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来写一篇文叉叉
  • 点击:15584评论:602013/10/20 01:48
  • 收藏

 

一转眼,文赛已经半年了。

回首来时路,颇有几点感怀。

 

文学很偏冷,为什么要入文学的“窄门”?

起初,起意关注文学的时候,连最好的朋友都“打破”(湖南土话,不看好、说泄气话的意思)。文学不是硬通货,90后已无“文青”,云云。我则想起了自己的外公。

我在湘南的一个小山冲长大,山冲里的生活封闭得很。外公早年在湘水边上开“伙铺”(小旅店),合作化后在“供销社”当营业员。外公只有我母亲这个女儿,经常一有空就来小山冲里看我们。每次来,都要提一小块肥肉,做“东坡肉”。“东坡肉”是蒸熟的,油汪汪,晶晶亮,第一次端上桌,口感还不是最好,用筷子夹一小块尝尝就好,倒是肉边素菜受了油的滋润,香喷喷的,对于当年油水匮乏的我们来说,真是美味佳肴。第二餐,加点素菜,再蒸,“东坡肉”的味道更好了。外公有时在我们家一呆三五天,“东坡肉”就一蒸再蒸,蒸到最后,筷子都夹不起来了,肉也入口即化,那是我小时候尝到的最美的人间美味。

外公每次必带的另一件礼物是“故事”。就着“东坡肉”的色香味,绘声绘色地说着各式各样的故事。说唐、杨家将、三侠五义,最早是外公说给我们听的;水浒、西游记、小狒狒历险记,这些“故事书”也是外公最早带给我们的礼物;80年代初文艺复苏,红楼梦、天仙配、穆桂英大战洪州,这些戏、这些电影,也是外公带我们去看的。我的童年、少年,有比小伙伴们更多的“东坡肉”,更多的连环画、说唱故事、文艺生活。这也是后来我的学业更有后劲,能够以本县“文科状元”的分数考上大学“跳出龙门”的因缘。

今天,我们的物质生活早过了吃肥肉的阶段,可是我们有品出当年“东坡肉”的味道与境界么?我们的精神生活似乎也丰富得很,但是我们曾经有过的那种内心暖暖的感觉似乎找不着了。温暖人心的东西不是资讯堆出来的,也不是声光电炫出来的,而应该是从人的内心里流淌出来的,关照着你,关照着我,那才生动感人,百读不厌。就像小时候围着外公听“薛刚反唐”,说的是唐朝的事,可故事里听得出你我,外公故事里的“薛刚”有外公的影子,也有“我”的影子。

不假他人,融入你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来讲故事,用文学的手法来分享我们自己的内心世界。外公讲故事,并不卖票,他乐在其中;听外公讲故事,开心在当时,获益在许久以后。许久是多久?谁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文学,再偏冷,也有价值。

 

文赛没经验,为什么要搞社区文学赛?

湖南男人历来有两种出息,一是读书做官,二是参军立功,两者都要背井离乡。少年心事当拿云,我报大学志愿时恨不得填哈工大、兰大什么的,离家越远越好。最后折中,去了北京,满足了一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虚荣。大学毕业时,正是内心里最想远离北京的时候,等到回了故乡小城,却又发现很不甘于小城生活。我是很乐意小饮一杯的人,但一天到晚用劣质酒精将自己灌醉,不是我要的生活。记得有个上海知青下放到乡下,每次吃饭都要用废报纸折成一方餐巾,在贫穷而蛮荒的乡野保留着吃西餐的习惯。我没有这样做,我只是在故乡坚持说普通话,从到单位报到那天开始,到离开单位那天为止,坚持了整整三年。

