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鹊山
  • 点击:12677评论:162013/10/08 11:32


鹊山在龙华,羊台山脚下的一个村,是我打工的第一站。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提着行囊到那家台资厂报到的日子,1993年的3月3日,下点雨,欲暖还寒。我的心也有点寒:从图画般的市区到鹊山的过程,是从梦境到现实的过程,那时的鹊山还根本不成样子,到处是坑坑洼洼的路和半拉子工程的建筑,前面一座黑兽般的山,如果不是车多人多,几疑就是我家乡的小镇。暖的是有家潮州人开的小卖部,女店主胖而且丑,有个女儿却蛮漂亮,长辫子,羞羞答答的,后来,我成了那里的常客,熟到可以欠账。但从来没有跟那个女孩说过一句话。1999年的样子,我重返鹊山,店还在,那潮州女孩成了店主,由一颗米变成了一颗煮熟的花生,头发散乱。一个黑黑的男人光了赤膊躺在睡椅上,两个小孩在他身边爬,他却睡得香,嘴角边流着长长的涎。那是她的男人。我很有点物是人非的感慨。


厂隔鹊山一路之遥,尚没正式投产,只有两栋四层的厂房,水电都没通,我是第八个进厂的,作保安,400块钱一个月。名义上作保安,其实是作水电安装,其他的人也是,包括两个大学生,一个是美术专业的,一个是棉纺专业的。大学生都干得很起劲,我辈自然更无怨言。惟那个厨师很鸟,姓覃,不认识那个字,叫他谭师傅,他不高兴,一勺菜舀到半路退回去剩半勺扔到你碗里,鼓着兔子眼:“老子姓覃。”熟了就好了,故意叫他谭师傅,菜吃完了还可去再打。他鸟是有道理的,据他自己说,他老乡在部队,跟老板咣咣的。但一个来月后,“谭师傅”还是被炒了鱿鱼,说是贪了买菜的钱。我是第一次确切地知道了“炒鱿鱼”这个东西,是电工江哥告诉我的。


电工江哥是四川人,40多岁,江哥进来前,另一个姓谢的电工最蹿,我们给他打下手,稍不如意就骂得我们鸡飞狗跳。江哥是电工组长,谢归他管,谢就没脾气了。我们服江哥,江哥老江湖,他敢拍老板的肩膀,而且,还懂讲点白话,告诉我们下车叫有落、谢谢叫唔该,还说发廊里有鸡,发工资了带我们去嫖。但没等发工资,江哥也被炒了鱿鱼。


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女经理还要求我们加班,江哥不同意,女经理就把老板喊过来了。老板来之前,江哥使了手脚,停了电。老板过来了,江哥也不怕,跟老板讲《劳动法》。老板看着谢:“你把电修好。”谢看了江哥一眼,说:“江哥,对不起了,我是打工的!”然后出去了,不一会,电就来了。日光灯下,江哥的脸比日光灯还白。江哥当天晚上就走了,我和另一个保安看着他收拾行李,一个包,几件湿衣服夹在席子里。江哥消失在黑漆漆的夜里,从此再也没有江哥的消息。江哥走了,谢做了电工组长,大概半年后的样子,他因偷厂里的铜线卖,也让炒了鱿鱼。我后来碰见过谢两次,一次是1995年,我去其时尚在华强北的人才市场招工,他在找工作,晃了一下就走了;最后一次是2001年,我做个采访,在三和职介所前面碰了他,他还是在找工作,趿着一双人字拖鞋,一身全是土。两年前,我写过一篇《电工夏志强》,揉了江哥与谢,神武的部分是江哥的,落魄的则是谢的。


