下建,像一个大大的马蜂窝靠一面山支撑着。米粒就住在马蜂窝最底层,也就是负七层,不知道负七层的地底下是不是地狱,要不然为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米粒总是能隐隐听到响声。好婆说,那是下水道的声音。

老豆每天都会带米粒走出玉龙山,忘了告诉你,玉龙山就是米粒住的地方,整个片区都叫玉龙山小区。没有进入玉龙山前,所有人都会联想到风景优美的云南玉龙雪山,殊不知,这里只不过是一片危房构成的棚户区。仅仅隔着一条马路,路对面的高楼大厦,玻璃幕墙在阳光下闪着光芒,房子和房子中间种着这么多漂亮的花花草草。而玉龙山的房子却挨得这么紧密,门对着门,哪家先开门,另一家还得等一会才能开门。区别咋这么大呢,米粒时常带着疑问行走在大街上。

老豆带米粒走到人行天桥、公交车站旁乞讨,小的时候米粒觉得只是好玩,跟着老豆出去,离开地宫,在外面看人来人往,是一件多么新鲜的事情。后来米粒慢慢长大了,心思也多了,不愿意乞讨了,老豆就狠狠地用皮带、鞋底抽打他。他哭过闹过,一点用也没有。他不知道为什么老豆这么狠心,他也想上学,每次路过那些学校,他心里就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胸口挠。玉龙山小区的孩子们也上学,有的到对面的学校,还有的要坐公交车去更远的地方上学,好婆说深圳也有供农民子弟上学的学校,如果实在是没有学位了,这里的孩子们都回老家上学。

他问老豆,他们老家在哪,他也想回老家。老豆永远不回答这个问题,米粒还是很好奇地想知道。

老豆有一部手机,每个星期都会给远在老家的哥哥姐姐打电话,他们也从来不问米粒,好像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米粒这个人。

老豆每年过年就会回老家,米粒也想回去,老豆说米粒没有身份证,买不了票,要等办好身份证才可以买票回家,老家太远了,上千公里,光坐车就得坐两天一夜呢。米粒问他的身份证什么时候可以办好,是不是办好了也可以上学了,老豆不置可否的点头或摇头。

老豆说,米粒还要多讨一点钱,哥哥马上要高考了,哥哥学习成绩很好,一定可以考上北大清华,米粒心里替哥哥高兴,夜里却不由自主地流起泪来。

好婆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心疼米粒的人,好婆紧紧地把米粒搂在怀里,好婆到底多老了,米粒说不清。记忆里好婆一直住在这地宫里,每天给老豆和米粒做饭。好婆平时不出门,菜叶子是米粒从菜市场捡回来的,老豆偶尔会从讨来的钱里拿出极少的几块零钱割回来一斤肥肉。好婆把肥肉切成块放到锅里煎出油,倒到一个大大的海碗里装着,炒菜时用,油渣是最香的,米粒不舍得吃,总是放到好婆的碗里,然后使劲地咽口水,真香啊。

好婆笑笑,硬把油渣果塞进米粒的嘴里,好婆说米粒在长身体,再不吃点好的,以后就真的是一颗小小的米粒了。

只有好婆在煎油的时候,米粒才闻到地宫里的人间烟火味,大多数的时候,地宫里弥漫着腐烂的味道。米粒有一次在地宫的走廊见到一只死老鼠,没有人清理,直到老鼠身上爬满了蛆。那恶臭的味道让米粒无数次想吐,他远远地看着,却不敢上前。

即使走出地宫,米粒感觉身上的气味一直是地宫里的特有的,哪怕在地宫外面被风吹了一天,他还能闻到那腐烂的味儿。没错,他长年累月的呆在地宫里,身上的衣服,头发已经被地宫的恶臭味浸透了,挥之不去。

他感到自卑,为自己身上的气味感到自卑。老豆鄙夷地说他贱命却还想着高贵,老豆说这话的时候是恶狠狠地瞪着他。老豆只让米粒叫他老豆,不让他叫爸爸。米粒从小就叫他老豆,更多的时候他们之间没有称呼,只是“哎,喂,你”的叫着。米粒问过老豆,他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爸爸,老豆一巴掌把米粒打趴下了。老豆怒气冲冲地骂到:“狗娘养的东西,反了你?”他再也不敢问了。

临近夏天的时候,玉龙山小区突然进驻了许多穿着白衬衫黑西装的工作人员,还在玉龙山挂了许多红色的彩条,上面用白笔写着字,据说是要拆迁了,叫棚户区改造。后来,玉龙山小区进出搬家的车也多了起来,老豆担忧地说:“以后再也没有这么便宜的房子租了,只能住桥洞。”