97年来到深圳,发现自己对深圳很不了解,陌生感唤醒了我的乡愁。彼时间,故乡已渐行渐远,一条高速公路正好从老家修过,长满记忆的老房子拆除了。旧家园没了,新家园虽是热土,却是生地。回不去故乡熟悉的村庄,为何不关注必须面对的城市社区?我下决心深耕熟垦深圳这块荒地。我不舍昼夜地搜集一切与深圳有关的资讯,整理出5000多篇文字,上传到自己的因特虎网站,一时成为“深圳主义者”的滥觞。因特虎无意中开了网络议政的先河,却没了最初与谈深圳的平和。时评很抓眼球,乡愁却是内心的缠绵,与眼球关系不大。抛开城市的宏大叙事,我们周边的人、周边的事、周边的物,是不需要扯着嗓子喊话的。润物细无声,和煦如春风拂面的文字,才是最解风情的妙方,最解乡愁的佳酿。

城市社区一如故乡村庄,可以成为我们的心灵家园。北京的胡同春秋,上海的里弄风情,广州的骑楼故事,一样可以作文,一样可以入画,一样可以醉心。就像树林里抓鸟、小河里摸鱼、听知了鸣唱、对老牛吹笛一样,城市社区里的诸多乐趣和方便,也是属于有心人的。我们一脚踏入新城,人也不熟,城也不熟,没关系,反正也没人比我们更熟。通过社区文学赛,用美妙的文字,把这个城市、这个社区的有心人的感想分享给大家,这样人也熟了,城也熟了。这就是我对社区文学赛的理解,至于符不符合文学赛事的一般规律,我还真没去细想。

 

文友很分散,为什么要聚到邻家社区?

现在,微博、微信,一个火似一个。在我看来,都不及当年的“深聊”。10年前“深圳之窗”的聊天室里,马甲可以频繁的换,房间可以随意地开,山吹海侃,没人知道电脑前的你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当腾讯QQ也想COPY这种模式的时候,“有形的手”出现了,聊天室全部关闭,就像今天的脸书和谷歌被一掌拒之门外一样。

就在“深聊”最火的时候,我也去聊过,也去开过房。短暂的新奇之后,我就疑惑了:这样聊来聊去有什么意思呢?就像今天QQ的“漂流瓶”、微信的“摇一摇”,漂来一个陌生人,摇来一个诱惑头像,又真能“聊”什么,真能“交往”什么呢?那么多朋友见了面,兴冲冲地加“好友”,又有几个真成了好友呢?

倒是在要求严苛、注册会员迄今不超过1万的因特虎,与深圳无关的话题一概不许说,不好好说话的人一概被我赶出去,10多年来倒是结交了一大批比同学、比同事、比同乡还贴心的“虎友”。说句心里话,我的人生境界,是被“虎友”们推高了。

邻家社区,以文会友,要求其实更高。以文学的标准,聊自己,聊社区,这是真正的“深聊”,是比因特虎民间智库标准还要高不可攀的文学殿堂级标准。没有一定的文学表现力,没有一定的文学鉴赏力,没有一定的人文情怀,不可能挤进“邻家江湖的一百零八将”。

而真正的文学又是人性的,善解人意,深入浅出。真正的人文大家,断然不会漠视芸芸众生,只会用他们的生花妙笔将琐碎庸常的生活演绎得有情有趣,深刻隽永。

我期待的邻家社区是这样的:真正爱好文字的一群,在这里感怀生活,切磋文艺,进,可成为主流社会当之无愧的一员;退,可自得其乐,悦己娱人。社区居民,能从社区文字中增进对社区的了解,能为自己所在社区的好文字感到自豪。社区的外来者或NEWCOMER,能在“摇一摇”的快餐生活之余,躺在朋友家的沙发上或社区宾馆的软靠上,不那么火急火燎的打发一段“邻家阅读” 时光,这里有百度不到的情感、谷歌不到的体贴、微信摇不出来的知心朋友、社区可人儿。

这样的定位,能吸引几多文友?能留驻多少文友?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文字很没落,为什么看好文字的未来?

因特虎初期,曾经讨论过一个话题:“为何鲁迅是百万富翁?”

