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梓北路
  • 点击:7680评论:22020/10/14 15:45

1

九月的一天,徐姐惊奇地发现一个临时红绿灯赫然出现在丹梓北路的一个偏僻路口。她是共进公司的一名基建员工。公司大门正对着临时红绿灯。红绿灯的出现让这条路变得更像一条路了。丹梓北路是藏身于无数大道中一条不起眼的路,夹在丹梓大道和坪山大道之间,起于共进,终于比亚迪,长不过两公里,东面与一条同样不知名的河溪并肩而行。这条小河,两边砌了混凝土护坡,相距十米左右。风拂过小河两岸的丰茂水草,也摇响路旁成片的野苇。这一年来车辆越来越多,人流越来越稠了。早晨工厂门口摆满了各种地摊。工厂免费提供早餐,但依然有不少员工喜欢在外就餐。地摊的品种更有烟火味,炒米粉、北方烧饼、煎饺一溜儿排开。在喧嚣的路上,能时而看见一只白鹭掠过河岸,停在河中俯首寻觅它的早餐,丝毫不受路上往来的早班车和货柜影响,它置若罔闻悠然漫步。

出入工厂来到丹梓北路,须跨桥过河。溪水潺潺,顺沟向北流去。枯水季,河床露出一块块泥滩,河水愈发见瘦了。滩上绿草茸茸,水中有不少二三指宽的罗非鱼如一团阴影四处游巡,偶然也能见到一两名钓者在岸边垂竿。滩上水草生长神速,常有一名绿化工站在水中,手持长竿,绑着一只轰隆作响的割草机来回剃去过长的水草。也只有在这里,尚有清澈婉转的溪流与新兴的工业区共生共存。

2016年国庆前夕,共进公司在这块夹杂石砾的黄泥地里奠基开工。当时这里还是条毛马路,尚无路的名字,周边也鲜见车辆往来,只有野风拂过榛榛野草和粗砾黄沙。随着公司领导发出开工号令,主厂房的桩基击响,这个厂区拉开了基建的序曲。用老板的话说,厂区要建成一个“三十年常用常新,五十年保持不坏”的一流园区。如此僻壤,当时不免有人心里打鼓。这里已是深圳的边缘,往东半里就与惠州大亚湾接壤了。触目四望,金风回荡着边城气象。

再过四年,徐姐就要退休了。徐姐是杭州人,出身高知家庭,1989年她从杭州总公司调到蛇口华丝制衣厂上班。这是一家由浙江总公司和蛇口招商局等合资的工厂,早年做丝绸加工。如今依然在南海意库里风雨如磐。徐姐干了十几年,从华丝厂跳槽出来,几经转辗进了共进公司。早年闯深,原是想锻炼两三载,然后回家寻个安稳。刚到深圳,四下荒凉,远不如杭州。她坐一辆破中巴,穿一条坑洼泥泞的毛马路,来到蛇口工业区。没想到这一来,慢慢扎根了。她在华丝找到了另一半,1997年结婚成家,落户深圳,同年在蛇口买个三居室定居。她身形削瘦,嗓音脆悦,白晢的脸上已有岁月沉淀痕迹,但依然隐现激情。她老公是汕头澄海人。2013年儿子就读华中师大龙岗附中,那年是该校第一次开学。她常常送儿子到龙岗,对深圳东部已然很熟了,眼见着这边房价节节上扬。入职第二天,公司领导兜上她驱车向东,经过两个小时车程,把她带到这个不毛之地,指着黄泥地说,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厂区。此时的坪山工地就像她当初看到的蛇口一样。这一年,她开始了自己的东进。

基建一行五人,在丹梓北路寻找落脚点。这一路上难见出租的房子,连商铺也没几家。寒风萧瑟,黄尘扫地,让她满心凄凉。“那时是一片荒地,什么都还没有。当时天冷,周边都看不见人。”徐姐说。