老豆有几个老乡就是住在桥洞里的,白天他们也和米粒一样到处乞讨,晚上就睡在桥洞里。老豆带米粒去桥洞找过他们,他可不想住桥洞,连床都没有,还经常被人赶。

玉龙山小区搬家的人越来越多了,米粒就是在那时捡到了一只白色的短腿小狗,瘦瘦的,脏脏的,到处在垃圾桶里翻东西吃。米粒跟踪它好几天了,没有人认领,一定是搬家的人嫌麻烦,把小狗抛弃了。米粒心疼地抱起小狗,小狗很听米粒的话,乖乖地舔他的手,两眼汪汪地看着米粒。老豆不允许米粒跟任何陌生人说话,米粒没有朋友,米粒把小白狗领回地宫里,老豆嫌弃地让他赶紧扔了,不耐烦地训斥道:“连人都养不活,还要养野狗。”幸亏好婆及时替米粒说情。

米粒从此有了伴,他给白狗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米球”。

米粒回到地宫里就陪米球说话,米球似懂非懂地看着米粒。米球并不喜欢地宫,它跳到米粒地怀里,蹭着叫着,好婆说米球想出去走走,这地宫太暗太闷了。老豆白了一眼米粒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有了米球以后,米粒终于可以自由地在玉龙山走走了。玉龙山真大啊,他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除了早出晚归跟老豆出门下山,穿过对面的人行天桥去乞讨外,一直没有更多的机会一个人在玉龙山里闲逛。他的世界总是那么小,小到只有地宫那一间又小又黑的房间。

他轻轻地抚摸米球,米球似乎一走出地宫就兴奋起来,快步地跑起来,米粒在后面紧紧跟着,生怕米球丢了。

米球带米粒走在每个小巷子里,夜晚的小巷子弥漫着饭香、肉香味,米粒贪婪地吞咽口水。原来这个大棚户区应有尽有,有烧烤店,有蛋糕店,有肠粉店,有虾粥店,有服装店,有洗发店,他觉得这些小巷似乎一点也不比他白天去乞讨的街道差,可是,老豆为什么总是舍近取远呢,他想不明白。

米粒跟着米球来到山顶上,他简直是目瞪口呆了,山顶上有一块平地被修建成简易足球场,足球场旁边有高高的灯架,灯光打在足球场上,几个男孩子正疯狂地奔跑、踢球……米粒看呆了,一不留神米球跑了。

好在跑得并不远,米球正在球场边和一只卷毛小狗在玩,米粒远远地看着米球。旁边的长条形休闲木凳子上坐着一个和他一般大小的女孩,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上,淡黄色的连衣裙上别着一朵红色的小花,女孩也看了他一眼,他赶紧躲开女孩的目光。米粒低下头,轻轻地叫道:“米球”。

米球很听话,听到米粒的叫声,恋恋不舍地和卷毛狗分开,向他跑过来,米球还不想走,但米粒却不自觉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上还散发着地宫的腐烂味道,他的脸红了起来,把米球抱起来,快步离开球场。

那天晚上,米粒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穿着一身红色的球衣在足球场上奔跑,球场外一个女孩举着一面小旗子为他助威:“米粒,加油!米粒,加油!”

他醒来时,米球正往他的被子里钻,要和他共枕。天冷了,米球怕冷,米粒紧紧地搂着米球,却再也睡不着了。

年味越来越浓了,玉龙山小区的阳台上时常见到有人在晒自制的腊肠,老豆又一个人回老家了。老豆一走,米粒就不用出门乞讨,可以自由自在地玩几天。米粒有了米球后,胆子渐渐大了,可以一个人在玉龙山里闲逛。老豆临走前一次次地警告米粒,不允许和陌生人说话,陌生人都是妖魔鬼怪,会把小孩拐走,把小孩的眼睛挖出来,打断腿……在老豆的眼里,陌生人就像猛虎野兽,除了好婆和米球,米粒不敢和陌生人说话。

好婆最近身体不好,整天躺在床上,也不愿意出声。米粒的世界里只有米球了,米球也不出声,不管米粒说什么,它都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米粒,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米粒觉得米球是听懂的。地宫出奇地安静。

好婆在夜里终于出声了,呻吟了一晚上,米粒在隔壁听得心惊胆颤,老豆不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玉龙山小区年前就开始拆迁,好多租客和业主已经搬家,再加上过年好多租客早早就回老家了,整个地宫里只住他和好婆。他拧亮房间里暗黄的灯,米球紧跟他后面。夜晚的地宫有点吓人,好婆的呻吟声像热浪一层层扑过他的心尖,让米粒焦灼不已。

