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低于生活
    底层打工者的深圳生存纪实,流水线,暂住证,打群架,谈恋爱,凶杀案……低于生活,是留下还是离开?……
  • [2] [0]


1


六指一出生就比别人多一根手指,突兀的,很是扎眼。刚满月后,他奶奶一咬牙把他多出的手指剪了,到底心痛,没剪利落,留下一小节骨头,小时候不怎么显眼,往大长了,多出的手指依然肉凸凸的,难看。在乡下,六指是坏名声的代名词,也影响外观,所以奶奶才那么决绝的要剪掉它!

父母除了给他多生了一根手指,其它方面到不见得与别个孩子有什么不同,甚至比别人还略显愚笨,这主要是因为他的书不如别人读得好,勉强初中毕了业,还没等拿到毕业证,他就和同村的几个伙伴去了南方,听说那里遍地黄金。但六指不相信,他姐黄金玲在南方打工数年,并没有给家里带来多大财富,刚到南方那几年,她倒是每隔一两个月就会给家里寄几百块钱来。后来找了一个外省的老公就再也没有往家里寄过一分钱了。

六指来南方,唯一可以投靠的人就是自己的姐姐。按照信封上的地址,他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叫松树岗的地方,虽然中间在广深公路的野巴上被买了一次猪仔,被几个黄头发流里流气的青年恐吓了一阵。看来妈妈还是有先见之明啊,把几张卖粮食的大票子缝进了他贴身的短裤里。

是姐姐接的他,他那个在照片上见过的姐夫还没下班。姐姐叫六指先去床上躺一会,她说她煮好饭再叫醒他。


坐了两天一夜的车,六指的确累了,倒在床上很快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姐姐说,看到他睡得挺香,中午就没忍心叫醒他。

晚上的时候,看到了姐夫,湖北人,没照片上帅,脸黄,略瘦。姐姐说,姐夫在模具厂上班,那里毒气很大,但工资高。姐夫算是技术员,老板包食宿,由于不能带家属,便和她在外面租房住。姐姐在另一家工厂上班,不久六指就知道,姐姐谋生的那家厂叫“利达科技”,是松树岗待遇最好的外资企业。姐夫看起来不太爱说话,只问了问家里的情况,父母好不好。可能是他们刚见面的原因,也许以后就会融洽的。六指想。


今天姐姐专门请了一天假,是为了陪六指的。

姐夫只坐了一会就又忙著加班去了。姐姐说,给人家打工,想人家的钱,人家就想要你的命。这是没办法的事。姐姐又说,过不了多久六指就能体会打工辛苦和无奈。六指听着。六指对即将面对的陌生的生活环境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但他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怎么样?他不管,他还年轻,他有的是时间体验。

饭后,姐姐带他出来散步,其实是带他先熟悉熟悉附近的环境。

可能晚上很多人都在加班,大街上霓虹灯闪闪烁烁,行人寥寥,但是开来开往的各种车辆特别多,几乎令行人没有插足之地。他们穿过一条马路想看看姐姐上班的工厂时,就差点和侧面急驶而来货车相撞,紧急刹车的声音异常刺耳。“你找死啊!”司机从驾驶仓里伸出硕大的脑袋骂道:“丢雷老冒海。”当六指在深圳混了一段时间后,知道骂出这样话的人绝不是本地人,肯定和他一样也是来自外省的。显然这儿的人动不动就会张口问候人家长辈,而绝对不是出于尊敬,可能出于谋生在外的艰辛与烦躁吧?


利达科技是松树岗街道最大的外资企业,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了数万个工作岗位,所以它在本街道的地位是何等的举足轻重。在该工厂打工的员工主要来湖南湖北贵州四川,以及江西安徽河南这几个省份。只有少数人来自两广。能够进到这家工厂打工一般都是有本事的,要不就是凭了特殊关系。姐姐就是靠了姐夫才进到利达科技的。


2


初来松树岗,而且是走马观花似的遛达了一晚,街道边的建筑大同小异,很容易让陌生人难辨东西。这个叫松树岗的陌生城镇暂时没有在六指心中留下任何的印记。倒是一家富丽堂皇的大酒店,给了他不少的震撼。

