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得广厦
    屌丝为房发愁,机缘巧合救下土豪一命。土豪甩出5000万和一个房地产公司再加一块3万平的地以表感谢,拥有这一切之后却依然为房发愁,为何?……
  • [33] [0]


我在开会,调到静音状态的手机在口袋里一直嗡嗡,震得我半边腿都麻了。掏出来看了一眼,都是莹子打来的,内心不由得越来越焦躁,手忙脚乱刚想发条短信跟她说我在开会,偏偏又轮到我上去演示《关于E3型新风机电路系统改动的说明》。只好把手机放桌上,搬起笔记本电脑跑到前面去演示。


演示完回来看,手机都振动到地上去了,坐我旁边的崔胖正在弯腰捡。


会开完,我一出会议室就把笔记本塞崔胖怀里,走到旁边去给莹子打电话。承受了莹子一番狂风暴雨般的责骂之后,她在电话那边喘,我在这边喘。


“怎么着?还去看房子不?”歇了会儿,她问。


“看啊!老婆!等我中午下班去接你吃饭,吃完饭咱们就去看房,下午没啥事,晚点回来上班都可以,崔胖帮我顶着呢!”


“谁说没事?下午协作厂的工程师要来拿改动后的图纸,你不用跟人交底啊?”抱着电脑跟在我旁边走的崔胖嘟嘟囔囔,我一巴掌抽中他后脖颈。他脖子一缩,闭上了嘴。我跟崔胖工作上是上司和下属关系,私下里是掏心掏肺的铁哥们,跟他用不着客气。


中午跟莹子吃“面点王”,莹子隔着热腾腾的生煎包子和小米粥兴冲冲地跟我讲刚开盘的士林花园:“67平的户型还送一个3米乘3米的大阳台,完全可以封闭做成一个9平的房间,相当于76平哇!太值了!”我忧心忡忡地用戴了薄膜手套的手指抠着酱骨架缝隙间的骨髓,说:“最近房价又涨了,听说南山后海那边刚开的一个楼盘都飚到4万了。士林花园这个位置虽然不如后海,但3万肯定有吧?67平3万就是201万,首付3成就是60万,我爸妈只能给我16万,你爸妈那边又说最多只拿得出10万,咱俩全部存款也才10万,这剩下24万缺口我上哪去弄啊?亲戚都是穷鬼,朋友比我还穷……”


莹子挥手用纸巾包打我的头:“你能不能说点吉利话?士林花园都快到龙华了,哪会有3万那么贵?现在卖房子都有五花八门的优惠,他们总要想方设法让客户动心吧?会说一个把客户吓跑的价格吗?上次那个山涛别院就是听了你的胡说八道没买成,人家说开盘价格虽然是2万5但送一年管理费、头100名认购者再免5000元、还送价值2000元的油卡和汽车保养服务。我都要付定金了,被你在旁边嗡嗡说等等还会降价,结果一等怎么着?半个月后再去问人家就2万8了!60多平的全卖完只剩90多的了!”


莹子说一句打我一下,让我已经剔下来的一块肉就是塞不进嘴里去,折腾了半晌还是掉在桌上了。我神色一凛坐直身,严肃地看着莹子。她停下打我脑袋的纸巾包。我捡起掉桌子上的那块有肥有瘦的剔骨肉放进嘴里,细细嚼,咽下去,然后说:“老婆,能不能一个句号打一下?一个逗号打一下频率太高受不了啊!”


话音一落莹子的纸巾包又招呼过来了。


吃完饭我帮莹子撑着太阳伞,走向停车场我那辆二手伊兰特。这小车虽然开了10万公里后到我手上,但各方面性能相当不弱,开起来嗖嗖的,只是内饰稍微旧了点,棕色布座椅上好多污渍,莹子拿着洗涤液洗了一天也没洗掉多少,一气之下从淘宝买了一套新的罩在外面。华丽丽的LV风格,太上档次了,每次坐进车子都仿佛行驶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


莹子坐进车,表情立刻凝重起来,仿佛将要上战场的战士。


可是从士林花园的售楼处出来再坐进车的莹子,表情却像落汤鸡一样沮丧。均价3万1千8,有零有整的价格。售楼小姐态度冷淡得像快餐店买8元盒饭送的汤。“已售罄。”“已订完。”“对不起这个价格已经没有水分。”是她说得最多的三句。


回公司一路,莹子都没说话,我东一句西一句地拉扯着不知所云。其实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两个月我们到处跑着看楼,从宝安到龙岗,从盐田到观澜,所有在建在售的楼盘几乎全跑遍了,最后千言万语都归结到一个字上:“贵。”


尽管我有时会说:“这个旁边没好学校啊!将来我们孩子出生后上学咋办?”