当时有人分析了鲁迅一生的收入:早期在北京当公务员的14年,月收入相当于2000年的9000元;中间在厦门、广州任大学教授1年,月收入相当于14000元;后期在上海做自由撰稿人,9年平均月收入相当于50000元以上。自由撰稿收入是公务员收入的四倍,鲁迅是凭自由撰稿成为“百万富翁”的。而鲁迅的这一收入,在当时并非绝无仅有,一般的文化名人都有差不多甚至胜过这数字的收入。

今天,自由撰稿人的日子有多滋润,缺乏确切的统计。我们只知道,即便是媒体主笔,也并不是作为非常体面的一群而存在了。危机才刚刚开始。随着报刊书籍销量的下滑,短期内的稿费上调大多是昙花一现,报刊出版自身生计难觅,不可能持续开出高稿费。又有人把希望寄托于写剧本,一集影视剧多少多少回报云云,殊不知电视开机率已经下降到令行业颤栗的地步,更不用说收视率、收听率、上座率了。在传统媒体转型真正完成并找到新的出路以前,大量产生鲁迅式百万富翁型的自由撰稿人是缺乏行业理由的。

“起点”等文学网站似乎找到了一条不依赖向传统媒体供稿而独立获得收入的新模式。会员制,点击付费,江湖传说一批新的千万、亿万文豪正在诞生。但动辄几十万字、成百上千万字的长篇巨制不是普通文字爱好者所能胜任的,离奇、玄幻、情欲等打擦边球的内容也难以成就社会的主流价值。

要成为社会的主流,就必须让千千万万的文字爱好者、文学爱好者有平等参与的机会。中国乡绅社会的基石是科举。“状元”一届只有一个,几年才有一届,但是通过科举,从私塾、学堂到翰林院,文人介入社会的渠道是畅通的。读书尚文的风气,由是养成;礼仪之邦的基础,由此奠定。“科举”有弊端,但开科取士的公平性、有效性,还是有目共睹的。西方文官制度就充分参照了中国的科举制度。中国废除科举70年后,也恢复了“高考”。千千万万文化人参加考试,以文扬名,以文得利,以文取义,共襄人文化成。这给我们一个启示:文字、文学、文化,应当与社会牢牢相关,从社会来,又回到社会去,这才是最可靠的。源自英国的睦邻运动,就鼓励知识分子融入社区。中国近代的乡村建设、社会调查,也是人文大家所为。社区文学大赛,睦邻文学奖,“文学”+“社区”的理念,可以说也源于此。我们为社区而创作,刚开始可能不受待见,需要政府政策的各种鼓励,但是假以时日,随着社区文学的渐趋成熟,一定会赢得社区各方面的认可、接纳。文学介入社会建设,知识精英成为主流社会当之无愧的成员,这个大趋势,没有变。

 

睦邻文学奖,邻居们心中的“诺奖”。

从关注“顶层设计”到关注“底盘设计”,不仅是我一个人的自觉。“社区文学”酝酿之初得到台湾《汉声杂志》黄永松老先生的朗声叫好,他认为这是深圳人文最应该干的事,也是大陆民间艺人最应该参与的事。城市历史不在于长短,而在于用心积累,台湾历史并不长,但是台湾人文的积淀不输大陆。深圳宣传文化部门非常敏锐,社区文学大赛方案报上去后评审专家组全票支持,并作为全民写作计划推行,读书月组委会随之纳入其重大主题活动。