那家酒店的名字叫“聚豪阁”。吸引六指目光的是酒店门口一溜漂亮的迎宾小姐,她们穿着开叉很高的旗袍,一个个风姿卓越,在霓虹灯下仙女般撩人。对着走进里面的各色人等,都屈躬卑颜的微笑欢迎。六指想,什么时候他也能爷们一样大摇大摆的进出“聚豪阁”呢?这只是一个农村孩子的梦想。似乎很渺远,但又不是没有可能。有梦想总是好的。有梦想就有奋斗的动力。

回到姐姐的租房,姐夫已经下班。令六指惊讶的是冲了凉的姐夫,还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洗了,这在他们家乡,男人是不可能做这些事的。能够洗自己衣服的男人应该算好男人吧,虽然六指有些不屑,但由于是自己的姐夫,就有点高看的意思。姐姐似乎倒无所谓,仿佛她早就习惯了自己男人这样做的。谁说不是呢,两口子都在工厂上班,家务活一般是谁下班早谁就动手做了,没必要等和挨。

六指暂时在姐姐的租房里打地铺,睡在硬硬的地板上,也不影响他做美梦。笙歌燕舞中,西装革履的六指,昂首挺胸的走进一家大酒店,姹紫嫣红的迎宾小姐,列队微笑,将柳枝一样的身体呈90度躬身相迎,“先生,欢迎光临!”六指是傲慢的。六指目不斜视。六脂向金碧辉煌的大堂走去……礼乐喧嚣。他醒了,是姐姐的闹钟在唱歌。

姐姐让在他出租屋呆着,别到处乱跑,这里治安不好,没有暂住证会被治安仔抓的,送樟木头就死定了。六指不懂,咋的什么坏事不做也抓?姐姐说,这里是特区,没道理讲的。“凡事小心!”姐姐叮嘱了一大堆,才和姐夫一起去上班了。在家里听妈妈唠叨了十几年,没想到跑到深圳来又要听姐姐唠叨,六指想,他得尽快找到事做。他不是很想独立的人,但他知道靠别人又不能靠一辈子。更主要的是他不想靠谁,他不相信特区真像姐姐说的那样恐怖。


六指在出租屋又小睡了一会,就爬起来,草草洗把脸。他要出去看看,运气好的话,就找到了事做,虽然他初来,他可不想白吃白住他们的,虽说是自己亲姐。利达工业区是松树岗工厂最集中的地方,由于是上班时间,工业区内少有人迹,只有几个挎着菜篮的阿婆,在路上缓慢而行,她们要去的地方当然是附近的菜市场。一些小商小贩游走于工业区外,工业区内有小卖部、小商场。这些都不是六指所关注的,他怀里揣着身份证,他是来找工作的。

但是在他准备进入工业区内时,被大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要他出示证件,六指一愣,除了一张身份证,他还有什么证件?什么都没有,连一张初中毕业证都没有。但六指还是诚惶诚恐的把身份证递给了那保安。保安说,厂证呢?神情是居高临下。六指说,他没有厂证。六指心说,笑话,我厂都没进哪来的厂证?

保安说,没有厂证,你跑这干吗?添乱。他把六指的身份证往保安室外一丢。“我是来找工作的!”六指赶忙接住身份证。“不招工。”说完这句话,保安扬了扬手中手中的橡胶棒,不耐烦的样子,“衰崽。”好像六指再不走,就要揍他。

六指不明白,城里的保安怎么这样牛逼?人才似的。后来,在特区混不多久,六指就知道了,保安在特区是最不济的职业,真正的城里人是不屑做保安的,只有农村来的没有本事的穷小子才争着抢着做这份工作。不久后,和他们一起混社会的小广西说,保安是什么东西?保安是狗。自说自话的小广西不久在一次震惊松树岗的帮派械斗中,被人乱刀砍死。   


3


六指很生气,妈的,找个工作还要看保安的脸色!姐姐倒是不急,说他刚来,先休息好,多熟悉身边的新环境。工作的事得看机会。在姐姐的出租屋百无聊懒的窝了几天,闲得发毛,跑了几回菜市场,学着做了几顿饭。在家里他可是从没上过橱台的。姐姐姐夫吃了,没人说好吃,也没人说不好吃,吃饭就象打仗,赶时间啊。倒是六指自己感到难以下咽,就不好意思继续做了,等他们下班回来自己煮,他吃现成的。这样姐姐也没有说他什么,知道他从小是爸爸妈妈宠坏了的,能为他们做几顿饭已经很了不起了。

