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车过龙岗税局,想起一条条宽毛巾
  • 点击:6831评论:52020/08/31 21:53

深圳这么大,龙岗并不小,大老板在哪?他家门牌号是多少我不需要知道,但我太想知道他的工厂门牌是几号?

打工妹最想遇到的,无非就是一个真正有实力的大老板。一是不用为准时发工资而发愁;二是不用为福利的事而发愁(比如老板能主动买西瓜给员工们解署);三是不用为视野而发愁(跟着格局大的老板混世界自然打工的日子也会更有大盼头)。

人至中年,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盼望的又一任新老板,竟是跟我期待中截然相反的版本:小老板。第一次去他的工厂,我要先坐公交车,还得徒步走上约三公里的路,才能抵达目的地。

铁皮房,将是我的办公室???

我把三连问抛给自己。

提起深圳,多少人首先想到的是高楼大厦,甚至有人会联想到最高大上的京基100。我也曾憧憬过,如果有一天能走入京基100办公,将是何种体验?谁的人生不希望轰轰烈烈一场。

铁皮房,碰上酷热,考验我的是:来或不来?

去洗手间,打开水笼头,我将双手对准它,“啊”一声长达八秒的尖叫声已无法阻挡滚烫的水将我的双手烫得发红。这个时间是下午。猛烈的太阳将水管加热,冷水遇热升温,竟俨然被烧成了开水。我捂着受伤的手,看着这一份独特的见面礼。我站在铁皮房的门前:定定地站着。

铁皮房的门前,是一条小溪。溪水很清,能见到在水中游动的一群小鱼。我喜欢它们游行的样子,多么自由!旁边是山。山上的绿,由各种我喊不出名字的草或树形成,它们将山覆盖,将绿的面积无限扩大,延伸至遥远的远方。

我把双眼交给眼前的绿,我竟然有一点喜欢它们。闪光的绿,是我眼中正需要的。手机,成为我多年的依赖。手机瘾,我曾想戒,却怎么也戒不掉。这一刻,因为眼前的绿,我主动关闭手机。我在静赏这一山山满溢至眼角的绿!

面朝小溪,春暖花开!我想到了这句话。作为开场语,我将它送给自己。我向自己交出一个答案:我愿意从这里开始。

在深圳多年,我的状态一直是:流动。不确定性让我辗转多地,无论是从南山区走向坪山区,还是从坪山区走向龙岗区,我的心一直在寻找,寻找那个能让我的心安静下来的一块地。确切地说,是一个位置,是一家工厂的办公地点。

这一次,我的心定了。这里是:横岭北路。它属于坪地。

百度上搜索坪地,弹出这样的纪录:坪地街道位于深圳东北部,东北与惠阳区新圩镇交界,西北与东莞市清溪镇相临,东南与坑梓街道相连,西南与龙岗中心城毗邻,是深圳经济特区通往惠州、河源、梅州等地的交通要道,深惠一级公路、G25长深高速公路(原惠盐高速)穿境而过。坪地地势较为平坦,并因此而得名。

这一次,不再有随时提桶拎被子枕头想跑路的不确定性。我心定:铁皮房。山上的绿,门前的溪水,将成为我日后的好伙伴。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老板,他们才是我事业上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听说过一个段子,这厂是怎么开局的?起源于麻将桌。说湖南人爱打麻将,周,唐,等人在一块打牌,边打边聊说起了买卖的事。做过20年业务的唐先开口说,我对珠三角的模胚业务很熟悉,干脆我们合伙来开一个厂。周一听表示有兴趣,做过20年财务总监的他,说财源和机源都有了,似乎开厂的时机正吻合。于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麻将结束之后,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筹备却开始了。

在深圳,开厂不算什么天大的惊喜。每天,打开报纸一看,清盘,结业,开业,各种信息填充着新闻版。可尽管这样,还是有人愿意为之奋斗。生活就是这样,不努力过,怎么会知道未来是什么味道呢?

选址,定位,经过时间的组合,命名为:卓越模胚。招工,择日,开工。就这样,我成了卓越模胚的打工妹。我的工作内容是:财务。

由于地处偏僻之地,所有的员工都是湖南人。来的,不是周的老乡就是唐的亲戚。类似于家族小企业。全厂总人数25人。

想起我刚来深圳时进的第一个厂,是一家港资电子厂。听说全厂人数有2000人。进厂一年多,从没有机会见过大老板,听说左脚有些残疾的他,每次从香港上来之后,第一时间去写字楼边叹空调边开会,只有管理层的人才有机会见到他,一般员工是没有机会遇到他的。

后来,我再进厂时,去龙岗一家鞋厂,听说全厂人数有几万人。厂内有八个区,第一次回宿舍时,竟然分不清方向,连门都没搞清楚是哪一扇?

