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雨兼程坪山人
  • 点击:6042评论:22020/08/25 09:43

从明代开始,一批又一批客家先民来到石井开创基业,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勤劳耕耘。石井街道东临惠州、南望大鹏半岛,既是深圳的东方桥头堡,又是坪山的南大门,下辖石井、田头、田心、金龟四个社区。我对坪山的认识就从几位石井人开始。


1、吴国荣

吴国荣是田头社区的居民,他和田心社区的叶冠南是老相识,于是两人一同约在田心社区接受采访。

吴国荣是土生土长的客家人,一直自称为农民,操一口客家味的普通话,声音洪亮,时而夹杂着爽朗的笑声。他开门见山,开口就提起了海拔600多米的田头山,是坪山第一高山,生态环境好,风景优美,现在只是初步开发,缺乏整体规划,居住在此的乡亲希望田头山不仅是后花园,还能旅游开发,成为一座擦亮坪山名片的郊野公园。由于发音不同,郊野公园听起来变成了高雅公园,近些年百姓们旅游休闲的去处越来越多,田头山需要被更多人去发现。

当年吴国荣在坪山中学毕业后回乡种地,任过生产队长,那个年代生活艰难,人人都想多赚钱改变生活现状。1985年,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吴国荣被安排到沙头角工作,与叶冠南同在一家工业公司做管理,沙头角的生活比村子里好很多,村民们都以为他会在沙头角扎根。1990年田头村改选村主任,吴国荣被村民选中,他肩负着全村人的期望,果断从沙头角回村任职。当时村干部的月工资只有250元,还要拖欠,显然和沙头角的待遇天壤之别。他却毫无怨言,毅然挑起了重担,后来又担任村支部书记,带领大家向致富路前进。2003年田头村七八十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征收后,他们的身份变成了非农业户。吴国荣和村民们积极配合征地,盼望城市化建设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没有了土地也让他们一度陷入迷茫,不知该如何适应这种新变化。村民大多文化程度不高,半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离开了土地不知如何定位自己的人生,年轻人的就业安置也成了一道难题。

他坦言坪山的城市化发展还需要十年,以前出门旅游从来不敢说自己是深圳人,外地人一提起深圳无不是羡慕的口气和眼神,而吴国荣所在的坪山显然还很落后,不能代表深圳的整体发展。坪山区政府成立后,城市化进程的步伐加快了。高铁、地铁的修建让坪山的交通更加便利。田头社区从幼儿园到大学实现了一条龙全覆盖,大学有深圳市技术大学、深圳市成人教育学院,还有在建中的师范学院,让“诗书济世、耕读传家”的优秀基因得到了发扬光大。八十年代时村民可在坪山河里游泳钓鱼,由于工厂污染,导致坪山河成了一条臭水河,1997年开始几乎很难见到鱼类,记得只钓上来过一条塘鲺,还成了新鲜事。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坪山河的治理也在加大力度,政府采取措施,让污染严重的工厂搬离,建污水处理厂,臭水河一去不复返,坪山河终于找回了昔日的清澈。

2014年吴国荣退休,他仍忘不了农民的本色,在山上种菜养蜂,乐在其中,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人,难以割舍对土地的情谊。


2、叶冠南

叶冠南比吴国荣大三岁,居住在田心社区水祖坑村。清朝嘉庆年间,田心叶氏开基祖培初公第十世孙雯忠公,由田心老围迁居此地建立了村落。因过去该村附近有一个溪水汇成的水坑,得名“水祖坑”。叶姓是水祖坑第一大姓。田心社区散屋居民小组现存一座老私塾学堂“荫本学校”,始建于民国初期,系培初公第十五世孙阿富、阿德两人在南洋打工返乡后,为培养族人捐资兴建,初期名为“叶富德堂”,后来为了纪念祖先培初公(号荫本)更名为“荫本学堂”,后又改为“荫本学校”,上世纪五十年代并入田心小学,校舍后来被用作仓库和粮食加工厂。荫本学校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是东江游击队的秘密联络点。

