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待花开
  • 点击:9761评论:82020/08/17 23:06

我在母系氏族散布的泸沽湖畔,旺增拉姆的家里,位于神堂的右侧,看见一扇高不足100厘米、宽不过50厘米的“生死轮回门”。那门矮小、粗陋,内里狭小、逼仄,却是接纳和承转两万余摩梭人生命和灵魂的地方。经它,孕妇独自生产,带出鲜活的生命;谢世者枯树般仰躺,等待神佛的超度,予以合适的时机走向生命的下一个轮回。就是在那里,导游的神秘讲述,老祖母褐红色庄重的脸庞,以及门上那位吴带当风的使者,让众人因着对生命的虔诚和敬畏,诧异、慨叹,恍惚间了悟了什么。就是在那里,我听见自己心脏加速的跳动,嘣咚嘣咚,紧迫,频繁,山重水复的倾轧,周围的一切湮没其中。混乱的心律一直持续到深夜,我亦随之辗转难眠。辗转难眠,只好趴在里格客栈的窗口,仰望星空。仰望星空,并不能平息内心的激动,反而涌出更多无常的感受。我于是又摸着夜黑,寻到已经无人的湖边,见一字排开的猪槽船在寂静的风里仰天躺着,便上去,坐到几近天明。在那儿干什么呢?我在那儿和自己对话,我思考、审视过往,清扫内心顽固的尘埃,扣问生命的出入。我在那儿和自己打斗,解除自我捆绑的束缚,释放压抑,我挣扎、探索未知,牙咬着逼自己往下活。然而,它决定了我今天的生活,我要用文字记下这一切。

多年以来,我从未想过会诞下自己的孩子。更多的传言与辨认将我阻隔在千里之外。年幼时给牛割草,跌了跤,趴在镰刀口上,右手攥起拳头的尾纹剜出一块圆形肉盖儿,幸运的是,肉盖儿没掉(还粘连着一丝皮肉),被我轻轻一压,复位原处,只是,日积月累,那结出的疤痂却破坏了尾纹,致使人们在我大龄单身的年纪里,拿它说事——破了哪里不好,偏偏破在子嗣纹上;入海或浸泡温泉的时候,也有人问“那么干净,脱了吗”,问者指指腋下,得到否定,唏嘘一声,撇着嘴道“难怪呢?”我立即从鄙夷的眼神意会了:拥有干净的腋下多半是不能有婚姻、子女的;后来,还有人端详我的额头,疑惑着“这么饱满的......真是......这天庭惟男人才配有......你就是太硬气......”那唉唉声里透着的感慨,腾地一下将人心吊在半空,置它于灼热的空气里烘烤,像烟一样,虚渺地飘。

凡是说过我的,我不再和他们来往。

看着母亲在生活的泥水里挣扎地活,父亲越来越偏执,用他狭隘的思想和我吵,母亲被牵连着哭,我多次指责母亲“为什么要跟着他?为什么不把我丢掉?”母亲说那时你才不过一岁......她在诉说身为母亲的不忍,我却痛恨自己一出生就成了别人的包袱!年轻貌美的学医的母亲,完全可以选择一种全新的生活,可她执意嫁了一个中年的流浪艺人。她逃跑、流亡,带着我,隔三岔五地搬着过日子,跟着流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人世里颠沛。她切断和所有亲人的联系,让那个自顾不暇的不拥有安定能力的男人,将残留的封建思想余垢悉数灌输给她。她被迫带着“软”,拖着家口回到亲人中,受着奚落和牵制,在亲情的夹缝中维持生存。她辱骂、暴打自己的孩子平息乡邻的戾气,低头、忍气、认怂,维护外乡的父亲......一个没有能力操控自己生活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母亲的。她是我可以照见的人生,我必须不过这样的人生。

