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四十五章)
  • 点击:1591评论:02020/11/22 14:31

苏茜在公司刚开完会,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这是她回枫市后第一次接到陌生电话。

“你好,是哪位?”苏茜接了电话。

“是我,林燕。”声音很小,有点怯。

苏茜顿了片刻,问:“你怎么会有我号码?”

“院长告诉我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

“有空见个面吗?”

“见面?”苏茜冷冷地笑了一下,“好吧,到我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吧。”

苏茜下楼,在咖啡厅门外的座位坐下。她刚开完会,想坐外面透透气,感受枫市湿润温暖的春风。刚才的通话,是林燕和苏茜二十几年来第一次联系。

苏茜本来不想再见林燕了,可后来觉得见见也无妨,看她有什么话要说。

林燕来了,大老远看见苏茜,不觉放慢脚步。

苏茜也看见她了,喝着咖啡,看着她慢慢走过来。

“苏茜,你回来了?你真是一点没变!”林燕一脸夸张的惊喜。

“坐吧。”苏茜很平静地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林燕的表情像含羞草被人触碰,一下子收了起来。她坐在苏茜对面,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茜也没说话,慢慢喝着咖啡。

“小姐,请问您要喝什么咖啡?”服务员走过来问林燕。

林燕想了想,脸上泛起淡淡的尴尬红,说:“跟我的朋友一样吧。”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转身离去。

“你这些年过得好吗?”林燕问。

苏茜冷笑了一下,说:“衣食无忧,有花不完的钱,你说这日子过得好不好?”

林燕讪讪一笑,说:“这么多年,你怎么也不联系一下我呀?”

“联系你做什么?感谢你当年不肯借钱给我救子,让我迫不得已跟别人去了美国,过上了富人的生活?”苏茜的语气很平静,不像生气倒像是开玩笑,但是有一股□□味。

林燕赧然低下头,不知说什么好。

“您的咖啡,请慢用。”服务员端来一杯咖啡放在林燕面前。

林燕喝了一口咖啡,苦呛了,咳了起来。她没喝过这种咖啡,本以为苏茜喝的应该是口感不错的,没想到这么苦,味道还很怪。其实,她点了跟苏茜一样的咖啡,不是因为口感问题,而是想说一句套近乎的话。如果是在以前,她会先喝一口苏茜的咖啡,再确定要不要点一样的。

苏茜喝了一口咖啡,抿了抿嘴,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如果当年你肯借我给钱,我就不会被迫跟别人走,离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我知道那钱是别人给你儿子的抚养费,但是,你要是肯借我,我一定会还你的,也许会还的慢些而已。你怕我还不起,这个我可以理解,可你竟然一分不肯借。”苏茜冷笑一下,“后来,梓南还埋怨过我,为什么不向你借钱,你可是我最好的闺蜜啊。当时我骂他无能,说那是别人孩子的抚养费,怎么好意思打这主意。骂他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么难受。”

“苏茜,我对不起你!”

苏茜像上眼药水一样仰起头,眨了眨眼,把眼眶里的泪水憋回去:“后来,我听说你借给梓南两万,我想不通你怎么肯给梓南借两万呢?是因为他承若要翻倍还你钱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是后来想通了,觉得多少应该借一点。”林燕撒谎脸不红,她不敢说当时李梓南下跪求她,这对双方来说都不是光彩的事,说了只会让苏茜更恨她。

“可你后来不是叫他翻倍还你了吗?这跟放高利贷有什么区别?”苏茜质问。

“那是他自己说的,他非要翻倍还的。”林燕支吾道。

“好吧。不管怎样,我还是谢谢你!” 苏茜的眼神有点不屑。

林燕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微笑,感觉翻了的友谊小船又翻过来了。

苏茜从包里拿出一沓现金,放在林燕面前:“这是五万元,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就当我们不曾相识。”苏茜说完就走了。

林燕把五万现金捧在手里,看着苏茜渐渐远去,她喜忧参半。喜是因为得了一笔横财,忧是因为拿了这笔钱就会失去一个富豪闺蜜,因小失大。苏茜已经消失在她视线里了,可她还在犹豫收不收这笔钱。最后,她还是决定收下,觉得她和苏茜是否友尽,跟她收不收这笔钱没有关系,不收白不收,到嘴边的肥肉还能扔了不成?

其实,苏茜至今还在派人秘密调查当年是谁抱走李佑。林燕也是她怀疑的对象之一,因为她知道林燕是个为了钱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的人。她真恨自己二十几年前没看清林燕的本质,把这种人当闺蜜。

李梓南自从带苏茜回老家祭拜父母,到现在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苏茜了。其实也没多久,也就半个月吧。他最近曾几次想约苏茜见个面,但每次刚拿起手机又放下了,不知道以什么理由约苏茜,更不知道在哪见面合适。真奇怪,枫市那么大,世界那么大,他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约会的地方。反正,不能到那老房子约会了,那房子外面一天到晚都有很多人在拍照、录视频、开直播,俨然已成一个景点了。

呵呵,真无奈,明明两个人心里都想着对方,却不敢多见面。

李梓南正愁没理由没地方约苏茜见面呢,不料,苏茜给他来电话了,这让他喜出望外。

他控制住激动的情绪,问:“茜儿,有事吗?”

