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待花开
  • 点击:6431评论:82020/08/17 23:06

我在母系氏族散布的泸沽湖畔,旺增拉姆的家里,位于神堂的右侧,看见一扇高不足100厘米、宽不过50厘米的“生死轮回门”。那门矮小、粗陋,内里狭小、逼仄,却是接纳和承转两万余摩梭人生命和灵魂的地方。经它,孕妇独自生产,带出鲜活的生命;谢世者枯树般仰躺,等待神佛的超度,予以合适的时机走向生命的下一个轮回。就是在那里,导游的神秘讲述,老祖母褐红色庄重的脸庞,以及门上那位吴带当风的使者,让众人因着对生命的虔诚和敬畏,诧异、慨叹,恍惚间了悟了什么。就是在那里,我听见自己心脏加速的跳动,嘣咚嘣咚,紧迫,频繁,山重水复的倾轧,周围的一切湮没其中。混乱的心律一直持续到深夜,我亦随之辗转难眠。辗转难眠,只好趴在里格客栈的窗口,仰望星空。仰望星空,并不能平息内心的激动,反而涌出更多无常的感受。我于是又摸着夜黑,寻到已经无人的湖边,见一字排开的猪槽船在寂静的风里仰天躺着,便上去,坐到几近天明。在那儿干什么呢?我在那儿和自己对话,我思考、审视过往,清扫内心顽固的尘埃,扣问生命的出入。我在那儿和自己打斗,解除自我捆绑的束缚,释放压抑,我挣扎、探索未知,牙咬着逼自己往下活。然而,它决定了我今天的生活,我要用文字记下这一切。

多年以来,我从未想过会诞下自己的孩子。更多的传言与辨认将我阻隔在千里之外。年幼时给牛割草,跌了跤,趴在镰刀口上,右手攥起拳头的尾纹剜出一块圆形肉盖儿,幸运的是,肉盖儿没掉(还粘连着一丝皮肉),被我轻轻一压,复位原处,只是,日积月累,那结出的疤痂却破坏了尾纹,致使人们在我大龄单身的年纪里,拿它说事——破了哪里不好,偏偏破在子嗣纹上;入海或浸泡温泉的时候,也有人问“那么干净,脱了吗”,问者指指腋下,得到否定,唏嘘一声,撇着嘴道“难怪呢?”我立即从鄙夷的眼神意会了:拥有干净的腋下多半是不能有婚姻、子女的;后来,还有人端详我的额头,疑惑着“这么饱满的......真是......这天庭惟男人才配有......你就是太硬气......”那唉唉声里透着的感慨,腾地一下将人心吊在半空,置它于灼热的空气里烘烤,像烟一样,虚渺地飘。

凡是说过我的,我不再和他们来往。

看着母亲在生活的泥水里挣扎地活,父亲越来越偏执,用他狭隘的思想和我吵,母亲被牵连着哭,我多次指责母亲“为什么要跟着他?为什么不把我丢掉?”母亲说那时你才不过一岁......她在诉说身为母亲的不忍,我却痛恨自己一出生就成了别人的包袱!年轻貌美的学医的母亲,完全可以选择一种全新的生活,可她执意嫁了一个中年的流浪艺人。她逃跑、流亡,带着我,隔三岔五地搬着过日子,跟着流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人世里颠沛。她切断和所有亲人的联系,让那个自顾不暇的不拥有安定能力的男人,将残留的封建思想余垢悉数灌输给她。她被迫带着“软”,拖着家口回到亲人中,受着奚落和牵制,在亲情的夹缝中维持生存。她辱骂、暴打自己的孩子平息乡邻的戾气,低头、忍气、认怂,维护外乡的父亲......一个没有能力操控自己生活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母亲的。她是我可以照见的人生,我必须不过这样的人生。