她有时会说:“这个离我公司太远啦!要倒两趟公交再换地铁,每天上班太痛苦啦!”


但我们都心里明镜似的: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买不起。买不起就是硬道理。



接下来几天家里的气氛就有些沉闷。莹子不会装,不高兴不会强颜欢笑,高兴也不会故作矜持。昨天她妈又打电话来催问买房子的事了,我听见她对着电话哈哈哈爽朗地笑了一顿后,大声说:“急什么?你就那么着急想把你闺女推出去?拖一阵子没准我遇到个富二代一见钟情,直接就这条腿下船那条腿上船,一脚把沈东伟这没出息的穷小子给踹河里去了!那时就不是买大房子小房子的问题,而是买大别墅还是小别墅的问题了!您老就踏踏实实等着吧,第一咱不愁嫁,最不济还有沈东伟这个垫底的货接着呐!第二咱还要谋求发展,遇到好的随时换都来得及……”


她挂断电话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充满怨毒地伸出魔爪走向她,连忙尖叫着向卧室逃去。


沉闷气氛被笑闹冲散后,我们坐在餐桌旁,拿出计算器和纸笔开始又一轮新的理智磋商:“我们只有36万,首付三成,也就是说我们只买得起总价120万以内的房子。120万以内我们还得买至少60平以上的,不然将来生了孩子住起来太拮据。超过70平的就买不起了,所以最后……我们付得起的价格是1.6——1.7万一平的价钱。”我的手指戳着计算器念叨。这套计算过程其实已经重复过好多次了,各个数值都已经成为定量,变量只有那个市场均价。它在我们刚决定买房时是1.8万,然后一点一点往上涨,不到一年间已经窜升到2.1万,始终在我们承受得起的数值之上,高傲地俯视我们,像一个君王。又像一个压根就不打算到我们碗里来的巧克力豆,轻佻地周旋一番,然后蹦蹦跳跳越跑越远。


我在一家电器厂做机械设计师,埋头苦干了六年,去年才熬到设计主任的职位,也勉强算巴结到中层了,工资比去年有大幅度提高,从7000涨到了12000。莹子在一家婚纱影楼做化妆师,收入比较有弹性,固定工资是4000,但还可以通过向客户推荐产品拿提成,出外景有补贴,每个月最少也能拿5、6000。我们两个的收入加起来如果不供房子、不生孩子,在这个城市可以过得非常舒服。


但舒服的生活却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的都是被尺寸小了的笼子四面紧紧挤压着的生活,那样才会感到安全。我们习惯了被归类、被设定目标、被划定活动范围、被集结队伍共同前进,一旦不小心被甩出队伍,独自面对广阔无垠的自由荒野,就会惊慌失措,该干什么?该向哪里走?这些都是我们脆弱人生无法面对的终极问题。只有赶紧跑回队伍里去,尽量挤到人群的中间,才能寻找到安全感和希望。


所以我们要把1.0版的生活升级到2.0和2.5版,那就是拥有房子和孩子。


“1万6到1万7,现在只能在这里,”莹子从ipad上调出深圳地图,手指悬在上面梭巡了半天,落到龙岗区那里,“还有这里,”以及光明新区,“能买到一手房,否则就只能去二手房市场看了。”


我把地图转到我这边,死死地盯着那两块绿意盎然的范围。画得多美,绿色蔓延、标满了各种好听不好听的名字,道路的细线四通八达,像毛细血管穿过一块仍旧鲜活着的肉体。可其实那肉体上爬满了密密麻麻蚂蚁一样的人,蚂蚁一样的人每天匆匆忙碌24小时之后回到各自蚁窝一样的家。那个家,那个房子,既是他生活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又是他每天奔爬忙碌的全部目的,这真有说不出的诡异和荒唐。


