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五虎
    当年睡在铁架床上,谁能想到我们几兄弟,还能坐在这儿喝茶呢?大家凝望着窗外车流如水的深南大道,久久的,没有人说话……
  • [5] [0]


一  飞扬在深圳的青春

在宝安区松岗街道东方路口,有处不大的咖啡厅,以前叫上岛咖啡,现在叫米萝咖啡。1999年春天,这家店还未开业,正在装修,我便应聘到这里做水吧学员。与我几乎同时应聘进来的,还有四位兄弟——阿明、阿龙、华哥、阿胜。


当时我们五个人的年纪都不大,加起来没有超过一百岁。来报道的第一天,老总让我们站成一排,他挨个点名,介绍我们的具体工作。我们理着或黄或紫的头发,头低垂着,懵懂而又青涩的样子,像挨批的孩子,站在家长面前。


这是我来深圳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之前我在老乡的出租屋住了一周,既担心治安队查暂住证,又担心老乡的媳妇心有怨言。简历投了七八家,就是没有回复。在心灰意冷之际,这家咖啡厅的橄榄枝,让我感受山重水复,阴暗花明。虽然去报道的时候,知道工资才七百元,但被人接纳,稳定下来的感受,让人满足。


我们吧台有七个人,两个是熟手,职位是正副领班,我们这五个人,则是负责洗涮的小弟。老板说,现在住房也紧张,你们几个小弟,就住一间房。听闻他的话,我们几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互相望一眼,便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二楼后面那间十多平米的小房子里。房间里有三张上下两层的铁架床,我顺手将行李一丢,就算占住下铺的一个床位。


年青人之间没有隔阂,上班不到一周,来自天南地北的我们,俨然就是相熟很久的好朋友。这五个人,就是后来被咖啡厅其他同事称作的“五杆枪”,我们美名其曰:深圳五虎。


我性格平稳,做事中规中矩,是老板历来爱交待办事的老好人。来自河南的阿明沉静,不爱说话,但做事细致细心;来自广西阿龙大大咧咧,但人勤手快,很讨女孩的喜欢,也很讨老板娘的喜欢;来自贵州的阿胜是个闷葫芦,平时看到女孩脸都红。华哥呢,性格比较外向,且爱关心国家大事,比我们年纪也大,是几人当中的老大哥。


青涩的年华,相逢在青春的城市,我们一见如故。上班的时候,大家齐心协心,在领班的带领下,将工作做得井井有条;间隔的工作空隙,我们也打打闹闹,也偷吃咖啡厅各类果品,果汁。偷嘴的时候,被老板看到了不好,被客人看到了也不好,我们就互相放哨,大家轮换着吃。


下班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坐在一起聊天。聊各自的家乡,聊各自的成长,憧憬梦想,畅想未来,也聊女人,说自己想追哪个妹仔,想和某某睡觉之类。燥动的青春,迷离的夜色,我们还会排成一排,沿着东方路口走到松岗公园,在松岗公园绕一圈后,我们再走回来。目的很简单,就是到路上去打望美女。


夏日的傍晚,我们还会坐在东方路口的那栋高楼顶上,就着几袋花生米,几瓶劣质啤酒,喝得东倒西歪。有身着时尚衣装的女孩从楼下路过时,我们也打唿哨,抛飞吻,说些粗鲁的话。


疯狂的时候,我们甚至还混在送货的冷冻货车里,偷偷将冷库的门用木片抵住,以便透气进来。以此,我们逃过南头关口,到市内好好诳一圈。从华侨城走到东门街,从大梅沙坐车到盐田港,我们像飞出笼子的鸟儿一样,在深圳的天空下,快乐地飞,兴奋地唱。


二  梦想从这里起航

在咖啡厅上了两年班,工资仍然只有几百元钱,但对深圳这座城市,我们却日渐熟悉起来。有时候,一种熟悉,并不是地理上的熟悉,而是一种生命的融入,一种思想上对城市文化的认知。初来深圳的那两年,我们唯一认知到的就是,深圳这座城市,能放飞我们的梦想,而知识,则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


这是榜样带给我们的力量——在咖啡厅刚开业时,有个收银员是湖南女孩,年方二十,长得俊秀端正,是我们深圳五虎心中的“女神”。“女神”当时正在自学考试,将众人爱意的表白置之身外,她一门心思沉迷书本,两年过后,择枝高飞,到市内一家大型上市公司当文员去了。再回来,已是都市白领,薪水是收银员的几倍。


这种现身说法,让痴迷癫狂的我们重新审视那些平淡的打工生活,也激励着我们在这座城市去努力打拼奋斗。记得那个没有夜色的夜晚,我和华哥坐在楼顶上背靠背的听《夜空不寂寞》,收音机里,深圳电台胡晓梅的声音穿透茫茫夜色,抚慰着我们这两颗漂泊的心灵。节目终了,华哥突然说,我想去学习模具设计。我似乎对他的决定,已然掌握于心,在他做出决定的时候,我说,我也想去电脑培训中心学习打字。


似乎就在那么一天,我们五兄弟中有四个相继走进深圳不同的教室。有模具设计,有电脑培训,有成人考试,还有会计培训。来自广西的阿龙除外,他家有妹妹上大学,还有弟弟上初中,他舍不得了那几百元培训费,遂向老板提出申请,到厨房做配菜工。他的目标很明晰,那就是做一个一流的厨师,自己开个像样的饭馆。


梦想,有时候觉得是很遥远很模糊的存在。但在深圳生活的这十多年里,我却觉得在这座城市赋予我们的梦想是那样真切而清晰——“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成功只垂青有准备的人”,“空谈误国,兴干兴邦”,“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种独有的深圳精神,让我们的深圳梦像一朵花开在肥沃的原野。