很多年,我看到孩子讨厌,看到孩子哭便觉那是讨债的小鬼,带着怨恨来搅乱你的生活来了。他依仗弱小,怒目、挣扎、啼哭,运用他清明、无知、洁净得邪恶的眼睛,无止境地博取同情、索要付出,直到你的脊背深深嵌进黄泥里去。往往是我对着孩子没有好脸色,对着哭孩子,更是眼睛一瞪,他哭得更凶,跑得更远了。跑远了,还回头朝我的方向窃望,哭,继续跑。接着,他近旁的大人,用眼神疑惑我,仿佛我真对孩子做过什么手脚,事后想来,竟有一种愉悦的快感。婚姻捆绑自由,孩子捆绑人生。我不跟已婚的、有了孩子的人深交,我所交往的都是单身自由的男女。他们告别单身,我黯然退出谊巢,生硬地在两者之间拉起防线。曾经,有要好的兄弟向我表白,我在信笺里骂他为人龌蹉,骂他灵魂肮脏,我在人前诋毁他,羞辱他,我在心里怒他,恨他。我以为他卑鄙地毁灭了我们保持数年的友谊,毁灭了我因打小缺乏亲情而自信和他能够相处成刘关张桃园结义般的亲人的愿景,我甚至一有机会,就骂他破坏了我们生而为人的纯洁。很多次,我假设他就在眼前,我将毫不犹豫地打出响亮的耳光。要是进入围城的好事者以好心自居,劝诫我不能单着的时候,哪怕再适当的时机,也会加深我对劝诫者的嫌恶,仿佛那是蝇虫嗡嗡乱叫,便叫我憎恶他到连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很多年,我逃避、敌视、甚至仇恨母系的族人和近邻。他们恃强凌弱,因着嫉妒怂恿孩子将我们最为茁壮的谷苗捣毁,又伺机潜入我们的稻棚,用火烧掉全家一年的希望。他们逼借我们惟一的镰刀、耙子、簸箕,在收获的落雨的季节,往自己的仓里抢收谷物,任我们的晾在雨地里涨大,霉烂。他们领着自己的掌上明珠,诬告、要挟、惩戒我们,逼着母亲毒打我和弟弟,以致我不醒人世,末了还威胁道不想住了,明天就滚。他们用蛮力迫使我们交出刚刚售卖的猪钱、羊钱、树钱、乃至粮钱,用以充当贡品,就像诸侯国要年年向君王国交纳贡品一样,这贡品可以保你在本土延续生存。不,有时也不可以。比喻中的诸侯有数个,君王只有一个,贡品也是有定数的。而压在我们头上的,个个都是君王,且贡品不定。用他们的话说,一切取决于我们的态度,但更多的,是取决于他们的心情。越是长大,我越是觉得身体里有横向的倔力向外鼓荡,要打出去,可常常是我的对抗给我们惹来更大的麻烦。越是长大,我越是渴望拥有祖父、祖母、叔父、姑母等像样的亲人,能够同气连枝,可以抱团取暖。但多年以后的场景是,在父亲带着我靠近他别了近六十年的故土时,他老泪纵横,指着伏牛山麓群山掩映的孤村告诫我:“看见了吗,那就是我的故乡,我从小就是在那儿出生,成长,那里埋着我们世世代代的祖先,现在还住着你的叔父,他早年回到这里来了。你要记住啊,我的故乡就是你的故乡,那是根,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姓氏,我们是自己人,那是我们的根。不像你的母亲,她是外姓人......”顿了顿,他叹了口气,又说“我都七十出头的人了,人家还那么年轻......我百年之后,人家......怎么能不走呢?”它使我的内心和我的眼眶一样起着暴痛。

很多年,我像浮萍一样飘游,流荡,带着惟一的颜色向前奔忙,竭尽所能绽放生命的绿意,从来只为速度撒欢,不记来路,也不问去向。我忌讳别人打探我的出处,我怕话一出口吻合不上别人的描述,陷自己于尴尬,还给人不诚实的印象。我忌讳别人问询我的归宿,或是我期待的归宿,鬼才知道什么叫归宿。流动着不也很好吗,看遍水波依澜,听遍飞鸟婉转,漂着,也有曾经妄想不到的自由。人,为什么一定要有归宿?四海为家,难道不是一种归宿?曾经,要好的朋友谈起故乡,他笑靥如花,描述他房前屋后的大山怎样在春天里染上鲜明的色彩,他木板、昆竹建造的小屋常年充斥着欢声笑语,他邻里之间相互帮衬、和睦相处,他在童年的光阴里和孩子们一起到奇诡的山洞里收集光滑的石子,在溪涧里用小网兜子捉鱼虾......啊,每一个景致都闪光。地方美,人也美,那样的环境,谁不喜欢呢,我差一点起了嫁他的心。我低着头,左手捏着自己的右拇指一个劲儿地搓。我不记得我们是怎么起了这样的话题,可他话锋一转,就问起我的故乡。我摇头不说,然后说不爱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睛里灌满了失望。然后,他说,一个连故乡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别人呢?接着是一片哑然,他愤而离去,死一般的寂静围困了我。我不解释,一枚温室的花朵怎么能够体会冰天雪地里的寒冷呢?