倒是参与具体运营的我,深感自己经验不足,开赛以来一直如履薄冰。我心里清楚,这不是一项常规的文学赛事,而是依托文学赛展开的一次人文探索。一是“社区即社稷”的理念能不能得到社会认同?如果这方面缺乏共识,那社区文学赛的社会意义就会大打折扣。二是“人文睦邻”说不说得通,做不做得到?说通了,做到了,那就是源自深圳的一项人文创新、社会建设创新。三是“睦邻文学奖”有没有可能推得出,做得开,持续得下去?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科技推动着文字往前走,电子版的文字要寻找生命力,如何安放?成了老亨这个深圳主义者要破的一道题。对湘南人士而言,“打破”这一土话,最多用于拆散他人的姻缘。但在三天盖一层楼的深圳,打破还可以有很多用处。打破传统的文学格式,打破陈旧的文学模式。只有敢于创想,才能创造未来。读+写+评,开辟了文学新天地。移动版的邻家社区已经在最后定稿阶段,PC新版3月可上线,更美的邻家,在下一个路口与我们相遇。
  • 回复
  • 老亨提出对邻家的一些规划,设想了将"品牌故事"做个支点,以维护邻家的可持续运行发展,是个挺不错的思路。倘若这样,是叩动了"创意文化"的门庭。而文学,能生发出无限的创意,生发出美妙绝伦的故事,与邻家众多文友的结合,形成多方共赢的局面。
  • 回复
  • 这几天,多有对邻家文学的回顾,及对未来的规划。去年算是文学的唤起,感性成分比较多。今年主要对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感觉已经能自圆其说了,只是还需要“宣策三人行”式的推广。明年应是侧重网络自启动,以文会友,需要自己的闭环;社会介入,也需要更精细的理由。人文意义的游记(含社区记忆)、品牌故事(含创意文案),也许是不错的两个支点。
  • 回复
  • 邻家社区已充分体现了会员权利。正实践着戴维•乌尔里克 《创建价值观社区六要素》写的“连环互惠 意味着:社区中的成员可能不会立刻得到平等的回报但长远看来 大家都会的。”还有其独创的“一炮双响”的打赏方式。评论发布者即被打赏邻家币,同时被评论的文章也随之获得邻家币,加精评论越多,文章所获得的邻家币也就越多。真正做到“让邻家更多些市民气、市井气、人情味、烟火味”。被错过 沉底一年的文章,一样反响热烈。
  • 的确有点这个意思了,规模还要放大,关键是坚持!
  • 回复
    • 张夏9880积分 2014/11/06
    • 分享到:
  • 既关注人间烟火,又有社会担当。应该就是邻家文学的主旨了吧。就像老亨本人,也是这样的气质,不愧为一个朴实低调又敏睿大气,善于发现社会问题且具有人文情怀的深圳主义者。都说文学已经走向式微,写作是一种遥遥无期的苦刑,存活率低,却仍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渴望表达的人太多了。邻家提供了很好的交流,展示,发现的平台。点子很多,群策群力,特别是它在评论栏里的温馨提示,做得很贴心到位。相信邻家的品牌会越来越响。
  • 我乃文学门外汉,喜欢看,不敢多评,偶有说道,未必中肯,得罪之处,务请各位大神海涵哈。
  • 老亨指出过我小说的一些不足,很有见地。谢了。善意的指正,客观到位的表述,在邻家评论这一块尤其值得提倡。我遇到过很多类似的文友互动,很感动。当然,也遇到过故意挑刺的偏执者,唯有一笑了之。
  • 直说无妨呀,老亨。
  • 回复
  • 对文学的态度,我是比较乐观的。中国人对文字一向敬重甚至敬畏(所谓敬畏字纸),这由春联、标语、字画之类就能看出来。对于社会发展来说,无论到了工业时代、信息时代还是其他时代,总会有文学灭亡论传出,有时连作家自己也相信了。但是,多少年过去了,文学还在蓬勃发展,大师还在不断产生;当然,文学的载体和形式也在持续变化中。但载体和形式本身可以改变文学,不能消灭文学。文学的唯一土壤是人,有人类存在就有文学。
  • 书生年轻,却极为稳健,有大家气象。
  • 回复