“喂!你娃怎么又魂游天外了?”莹子的手打到我脑门上,惊散了我眼前蚂蚁乱爬的意向。“买二手房你妈同意吗?”“当然不同意啦!你不是二手男人,我不是二手女人,凭什么要住二手房啊?我们穷虽然穷,这点讲究还是要的。”莹子把ipad又转了回去,也盯了一会儿那块爬满蚂蚁的绿色的肉,叹了口气。


“洗洗睡!”莹子挥了挥手,结束了今天例行的关于理想和人生的谈话。


上床后,我们都各自舒了一口气,在这个50多平的出租房里,夜晚是我最盼望的。因为那意味着不仅可以摆脱白天那些遥不可及的欲望以及失望带来的郁闷烦躁,还意味着我终于可以进入真正属于我所切实拥有的房间——她的肉体。那紧紧契合着的男女肉体虽然也那么紧却那么舒适,这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不让人类感到“越宽敞才越好”的地方了吧?想着这个念头我在黑暗中窃笑,又挨了她一巴掌。



一大早我就开车奔惠州,在协作厂的车间里忙活到晚上十点,在他们食堂随便吃了口凉饭,就赶紧开车往回赶,一路上跟困倦做着顽强的斗争。打开交通台听男女主持人用东北口音互相讥讽也不管用,听汪峰的“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知道生命已沦为何物”还是不管用,嚼口香糖不管用,喝罐装咖啡也不管用。瞌睡一波一波袭来,急得我不停扇自己耳光。


这种时刻唯有想我那威武剽悍的丈母娘才能解乏。莹子的妈唱京剧老旦出身,那中气十足的一声声吼总是能直接痛击到我的听觉神经,而老旦所擅长的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又时刻紧紧掐住我精神的小命根。我平生最怕丈母娘,想起她老人家那张浩然正气的脸不知何时就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将“不买房何以结婚?不结婚何以生娃?不生娃何以苟活于天地间?”的言论铿锵有力地向我输送,我就浑身一凛,瞌睡虫退散。


就在我刚开始全神贯注开车时,忽然看到前方200多米远的地方好像有黑坨坨一大堆东西横在靠右路肩处。这条高速路惠州这段没有路灯,路两侧又全是荒野,没有村庄,夜里全靠汽车大灯照亮方向。我赶紧把远光灯调到最亮,眯起眼睛仔细看那坨东西。越来越近了,忽然有玻璃的反光在大灯的视野里亮起,紧接着看到四条轮胎在这坨东西的最上边。我去!我赶紧踩了刹车,小伊兰特迅速减速停在那坨东西后边的路肩紧急停靠带上。


那,赫然是一辆肚皮朝天已经翻了的汽车,就这么在黑黝黝没任何光亮的高速路上挺尸。我回头看看向前望望,幸好现在前后都没车。我赶紧下车去我后备箱拿出反光故障警示三角板放在我车和那车的后面十米处,再拿出手电筒慢慢靠近那辆车。


我的心那个跳啊!咱可不是个胆大包天的纯爷们,从小没见过血肉模糊的场面,最严重的创伤就是小学五年级踢足球把脚大拇指趾甲掀翻了,从此见到血就哆嗦。可是人命关天,真要是有个受伤的人躺在那里等着我去救,咱能撒手不管吗!我脑子里胡乱想着,浑身筛糠,小心翼翼凑近,看清楚那车宝马的标志,然后往车厢里面照,车玻璃全没了,里面一片碎玻璃碴子,没人。又沿着车周围大范围地照。突然一股酒气扑鼻而来,我看到路边铁栏杆旁躺着一个人,地上一滩血。

  • 标签:理想现实房子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胡帝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五色莲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东写西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内刊老编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曾楚桥5750积分2014/04/16 10:12:41