多少人在深圳,是越混越好。以老乡小红为例,春天时还在电子厂的流水线每天苦熬白8+3黑,秋天时已经跳槽去市里做大企办公室文员煎熬996,第二年冬天时升级成名企高管常熬XX(也许是白8+3黑,也许是996)。

我问自己,我是越混越差了吗?现在全厂总人数25人。我想到了产量。

唐是卓越模胚的驻厂老板。周是卓越模胚的财务经理,作为老板之一,他并不驻厂,只是挂个名,偶尔来厂内转一转。

做过20年业务的唐,摇身一变,当上老板,拿到营业热照,营业执照上写着他的全名:唐唤青。

想起一句话:心不唤物,物不至。唐唤青这个名字与铁皮屋一打照面,我想到:蒸蒸日上、颇有建树。

当了老板,唐的生活有了什么改变?车没换,还是那辆他跑业务时常开的现代;身份没变,他依然要跑业务,只不过是这一次是为自己的工厂而拉订单。

一个在深圳做了20年模胚业务的老业务员,自己开厂之后还自己接单,他的首次战绩如何?是380000。对数字生性敏感的我,太喜欢这一串数字,它意味着我们在这里的首次起跑,将趋向于完美。产量与工资挂钩,产量与纳税挂钩,产量与工人积级性挂钩。当我看到这个算庞大的数字,心想:以后的人生,累死我得了。首次开战,就这么高高挂着。我速度就算再快,也得把键盘敲得飞快地响,要是稍为慢一点,估计就得挑灯夜战了。

夜战没关系,关键是这地方偏僻,公交车只营运到晚7点半,而我并没有住在厂宿舍。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生活是诗意的。一到办公室,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让阳光照进来。当我一抬眼,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小溪,还能听到水流的响声、能看到满山耀眼的绿。

听说,常期与电脑按触的人应多看绿色,这样对眼睛多少起些保护的微作用。于是,当我把键盘敲得叭叭叭飞快地响时,我会突然停下,把自己依在窗边,静静地看窗外的绿,就那样守着它们,盯着它们,看一眼,又看一眼。

时间在这里流逝,同事催我,“开发票开发票。”

有了产量,就会有收入。在还没收到钱之前,按惯例,先给对方开发票。我喜欢开发票,喜欢听发票在机打时发出的清脆响声。我总觉得它们是在欢呼,在我听来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我喜欢梳理发票,在我看来,它们就是一笔神圣的即将会来临的客户款。

一个月当中,最舒服的一天,就是带上当月所有的进项发票,去龙岗税局在柜员机上做发票认证。车过龙岗,每次都会心有沸腾之感。做为龙岗企业庞大纳税人之一,我也是当中的一小份子。

每次,当车子快靠近双龙,当车子由高处慢慢驶向低处的那一刻,我喜欢回头看身后那些交织的路。好几条路,就那样缠绕。它们神似,却来自不同的方向。它们步履一致,为着共同的梦想,都在向前方伸展。

我想起我供职的卓越模胚,在深圳工业化建设的大军中,也恰似这眼前的路,我们是其中之一,我们在路上,我们与城市交织在一起,我们用产量去交出我们的使命感。

车过龙岗,天虹、绿化带、商铺,眼前的繁华让我欢喜。我更向往的是龙岗税局,那里有许多的纳税人和我一样,带上税盘,带上发票,站到柜员机前,等待认证发票。

闲时,打电话给远在农村老家的妈妈,她问我现在在哪上班?我说在龙岗。她又问我上班的地方怎么样。当她得知我在铁皮房上班时,她很不解地问,怎么不找一家好一点的厂上班?

我想起卓越模胚唐老板对我说过的的话:大有大的生活空间,小有小的生活方式。如同萝卜青菜各有所好。只要能产出产值,只要能给税局纳税,只要能给员工正常发放工资,卓越模胚的价值也就有所体现了。

我告诉妈妈,我在卓越模胚上班不累。门前还有一条小溪,当我想要放轻松时,我会拿块宽毛巾去溪边洗脸。那里的水真清,清到我敢将溪水洗入眼睛,洗入脸颊。我喜欢打捞溪中的清凉,将它分享给我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比如我的右拇指或我的左脚脚趾。我还会停下观察溪中的小鱼,是溪中的清澈给了它海阔天空般的自由,它想往哪游就往哪游的感觉真好!