很多年,我看到孩子讨厌,看到孩子哭便觉那是讨债的小鬼,带着怨恨来搅乱你的生活来了。他依仗弱小,怒目、挣扎、啼哭,运用他清明、无知、洁净得邪恶的眼睛,无止境地博取同情、索要付出,直到你的脊背深深嵌进黄泥里去。往往是我对着孩子没有好脸色,对着哭孩子,更是眼睛一瞪,他哭得更凶,跑得更远了。跑远了,还回头朝我的方向窃望,哭,继续跑。接着,他近旁的大人,用眼神疑惑我,仿佛我真对孩子做过什么手脚,事后想来,竟有一种愉悦的快感。婚姻捆绑自由,孩子捆绑人生。我不跟已婚的、有了孩子的人深交,我所交往的都是单身自由的男女。他们告别单身,我黯然退出谊巢,生硬地在两者之间拉起防线。曾经,有要好的兄弟向我表白,我在信笺里骂他为人龌蹉,骂他灵魂肮脏,我在人前诋毁他,羞辱他,我在心里怒他,恨他。我以为他卑鄙地毁灭了我们保持数年的友谊,毁灭了我因打小缺乏亲情而自信和他能够相处成刘关张桃园结义般的亲人的愿景,我甚至一有机会,就骂他破坏了我们生而为人的纯洁。很多次,我假设他就在眼前,我将毫不犹豫地打出响亮的耳光。要是进入围城的好事者以好心自居,劝诫我不能单着的时候,哪怕再适当的时机,也会加深我对劝诫者的嫌恶,仿佛那是蝇虫嗡嗡乱叫,便叫我憎恶他到连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很多年,我逃避、敌视、甚至仇恨母系的族人和近邻。他们恃强凌弱,因着嫉妒怂恿孩子将我们最为茁壮的谷苗捣毁,又伺机潜入我们的稻棚,用火烧掉全家一年的希望。他们逼借我们惟一的镰刀、耙子、簸箕,在收获的落雨的季节,往自己的仓里抢收谷物,任我们的晾在雨地里涨大,霉烂。他们领着自己的掌上明珠,诬告、要挟、惩戒我们,逼着母亲毒打我和弟弟,以致我不醒人世,末了还威胁道不想住了,明天就滚。他们用蛮力迫使我们交出刚刚售卖的猪钱、羊钱、树钱、乃至粮钱,用以充当贡品,就像诸侯国要年年向君王国交纳贡品一样,这贡品可以保你在本土延续生存。不,有时也不可以。比喻中的诸侯有数个,君王只有一个,贡品也是有定数的。而压在我们头上的,个个都是君王,且贡品不定。用他们的话说,一切取决于我们的态度,但更多的,是取决于他们的心情。越是长大,我越是觉得身体里有横向的倔力向外鼓荡,要打出去,可常常是我的对抗给我们惹来更大的麻烦。越是长大,我越是渴望拥有祖父、祖母、叔父、姑母等像样的亲人,能够同气连枝,可以抱团取暖。但多年以后的场景是,在父亲带着我靠近他别了近六十年的故土时,他老泪纵横,指着伏牛山麓群山掩映的孤村告诫我:“看见了吗,那就是我的故乡,我从小就是在那儿出生,成长,那里埋着我们世世代代的祖先,现在还住着你的叔父,他早年回到这里来了。你要记住啊,我的故乡就是你的故乡,那是根,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姓氏,我们是自己人,那是我们的根。不像你的母亲,她是外姓人......”顿了顿,他叹了口气,又说“我都七十出头的人了,人家还那么年轻......我百年之后,人家......怎么能不走呢?”它使我的内心和我的眼眶一样起着暴痛。

很多年,我像浮萍一样飘游,流荡,带着惟一的颜色向前奔忙,竭尽所能绽放生命的绿意,从来只为速度撒欢,不记来路,也不问去向。我忌讳别人打探我的出处,我怕话一出口吻合不上别人的描述,陷自己于尴尬,还给人不诚实的印象。我忌讳别人问询我的归宿,或是我期待的归宿,鬼才知道什么叫归宿。流动着不也很好吗,看遍水波依澜,听遍飞鸟婉转,漂着,也有曾经妄想不到的自由。人,为什么一定要有归宿?四海为家,难道不是一种归宿?曾经,要好的朋友谈起故乡,他笑靥如花,描述他房前屋后的大山怎样在春天里染上鲜明的色彩,他木板、昆竹建造的小屋常年充斥着欢声笑语,他邻里之间相互帮衬、和睦相处,他在童年的光阴里和孩子们一起到奇诡的山洞里收集光滑的石子,在溪涧里用小网兜子捉鱼虾......啊,每一个景致都闪光。地方美,人也美,那样的环境,谁不喜欢呢,我差一点起了嫁他的心。我低着头,左手捏着自己的右拇指一个劲儿地搓。我不记得我们是怎么起了这样的话题,可他话锋一转,就问起我的故乡。我摇头不说,然后说不爱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睛里灌满了失望。然后,他说,一个连故乡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别人呢?接着是一片哑然,他愤而离去,死一般的寂静围困了我。我不解释,一枚温室的花朵怎么能够体会冰天雪地里的寒冷呢?