几人找了一圈,除了附近的田脚村,人烟稀薄,更谈不到写字楼出租。他们苦寻无果,只好在大亚湾的德洲城里租一套房办公租一套房做宿舍。彼时德洲城人气不旺,入住率低,配套跟不上,连吃早餐的地都很难找到。吃饭成了打游击。小组成员只得自己买菜自己做饭。大家轮值分工。今天你买菜,明天我洗碗。随着驻扎人数增多,他们临时请了一个阿姨帮忙做饭。IT同事在临时办公室里拉起网线,与南山总部正常衔接工作。徐姐主要负责各种报建工作。平时在坪山工地忙碌,周末回南山,与老公鹊桥相会。转眼间她在工地上度过了两年。“我笑我老公成了留守老人。”徐姐笑道。

2018年9月30日,又一个国庆前夕,我再度来到此地。两年来我的耳朵里常传来园区的基建新消息。这片位于丹梓大道尽头的荒凉的小山丘变成了九栋屹立河畔的高楼。厂区焕发新颜,此时门前这条路也有了名字。我进入工地,到处是电钻声、切割声、敲击声,工厂生长的声音。路面大部分还没硬化,红泥翻起,路上卷起一阵阵黄土。但是园区已初具规模。两年来虽有种种报建的曲折和漫长雨季而耽误工程,但总体上顺利。厂房进入了软装阶段。在厂房设计过程中,基建团队根据生产工艺需求不断修订,调整主厂房的焊接区、工艺排序及各种布局,综合研发、生产、品质、工程、仓库和实验室等所有的需求,合成一张生产工艺需求表。这张表最终交到了电子工业信息部十一院上海分院,由专家修订多次而定稿。由于年底工厂就要入驻,基建同事忙得前脚打后跟,每天上了发条报建监工,在工地上转来转去。负责施工安全的韩工说,“我看了自己的运动数据,每天在厂区里走的步数在一万二至一万五之间。”为了不落下进度,大家都要放弃国庆长假。徐姐说:“虽然辛苦,看着这么大的工程这么快建成有很大的满足感。”

我们走进主机房,房间里布满了绿灰两色的巨型管道,有序地相连缠绕,通往厂区不同的区域。然后又依次来到空气压缩站、冷冻站和变电站。机房里电流嗡嗡,一排排管道整齐排列,一绺绺黑色电缆如洪流聚集在配电箱的连接线槽里。这里是工厂的动力。“这机房布线我们画了很多图,费了很多心思。主机房还预备了惰性气体来防火。”

我们带上长长的手电筒去了地下车库。地下车库同时也是人防工程,按标准配了通风系统和排水系统。我们顺道走进了消防栓系统和喷淋系统。一台消防泵用三相异步电动机额定功率达到了160kW。这台大功率电动机是定海神针,它充分确保了厂区最高楼层七十米高度的消防安全。我们登上主厂房出货台,屋檐如展翼向处延伸,看起来开阔大气。我们乘电梯到达SMT车间,地面上还积有水渍。“昨天才拿到消防验收合格证。节能验收、防雷基地验收、竣工验收,这些必须要在搬迁之前完成。”按消防规定,同一个点至少要有两只水枪同时到达。车间茶绿色PVC地板与茶绿色的天花板相映成趣,地面映出了一排排日光灯管。这个空间的材料充分地考虑防静电问题。所用的PVC地板等都是导静电的。同事指着墙柱上的一只电箱说,这是等电位端子箱,直通到大地,也是专门导静电的。等电位端子箱的电缆将来会连接到每个操作员的防静电手环,保证人体与大地是等电位的,防止产品产生静电。每到一处,基建同事就给我们讲解其中的细节。

当年12月,公司把宝安的工厂搬迁到坪山园区。2019年公司总部又决定战略转移,年底从南山也搬迁到这里。2020年10月徐姐也年届退休,两年的坪山基建生活划上了句号,如今她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公司党建。她是一名有二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这两年这里变化大,整个坪山都有很大的改观。”公司领导说,虽然退休了,但公司急需人手,再干两年吧。公司重新返聘。如今徐姐搬进新的办公大楼,在丹梓北路开始了她的新生活。


