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深圳过年
    春节的到来,让深圳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座空城。而我,今年不再为一张回家的车票绞尽脑汁,早早决定留在深圳过年,触摸一座城市的年文化……
  • [6] [0]


1、谁的家在深圳

春节的到来,让深圳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座空城。一场浩浩荡荡的春运,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把成千上万的来深劳务工运离深圳,送往到各自远方的故乡。而我,今年不再为一张回家的车票绞尽脑汁,早早决定留在深圳过年,触摸一座城市的年文化。


来深圳四年了,一直没有归宿感,即便在深圳结婚生子。这里的生存压力很大,总是想着离开深圳,却无法迈开离别的脚步,一座年轻充满活力的城市,留给80后这个特殊群体太多的梦想,想在深圳这座城市里创造更多的财富,发挥自己的才能和激情,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衣锦还乡。


但是,千千万万的深圳人,在这座城市里只能劳日奔波着,在生活和残酷的现实中,感叹着一座城市的无奈。每年的春节,深圳这座城市留不住人,于是,很多的媒体加入进来,联手各大景点,想尽办法留住来深建设者,呼吁更多的市民留在深圳过年。可是,这样的办法对外来劳务工,没有任何吸引力,许多的人还是选择在春运这场大迁徙运动中回家,这座城市便在春节的时候空了下来、安静下来。


深圳是一座寻梦的城市,可一到春运时期,一到农历春节,无数的人开始离开深圳,希望在春天来临之前,回到家乡。一些留在深圳过年的人,开始变得恐慌起来,去深圳哪里过年呢?很多的人都会发出很多切身真实的感慨,深圳,究竟是谁的家?


谁的家在深圳,我不知道。我想用我亲身经历的、看到的一些事情告诉深圳这座城市。这两天的深圳体育馆年货会,从我住的地方到梅林关转车,坐公交车原本要一个小时,却只用了半个小时,一路畅通,宽敞的马路,只剩下零零散散的车辆,还有闪烁的红绿灯,更能望见马路的尽头。车窗外的清洁工似乎换了面孔,都是一些苍老的老人,在路边吃力的打扫着街边的卫生。我居住着这个村庄,前后左右的四个邻居都回家过年了,旁边楼层租户的灯也没有亮起来,楼下的那个麻将馆也没有人打麻将了。那些平常早早开门迎客的餐馆饭店也关门了,并贴上了一张红纸,红纸上写着“新年快乐”字样。深南大道也空了,只见飘荡在空中的红灯笼。地铁上也没有人了,只见带着大包小包赶回故乡的人。


谁的家在深圳,我不知道。年货会、庙会、迎春花市、书城、公园,成了留在深圳过年市民最好的去处。我告诉自己,明年的春运,一定回家过年。


2、除夕,一个人行走

今天是除夕,吃了母亲做的团年饭,就拿着相机出门,一个人在大浪这座小镇上四处游走,用镜头来记录一座小镇有关春节的氛围。这几天,深圳有些冷,风不停地吹彻,那些高高挂着的红灯笼,告诉着我们在外的人,又一年的春节向我们走来。但在大浪这座小镇上,还是能看见行走在路上不回家过年的人,那些每天要经过的店铺终于关上了大门,上面还贴着一张用红纸写着“新年快乐”的温馨提示。忙碌了一年,但还是要在春节来临之前回到家乡,感受家乡的年味。


马路不再喧嚣,那些公交站台空了下来,不再有等车的人,路边的树木还是那样葱郁,飘落下来的枯叶被一些年少的孩子踩过,不时有老鼠从路边穿过,寻找着被丢弃在路边的食物。老鼠是灵性的,趁着没有人和脚步声的时候,才匆匆跑到另一边灌木丛里。路边的老人,孤零零站在一棵树下,卖着甘蔗。有人来买了,便用刀使劲地削一小节,没有人买的时候,就苍老的站着,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根根脏乱的头发飘荡在风里,这个卖甘蔗的女人知道过年了,自己去还在异乡,想念着那条通往故乡的路。