父亲说,你要争气。你要让早逝的祖辈含笑九泉,你要为我们的家族撑起一片天,要让欺负我们的人刮目相看!他沟沟壑壑的面上写满期盼,他的话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背上。我背着,从中原出发,奔向岭南。我在岭南陌生的都市里日夜奔波,在工业密集的小镇之间鱼虾一样来回穿梭,过上了和父亲一样的生活,颠沛流离,举目无亲,无处安身。在我谋得一份文职以后,父亲开始四处张罗乡邻的孩子找我,应承给他们工作,即便是曾经欺辱我们的近邻。这是无法拒绝的。当我们全家终于相守在南方,我忙碌一天,从电脑中抽离出来,腰酸背痛着回到父亲面前问“你知道什么叫坐办公室吗”的时候,他言简意骇道“就是在办公室坐着啥也不干呀”。毋庸置疑,他和别人也一定是这么解释的罢。理解,从来都是处在同一水平线者的专属名词,如同哑巴和聋子,永远别想对话。在我经营的副业有了起色以后,父亲的话里开始夹杂着私欲,重男轻女的、为儿子谋就的私欲。他不看我的脸色,自顾地,如同一个皮糙肉厚的封建利己主义者,讨要、索取着,连本带利地,像我的外公曾经对待他和母亲一样,甚至放大、加倍地用在我的身上。我没有问“凭什么”的权利,父亲所有的强势都展现在、也只能展现在对待自己的子女上。他常常叨叨“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嫁出去就是别家的人了......”越是这样,我越是要改变他的看法;越是这样,我越是要坚守“坚决不嫁”的信条。只有不嫁,我才能永久地留在这个家族,我要为父亲所谓的家族而努力。