2

这条路上的每个人似乎都有一颗深圳的心和一双跨越深惠双城的脚,过着一种奇特且在壮大中的双城生活。陈进军即是其中一员。他住在大亚湾西区的一个小区,在丹梓北路的某龙科技产业园上班。每天乘坐深圳的M478公交往返。那是一家小公司,人数仅有一百人。陈进军说,今年疫情又裁了不少人。公司生产电焰灶。这是他们老板发明的新型灶具。这种电焰灶不需要煤气,是靠电能产生火焰(实为电弧光)来做饭。在行业内算是首创。老板很年轻,是个95后,并无什么高深文凭,自小爱搞实验。有几次因为意外,在实验中被炸伤了脸和手臂。陈进军说,他的左手有两三根手指是歪的,好像被炸坏了,后来接的。这个年轻的老板走网红路线,2011年还是个高中生,曾在中国达人秀舞台上表演过特斯拉线圈。2012年,这个高中生梦想大于天,注册公司搞起了火箭研发,一边参加综艺节目一边研制火箭,网上预售太空仓位。他把自己的火箭命名为新大主宰号。做了一段时间,这个太空产业没了消息。两年后,他的项目转向了厨房,开始关心人间烟火,推出电焰灶。口号依然很咋乎,他要“改良世界”。目前电焰灶在市面上颇有些争议。但他的事业越做越大,做成了集团公司。

小陈在这里上班有两年多了。很早以前他投奔东莞一个亲戚的电子厂。2002年他从湖北某教育学院毕业,来到表叔在东莞虎门的电子厂。厂子是做收录机的,当年效益可观,有几百人规模。小陈最初做修理技工。很嫩的年纪就做了主管,后来升做厂长。这家电子厂经营不善,亲戚跑路了,小陈到了深圳,跳了几家电子厂。人事看着他的简历说,小小年纪竟然做过厂长,不可思议。2008年他进了石岩的恩斯迈电子厂,在车间里做领班。“在里面压力蛮大的,天天开会,会太多了。”恩斯迈产线自动化,从SMT到包装,一条龙,但是劳动强度大,员工离职率高。小陈又跳到龙华上班。一天晚上,小陈和妻子在广场上遛达,接到了大亚湾卖房的传单,业务员说,去看房,免费接送。到时深圳房价已涨了上来,小陈就来到大亚湾西区,看中了一套110平房子,2014年11月装修,把父母小孩接进新家。小两口在龙华上班,又租了一套房,每周末回到大亚湾。2016年他来到坪山竹坑一家电子厂上班。工厂就在松泽厂附近。小陈有个邻居小黄就在松泽做人事。两人每天拼车上班。邻居时常给他聊松泽。松泽曾是坪山数一数二的大厂,2008年以前纳税名列龙岗区榜首(当时坪山隶属龙岗),人数一度达十几万。主打彩妆产品,算是化妆品行业龙头,最早是从宝安搬迁而来。记得2002年一天,我走在福永大洋田工业区,看到这家工厂搬迁通知,要迁向坪山大工业区。那时候,坪山大工业区还是一个遥远的词,足够远而散发出梦想的光泽。松泽的到来,造就了竹坑村周边商阜炽热,一度繁荣无两。工人每次过马路,乌泱泱一大片,需要分批几次才能过完。最初待遇不错,员工进厂要托关系交介绍费。后来,招工越来越吃紧了。工人如流水,流动性太大。有的车间还算比较辛苦,工人虽戴着口罩,下了班,脸上手上全是五颜六色的彩粉。2008年之后,由于产业转移,美妆行业集中迁移到华东。松泽的经营每况愈下,后来萎缩至两三千人规模。2020年4月,松泽宣布关闭深圳工厂,部分转移到上海。一家二十年历史的大厂从深圳退场令人惋惜,顺便也裹走了无数人的青春记忆。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坪山双城特区四十周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20-10-19
  • Inna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10-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很细,很多细节真好,但是还是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对其中的人物事件交代也欠简略,非熟人朋友不能很好领会
  • 是的。后续会扩充修改。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8100
  • 6
  • 87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