抗日战争时期,田心社区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水祖坑的水源世居是东江纵队营救文化名人的重要接待站,先后接待过邹韬奋、茅盾、何香凝、柳亚子、廖承志的夫人,以及一大批美、英等籍国际友人。叶冠南的一位堂兄叶松发也曾参加东江纵队,做过交通站站长,后来被国民党杀害。解放前,叶冠南的父亲在汕头海关工作,日军侵华时他又转到香港九龙海关,1949年叶冠南的父亲参加九龙海关人员起义后,来到广州海关工作直至1971年退休。

叶冠南和吴国荣都曾在南中学校读书,南中学校的由来还有一段故事。清末明初,对面喊村和相邻的树山背村结怨,两村村民老死不相往来,当时两村各有一所学校,秀南学校和培中学校,都已年久失修。为了让两村化干戈为玉帛,1930年对面喊村的许让成倡议两村共建一所新学校。在他的倡议下,对面喊村和树山背村的许氏大家族达成一致,最终,许让成捐资三分之一,另一个华侨捐赠七亩地,剩下的由两村村民共同筹款,于1931年建成新学校,校名从两所学校各取一字,命名为“南中学校”,当时学校落成后还有人赠了一幅对联“两村敦睦干戈化玉帛,一堂明德新民止至善”。南中学校建筑风格西化,课程设置也与旧私塾不同,走在了时代前沿,成为当时远近闻名的学校。历史的风霜中南中学校走向没落,如今,它被选为“坪山城市书房”的试点,恢复和注入了图书阅览、美术创作、学术交流等文化功能。每到节假日,村民和游客来到此处参观阅读,令它重现生机。叶冠南上学的时候,毕业作文是《我的理想》,他写的理想是做一名司机,能够将田心的物产运送出去有销路,可以载着田心的先进分子到北京学习,当时的语文老师许冠沾还将这篇文章评为模范作文了。

从坪山中学毕业后叶冠南当上了田坑大队的会计,1971年又任生产队长,1979年田坑分为田心村和田头村,他担任田心村支部书记,有9个生产队。讲起过去,叶冠南记忆力清晰,他还记得1970年时田坑大队有46户228人,一年总收入2.7万元,纯收入只有1.1万元。他当干部的工资每月18元左右。1979年前村民偷渡香港很厉害,很多人冒着被抓的风险也要偷渡过去,都是苦日子害的。改革开放后大陆欢迎港澳同胞回乡投资,有人在香港赚钱了,回乡捐赠两部车。1981年和1982年,为了带领村民致富,叶冠南组织村民办起养鸡场和养猪场,生活开始透出曙光。1984年因工作需要,他被调到沙头角工业公司工作,这一走就是十年。1984年,得知田心村要将泥土路打造成水泥路,叶冠南号召在深圳各地打工的村民资助修路。路在远方,也在脚下,家乡的发展变化牵动着他的心。

1994年叶冠南被调回到坪山镇水利委员会工作,从此与水务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直到2013年退休。1996年,水务所分成企业和事业两个单位,自来水公司是企业,水务所是事业单位,叶冠南担任水务所所长。水务所的工作不仅是供水给水,还有水源管理开发利用、河道治理等。1994年坪山供水只有两个水厂,产水量每天5.4万立方米,年供水620万立方米,1996年时供水量达到1200多万立方米。1994年时,坪山铺设了两条水管供水线,一条是坪山自来水公司到田心,大约9公里的水管,一条是碧岭到三洲田,5公里的水管,这两处总管铺设好,各村就可以接分管给村民供水,村民终于可以吃上自来水了。1996年大旱,叶冠南带领水务所的同事们不辞劳苦调查水资源,提出可行性报告,建上东坳水库,后来又将大亚湾水库的水引过来,2000年建田心水厂。2010年水厂供水能力达到27.4万立方米,将东江水引进田坑。坪山区成立后对坪山河的治理力度很大,除了主干流14公里,连支流也派人治理,每一段都有河长管理。