我自小爱写写画画,曾经最大的梦想,是做一个仗笔走天涯的行旅作家。到了深圳后,虽然也常趴在铁架床上写写身边的故事,但从没有投稿。突然有一天,我床头有份报纸,是镇报《松岗报》,副刊栏目,竟有我的名字。阿明看着我发愣的样子,呵呵笑,他说,我平时看你写得挺好的,就将那稿件塞到文体站《松岗报》的征稿箱里,我说吧,肯定会刊登出来。我愣愣地望着他,再看看印成铅字的文字,心潮澎湃,激动难抑。


在这次事件的激励下,参加电脑培训后不久,我试着用电脑将我用钢笔写的二万余字的小说稿件输入电脑,再拿到电脑培训中心打印出来。那篇稿件,我寄给了《佛山文艺》,于2002年第十期《佛山文艺》刊发出来。那一年,我20岁。


收到稿费的那一天,我请宿舍的兄弟到地摊上小聚。而在那一天,我才知道,华哥已经向老总递交了辞呈,他即将到新的公司任职。


三 热爱从未改变

2004年夏天,我在深圳经历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跳槽。我从松岗街道的这家咖啡厅大堂经理,跳到一家行业杂志当编辑。我一无文凭,二无从业经历。虽然是相熟的文友介绍的,但为了能胜任那份工作。我仍然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为了不落后于那些本科生,硕士生,我只得从头开始,将人家不注重的材料,数据,重新捡起来认真阅读,做好笔记。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工作才稍稍上手,而后才顺心顺意。


再回松岗街道,华哥和阿明已经离开了那间咖啡厅。华哥到了南山区的一个生产手机的高科技公司,虽然只是小小的设计师,薪水却上涨了好多倍。阿明辞职后,和他表哥在松岗菜市场搞干货批发,给酒店、饭馆、食堂送货,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阿胜的成人高考还剩二科了,他说再坚持几个月,就能拿到中山大学的红本本。阿龙顺利调进了厨房部,每天都忙得要死,但心里怪踏实。这炒菜的技术,也大有长进。


那天,我邀约他们请假出来。大家就坐在东方村深港电子城门前的食档上,点了几个小菜,一边聊天,一边谈着各自的近况。深圳的夜空下,我们五兄弟已经裂变开来,各自的身旁,坐上美女佳人——这是这座城市赐给我们的礼物,让我们在这里找到爱情。


酒欢人散。我们蓬勃的梦想没有散,对这座城市的热爱更没有散。在此后的几年里,我们五兄弟再没有相聚过,都有了各自的家室,不是这个没空,就是那个出门在外。但我们各自的心,却常常相聚相依。网络上、手机上,我们常常关心对方在干什么,忙什么。断断续续的联系中,华哥到了上海,在一家公司做主管;阿明还在松岗搞批发生意,由于人实在,客户积累多,生意红火,买车买房了。阿胜在盐田一家酒店做行政,工资还可以;阿龙到东莞去了,承包了一家工厂的餐厅,说赚不到钱,但大家都不信。我呢?在那家行业杂志离职后,再没找过工作,写作,以及帮人做策划,维持着自己想要的自由生活。


今年夏天,华哥从上海到深圳找我玩。两人在霓虹闪耀的深圳夜色中坐下,不免就想起了昔日在咖啡厅共事的五员虎将,五个兄弟。当即给他们打电话,命令他们,要你们不来,就对不起兄弟。不论在东莞的阿龙,还是正忙着数钱的阿明,都兴冲冲的驾车而来。让我感到惊奇与兴奋的是,这几个家伙在深圳没有迷路。一路风弛电擎,直奔目的地。


晚餐后,有钱了的阿明大义慷概,非得请大家到彭年酒店喝茶、宵夜。再次推杯换盏间,不知谁说了一句话,突然让大家思绪翩翩,感慨颇多。他说,当年睡在铁架床上,谁能想到我们几兄弟,还能坐在这儿喝茶呢?大家凝望着窗外车流如水的深南大道,久久的,没有人说话……



  • 标签:青春热爱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西东700积分2013/10/24 17:18:16

    令人感慨啊

      回复
  • 分享到:顾小漫1030积分2013/10/14 15:27:33

    “当年睡在铁架床上,谁能想到我们几兄弟,还能坐在这儿喝茶呢?”为这一句震撼,然后想到了一首歌《光阴的故事》

      回复
  • 分享到:驽驽1340积分2013/10/12 08:23:58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回复
  • 分享到:KOBE3050积分2013/10/11 16:59:52

    深圳是一个盛产传奇的地方,传奇的爱情,传奇的创业,还有传奇的兄弟情,听完了这五个男人的故事,虽然如电视剧里的大团圆结局——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却心生一丝伤感。想起来我的当年,毕竟,那些一起过的日子都成了追忆。在深圳这块土地,要抛开一种陌生的防备,获取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真的太难了。与铁哥们相互靠拢取暖,那是真正男人向往的江湖。拥有了这样一份情谊,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今生不再

      回复
  • 分享到:微社区14340积分2013/10/12 14:14:12

    文中的“五虎”性格迥异,他们没有传说的十全十美,也许还会有不少坏毛病,但在寂寥的城市有朋友的陪伴,一起为梦想而奋斗是件幸福的事。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
  • 100
  • 1
  • 190
  • 深圳五虎
  • 时间:2013-10-11
  • 点击:87506
  • 评论:5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吴春丽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