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 点击:3211评论:82020/09/15 10:35


1.

2020年4月9日,莫斯科的朋友巴硕给我发来了几张机器图片,我不明所以。巴硕解释说是口罩超声波焊接机,他的公司要找这个机器,数量二百台,要求有现货,问我能不能帮忙在深圳找一找。我很奇怪,不久前还听说他在卖花,怎么突然改行卖口罩机?巴硕说疫情期间,花店没生意,因为他懂一点中文,一家口罩机厂请他专门采购中国的口罩机配件。

这个情况和国内差不多,除了防疫行业一枝独秀外,其它行业特别是第三产业一片凋零。只是我对口罩机行业一无所知,但碍于面子,我还是答应帮他留意一下。我其实也只是随口说说,压根没放在心上。

俄罗斯对新冠防疫应对比较及时的国家,早在三月底全国累计确诊一千八百多例时,便宣布封国封城,但封锁措施并没有节制住病毒的蔓延,短短十天,确诊数量增加六七倍。

我想起一个叫许晴的朋友,她在华强北做电子产品外贸生意,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防疫物资的售卖广告,门路很广。我跟许晴说了一下情况,许晴很上心,运用她的人脉网,到处给我寻找货源。我索性在微信上建了个群,把巴硕和她都拉了进去,让他们自己去对接就好,口罩机行业技术性很强,最近的新闻里常常有口罩机器买回来却因为没人调机而不能生产的事情,我啥都不懂,还是不要淌浑水的好,给他们牵一下线,算是尽到了朋友的责任。

他们在群里交流频繁,巴硕要求现货,价格可以商量。但四月中旬的中国市场,超声波焊接机就如钻石一样珍稀,超声波焊接机是口罩生产线的心脏,没有它,口罩生产线只是一堆废铁。其实巴硕已经把阿里巴巴找了个遍,没有找到现货,没办法的情况下,才想到求助于我,死马当成活马医。

如同所有的经销商一样,许晴找到的厂商都只接受期货,也就是说,先付全款,最快五月份交货,越快交钱,才能得到早一点的排期。巴硕叹了口气,说,没办法,上百万美金的生意,付款要走流程,没那么快。

看来这桩生意黄了。我也没在意,这样的生意原本就不是我们能掌控住的。我还是写我的书实在一点,这本书叫《丝路百日》,讲的是一百天里游历丝绸之路的见闻,2019年9月22日我们从深圳启程,经乌鲁木齐、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耳其、印度后,于2019年12月30日回到深圳,历时刚好100天。回国后,新冠疫情爆发,绝大部分自我隔离的时间,恰好可以用来写我的丝路旅行故事。

巴硕就是我们在乌鲁木齐机场认识,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一起游玩的旅伴。我和巴硕在努尔苏丹分开后,他去了莫斯科工作,而我继续西行。

2.

2020年4月14日,许晴在群里发信息说在东莞有一经销商晚上十一点左右将有三十台现货抵达,问巴硕有没有兴趣。巴硕立马回复说可以,并让我帮忙去看货。

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我正准备回复让他们自己沟通处理。这时电话响了,是许晴,她劝我跟她一起做这笔生意,巴硕相信我,只有我深度参与,这单生意才能成。她给我算了笔账,一台机进价三千美金,报价四千美金,五十台机可以纯赚三万美元,只要我把生意促成,利润给我分一半。

我心动了,疫情期间,没有收入本来就让人发愁,如今跑跑腿就能赚一万五美金,怎能不动心呢?我接受了许晴的条件,答应巴硕同意去看货。

经销商的办公室在东莞东城,我抵达时刚好晚上十一点,货还没到。经销商李总和一个年青人在喝茶。李总说,三十台已经全部订出去了。

“如果我拍照后客户确认了怎么办?”