大概两个来月后,厂里的第一条流水线就开工了。期间招了上百名工人,以女孩子为多,其中一个女孩跟我同一个县城的,姓龚。我县桃花江有美人窝之誉,其实真正的美人是出在龚的那个镇,羞女峰。龚却算不上美人,身材匀称,皮肤也白,但眼睛太小,我老家谓之豆豉眼。我也是豆豉眼,却早抱定了一定要找个大眼睛女孩为妻的,怕生出来的后代也是豆豉眼,所以,我对她并不感冒,虽然她经常帮我洗衣服,也不时提了咸花生邀我去草地上看夕阳,甚至我让人打伤了被抬进了医院,听人说她还为此落了泪。我的冷漠让龚由爱生了恨,她都不跟我说话了,还换褂子似的换了不少男友,故意挽了一任又一任的男友昂了胸在我面前过,有示威之意。这让她博了一个“鸡婆”的坏名声,两年后,她跟一个陕西的男孩辞工走了。这些年,我偶尔回趟老家,每次都从羞女峰下过,望着青幽幽的峰影,我的心里都会有点潮,会想起曾经为我流过泪的龚。有点讽刺意味的是,我后来是娶了一个大眼睛,生出来的儿子却仍是豆豉眼。刚开始几年会发痴想,根据负负得正的原理,娶了龚,或许生的儿子眼睛会大些。近年小眼睛男人走俏,我则又庆幸当年的选择了。


厂开工了,麻烦也来了。厂周围还在盖房子,驻了一个建筑队。建筑队的人挺看不惯我们厂里的纪律但挺看得惯我们厂里的姑娘,每到上下班的时候,他们就结了队在那边大吹口哨。老板很恼火。当然,也许还有其它的原因,反正有一天晚上,建筑队拖了两卡车的人噼哩叭啦地打过来了,见人打人,见物砸物。我和另三个保安在这次战斗中受了重伤,我的后脑勺着了一铁棍,血水汤汤,但最严重的是一个姓蒋的保安,那天他刚报到,不谙路,打得半死。一个东北的保安却作了逃兵,我忘了他姓什么了,他自称在老家是中学的英语老师,又喜武术,上夜班的时候,常常舞得一根铁棍呼呼响,但那天晚上他却第一个逃了。一个月后秋后算账,他被炒了鱿鱼,他不服,跟老板理论,说当时招他进来就承诺只是暂时做做保安的,老板要他将公司的名字用英文译出来,他瞪了兔子眼。这让他在不短的时间里成了笑料,不但断定了他英语老师的身份是假的,而且也并不懂武术,是花拳绣腿。


这次战斗最大的受益者是我跟另一个姓刘的保安。他做了保安队长,我做了副队长,工资也加了三倍之多。现在回忆起来,跟刘在一起的这段时光是来深圳后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时光,我们商量着怎么把下面十几个保安管得服服帖帖,又商量怎么搞掂厂里最漂亮的打工妹,当然,商量得最多的还是怎么赚更多的钱。我们是差点赚到更多的钱。有天晚上,我们蹬了厨房买菜的三轮车拉货赚外快,在鹊山路上还真的揽到了一个主,满满的一车纸皮,拉去三联村,说好的价钱是七块钱。走到半路的时候,刘换了我蹬,他的技术不如我,龙头乱拐,连车带人摔到了一个沟里。那货主瞪眼要发火,但我们的火比他更大,还作出要打他的样子,他乖乖地给了我们十块钱。我们也没有继续给那倒霉鬼送,我驮了刘回去了,一路上大唱“日落西山红霞飞”。


刘有两个理想:一是把他的初恋女友弄到深圳来;二是偷渡去香港。第一个理想不久就成了,她的女友过来了,他常常晚上带她去公园玩,好一段时间才说终于上手了,并叫我陪他去买了两打安全套。他枕头边的安全套日见其少,我的心里春草葳蕤。


