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合记
    再现上合村的“清明上河图”,探究上合村不为人知或少为人知的“小秘密”……
  • [19] [1]

 

1.晨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按这话,如果是春天里的一个清晨,那真是难得的好时光。而上合村(社区)的早晨,最能出味道的,却是冬日的早晨。为什么这么说?如果你选择一个寒冷的冬晨来到上合,体验一下,大概就能够理解我的说法了。


味道一:声响


上合村最早的声响是清洁工制造出来的,她们总是上合最早醒来的人。她们起来时,上合还沉睡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她们会在街角相遇,口子哈着热气,小声说着话。那话在寂静的环境里被放大若干倍,含含糊糊,成了某个熟睡人的梦境。说了话,她们各自走向空无一人的街道,街道已经侯她多时,如一个需要刷洗的婴儿。这时的街道总是最脏最乱,夜晚热闹过来,遗留下各种各样的垃圾,在寒风中翻动着身子。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扫把与街面摩擦的声响。即使我们窝在被窝里,此刻听着这样的声响,脑海里即能想象出一副真实的景象。外面多冷。清洁工选择这样的工作,即使是出于无奈,也是伟大的职业啊。


天开始亮了,各种各样的闹钟声在亲嘴楼里响起,然后是掀开被子的声响,刷牙的声响,捣腾水的声响,噔噔噔下楼的声响……工厂里的打工者们,此刻像是四处溢出的溪水,溢上了干净的街市。他们三三两两,嘻嘻哈哈,蓝色工衣在清晨的风里飘飞着衣角。他们的目的地是附近的某个工厂。可此刻时间稍早,他们还要吃上一份早餐。


吃早餐对于这帮早上起来上班的年轻人来说,是一天当中最惬意的事情了。街角的早餐摊早在之前就已经摆出来,这些流动的早餐摊位,其实也是固定的,一般都会准时出现在某个街角,对其顾客相当的负责。早餐摊老板通常都是小夫妻俩,男的负责掌勺,女的负责招待、收钱。他们的服务态度比正规的餐馆好多了,主要还是存在竞争的缘故,因为一条街上总有好几摊早餐摊,提供不一样的食物,馒头、包子、煎饺子、尖锥子,刚出炉的,热气腾腾;还有炒米粉、炒河粉、蒸肠粉,也有汤点,总之,种类很多,吃法也不少,完全满足了打工者的需求,花最少的钱吃到最丰富的早餐。关键也不是吃早餐这么简单,那一份闹热,更是温暖人。听其摊位老板的吆喝声,也是种美好;人多时,围着摊位如一个瓮,这时老板倒没时间吆喝了,只剩下手忙脚乱和满头冬天的细汗。热气的烟雾弥漫在每个寒冷的身体上,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人间的烟火,倍感亲切。喝下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或吃一个馒头、面包,坐在小凳子上,看着刚被清扫过的街道,此刻心情平静,能纳任何市井俗世之声响。


味道二:阳光


放在大环境看,上合村其实就是一块坡地,清晨第一缕阳光下来时,首先就送进了上合的怀抱。再经上川湖水的滋润和反射,阳光变得柔和而温暖。这样的温暖不同于炉火的温暖,炉火的暖意过于霸道,而此刻的温暖是润物细无声的、慰帖的、带着丰富感情的。


随着阳光弥漫住整个上合村,那些街市小巷,公园走道,甚至是亲嘴楼的狭小缝隙里,都跳跃着阳光的身影。清晨的阳光影响人的不是阳光本身,而是阳光的影子,阳光的影子无处不在,它如同上合固有的气息,弥漫到每个在上合居住的人们的身体里、感官上。


此刻,上川公园到处都是阳光的零碎脚步,它们被树枝树叶剪出细小苗条的模样,落在街市里、湖面上、小径上……那些刚走向上合市场或者市场里拎着菜出来的妇女,三两成行,阳光在她们的发上跳跃;上川公园里做早操的老人们身上也落满了阳光——他们似乎也没有人组织,就自发地走在了一起,然后动作一致地做着对他们来说韵味十足的动作。也有一些老人是不愿意动身体的,他们这么早起来,来到公园,一是来享受一下这冬日暖人的阳光,二也是调剂一下人际关系,碰见几个平时要好的,站在一起,说说家长里短,或者回忆曾经年华。实在无话可说了,就掏出随身携带的象棋盒子,找个石凳下了起来,身边立马围上不少观棋者。下棋的人凝气屏息,走一步是一步,从不悔棋,到这年纪了,悔也没用了,只消把这些美好的清晨过出个美好的滋味来;观棋者却不秉承“观棋不语”的常理,指手画脚,叫得比下棋的都还厉害。下棋人也不恼,更多时候还按着观棋者的建议来走一步棋子,似乎他们也是一对棋子,需要人家来摆弄。时而也有放大嗓门吵上几句的,但都不带恶意;更多是爽朗的笑,惊动了身边做操的人群。