他大声地叫好婆好婆,好婆的门没有锁,屋里暗暗地,一丝光线都没有,好在多年的地宫生活,米粒早已经习惯了这种黑暗。

米粒摸到了好婆床前的电灯开关,好婆的开关和他屋里的不一样,不是按键,而是一根绳子,轻轻一拉,灯就开了。

“米粒,好婆要死了,你不要害怕,让好婆抱抱。”好婆睁开眼睛,似乎有浑浊的泪水含在眼里。

“好婆,还有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许个愿让你好好的。”米粒的鼻子突然酸酸的。

“傻孩子,生日只能许一个愿,你要许一个自己的愿望,许多了就不灵了。”好婆的声音沙哑苍老。

米粒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他还是决定生日的时候就许一个愿,让好婆好起来。他轻轻地把小手放在好婆的额头上,好烫啊,怪不得好婆的嘴唇这么干。米粒记得他发烧的时候,好婆也是把手搭在他的额头,然后给他喝一大碗姜糖水,在被子里捂一捂出出汗就好了。老豆还夸他长得皮实,不用吃药打针。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拆迁棚户孤儿留守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23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10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2
  • 柴火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8-25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3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1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听闻过被遗弃被拐卖孩子的遭遇,在文学作品里还是第一次读到。一种震撼人心的真实,随着作家从容的叙述缓缓呈现;一段有限的时空,折射出另类人生的整体苦难与希望。字里行间,总感觉得到作家的一双眼眸,噙着热泪、悲悯、正义和良知。 但用瓶子装阳光的细节,总觉得不大自然。
    • 西西2020/08/24 21:34:15
    • 分享到:
  • 感谢德林老师提出的宝贵建议,我一定多向大师们学习,争取写出更好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与阅读。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8/31 22:10:22
    • 分享到:
  • 早就对这篇小说有感觉,因为地宫是多么熟悉。我曾经营造的地宫是艾滋病患者的囹圄,这里的地宫是被拐卖儿童的桎梏。好在最终,地宫都倒塌了。通篇弥漫着一种女性特有的悲悯之心。温婉柔和的叙事里有鞭笞的一面,却更多体现出良善和同情。米粒的名字取得非常好,多么微不足道的一个名字,多么微渺的被忽略的人生。九岁的孩子与身生父母过早离别,寄人篱下,被迫乞讨谋生,却难掩他清澈单纯的心,收养流浪狗,照顾相依为命的好婆,
  • 命运之辛酸让人泪目,好在终局是让人欣慰的,也是我们期待的,愿无数被拐卖儿童都能找到他们的家人,重温世间最美好的团圆。

    回复

    • 小宇5进士2020/08/20 17:21:08
    • 分享到:
  • 米粒,一个被遗弃或者是被拐卖的孩子,生活在阴暗潮湿的负七楼,一个唯一心疼的好婆要离世了,才揭开他的真实身世。一个原来没有希望的少年,因为米球,因为秀米,还米为汤叔叔进驻这个棚改区,让他的世界开始有了亮色,从玉龙山清新的空气,到夜空里炫烂的烟花。多希望这些美好可以一直伴着米粒的一生,不管他能否与他的亲人重逢。很细微的入口,很广阔的世界。在深圳的负一层到负七层里,也许,生活着很多很多像米粒一样的孩子。
    • 西西2020/08/21 18:04:49
    • 分享到:
  • 生活中也有很多像米粒一样的大人,感谢。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20/08/18 15:38:40
    • 分享到:
  • 我一直好奇,老豆这个词是怎样从玉龙山的地宫里蹦出来的。当然也不必怀疑小说对生活的指认是否有坚实的基础。在迷一样的地宫里,作者是自信的,叙事也是有尺度的。它丈量过的每一寸土地都带着泥土的腥甜气息。当九岁的米粒并不想离开地宫,甚至还担心老豆找不到他时,叙事嘎然而止。对世界令人心碎的认知,成为余音,在读者心中久久回响。
    • 西西2020/08/21 18:05:20
    • 分享到:
  • 你的认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奖杯。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8/27 15:20:03
    • 分享到:
  • 米粒是个九岁的孩子,天真烂漫,正是这份天真跟他的遭遇形成巨大反差。一面地宫一面天堂,一面阴暗一面阳光,一切的一切被笼罩上了一层悲凉。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20/08/20 20:26:26
    • 分享到:
  • 个人特别喜欢类似本篇文章这样的“不为盛世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写作主题。我们不否认,回望深圳四十余载,它确实创造了数不清的奇迹。然而,芳华背后是否又掩映着什么?就好比这篇文章无情撕裂的负面现象:棚户区的挣扎与无奈。我想,类似的触目惊心,在深圳绝非个例!这就需要包括作家在内的目击者用笔去呐喊,用口去呼吁!
    • 西西2020/08/21 18:06:28
    • 分享到:
  • 光鲜的背后有人生疾苦,愁苦的背后有纯净的灵魂。感谢支持

    回复

    • 胭脂扣1布衣2020/08/20 15:00:44
    • 分享到:
  • 构思异常有趣的故事,作者用一个孩子干净的灵魂看待这个复杂而残忍的世界。在成年人的视线里,那是个肮脏悲惨的角落,充斥着交易和残忍买卖的灰色地带。可是,没有什么比得上孩子清澈的眼镜和纯净的灵魂。作者用反差悬殊的叙事口吻,恰恰诠释了这一人间疾苦,结尾依旧带着美丽的担忧和不谙世事的幻想。
    • 西西2020/08/21 18:04:05
    • 分享到:
  • 这就是人生,有美好有疾苦,感谢支持。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143
  • 3
  • 56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