父亲说,你要争气。你要让早逝的祖辈含笑九泉,你要为我们的家族撑起一片天,要让欺负我们的人刮目相看!他沟沟壑壑的面上写满期盼,他的话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背上。我背着,从中原出发,奔向岭南。我在岭南陌生的都市里日夜奔波,在工业密集的小镇之间鱼虾一样来回穿梭,过上了和父亲一样的生活,颠沛流离,举目无亲,无处安身。在我谋得一份文职以后,父亲开始四处张罗乡邻的孩子找我,应承给他们工作,即便是曾经欺辱我们的近邻。这是无法拒绝的。当我们全家终于相守在南方,我忙碌一天,从电脑中抽离出来,腰酸背痛着回到父亲面前问“你知道什么叫坐办公室吗”的时候,他言简意骇道“就是在办公室坐着啥也不干呀”。毋庸置疑,他和别人也一定是这么解释的罢。理解,从来都是处在同一水平线者的专属名词,如同哑巴和聋子,永远别想对话。在我经营的副业有了起色以后,父亲的话里开始夹杂着私欲,重男轻女的、为儿子谋就的私欲。他不看我的脸色,自顾地,如同一个皮糙肉厚的封建利己主义者,讨要、索取着,连本带利地,像我的外公曾经对待他和母亲一样,甚至放大、加倍地用在我的身上。我没有问“凭什么”的权利,父亲所有的强势都展现在、也只能展现在对待自己的子女上。他常常叨叨“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嫁出去就是别家的人了......”越是这样,我越是要改变他的看法;越是这样,我越是要坚守“坚决不嫁”的信条。只有不嫁,我才能永久地留在这个家族,我要为父亲所谓的家族而努力。