……直到阳光渐渐大了,日升一竿高,有些痒人了,老人们才陆续回去。上合的清晨就这样消退而去,没关系,明天还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清晨。老人们满怀希望。


2.老建筑


想来已经是五年前了,我第一次来深圳,住在创业天虹一带,有一天闲来无事,过了国道天桥,再过前进路,走进了上合村。那时我还不了解上合村,只知道有一个上合市场,几个老乡在那里炒板栗,我本想去看看他们,后来找不到具体位置,就在附近逛了起来——第一次与上合村亲密接触,与之的缘分从此开始。那时感觉,和创业天虹一带相比,上合村顶多也是家乡一个县城的摸样。而中国的县城,总是有故事的。


上合也然。上合村有一个古建筑群,六百多年的历史了。深圳才三十而立,上合村却已经六百多年了。上合比深圳足足年长了二十多倍。身为后生,深圳的风头早已盖过了老子,名声远扬。而多少个像上合村这样的“老子”,却被隐没在一边,统称为“城中村”,除了租住于此的人们,几乎无人问津。如此本末倒置的发展怪圈,似乎只能在深圳遭遇到。


大凡爱游山玩水的,那些游客,对一个地方的古建筑总是情有独钟。而所谓的古建筑,其实也不必多么的古,看的人也不会真的有兴致考证。但面容的沧桑,看起来有斑驳古朴之味,却是必须的条件。作为现代人,看惯了高楼大厦、通衢大道,审美早就疲劳,忽然眼前有几座土墙黑瓦构造、飞檐如手,墙面早已在岁月的风寒中消瘦、瓦楞墙角有刚长的青苔……这样的建筑,难免眼前一亮。而当这样的建筑如古老的铜戒镶嵌在现代的钢筋水泥之间,则更有感觉了。我虽不是游山玩水的游客,但面对一些出现在城市的古建筑,同样掩饰不住心中的敬仰和喜爱。仿佛你在繁华街市里行走,迎面走来的都是摩登青年,突然出现一个耄耋老人,他步履迟缓,却也精神焕发。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在城市里行走,我竟然期待起这种不合时宜的感觉。古建筑的存在,似乎不仅是一个建筑物的存在那么简单明了。有一种被称之为“坚守”的精神,在她们身上得到了体现。具体来说也不是建筑本身的坚守,而是保护住这些建筑物遗留下来的有识之士,他们的精神在建筑物里得到了体现和张扬。


关于上合的古建筑群,和大多地方一样,最早是以一个村落的形式存在的,如我们祖辈生活着的村庄,里面有民宅、村巷、学堂、祠堂……一个村庄有的上合都有。后来—— 一个被深圳含括在内的村庄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挖土机进来的了、钢筋水泥进来了、脚手架进来了、建筑工人进来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外来工进来了……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如蹂躏庄稼的大脚,把上合村的地貌生态一一踏平,踏了三十多年,才有脚下留情的意思,总算没有赶尽驱绝,遗留下来的星点记忆如一个失忆患者的片段影像,终于还在上合村的土地上存在。它们零散,却也集中,如抱团取暖的街头老人,坚持最后的一丝气概。黄氏宗祠、大王古庙、西庄书室、云野书塾、悦明宗祠、悦升宗祠、玉成书室……这些古建筑是幸运的。有人以发现新大陆的雀跃发现了它们的价值(这颇具讽刺意味,它们需要你发现么?它们早就在几百年前存在着,它们是上合大地上最早的一批生灵啊),其中有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了起来,曰:抢救历史文化遗产。据了解,这个充满历史文化气息的古建筑群将会被改建成“上合村文化长廊”。不管怎么,这是一个美好的开端,至少上合的子孙回眸一看,隐约知道自己来自哪里。


在上合,如果我们不是存心来寻找古建筑,那绝不会对这些不起眼的古建筑感兴趣。更多时候我们只是一个附近工厂里的打工者,是冲着上合的便宜房租而来的,我们住多久也没能感知这些真正代表着历史、蕴含着文化的古建筑群。它们的存在,表面看可能是一种浪费、一块城市进程的绊脚石,深沉想,它们其实是一面镜子,当城市在浮华俗世里灯红酒绿之后,回眸一看,曾经还有如此羞涩朴质之面容,未免大吃一惊。