  • 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吃早餐,结果刚看开头,就喷了一键盘,“打破”——这个土得不能再土的词是多么亲切啊。由此想起多年前在家相亲的事,彼时穷书生一个,相亲对象家境饮食殷实,女孩没意见,其父母也没意见,但遭到诸多邻里、亲戚“打破”、“唱烂布子”,终是没成。文字、文学就是这么有意思,好象无百一用,但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唤醒我们、温暖我们。
  • 哈哈,我乃湘南人士,“打破”的确最多用于拆散他人的姻缘,没想到一弦兄有亲身体验。
  • 回复
    • 隆焱20860积分 2014/11/06
    • 分享到:
  • 注意到黄老师用到了“打破”,我的老家也有这个用法。我今天要说的是另一种用法。1)打破记录:据了解,今年的参赛作者和作品,都比上一届多。2)打破旧有的制度:今年的提名方式,提名数量,提名评委等,都是全新的理念。3)打破参赛和参评者的关系:从参赛者中聘请评委,如朱正安、唐兴林等等。4)打破喧嚣和沉默。邻家今年的几次大讨论中,西域、文无第一、庸之、王盛菲等抛出的观点,成全了“邻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状态
  • 总结得太到位了,谢过隆焱兄
  • 再好的制度和理念,都是具有时效性的,只有在不断的“打破”中,才能有突破和创新。我们看懂了邻家正是有这种在“打破”中求发展的品质,才有今天如此的人气和凝聚力。
  • 回复
    • 隆焱20860积分 2014/11/06
    • 分享到:
  • 在邻家用文字感悟人生,或交朋友,就是感悟自己或与自己交朋友。有些人近在咫尺,天天相见却可能行同陌路;有些人远在天涯(或许始终不能谋面),却能在邻家这个平台相遇、相识、相知、相爱。除了气味相投和文字的魅力外,那就是机遇。把千人集合到一起在“纸上种田”,是一件不易的事。如今,我们再度笑对丰收,我们首当感谢邻家,感谢黄老师和他的团队。是他们辛苦的工作,成就了邻家今天的繁荣。向邻家的兄弟姐妹们致敬、问好!
  • 以文会友,天涯若比邻。
  • 回复
    • 骚风21680积分 2014/11/05
    • 分享到:
  • 我也是像闲云兄一样,今天才看了老亨的这篇《文叉叉》,还是那句话,老亨兄是有赤子情怀与理想的人,这种情绪也传染了邻家的一大批人,包括我,就此而论,我是有点感激的。去年就注册了邻家,当时也发了几篇小文,相对随意了些,因为没找到上心的理由,后来小文竟然入了决,虽然我不认为是我发上邻家的最好作品。今年参加了邻家的一次讲座,接受到了一些更真实的信息,竟然对邻家上了心。
  • 骚风兄雅人雅量,讲话说到做到,确实是很令我敬佩。你的邻家币30万了,记录了你的勤力。
  • 今年发上来的文章,都是能过自己心理关的,当然啦,反应没有我自己想像的那样好,这也正常,能想通。
  • 不过,这三个月来,我不敢说每天上邻家,但是确实频繁了许多,一看赚到的邻家币,乖乖,可不得了了,前两天又中了举,人到中年,看来要官运亨通了,谢谢邻家。
  • 谢过老亨兄,骚风乃一头风雅的犟牛,有的是耐力,认谁了,只管往前拉犁,哈哈
  • 回复
  • 文章说得太好了:“文字、文学、文化,应当与社会牢牢相关,从社会来,又回到社会去,这才是最可靠的,“大自然的万物有了肥沃的土壤才能够茁壮成长。邻家就像一个大家庭,家庭成员有着共同的爱好和追求,真的有回家的感觉。刚一听朋友说起,我就立刻注册成为邻家的一员。很多年没动笔了,进了邻家好比找到组织了,发表了一些小小的感怀之作。不求什么,只想让自己快乐。在邻家千万个快乐的成员在一起,传递着正能量,感觉真好!
  • 回复
  • 刚才读了晚报记者对邻家的报道初稿,长达两个版,梳理得井井有条,非常感慨。文学是文化的基础工程,不容易热闹,不容易见成效,但文学版权是影视版权的基础,文学创作是动漫、游戏、影视、旅游产业的根基,总要有人去努力经营才行的。晚报去年来大改大革,深受市民喜爱,晚报关注邻家社区,想来也是声气相投。有点期待后天报纸出街。
  • 祝贺
  • 码字是一项寂寞的工程,经营文学同样是一样寂寞的工程。别的都不想说,除了敬意还是敬意。