叶冠南是个细心之人,曾将1966到1976年田坑的生产情况、收入分配情况、耕地情况等资料整理装箱存放在大队,可惜后来这些历史资料不知所踪,令人略感遗憾。

叶冠南的子女们有的在坪山,有的在沙头角,还有一个在龙岗,从事着金融、医护、企业工作。他的退休生活比较闲适,乐于做做家务,和一帮村子里的弟兄们养蜂,交流经验,互帮互助,他们戏称为蜜友。产出的蜂蜜并不出售,基本都是和亲朋好友分享。蜜蜂的辛勤采蜜,蜂蜜的甘甜,似乎在诉说着田心人的勤劳品质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他对田坑的发展情有独钟,连存钱都要存在农商银行的田坑支行。

叶冠南也是个宽容的人。他的右眼上眼睑下垂几乎覆盖眼球,原来是一次手术的后遗症,当年那位主刀医生不敢承认,叶冠南也没有追究他的责任,还是一如既往去他那里复诊,渐渐地两人成了朋友,那位医生才愧疚地承认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叶冠南仍然没有怪他,叶冠南的想法很简单,医生治病救人,并非故意,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3、登田头山

在吴国荣的盛情邀请下,我和吴国荣、叶冠南两位老人来到了田头山。田头山归石井四个社区共有。山路修建了一条廉政绿道,缓坡而上,适合老年人登山休闲。山间树木遮天蔽日,树种有小叶榄仁、盆架子、火焰木、荔枝树等等,让人有种进入原始森林的感觉,空气清新远离尘嚣,流水潺潺,但闻鸟鸣之声,绿道一侧时常能看到古今廉政名人牌,有海瑞、焦裕禄、包拯……两位老人经常来此锻炼,步伐矫健,山腰处还有健身区,设有各式健身器材。吴国荣介绍说山上有140多盏太阳能路灯,即使晚上登山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路边有一处造型吸引了我的目光。一只金元宝后面一双大手,前面写着戒贪,一个白色的骰子,前面写着戒赌,还有一双红色高跟鞋,前面写着戒色。形象而立体,让人过目不忘。山间有一间废弃的房屋,吴国荣突然提出让我为他在屋前拍照,两位老人还合影留念。细问得知田头山从前是田坑大队林场,村民们在山上种茶种果树,他们在这间房子里炒茶叶,当年忙碌热闹的情景已成往事。屋子对面,是一口黑色的警钟,配有红色钟锤,叶冠南缓步走到警钟前,抬起钟锤连续敲了三下,当当当——钟声悠扬。

下山途中,一只黑褐色的蝴蝶在我前面低处徘徊,我担心它的翅膀是否出了问题,快走近时它又飞几米远,停靠在前面等我们。如此循环往复,仿佛一位热心的向导。林间几块圆柱形宣传板,上面分别记载着有关“温良恭俭让”的古人故事。脚边的绿色环保牌上写着“一步一景一画卷,连心连梦田头山”,客家人认为,山水秀丽之处,往往人杰地灵。客家人从惠州迁入深圳,选择在石井落地生根,与田头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田头山的另一入口就在金龟社区,金龟露营小镇已经被开发成民宿和营地两部分,吸引着南来北往的游客来此休闲体验。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田头山坪山河社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望月鸿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7
  • 西西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算是一篇不错的佳作,却鲜有人评,似乎有点不公,停下目光我想来说几句。文中写到坪山,又写到了客家人,让我产生了好感,作为中原人,总对客家兄弟有种莫名的情节。不管五百年前是不是一家,祖籍是否还在大槐树底下,我都能感受到客家人勤劳勇敢、奋发图强的生存精神。这一点,我们从作者列举的一连串的客家儿女身上可见一斑。他们这些故事片断,也同时展现了坪山人风雨兼程的奋斗精神。还有,作者不但写人,还写了山。手法立体。
  • 感谢您的点评,令我心中一暖,即便是只得到一位读者的认可,也算没白写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我愿做那小小冰凌花,柔弱中有傲骨在挣扎……
  • 我愿做那小小冰凌花,柔弱中有傲骨在挣扎……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
  • 155409
  • 24
  • 535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