“收到货款三天内可以交货。”

“可不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可以,今时不同往日,大家都是先预付款再等货”,李总说完指了指年青人,继续说:“他也是提前三天交了货款,订了五台,今晚提货”。

原来年青人也是等货的客户。我在群里汇报了情况,出乎意料,口口声声要现货的巴硕接受三天的交期,让我现场测试一下,并把照片和视频发给他,看来巴硕也是事非得已,三天已经是他能找得到最快的交期。

送货车姗姗来迟,直到凌晨三点才抵达,卸货的时候,另外几拔提货的人也到了,一时间,鸦雀无声的停车场瞬时热闹非凡。李总神采奕奕地站在货堆旁,核对提货人信息,大部分提货人直接把货搬上车,急匆匆地离去。我有点着急,货都提走了,我怎么拍照呢?

还好,先前见到的年轻人坚持要验货,我帮他把五台搬到办公室,打开包装箱,取出机器,测试性能。我第一次见到超声波焊接机的真面目——它是今年最火的网红防疫产品之一,由一个电箱、换能器、模头、法兰等四个零件组成,业内俗称“四件套”。

年轻人对这个产品很熟悉,熟练地把电箱拆开,察看线路板,确认极性后,把换能器和模头拧紧,接上电箱,再把电箱配的电源插头插入插座,左手按测试按钮,右手用一把螺丝刀触碰模头表面,模头发出“呲呲”的刺耳声音。年轻人满意地跟我说,这机器质量不错。年轻人还配合我,讲解了每一个按键的功能,让我拍照和录视频。我把拍好的几十张照片和十来个视频都发到了群里。

巴硕说他跟他们工程师确认后再回复,让我们等消息。所有测试完成后,已是凌晨五点,我跟年轻人感叹道:“你们真辛苦!”

年轻人说:“每天都这样!平均一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睡觉时间”

“用不着那么拼命吧?”我吃了一惊,“这样高强度的工作,铁人也受不了”

“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都这样。你看看,货车凌晨送超声波抵达、经销商收货、厂家提货,早上六点这批超声波才能到达口罩厂机厂的车间,工程师和技术员们正等着超声波装机、调试,而口罩厂的大货车也在厂门外等着装调试好的口罩机,口罩机一到口罩厂第一时间投产生产口罩,口罩厂外又排着一队一队的口罩批发商或者炒家……,每一个环节都必须争分夺秒,时间就是金钱,停都停不下来。”

我理解年轻人的话,前不久我卖了一万个口罩给一个意大利客户,见识到了半夜三更,商家们在口罩厂门口等口罩的壮观场面,口罩的水太深,我自认没能力卖口罩,放弃了。没想到无意中又跌入了口罩机市场的“漩涡”。

我加了年轻人的微信,既然在这个行业混,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年轻人叫周超,湖北人,尽管看起来才二十多岁,但在自动化行业资历很深,已经是一家自动化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公司三月初开发口罩机,一个多月里卖出了六七十台,订单太多,交期都排到二个月之后了,根本做不出来。提到他是湖北人时,还特意强调他今年春节在广西未婚妻家过的年,没有回湖北。

他的坦诚反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从经销商处出来,我又帮周超把五台机搬到他的车上,我们就此告别。回到家时,天边已经露出鱼肚白,霞光初现,颇为壮丽。专注于工作时,时间过得飞快,一个通宵,不知不觉就已过去,我把手机关机,可以睡到自然醒,许多“可怜”的“周超们”,估计还在工厂里调试口罩机。这个春天,太难了。

3.

醒来时,已是北京时间下午二点,莫斯科时间早上九点。我打开手机,微信群消息咚咚地响过不停,原来是巴硕和许晴,巴硕把我给他的照片和视频都发给了他们的工程师,确认说就是这种机器,列了一份所需资料清单,包括发票、装箱单、CE证书、产品参数表等等。许晴把整套文件的模版发给我,让我来做,既然给了我一半利润,就不可能让我置身事外,坐等分钱。还好我有过外贸经验,对这些文件轻车熟路。

我做好文件,刚发出去,巴硕的中英双语的合同也已经发了过来。许晴索性把她公司的电子盖和香港汇丰银行的收款账号也发给我,让我全权处理。我很奇怪,跟许晴也只有一面之缘,怎么那么信任我呢?