刘的安全套尚没用完,他的女友就走了,接下来又发生一件事,他的表妹在附近的一个厂里打工,让一个保安袭了胸。刘很愤怒,除留下我值班外,叫了其他的保安齐涮涮穿了迷彩服去报仇。对方也是有料道的,也叫了一帮老乡应战,双方均有创。老板降刘做保安,刘面子挂不住,辞工了,说是去找女友。是不是再后来携了女友去实现他的第二个理想呢?不得而知。刘走了,我做了保安队长,厂的规模如滚雪球一般长大,周围的厂房全要过来了,有七、八栋之多,光保安有近20人,我权力日隆,后来又兼做了总务主管,工资渐高,外水亦不少,到处有人送钱过来,有时候每月达万元之多。钱不是个好东西,在此之前,我还看看书写写诗的,从此就疏远了笔墨,一方面日渐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办公室政治之中,一方面则沉醉于与大眼睛女友的爱情中,在用完了刘留存下的那些安全套外,我很快成了龙华老街边上那家叫益民的药店的常客,一个胖胖的姑娘每次一见我进去就熟练地捧出两盒安全套,言笑晏晏。如是两年多。


尽管如此,我的心却仍是寂寥的。近日翻自己整理的《虚一庐词稿》,有阙《念奴娇》即作于这个时候,是送给一个姓章的四川籍工友的:


南国飘絮,过鹏城,偏遇章家小弟。人海遭逢萍聚散,又似朝潮夕汐。蜀水巴山,恐龙故里,云月相迢递;潇湘我是,采菊采茶门第。  依稀梦断红缨,三秋孤旅,俱凄凄怆怆。负笈天涯,谁意料,依旧悲悲戚戚。酒冷豪肠,鹧鸪频唤,异客无留意。乡关漫漫,归路归帆归笛。


由此可见,我的骨子里还是诗人的,在所谓的“事业成功”的喧嚣里,我还是深切地嚼出了喧嚣背后的寂寥,深圳是热的,而我的心是冷的,心灵的底部深烙了一个“归”字。现在看起来,我的这种“寂廖”的心态阻碍了我,到今仍一事无成,与此有关,亦深为朋友们所诟病,说是小农意识。但性格决定命运,也是无奈的。


1995年末,因为一件不算太大的事情,虽然老板并无除我之意,但我还是辞了工,携着大了肚子的大眼睛踏上了归途,落入了农民工赚了点钱就回家盖房结婚的老套路,乃至于大约两年后输得很惨再来深圳,又从零开始,已经远远地落到了别人的后面了。而三年后的鹊山却几乎变了个样,惟一没变的是羊台山,如一尊铁兽蹲在那里,悠闲地看着人间的潮涨汐落和渐渐憔悴的我。


另有一事补叙,1995年我在《龙华报》上发了一首诗,那好像是我惟一发表的一首诗,叫《远航》,现在只记得两句:


既然选择了远航

就不能再回头

 