在华旺路口,看见很多的人捧着一瓶瓶鲜花,走到迎春花市中,才知道,这是最后一天了,很多没有回家过年的人,纷纷来到迎春花市里,带着孩子,感受过年的气息。一个人拿着相机,不停对着人和花市拍起来,整个花市穿行着很多人,欢笑着、忧伤着,那些挂着的红灯笼,对联,剪纸等,让我找回了儿时过年的记忆。过年了,即便身在异乡,也要过上一个传统十足的春节。在迎春花市中看到,一些摊主为了卖出所有的鲜花,不得不把菊花以5毛钱一瓶的低价全部卖出,并不停地大声吆喝着,花,是女人的最爱,也象征着新的一年欣欣向荣。在菊花丛里,看到很多的女人在里面挑选开得艳丽的菊花,不一会儿,那些堆放在地上的菊花全部卖完。很多的小孩手中捧着鲜花,欢快地跟着父母走着,或许这些小孩知道为什么要在遥远的异乡过年?在花市里,能拍摄到惊艳的莲花、美丽的百合花、洁白的水仙花、高高的年桔,这些花卉成为节日里的一处美景。那个站在年桔盆景里的小女孩,毫无表情,稚嫩的目光注视着过往的行人,默默等待着春节的到来。一些父母正给孩子在红红的灯笼下拍照留影,花香弥漫在这座小镇的除夕里,没有回家过年的人们,只好在这座小镇的迎春花市里,寻找着还未消逝的年味,感受着一座小镇上的热闹与孤独。


要过年了,这座小镇终于安静下来,安静得让人害怕,让人想起家来。整个大浪商业中心空荡荡的,远处传来的鞭炮声响彻耳边,新的一年触手可及,留下的人,只好在除夕这一天,出去走走,安顿那些思乡的情绪。路边连着的店铺关起了大门,工业区里的厂房机器也停止了运转,那个农批市场也空荡下来,一些敞开着的门上贴上了一副副春联,那个银行取款大厅里的保安还在坚守岗位,一群敲锣打鼓的醒狮队正欢欢喜喜地向着大船坑村的土著居民拜年,引来一群异乡人的驻足观看。


除夕,一个人行走在大浪。天色暗下来,空中飘起了小雨点,一座小镇归于宁静,归来的路上,依然想起远方的故乡,想起儿时过年那些悠长的往事。


3、在深圳过年

今年,我和妻子决定带着两个多月大的儿子留在深圳过年,把父母也接到深圳来过年。当我决定下来的时候,心里有些害怕,因为在这座移民城市里,一到年关,千千万万的人开始在春运大潮中回家过年,一座城市会变得空荡荡的,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鞭炮声。


腊月二十七,在我老家,每家每户开始张罗着过年的年货。而我们家在深圳,也是一样,即便在外过年,也要使家里有过年氛围。早晨起来的时候,父母就去大浪华南国源农批市场买菜去了。我一个人起来,妻子还在睡觉。在这样的城市过年,总有一种落差,每一个留在深圳过年的人,心中都充满了疯长的乡愁。尤其是过年了,依然还在他乡。


父母买菜回来,我去楼下接了,买了很多菜,因为怕春节期间菜市场不卖菜。在楼下接住父母扛回来的菜,有两只鸡、两条草鱼、肉,还有一些蔬菜。父亲来深圳也有一段时间了,但父亲身上还是散发着浓浓的朴实情结。吸烟、咳嗽、微驼的背、手上粗糙的裂纹,这些岁月中的见证者,留给父亲太多的艰辛与疼痛。上楼的时候,看见父亲穿的那条裤子大了很多,身材了也矮了。


回到家里,父母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剖鸡、剖鱼、刮肉。母亲说,在那个菜市场里,比以往多了很多人,根本就走不进去,就连菜市场外边也站满了人。各种蔬菜、肉类等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涨价。母亲还说,在这样的城市里,过年也是一种痛,留下来过年的人,都有各自的原因和家事。父母在忙的时候,我跟父母说起了儿时在家里过年的风俗,在父母眼里,做儿女的,永远是没有长大的。把鱼、肉、鸡弄好后,母亲开始用油炸,像是在老家过年一样。父亲歇了下来,依靠在门边,吸起烟来,烟雾弥漫在阳台上,看见父亲的胡须白了。


腊月二十九,农历除夕。母亲下厨,做了六个家乡口味很重的菜,有腊肉炒青椒、干炒凤爪、芹菜炒鱼、莲子花生炖鸡等。这些年来,都是母亲下厨,并且做团年饭。我们家在深圳过年,还是依照老家的风俗,中午吃团年饭。在吃饭之前,去超市买了一瓶白酒和红酒,陪父亲喝点。