我的办公室装有空调。我从不开空调。一是听说常吹空调对身体不好,二是我知道跟我只有一门之隔的员工们,他们连风扇都吹不到。车间是有风扇的,但工作中的工人们,没办法一直吹得到风扇。

铁皮房下的模胚产量是怎么做出来的。当然是工人们光着膀子挥洒至少有如门前半条溪水的汗水做出来的。我看过工人们掉汗的样子,如果是拿桶去接的话,估计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接满一小桶的汗。

有人说,心静自然凉。我觉得不全是。在我看来,是同比心,让心得到清凉。每次看到铁皮房下工人们掉汗的样子,我就不忍按下空调的按键。我跟他们一样,同为卓越模胚的员工,我们要一起为产能掉汗,挥汗。

我无法做到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他们却在集体掉汗。我只开风扇的最小档,将窗户打开,让窗外的风吹进来,有时吹的是热风,我拿宽毛巾去溪边将它浸湿,把湿巾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我将这一做法称为:引入清凉。其实我这个招数是跟车间的工人们学习的。我曾见过一位湖南工友阿灿,他拿一块又大又宽的毛巾,放入小溪,当水没过毛巾,他将毛巾拧去一些水份,毛巾尽可能地保留一些水份。他将毛巾系到腰上。我知道,他这样做,是想起到散热的作用。

人在铁皮屋下工作,是相当于在一个什么环境下工作?我想起自己初次到达铁皮屋时被水笼头的开水烫伤的情形。当光与铁交融,可想而知,这力量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我试过在铁皮屋的车间内站立,仿佛人在火炉内,一股热气在身边燃烧着,后背的汗,倾刻间就猛渗,不到三分钟,我就变成水人。

车过龙岗税局的次数越来越少,因为纳税的流程越来越先进。验证发票不用再去龙岗税局柜员机验证,可以足不出户就在工厂里验证发票。网上申报,网上完成,当纳税跟网络挂钩,车过龙岗税局成了我记忆中的美好画面。

来深圳20年有余,记忆中最珍贵的记忆,还是卓越模胚,我跟随着他,整整四年。比起铁皮房,门前的小溪,溪边的山,山上的绿,我最感动的是:光着膀子的湖南籍工友,一条沾着溪水的宽大毛巾被系在腰上,好几滴发亮的分不清是溪水还是汗水的水成为全身最闪的点缀。溪水的妙用,让他干起活来有动力,他不需要发出哼哈哼哈的吆喝声,就能在安静的滋养中,默默地完成他手中的产量。然而,简单的事,重复地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看来,就是不简单。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车过龙岗税局想起一条条带有溪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8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10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难得的一篇讲老板不容易的文章。几乎,对,几乎,所有的的打工文学都在妖魔化老板,他们嗜血、贪财、好色。他们是打工者的敌人。后来我想想,这其实是坏的文学,文学会告诉我们,这世上有好人有坏人,只有坏的文学才会咬牙切齿地讲这个阶层的人是好人另一个阶层的人是坏人。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大部分的打工文学不是好的文学,它不过是一些人假借了文学之名的讨伐檄。我很晚才明白这个道理。明白这个道理时,我已弃笔多时。
  • 回复
  • 以毛巾为视点和切入点,打量一个深圳老板的为人处世和管理之道。很生活化,也很独到的一个角度。用好一条毛巾,生财之道,民企成长壮大之道,或在其中矣。关注小,写小,写好小,便能折射出一些大来——本文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 回复
  • 角度小新颖,文字小清新。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9/04 17:20:37
    • 分享到:
  • 春丽这篇个人觉得比粥那篇更好,细节描写更精致,文笔更精炼,情绪更饱满。初看题目,完全不知道她如何将“宽毛巾”和国税局联系在一起,看到最后才知道,一个体贴员工的老板,一个为国家纳税的老板,一个后来遭遇困境的老板,他的纯朴本心。作者一方面极尽描述公司的简陋和“小”,另一方面又极力展示其间的温情脉脉和生活细节。字里行间的情感流露真切地打动了读者,感动之余,又不免为身在生活轨道努力奋进的人说一声,加油!
  • 回复
  • 这两年我总感觉秋天这个时候热死人的,春丽你也送我一条毛巾呗
  • 回复
  • 最近来访
  • 6探花
  • 4星
  • 3钻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7
  • 25885
  • 244
  • 506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