  • 关键词:人海遭逢萍聚散又似朝潮夕汐
  • 分享到:
  • 故里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27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03
  • 朱铁军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3
  • 胡野秋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2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02
  • 王威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1
  • 张樯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20
  • 张樯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20
  • 江云飞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09
  • 江云飞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9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01
  • 朱正安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1
  • 费新乾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1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鹊山是个美好的词。请原谅我的李戴张冠,还沉浸在继续深刻鸟硬鸟飞的痛快语境中不能回神,又看到了这样一篇洗练节制得近乎抠门儿的散文。毫无疑问,郭建勋是个摆弄语言的行家。虽然转换了风格,但是智慧的闪光却生长在语言中无法隐藏。鹊山给予了我更有温度的阅读,一段看似轻浅的过往,几个一闪而逝的人物,却在叙述中将一段动态的岁月描摹得让人倍感寂寥。就如文本起始所说的,欲暖还寒。文字能传达给读者一种通感,是莫大的成功
  • 鹊山是个美好的词。朱兄这个评论是个美好的评论。
  • 回复
  • 作者简简单单、老老实实地叙述了一个普通的“闯深圳”的故事,透过主人公的经历折射出时代的影子,在我们身处的这个物质时代里,这样的故事必定会延续下去。相对作者的其它作品而言,这篇文章有点“返璞归真”的味道了。不错。
  • 回复
    • 张樯评委1220积分 2014/10/20
    • 分享到:
  • 鹊山,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小村,对于作者,却是人生某个阶段极富意义的地标,盖因见证了他的青春和爱情,和一个青年的野蛮生长。在这篇带有回忆篇幅不长的文字里,他从实招来,毫无虚饰。那些曾经经历的种种,他仿佛已经超脱出来,始终能够平静地打量。因此他的不动声色的述说,便充满了世事洞明的智慧,流露出浓浓的人生况味。文中不时出现的自嘲和调侃,也使叙述更具魅力。
  • 回复
  • 很是喜欢这种散文的调子,看似随意拉杂,但絮叨的都是流年沧桑和命运转换,其中更泛着鲜活的细节。作家很大程度上就是打捞细节的人,观察细节、还原细节、讲述细节,生不生动、逼不逼真,考验的是作家的功力。比如文中:“他枕头边的安全套日见其少,我的心里春草葳蕤。”这亮闪闪的细节讲述功夫,让人印象深刻。
  • 回复
  • 喜欢建勋兄这样干净利落的文字,一段深圳打工的经历不急不缓娓娓道来,写得掷地有声,绝对真情实感,决不煽情,然还是被深深打动,字字句句透着那份生活的沧桑厚重感,写自己写如流云般来来去去,相遇又分别的人与事,既冷静客观又不失豪情的着墨。主人翁从特定地理位置张看鹊山的变迁,由此即彼来观照自身的生活变迁,写得颇有大写意的笔法,洋洋洒洒读来畅快淋漓。大大的好,赞二个!
  • 回复
    • 故里2660积分 2014/11/27
    • 分享到:
  • 鹊山,羊台山脚下的一个村子。是我来深打工的栖居之地,是我热血飞洒的土地,也是带给我苦涩和幸福的地方。对于他人而言不关痛痒的村子,倾注了我太多太多的梦想和挣扎。从无业有名慢慢爬上保安队长的位置,我经历了不少血腥的事情,最后还是落得像“谭师傅”、江哥、谢、刘队长一样被烧鱿鱼的下场。深圳造就了多少人的梦,又毁了多少人的梦?而鹊山依旧在那里,不受任何人影响。
  • 回复
    • 王威评委2680积分 2014/11/01
    • 分享到:
  • 郭兄的这篇《鹊山》,比起《继续深刻》里的那许多“鸟”,至少在所谓的“导向”上来说,更易于为最后的终审评委所接受。所以,我推荐这篇。
  • 回复
  • 在喧嚣背后是寂寥,在看似一步步向上爬,离成功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却越来越厌倦。深圳是热的,“我”是冷的。生活的表面沸沸扬扬,深层却寂寥如冰。这种“寂寥”,是一种内在省视,是一种自我意识的觉醒,使“我”不致迷失。但同时,也阻碍“我”在世俗生活中的得意。人的体内如果没有几根类似“寂寥”这样警醒自己的“倒刺”,那就很容易迷失自己,特别是面对物质上的巨大成功时。
  • 回复
  •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儿。人在现实中渐行渐远,往事在记忆中渐行渐近。那年,那人,那事,俱往矣,全化成,头上斑白点点。问候郭兄!
  • 回复
  • 感谢尖山兄帮我讨回了密码。所以,在此小结一下:女朋友是小的好,朋友是老的好。
  • 回复
    • 张夏9890积分 2014/10/01
    • 分享到:
  • 作者文笔老练随意,且勇于自嘲。佩服。不过,窃以为,这种“追忆似水年华”的调子,还是写精致点好。
  • 呵呵。说的也是。
  • 回复
  • 把生活中的事写进作品中,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问好郭哥。
  • 回复
  • 进入海选了。挺好。热烈祝贺自己一下。
  • 祝贺!
  • 回复
  • 进放海选了。挺好。热烈祝贺自己一下。
  • 回复
  • "落入了农民工赚了点钱就回家盖房结婚的老套路,乃至于大约两年后输得很惨再来深圳,又从零开始"。很自嘲,也很经典。
  • 蛮多人这样,好像。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4740积分
  • 3星
  • 3钻
  • 简介:有时候想钱都想疯了有时候不就读读书...
  • 简介:有时候想钱都想疯了有时候不就读读书...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9900
  • 64
  • 474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
  • 这是出自骨子的热爱,才有这么真挚的告白书!初识飞泉,是读他的诗歌。能连续两年拿下睦邻奖项,可见他杠杠的实力。私底下,我们有个交流群,叫“铮铮诗社”。虽然我很少在这个群发言,但这个群的信息,我许多时候都会抽空看聊天记录。关于文学之路,需要交流,有时候太封闭了得不到视野的开拓,多交流,多学习,还是能触动人的思维。欣赏飞泉对文学的坚守:与其怨怼,愤懑,还不如把时间花在阅读、写作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探讨上