吃团年饭的时候,在桌子上,母亲给儿子放了一个碗和一双筷子,给儿子占个位置,这是母亲的一份心意和爱。吃着母亲做的菜,心里温暖无比,父亲在喝酒,可惜这里的年是在深圳。


又是新的一年,儿子在慢慢长大,父亲、母亲渐渐老去。在深圳过年,别有一份心境和情绪。对于我这样思乡情结很浓的人来说,回到故乡过年,才觉得踏实满足。


4、大年初三,又见堂哥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春节的渴望没有儿时那样强烈了,但是在我心中,永远不会变的是,春节,永远是对亲情的走动与团聚。算起来两年没有见到堂哥了,他在东莞一家工厂打工。而今年我的儿子刚出生不久,老家的天气极其寒冷,再加上拥挤不堪、一票难求的春运大潮,早早决定留父母在深圳过一个团圆年。


大年初三,我还没有起床,母亲就接到了远在东莞的堂哥打来的电话,说要来我家向我的父母拜年。母亲赶紧起床做早餐,妻子起来打扫家里的卫生,早餐还没有吃完,堂哥就打来电话说,已经到大浪了,我下楼去接堂哥和我的两个侄子。走到楼下,飞快地往大浪路口的桥底下跑去,天空下起了细细的雨点,有些寒冷,路上的行人很少,鞭炮声飘散在空中,那块菜地上没有了菜农,高高挂着的红灯笼,在风中摇摆着异乡的年味,路上的公交车依旧来回在起点与终点之间,细雨打过的枝桠上,诉说着春天的气息。


跑到桥底下,看见堂哥站在那里,站在寒冷的风中。过年了,我和堂哥相逢的地方竟然是在异乡,在见到堂哥的那一瞬间,有关对堂哥的记忆,似乎全部重新找了回来。两年的岁月里,堂哥一直在东莞打工,他爱笑,有些幽默,在村庄种过田,是故乡最早一批南下打工的人,并且在东莞他留下了许多美好的人生岁月。这次来深圳,是向我父母拜年的,而这次他过来深圳是坐他儿子的车过来的。没有想到的是,他儿子也找了老婆,也快要生小孩了。在桥底下,跟堂哥寒暄起来,堂哥一脸的笑容,说起话来憨厚朴实,特别是在异乡相见,乡情更显得珍贵亲密。


见到了我的两个侄子,他们也在东莞打工。雨还在下,堂哥说,他也来过深圳打过工,对于深圳还有一些记忆。说着,说着,我们就到家了,父亲和母亲特别高兴,毕竟我们都是故乡人,而且还是一个房族的,能在过年的时候在异乡团聚,更是一种幸福。父亲和堂哥聊着一些关于村庄里的事,母亲在厨房里做菜,即便远在他乡,但每个人还是心系故乡,说着那些村庄里的种种旧事,说着村庄里的一些人。不一会儿,母亲的菜做好了,做了六道家乡口味浓的菜,堂哥说,在外面打工,还是觉得故乡的菜味合口。我们一起喝酒,一起敬酒,一起聊着故乡的那些事,其乐融融,似乎身处在亲切的故乡。堂哥还说,女儿也快大学毕业了,自己的担子也会减轻不少,不过,这些年还是会在东莞打工。

  • 标签:深圳春节异乡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库丁940积分2013/10/20 22:38:50

    这样的文章也能入围决赛,不得不服评委的眼光。

    分享到:鱼幼薇2013/10/21 09:37:27

    这是海选吧。

      回复
  • 分享到:仪桐5060积分2013/10/11 23:33:31

    乡情、亲情在异乡都弥足珍贵。

      回复
  • 分享到:高山流水2180积分2013/10/08 22:21:23

    普通生活的再现,弥漫着家长里短的炊烟味道,朴实而情感饱满!

      回复
  • 分享到:雪上一支梅1170积分2013/10/04 22:15:08

    支持!

      回复
  • 分享到:春风妙语41370积分2013/10/04 19:50:56

    年又要到了.在深圳打工12年,基本是在医院里上班,所以,如果今年再过春节,明年就退休了.愿大家新年都快乐吧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0
  • 43600
  • 18
  • 160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