“梓南,最近忙吗?”苏茜问。

“忙啊。”他突然意识到不该这么说,忙改口,“哦,不忙不忙,也没什么走不开的事。”

“你要是不忙,这两天抽个空带上佑儿到我这里来一趟吧。”

“好啊,什么事?”他激动的情绪控制不住了。

“也没什么急事,就是想叫你们过来一起吃个饭。”

“好。我们今晚就过去。”

“好,我做饭等你们。”

“嗯。”

李梓南说忙也忙,说不忙也不忙,这要看是谁找他。他挂了电话,立马通知李佑,晚上去苏茜家吃饭。他这回可以光明正大去见苏茜了,不怕何翠莲多想了,也不怕李灿、李昕说什么了,更不怕外人说了。他带着自己的孩子去见孩子的妈妈,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谁还能说什么?

苏茜和李梓南都不吃荤,所以晚饭做得很简单,但很精致。几个荤菜都是给李灿和尔森做的,就像一家四口在一起吃饭,爸妈把肉都让给孩子吃,这让李佑和尔森一下子拉近了关系。

“梓南,我和尔森过几天就要回美国去了。”苏茜说。

“这么快就走了?”李梓南很惊讶。

“那边事情比较多,需要回去处理。”

“你们不是打算改回中国国籍,回国内生活吗?”

“恐怕不好改。”

“如果符合条件是可以的,条件是可以创造的。”

“但愿能改吧,等以后再说。”苏茜看向李佑,“我叫你们过来,就是想问问佑儿,要不要跟妈妈和弟弟去美国生活?”

李梓南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苏茜这次回国是要带走李佑?李梓南知道李佑可是虚荣心很强的,他十有八九会跟苏茜走。如果他要跟苏茜到国外生活,这是他的自由,李梓南无法阻拦,但会感到伤心和失望,毕竟他养父养母需要他照顾啊。

李梓南看着李佑的脸,想在听到李佑的回答之前,能在李佑的脸上看出答案。李佑平时都是形于色的,可现在李梓南却看不出他是什么心情。他的性格优柔寡断,一点都不像李梓南。也难怪,他不是在李梓南身边长大的。

他思考半天才说:“妈妈,我就不和你们去美国了。我养父养母都在老家呢。”

李梓南听到李佑说这话,既惊讶又欣慰,觉得李佑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李梓南感到欣慰的同时,心里也有一点酸,因为李佑只提到自己的养父养母,没提到他这个亲生父亲。

“好的,佑儿,妈妈尊重你的决定。”

苏茜也对李佑的回答感到惊讶和欣慰,同时还有点惭愧,因为她没想到李佑的养父养母需要照顾。她一向是个细心善良的人,或许她是因为一时爱子心切,把人家养父养母给忘了吧。

苏茜回美国之前,悄悄给李佑买了一辆跑车,比李梓南当初给李佑买的跑车还要好。这事让李梓南很生气,专门跑去找苏茜吵了一架。

“茜儿,你怎么能给李佑买那么贵的车?不能这样溺爱他,这样会害了他的。”李梓南有点激动。

“年轻人没辆车怎么行,反正都要买,干脆买好点的吧。我亏欠佑儿太多了。”苏茜一脸愧疚。

“你不了解这孩子,他开这么好的车,他会飘的。”

“那他骑单车才不会飘吗?”

“对!就是这样!”李梓南更激动了,“你就这样撒手去美国了,孩子也不管了,要我自己管!”

“我怎么不管了?他不肯跟我去美国,以后我不得常回来看他吗?” 苏茜伤心地哭了。

他俩吵归吵,但没有□□味,心间弥漫的尽是离愁。其实,他俩是借吵架道离愁,像特务对暗语一样。

之前,李佑说不去美国时,苏茜之所以感到欣慰,这不仅仅是因为李佑懂得顾及养父养母,还因为李佑不去美国,苏茜就可以常回枫市,常去李家,以看望儿子的名义去见一见李梓南。当时李梓南在潜意识里也是这么想的。

苏茜可以随时回国看李梓南,但李梓南绝不会去美国看苏茜。因为他一想到美国就会想到周正德,恨得咬牙切齿。就像一个男人的妻子被土匪头抢去做压寨夫人,后来匪被剿了,妻子回来了,这男人哪有心情去参观那匪寨?

苏茜急着要离开枫市回美国去,主要是怕自己待在枫市,会影响到李梓南和何翠莲的感情。这是苏茜在离开之前,来找何翠莲说的。她跟何翠莲说这话,目的就是要给何翠莲吃一颗定心丸。李梓南之前也曾给何翠莲吃过这样的定心丸。

何翠莲吃了两颗定心丸,心是定了,但这心总有点虚,感觉像是她棒打鸳鸯拆散李梓南和苏茜一样。她有时也会像李昕脑袋抽筋时所想的那样,觉得好像是她捡了一个大便宜。她想把捡到的这个“东西”物归原主,但又很不舍。


  • 1
  • 2
  • 3
  • 4
  • 关键词:都市言情青春浪漫凄美甜文豪门阴谋复仇虐恋孽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