    吴春丽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47:52
  • 其实这篇文章早几天就应该发了,一直发不上去。今天终于成功发布,很快就审查通过,并得到费兄高额打赏并特别推荐。毫无疑问,邻家是我的起航站,是梦想放飞的地方。一直以来,得到了邻家诸多良师益友支持,也连续获两年奖项。却遗憾无以回报,只能发自内心地说点感想,真正地表达邻家带来的意义,也许这是对人生的有决定意义的。从这点来看,我与邻家是如此血气想通,宛若家人。再次诚挚感谢所有人。

    江飞泉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28:22
  • 把女方父母的修养品质纳入考核儿媳的范围,感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父母的品质修养欠佳,子女能优秀到哪儿去呢?一旦品质被质疑,后患多多,甚至连累爱情,本文李倩的爱情就被连累啦。为人父母者,一定要注重自身的修养。当然,我们在评判别人这不对那不对,这不可那不可时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万不可闹出说人前落人后的大笑话!

    端柔握手

    2017/4/24 19:58:34
  • 当供大于求时,女工就变得一文不值。当家庭的贫困将经济压力都集中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时,当工厂层层盘剥暴力相向时,她只能被迫做出无奈的选择。手也乱,手又乱了,将她的心理矛盾简明扼要地道出,一声爹,更是包含着渴望的亲情和无尽的心酸。老板的好色无耻与女工的无奈委身,很具有代表性。 敲门时,阿文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可改为:敲门时,阿文想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

    冰凌花第三次暗示

    2017/4/24 13:46:11
  • 当下,“城镇包围农村”所带来的阵痛类的文章可谓屡见不鲜,但又百看不厌。为何?因为它能引起共鸣!让刨了大半辈子的父辈离开农村就犹如那鱼儿离开了水。“被进城”所带来的不适,多半是心理上的,比如说因没有退休工资和医保,怕被儿媳或女婿看不起、城里铜墙铁壁式的规则及人情又让他们感到茫然……。怎么办?真心希望邻家的各位大咖们能拿起手中的笔为此构思出若干个能让千千万万的农家“老爷子”安居乐业的好创意。

    黄元罗稻秧

    2017/4/24 10:13:28
  • “我”的傻姑姑命运多舛,令人唏嘘不已,连孩子都嫌弃娘,其实这不是傻姑姑的错,她也是有感情的,她有感应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一个人连夜赶路,为和父亲再见最后一面,好感人啊!父女情深,自己竟然也随父亲去了。另一个姑姑,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因为舍命出手救人,而变成了傻子,父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带着孩子去看望恩人,并让儿子问恩人叫姑姑。再一次为温暖的真情所感动!阿木编故事真是高手,向阿木学习并点赞!

    红月亮姑姑

    2017/4/24 10:09:47
  •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信安湖天数字键

    2017/4/22 15:58:44
  • 做“麻辣烫”式的串联,真不容易!怎么样也要给点赏金鼓励鼓励!赏月亮盒饭一个!串联费时又费劲,月亮有心,心里总装着邻家的文友,邻家的微咖作品。其实读文容易,精读难。要读透一个微咖作品,还是需要充足的时间。以老牛来说吧,他善在作品中挖“坑”,不容易读他的作品。出于对作品的尊重,有时候在解读上得反反复复地去读,才能通过多读达到渐悟的效果!月亮几乎读过近期所有的微咖作品,才能做出这么一锅色香味具全的麻辣烫

    吴春丽微咖名字串联:老牛买房记

    2017/4/22 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