我问她,你也不看看合同,不怕我吗?许晴说:“全款入账后才发货,客户都不担心,我有什么可怕的。”

我还是不放心地把合同条款全部看了一遍,确认机器型号是20K赫兹2000瓦超声波焊接机,四千美金一台,总金额十二万美金。我还跟经销商打了电话,确认型号无误,才把我的电子签名和电子章盖上合同,发给巴硕。

我问下一步怎么做?

许晴说:等着客户付款。

巴硕说:等他的老板签字后就安排汇款。

我心里暗喜:口罩机生意没有网上说的那么难做呀!自己并没花太多时间,一万五美金就能到手。

4.

2020年4月23日上午,许晴跟我说十二万美金到账,让我去跟经销商联系,谈好后她跟我去签约付款就好。看来,许晴不但把我当成了业务员,还当成了采购员。不过我也理解她,她除了经营铺面,还经营几家亚马逊网店,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而我除了写作,没有别的事干,客户是我的朋友,经销商也由我在联系,当然由我负责比较合适。况且,许晴虽然在卖口罩、额温枪、防护服等防疫产品,但还没有卖过超声波,对超声波,她还没有我熟悉,尽管我也只是那晚从周超那里学了点皮毛。

钱都到账了,意味着生意已经铁板钉钉,我有了更多的底气来思考产品的进价,货款将近一百万,可不是小生意,跟东莞经销商拿货,经销商要赚一笔,我有没有可能直接找到厂家呢?

一想到此,我记起上次与周超一起测试时,机器外壳上刻有厂商名字,便赶紧再打开电脑,在数十张照片和视频里寻找,果然被我发现了,厂家位于河北保定。百度一查,厂商是一家在超声波界颇具声望的老品牌,有二十五年的超声波研发和生产经验,官网上还留有业务手机号码。

我拔通电话,电话里传来北方人特有的带有磁性的声音,我开门见山,说要订三十台现货,让他报价。他说:这款超声波机的统一出厂价为一千八百美金。

没法准备形容我当时的惊喜,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报价比经销商信低了一千二百元每台。我加了对方微信,把机器图片和视频发给他确认,他准确无误的告诉我:一千八美金,三十台,有库存,款到发货。

放下手机,心还在怦怦跳,货款收到的是每台四千美金,进货价才一千八,纯利每台二千二美金,这一单可赚六万六美金。曾经在外企工作时,我负责的客户货款达二千万美金,但那是一堆数字,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感觉,眼前这区区六万六,却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自己的生意毕竟不一样。

厂商的价格确认好了,我需要付给厂商五万四美金,这么多钱,转给一个只通过一次电话的人,放心吗?机器的品质又该怎么测试?虽然我看过周超怎么操作,但我承认,我还没有弄懂。三十台机器出口,必须每一台都测试好才能出货,不然在国外出问题那更麻烦。我需要亲自去趟河北保定的工厂,一手交钱,一手提货,而且每一台都需要调试好。所以我还需要一个工程师,这个工程师人选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谱,那就是周超,那个一面之缘就给了我好印象的工程师。

  • 1
  • 2
  • 3
  • 4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口罩口罩机俄罗斯外贸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20-09-21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5
  • Inna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20-09-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宇5进士2020/09/15 16:52:14
    • 分享到: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 小宇2020/09/15 16:53:34
    • 分享到:
  • 不论是面料,还是做工,都很一般。我偶尔会戴一下,尤其在疫情已经得到缓解的今天——戴口罩,已经是一种出行必须。经常会有一种情况,就是耳带断裂——质量可见,很差。
    • 小宇2020/09/15 16:56:52
    • 分享到:
  • 急转之下的市场供需,导致4-5月份谋划进入口罩市场的生产商,差不多都被深套泥潭,像文章中的巴硕和我的亲历。机器问题,材料涨价,过山车一样的行情,像梦一样。
  • 难得李玉兄有兴趣看完,感谢。今年如此特殊,只是想着用文字记录一下。

    回复

  • 太好了,再来一篇就可以出单行本了
  • 今年作业完成,明年再写下集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9/15 10:53:28
    • 分享到:
  • 哈哈,完结篇了吗,留个脚印。
  • 这个江湖故事多,有空再写下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213396
  • 21
  • 186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