  • 这么快一年了,感觉如昨,这一年邻家的成绩是大家看得到的,网站建设有了很大的变化,稿子质量比去年要高出很多,邻友对邻家社区的爱更是既真又浓。与邻家共同进步,真幸福!邻家社区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 回复
    • 闲云10950积分 2014/11/05
    • 分享到:
  • 一年后,我才读到这文章,终于知道邻家的由来。情怀满满的!我的观点是需以平常心来看待文学与文字,它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如吃饭,如喝水,我愿做一个诗意的人。
  • 回复
  • 大赛能不能同时成为一个荐稿平台。从海选作品中挑选符合纸刊的作品,按字数,文体等归类,推荐给不同级别的刊物,最终吸引各类刊物前来选稿,吸引各级写手把稿件推进来。随便说说,呵呵
  • 对于内刊,可以这么做,对于文字的其他出路,还要摸索下新的路子。
  • 回复
  • 冷暖自知,当对金钱的争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当诚信跌入谷底,我们的内心呼唤着阳光雨露,我们需要放慢脚步,重新整理装束和有关打扮,是为了下一步走得更好;当我们习惯独自流泪,当我们把财富和快乐隐藏,我们却发现自上而下的冰冷;文字里有我们追寻的真爱,有苦乐与共的交流,也有发泄痛苦的渠道,找到文字可以找到温暖。
  • 复读:找到文字可以找到温暖。顶!
  • 回复
  • 无疑,“社区文学大赛”为深圳民间文学力量的发掘和整合搭建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曾经,中国文学也有过辉煌期,但当下的中国文学已经被边缘化了。而左右主流文学的官方载体似乎是曲高和寡,广大的读者和广大的作者都游离在那个“塔尖文学”之外。真正的文学不是脱离于大众,而是植根于大众。聚合深圳民间文学力量,大家抱团发展,深圳文学定有一番新气象。能够为了文学付出心血,老亨值得尊敬!大赛里的每一位也值得尊敬!
  • 经验极度不足,一定尽力完善,希望开好一个头,接下来文友参与组织发展。
  • “文学起于庙堂,也起于草根。起于草根的文学,走得更远。”南翔老师在今年草根文学颁奖礼上的金句,激励我们共同努力。
  • 嗯,共同努力!
  • 回复
  • 当写作成为习惯,内心总是充满了充足。我写,是因为我有我的思想,我写,是因为我有话要说给你知道。写着写着,也就习惯了,絮絮叨叨,向你诉说……
  • 回复
  • 第三届睦邻文学奖提名从9月10日开始,《再见,固戍(完整版)》率先进入榜首,之后,熟悉的邻友的作品陆续入决。值得一提的是,也会出现一些陌生的面孔获得提名(邻家文友们的文章太多,有时看得眼睛花了都看不过来,好在有伯乐级的评委将其打捞上岸)。最牛叉叉的作者,都喜欢姗姗来迟。《与荣格的一次雨中约会》、《饶恕》、《搅和搅和》、《风正好扬帆》-----大作重磅出击,评委们埋头写评论,学子们埋头学习作品的精华
  • 回复
  • 陈继儒《小窗幽记》卷七集韵:“香令人幽,酒令人远,茶令人爽,琴令人寂,棋令人闲,剑令人侠,杖令人轻,麈[zhǔ] 令人雅,月令人清,竹令人冷,花令人韵,石令人隽,雪令人旷,僧令人淡,蒲团令人野,美人令人怜,山水令人奇,书史令人博,金石鼎彝令人古。”人的知识得以增长、拓宽,必跟品读有关。邻家的出现,带着陈继儒的集韵而来,有酒(骚风的《兄弟,今夜我们只喝酒》),有古香(方华吉的《新桥的传说》等
  • 回复
  • 邻家社区,你真的值得期待!
  •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17300积分
  • 3星
  • 3钻
  • 简介:深港主义者...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99
  • 13734
  • 42
  • 17300
  • 作者:闲云
  • 邻家币:0
  • 评论:2
  • 点击: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