父亲说,你到底是个女娃儿。你要是能和你弟换换多好!这句话的本意是我的能力比他儿子强,弦外之音是女娃儿到底是别人家的,净身出嫁,天经地义。他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都毫不遮蔽地流露这样的愿景。他护子冷女,认为女儿当做儿子成功的垫脚石,不然要女娃儿干嘛?他讲解放初期,他的远房族亲被灭门的时候,嫁出的妹妹背着自己刚刚满月的女儿充当哥哥刚刚满月的儿子奔赴刑场,姑姑救侄子顾全大局的故事;他讲邻村的小悯把嫁妆钱都给了读大学的弟弟充当学费,自己却过着卑微生活的故事。他旁敲侧击地攻陷我内心的城池,只为心中的私利盘算。他从来不知道女娃儿也需要尊严与脸面,女娃儿也需要像人一样活着。我每取得一点进步的时候,父亲没有笑容没有肯定,我看见的,是他木板一样的脸,坚硬而顽固。他拿身世家底事业都好的人作为参照,指着我的鼻子说看看人家你算什么。他恼怒我的进步反衬儿子的无能,又怨恨我越来越不听指挥。他的索要变本加利,几近将我吞没,我开始和他针锋相对。一座大山被推到,另一座大山又倾轧过来,我被辗压得透不过气来。他恼怒、谩骂,拖着病体卧倒在床,不吃不喝,磨折家人。一周、十天、半月,数次,救护车,来来回回。我奔波在工作、生意和医院之间,身心俱惫,但是,我不作妥协。父亲敌我不过,开始谩骂他的儿子,骂他撑不起光宗耀祖的门楣,骂他不配生而为人,越骂越难听,越骂越放肆,直到动起手来。我看见老残的父亲把他已入而立之年的儿子打翻在雨地里,他不还手,他爬起来,父亲接着打,用脚踢,面目狰狞地踢。他从小就是个软骨头,有气受着,打了挨着。父亲频繁地发泄,他总是受气包。他背着无能的包袱,愚孝地承受父亲的白眼,越来越沉默。他开始闭门不出,七八天茶饭不思,他死睡不醒,站立不起,四肢瘫软如泥,生命现出垂危的迹象。一次又一次,从最初的一季度发作一次到一月发作数次。我又奔波在深圳的各大医院之间,心里压着山火,却找不到可以突破的出口。我可怜弟弟,也可怜我自己。我们一出生就被注定在这样的命运里:要背负着父辈艰辛苦难的人生,没有自己地开跑。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漂泊追寻反思活着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4
  • 西西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01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6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5
  • 陈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用文字把往昔的伤疤再撕裂开来一次,最痛之处是它来自亲人的伤害,读来含泪滴血,交织揉杂的复杂亲情,痛苦的心路历程,这需要怎样巨大的勇力去面对,最终还是消解对亲人的爱与包容里。这样叙述也是一种疗愈,文字抚摸这些伤痛,作者通过自身的努力最终完成了自我拯救,善良宽容孝顺的人,好在苍天有眼,不负这样一位善良坚韧贤惠的好女子,赐矛她一个幸福的家庭,儿子的出生也是她自身的新生。
  • 回复
  • 独特的人生轨迹,别样的心路历程。那么多的委屈与愤懑,凌辱与抗争,最终融解到爱与包容里。真诚的剖白,细腻的内心探秘,引人思索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 从容的叙述,精当的表达,合适的剪裁,使阅读有一种揪心的历险,同时伴有良善的祝祷和祈愿。由此,散文具备了诗的美感与小说的吸引力。推荐。
    • 静子2020/08/27 17:32:26
    • 分享到:
  • 谢谢打赏提名,蔡老师的评语字字珠玑,慰文慰我,是文之幸,也是我之幸。这写作,让人把心肺都掏出来,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也是一次冒险的体验。遇到懂它者,不枉它来人世走一遭

    回复

    • 陈末1布衣2020/08/19 11:32:46
    • 分享到:
  • 剖析心灵的独白,热爱生活的灼热,面对伤痕的暖意,一种透彻心扉的回眸占据着创作的热情和凌厉。无疑,赵静的散文《静待花开》是一个少女成为一个母亲,一个个体转为女性成长史的精心之作,这是深圳散文文本的潜心创意和窥探,是一篇以文学之名献给家族之殇的情感记录册。赵静的散文,历来文笔真挚,以切身的生活细节捕捉文学肌理的深浅,尝试用一相映成辉的人性两面映照过往的种种伤痛与爱意。
    • 静子2020/08/30 11:51:20
    • 分享到:
  • 谢谢末末的力道点评,你的评论比我文章本身要涵盖的意义多得多,你以诗人和评论家的犀利眼光看到了更深处的微妙细节,你是我人生路上难能可贵的的知音。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8/31 15:00:27
    • 分享到:
  • 有点啰嗦,但很真实,琐碎而平淡这才是生活。
  • 回复
    • 小宇5进士2020/08/20 17:44:57
    • 分享到:
  • 他用肆意畅快的笑声引发了整个楼层婴儿的啼哭,使得那些即便在酣睡中也能听到针尖儿落地的婴儿们响起的哭声混合在一起,像夏夜里嘹亮的蛙鸣,此起彼伏,蔚为壮观。他的笑,引人诧异,让人生妒,如三更撞响的大钟直击鼓膜……这样细腻的感受,也只有初为人母的温柔细心的女性,才能感受得到吧?一个很多年不喜欢孩子女子,做了母亲,就完全变了一个人,或者是,一座神。剖析自己,是很难的,难在要说出心底里的话,话说了,花开了。
    • 静子2020/08/30 12:04:53
    • 分享到:
  • 宇哥的阅读细心,认真。评价亦暖心,真诚。 是的,很多事经历了提起还落泪那就仍在经历中;只有笑谈或平淡忆谈过去才意味着真的过去,我想我应该属于后者,或者靠近后者。谢谢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赵静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4星
  • 3钻
  • 与文字为友,以文字养心。
  • 与文字为友,以文字养心。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5
  • 18755
  • 9
  • 202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