除了老建筑,上合老人也给我很深的印象。他们多数是上合的原居民,是见证深圳沧海桑田的一部分人。他们出现在早晨或黄昏的上合村,行走于大街上,或在上川公园做早操……而最让我感慨的是还是留恋在古建筑身边的红头巾老人……古建筑的古和她的老,构成一幅和谐的画。仿佛她们一起走来,数十年沧桑,如今周围的变化已是天翻地覆,唯有她们,立在那里,如画一样优雅而意致疏远。试想,当这位老人风华正茂之时,扎着小羊角辫,嘻嘻笑笑,那会的上合村又是怎么的一副模样;更甚,她刚出生那会,上合又是一幅什么样的模样。如今一切变迁,沧海桑田,似乎都浓缩成一个影像带,投影在老人的身体上回放。什么是历史?古建筑是静止的见证,老人们更是活体的见证。想到这,我倒觉得每一个老人其实都是一个地方的古建筑,我们应该像保护历史古迹一样保护和珍爱这些可爱的老人。


3.一村红翠


有时在大街上一抬头,看到有的人家阳台上花草茂密、甚至是姹紫嫣红,翠绿藤蔓都垂下三四米,如绿水瀑布。那时就很羡慕。想着这样的居住环境和心境才是一个城市人拥有的。而后想,阳台能养花养草的,多半比较宽敞,多半还是自家房产,非租住的。也只有对自家阳台,才有这般闲情去经营、去打理、去制造翠绿怡红的美。


我们在上合村的亲嘴楼住过好多年,有的也有狭小的阳台,大多只是一个窗台。无论是阳台还是窗台,它都不是供主人怡情养花养草的场所,更多的时候,它挂满了厂服和洗刷得变形了的袜子。我对亲嘴楼的阳台,至今留下的印象,仍是那布满灰尘和洗衣粉泡沫水的画面。当然,这些都是多年前的印象。如今的亲嘴楼,如今的阳台,如今的打工者,似乎更懂情调了,无论房子是租来的,还能住多久,他们都把房子当家,把阳台当做家的一部分,其作用就不仅仅是晒衣服那么简单了,他们也会买来几块钱一盆的花草,芦荟、桂花、玫瑰、兰花……放在阳台上,不但自己看着舒服,窗外的人看了同样悦目。这也构成了上合另一道喜人的风景。


走在上合的巷子里,举目而望,总能在某个窗户和阳台看见脱颖而出的翠绿怡红,心头一喜,不单是为这翠绿怡红,也不单是为这翠绿怡红出现在嘈杂阴暗的亲嘴楼里,更为住在亲嘴楼里的人有这么一番诗情画意的情趣,生活的艰辛和乏味并没有湮灭他们心底固有的烂漫。

  • 标签:深圳上合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勿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王绍培评委520积分2013/10/02 10:56:32

    这篇散文让不知道上合村的人想去看看,知道上合村的人想再去转转。一个有关城市空间的文本重建,让人有去知道的欲望,这是最起码的也是最必要的功能。在这个意义上我推荐这篇文字进入决赛,但我同时认为这篇文字的水平是基本的,它没有让我感到惊艳。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5/17 14:56:00

    从早晨开始,到夜晚结束,从老建筑到亲嘴楼,从小摊贩到打工者、当地居民……作者用细腻的笔触,为读者展现了上合村的“清明上河图”。上合村是喧嚣的、五光十色的、包容的、充满活力的……而且和文学神奇地联系起来:“这不仅是因为上合的生活以最低的姿态靠近大地,靠近市井民间,接近文学本质,还因为上合村曾经是作为一个作家村的形态存在并出名的。当年红极一时的31区作家群体就是在上合。”市井、民间,正是文学的热土。

      回复
  • 分享到:勿语40880积分2013/06/19 10:16:30

    很写实,很民生的文章,让我想到家乡:早晨,街摊,民楼;欢笑声,吵闹声,吆喝声,小孩啼哭声,犬吠,车笛声,安逸祥和的村庄生活。

      回复
  • 分享到:邻家猩1340积分2013/07/16 12:09:19

    8错的上合记.你投的几篇都不错.请问你现在在上合住吗?

      回复
  • 分享到:池漾金麟11290积分2013/06/10 19:32:01

    此文不仅只是为社区立传,而且很好地突出了文学的艺术性。本次赛事的作品就应该像此文一样,将文学的艺术性与社区的书写相结合。

      回复
  • 分享到:轻尘850积分2013/05/17 20:42:48

    好文章!赞!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6
  • 49700
  • 8
  • 1250
  • 有疾
  • 时间:2015-04-08
  • 点击:11185
  • 评论:18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