    戏剧化的情节并非不可取,因为小说的基调从一开始就向荒诞倾斜,这说明小说自有它的逻辑走向。当“我”屈服于现实,最终解散了公司之后,安得广厦还没开始便成了空中楼阁。也许这样的处理更符合现实,但远离了小说最初的感动,也远离了荒诞的土壤。小说也因此失去应有的反讽效果。另外个人十分喜欢陈式幽默。语言之活泼亦可见一斑。向你学习。

    分享到:陈彻2014/04/16 13:59:03

    曾兄的批评切中肯綮啊。我没写过荒诞手法,的确很难找准那个调调,这次算一次失败的尝试,下次一定继续朝这个方向走下去,你就是我前头的路标。

      回复
  • 分享到:五色莲2000积分2014/01/24 15:49:33

    荒诞的故事透着残酷现实的心酸与无奈,现实无法抵达的理想,那就让梦来实现吧,在梦里来圆梦,只是梦会醒,日子依旧前行,生活还要惨淡经营,每个人都必须面对这个苍白的生存困境。作者很会讲故事,但这个故事情节不够巧思,衔接得有点牵强附会,人物心理冲突刻画得不够深入,冲击力说服力单薄,手法太写实张力不够,减弱了主题的荒诞性,可以写得更虚幻一些。主题结合现实民生问题,饱含悲悯的社会人文关怀,可见作者的良苦用心。

    分享到:陈彻2014/02/07 12:49:36

    接受所有批评,一直在修改中,不能写出荒诞情境是我的硬伤。祝安安新春快乐、马上年轻貌美有钱!

      回复
  • 分享到:笑笑书生10520积分2013/12/13 14:48:21

    是不是特意选择了房地产这个热门题材呢?陈彻编故事的才能是一流的,这在《合伙》里已经体现了。起承转合纵横捭阖,安排得都不错。我不爱编故事,而喜欢玩手法、结构和语言,但羡慕你讲故事的才能。也许把细节再打磨一下,会增色不少。

    分享到:笑笑书生2013/12/13 14:53:31

    不知道适不适合把更多心理甚至哲理方面的东西加进去,比如类似于卡夫卡《乡村医生》:在这最不幸时代的严冬里,我一个老人赤身裸体,坐在人间的车子上,而驾着非人间的马,四处奔波,饱受严寒的折磨

    分享到:陈彻2013/12/13 19:29:49

    我也许只适合编故事,因为一玩结构和语言,就感觉很困难,步履维艰。但一心想把整个故事叙述清楚,语言就总会流于平实粗粝。我一直很苦恼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分享到:廖令鹏2014/09/30 14:11:52

    故事(内容)与形式,语言与结构,是两对生死兄弟,相辅相承,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从小了说,是决定一个小说的成败,从大了说,是呈现了一个作者的写作伦理。浅见

      回复
  • 分享到:内刊老编890积分2013/11/09 10:46:42

    手法很专业,想象力加进去了,引进了超越日常生活的场景,如果是根据有一定基础的深圳故事改编就好了,就会觉得亲切了。

    分享到:陈彻2013/11/10 19:13:32

    多谢解读!

      回复
  • 分享到:东写西读520积分2013/11/08 20:39:24

    这篇没有《合伙》好,虽然《合伙》也有不少破绽。要肯定的是,陈彻作为一个女作者能把一个都市小白领兼愤青刻画得传神到位,这很不简单,说明作者有扎实的文字功底。但是这篇小说开篇就有问题:杨总那么大的腕儿,用得着自己开车?结尾部分人工臆造斧凿的痕迹也很明显。总体来说,这篇小说不成功,个人看法。

    分享到:陈彻2013/11/10 19:17:06

    多谢你的解读。作品写出来它就有自己的生命,只能留给读者解读,作者没有权利解释。但这篇本来就不像《合伙》那么写实,它的情节很荒诞,只是一个深圳童话而已。在这个房价高企的年代,我等小民只也能做做梦了,呵呵

      回复
  • 分享到:胡帝评委1030积分2014/10/14 00:05:26

    小说大概是想让一个荒诞的主题落地,回归理性,文本有作出类似的努力。但情节略显松散单薄,前后衔接乏力。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98
  • 22700
  • 14
  • 842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