父亲说,你到底是个女娃儿。你要是能和你弟换换多好!这句话的本意是我的能力比他儿子强,弦外之音是女娃儿到底是别人家的,净身出嫁,天经地义。他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都毫不遮蔽地流露这样的愿景。他护子冷女,认为女儿当做儿子成功的垫脚石,不然要女娃儿干嘛?他讲解放初期,他的远房族亲被灭门的时候,嫁出的妹妹背着自己刚刚满月的女儿充当哥哥刚刚满月的儿子奔赴刑场,姑姑救侄子顾全大局的故事;他讲邻村的小悯把嫁妆钱都给了读大学的弟弟充当学费,自己却过着卑微生活的故事。他旁敲侧击地攻陷我内心的城池,只为心中的私利盘算。他从来不知道女娃儿也需要尊严与脸面,女娃儿也需要像人一样活着。我每取得一点进步的时候,父亲没有笑容没有肯定,我看见的,是他木板一样的脸,坚硬而顽固。他拿身世家底事业都好的人作为参照,指着我的鼻子说看看人家你算什么。他恼怒我的进步反衬儿子的无能,又怨恨我越来越不听指挥。他的索要变本加利,几近将我吞没,我开始和他针锋相对。一座大山被推到,另一座大山又倾轧过来,我被辗压得透不过气来。他恼怒、谩骂,拖着病体卧倒在床,不吃不喝,磨折家人。一周、十天、半月,数次,救护车,来来回回。我奔波在工作、生意和医院之间,身心俱惫,但是,我不作妥协。父亲敌我不过,开始谩骂他的儿子,骂他撑不起光宗耀祖的门楣,骂他不配生而为人,越骂越难听,越骂越放肆,直到动起手来。我看见老残的父亲把他已入而立之年的儿子打翻在雨地里,他不还手,他爬起来,父亲接着打,用脚踢,面目狰狞地踢。他从小就是个软骨头,有气受着,打了挨着。父亲频繁地发泄,他总是受气包。他背着无能的包袱,愚孝地承受父亲的白眼,越来越沉默。他开始闭门不出,七八天茶饭不思,他死睡不醒,站立不起,四肢瘫软如泥,生命现出垂危的迹象。一次又一次,从最初的一季度发作一次到一月发作数次。我又奔波在深圳的各大医院之间,心里压着山火,却找不到可以突破的出口。我可怜弟弟,也可怜我自己。我们一出生就被注定在这样的命运里:要背负着父辈艰辛苦难的人生,没有自己地开跑。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漂泊追寻反思活着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4
  • 西西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01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6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5
  • 陈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用文字把往昔的伤疤再撕裂开来一次,最痛之处是它来自亲人的伤害,读来含泪滴血,交织揉杂的复杂亲情,痛苦的心路历程,这需要怎样巨大的勇力去面对,最终还是消解对亲人的爱与包容里。这样叙述也是一种疗愈,文字抚摸这些伤痛,作者通过自身的努力最终完成了自我拯救,善良宽容孝顺的人,好在苍天有眼,不负这样一位善良坚韧贤惠的好女子,赐矛她一个幸福的家庭,儿子的出生也是她自身的新生。
  • 回复
  • 独特的人生轨迹,别样的心路历程。那么多的委屈与愤懑,凌辱与抗争,最终融解到爱与包容里。真诚的剖白,细腻的内心探秘,引人思索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 从容的叙述,精当的表达,合适的剪裁,使阅读有一种揪心的历险,同时伴有良善的祝祷和祈愿。由此,散文具备了诗的美感与小说的吸引力。推荐。
    • 静子2020/08/27 17:32:26
    • 分享到:
  • 谢谢打赏提名,蔡老师的评语字字珠玑,慰文慰我,是文之幸,也是我之幸。这写作,让人把心肺都掏出来,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也是一次冒险的体验。遇到懂它者,不枉它来人世走一遭

    回复

    • 陈末1布衣2020/08/19 11:32:46
    • 分享到:
  • 剖析心灵的独白,热爱生活的灼热,面对伤痕的暖意,一种透彻心扉的回眸占据着创作的热情和凌厉。无疑,赵静的散文《静待花开》是一个少女成为一个母亲,一个个体转为女性成长史的精心之作,这是深圳散文文本的潜心创意和窥探,是一篇以文学之名献给家族之殇的情感记录册。赵静的散文,历来文笔真挚,以切身的生活细节捕捉文学肌理的深浅,尝试用一相映成辉的人性两面映照过往的种种伤痛与爱意。
    • 静子2020/08/30 11:51:20
    • 分享到:
  • 谢谢末末的力道点评,你的评论比我文章本身要涵盖的意义多得多,你以诗人和评论家的犀利眼光看到了更深处的微妙细节,你是我人生路上难能可贵的的知音。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8/31 15:00:27
    • 分享到:
  • 有点啰嗦,但很真实,琐碎而平淡这才是生活。
  • 回复
    • 小宇5进士2020/08/20 17:44:57
    • 分享到:
  • 他用肆意畅快的笑声引发了整个楼层婴儿的啼哭,使得那些即便在酣睡中也能听到针尖儿落地的婴儿们响起的哭声混合在一起,像夏夜里嘹亮的蛙鸣,此起彼伏,蔚为壮观。他的笑,引人诧异,让人生妒,如三更撞响的大钟直击鼓膜……这样细腻的感受,也只有初为人母的温柔细心的女性,才能感受得到吧?一个很多年不喜欢孩子女子,做了母亲,就完全变了一个人,或者是,一座神。剖析自己,是很难的,难在要说出心底里的话,话说了,花开了。
    • 静子2020/08/30 12:04:53
    • 分享到:
  • 宇哥的阅读细心,认真。评价亦暖心,真诚。 是的,很多事经历了提起还落泪那就仍在经历中;只有笑谈或平淡忆谈过去才意味着真的过去,我想我应该属于后者,或者靠近后者。谢谢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赵静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4星
  • 3钻
  • 与文字为友,以文字养心。
  • 与文字为友,以文字养心。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5
  • 18755
  • 9
  • 202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