六指来松树岗的第二个周一,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姐夫,突然叫六指跟他去上班。六指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上班?去哪上班?这几天他可是连工厂的门都没有挨近过一次。

还是姐姐告诉他,说他姐夫已经跟老板说好了,带他去做学徒。


万佳模具厂在利达科技的隔壁,中间隔着一条一年四季臭气熏天的河。这条河在特区的西北部。源于羊台山北麓,注入著名的伶仃洋。长46公里,流域面积四百多平方公里。下游低洼,长满茅草,地称茅洲,河因此得名。据当地人说,三十多年前,此河清澈见底,是有名的鱼米之乡。自从划入特区后,工业迅速发展,水塘被填平,茅草被割尽,河流全污染,鱼虾死光光。好像一夜之间,河两岸厂房梦一样林立。工业和生活垃圾纷纷注入此河,河立马成了臭河,乌黑的水又分别流入珠江和伶仃洋,最后流入南海。

姐夫所谋生的万佳模具厂就在茅洲河边上。是一家小作坊式的私营企业,连老板老板娘,所有员工加起来不到三十人。老板以前是利达科技工程部的员工,打工数年,积累了一定的原始资本后,就辞职单干了。

利达科技原本也有自己的制模车间。在一次全城环境卫生大检查中,查出污染物严重超标,被政府责令停产整改。按照政府要求,这是一笔上千万元的投资。公司高层在一次内部会议中,几句话就裁掉了制模车间。决定以后公司所有模具都外发外厂加工。这样制模车间的数十名员工,在公司全额赔偿劳动合同违约金后,全部下岗。其中就包括六指的姐夫。


姐夫进入万佳的时候,万佳才几个人,所以姐夫也算万佳的开厂元老,加上技术好,很得老板的赏识,而且他们曾经还是利达科技的同事,关系就显得比别人铁一些。所以跟老板一说,要介绍自己的舅子进厂当学徒,老板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六指平生第一次进厂上班,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所有进厂手续姐夫都给代办了,可他还是一下融入不到其中。生产车间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气味。姐夫说那是化铜水的味道。姐夫给六指拿来一个口罩一副手套。姐夫坐在他的工作台上做事,让六指看着点。六指戴上口罩手套,心里却在想化铜水是什么?好刺鼻的味道啊。六指不由得皱了皱眉。


4


在万佳呆了几天,六指差不多就理清了这里面的人事关系。老板姓万,熟悉的人喊他老万,不熟悉的人喊他万老板。唯一的主管是老板娘的兄弟,他们都是广东海丰人。制模师傅有二十几人,有外招的,有老板从亲戚里面培养出来的;业务员三人,全是老板自家人;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听说是保安,一天到晚象没睡醒一样,头总往地下勾,不知他能保谁的安?

学徒工五人,六指是新来的,脏活累活一般新来的多干点。

干多干少六指不在意,就是气味难闻了点,口罩管不了多少事,带久了里面全是水,有汗水、肚子里呼吸出来的废气凝聚的水,几种水搅在一起,巴在口罩上,令呼吸不畅。如此恶劣的打工生活,六指不能确定自己会在这里做多久,他真佩服姐夫,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竟然一呆十年。姐夫说他十七岁进的利达科技,身份证上做过手脚,把出生年提前了一年,不然就进不了厂。姐夫说他进厂做了半年搬运工,那个香港籍的主管看他做事认真负责,就推荐他去了当时的制模车间学做模。把其他几个和他一样做搬运工的同事羡慕的不得了,要知道做了制模师傅工资待遇是普通员工工资的数倍。

  • 标签:小说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林美兰850积分2015/10/13 00:27:24

    看题目,就喜欢。明天来详细读。

      回复
  • 分享到:慕尼黑5790积分2013/11/25 17:12:06

    深刻,但也黑暗,待我细细品读。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1
  • 17600
  • 99
  • 669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