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华诗章
  • 点击:17679评论:252015/04/08 15:41
  • 收藏
提要:龙华诗章



游羊台山,登高诗


我渴望中的登高,诗一样的林间

被风继承,妙境于金黄的见证。


有时,少数人从山顶口返回,寂静的

过去灰尘和荆棘,只有时间获胜,

像是语言背后的隐喻。


登高不知高!还包括了那么多凌乱的脚步。

登高不思人!通往可疑的隧道被堵塞。

蝴蝶有死的形态,就像我躺着喘气,迷恋着

蝴蝶的翅膀,被一个警察没收未来。


版画上的大片大片云朵,戴着石头面具,

我触摸到变形的祖国,偏向于遮蔽,

如同水库在镜头闪着泡沫的反光,

我无力于神谕:“我害怕看见,害怕火焰和它的燎原。”


那些石阶向下空空的深渊,可能是群山尚未脱离颜貌,

倾听往事的小假期,但是不管在哪里,

我用事物拴住虚无,并酬以

果子一样的月亮童年。


这确实没有什么好顾忌,倘若老妇人的博物馆寻找

旺盛的残骸,我是不是应该羞愧,

只为被窥视的生活,距离越远就越易被打扰。


不同于弯曲的行走,写作并不影射

笨拙的暮晚,毕竟,植物还没来得及有新名字。



龙华线,或地铁诗


从这里到那里,只为接近目的地,

无声的车轮,碾过巨大的张力,

譬如时间被加速,譬如一点点暗黑地下的荒凉,

没有人知道在什么情况下,才能融入到我们的生活,

比起夜晚,更适合于挤压更多的旺盛,

如果不分地点——那也不等于是迷局,

看上去像是深秋单程的痕迹,一切比喻,

来不及展开就一晃而过,意味着归于虚无。

龙华线永无止息的轻盈,

泛起空气涟漪,尤其是纵横的日常,

最偏爱城市精准的敞开。


有时,从大厦中分离出一个我,

保持着温热,从进站口再从我的影子

分离另一个我,挤入车厢内腾出手来看书,

某一段情节在晃动的阅读走了样,记忆中的钢筋

变得弯曲,甚至连谈论被车速一笔带过。

最主要的是,我在想一个古怪的问题,

地铁是诗的骨骼,借助带电的咒语,

穿越我们整个乏味的人生,

或者,当作旅行再最好不过,倾向中

有如日日新。所以,我比人群更需要

叙述的一场偏离,即使相隔万里。


哦,拥挤的孤独,不必向夜色致敬,

不止一个角落,龙华线延伸到神秘的震颤,仿佛

闪烁着粼粼幻景,风比深渊更为轰响。

原本重要的事,或许缓一缓,任何一个站台,

亦能成为终点站;我没有能力减轻

自身的重力,以及盛下今年太多的秘密,

如果可能,我会有更多的机会学习隐身术,

诸如“湮没无闻的潜行”,这样我不会

被记起。造化不乏赞美,永恒

不缺轮回,置身于众人一言不发,

最美妙的瞬间,是我看见雨滴洒落在车窗。



暂居地,或大浪诗


其实,我不想用暂居地来谈论自己

就好像我在那里住久了,对周围的一切依然陌生

又免不了迷路。初冬更新着更深的繁忙

对我完全不起作用,一首诗减速日常

——问道于虚无?你要是这么理解

我无话可说。搬家是短暂性的

即使稍稍远了点,并不因此拉长我和你的距离

我早习惯于有规律的生活

但不意味着室内和楼下的风景不加区别

和你一样,暂居地取决于我们

如何对世界的一次选择,看上去

是代表了任何事物,在早上或深夜

保持了连续性。很可能,两只猫在阳台上

四处试探,你只通过它的嗅觉

最终加深你的怀疑:颠沛也许并无

因果联系,而原有位置随时更改。迁徙的隐喻

像是另外的语言,这对我而言

大浪未必不是城市的最远处,或是

最后的田园,一首诗延伸到那里

比想象中更广阔,足以胜于我

做梦的孤独。如果你愿意,我可以

打开所有记忆,一一安置好

家具,对诗的喜悦,还有生命的传统



一个人的时光,或清湖诗


暮色慢慢下降到熙熙攘攘的街景

一时难以适应一个人的时光,对此,你需要散步的习惯

直到栅栏纠缠你的影子;也许更需要鸟鸣

帮你摆脱出来,只有我知道你的耳朵

精通谛听,并波及影像性的绿枝,以及松针

和新的云朵,何其缤纷,几近沉沦过去

犹如掌握时光的最高神秘,是来自体内的山水

无论现实有多遮蔽,并不因建筑术

而陌生,怀旧首先随着散步从里到外

走了个遍,如果你视之为自然

那么清湖是美丽的,值得深入到

我们的骨髓里。确切地说,一个人拥有的时光

就是拥有清湖涟漪的时光,也预示了

浩瀚的未来。就像现在,你能想象从一个

街区到另一个街区,被一个湖泊

贯串另一个湖泊的覆盖,从而完美了

更多的湖泊。那意味着,根源的撞击确实有

微妙的相似性。所以,漂浮感有可能

不取决于湖水,再怎么变化,身体

保持了自觉,这是自然不过的事

我遭遇的嘈杂,相比之下,仍然算不上

水泡;或许,而当你出神时,一个人

才能从繁华当中感受出寂静的湖面如镜


注:清湖,相传羊台的东麓和龙华河的终点处,由周围无数小泊组成大湖,形成一个天然的大湖,湖深数丈,地下甘泉涌喷伴琴音,不论暴雨连绵,或干旱之年,保持湖水平线,水清如镜,故名清湖。







  • 分享到:
  • 王威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2
  • 张樯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1
  • 秦锦屏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1
  • 莫寒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4-10-26
  • 胡野秋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26
  • 廖令鹏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16
  • 王国华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10
  • 朱正安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09-26
  • 胡帝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09-26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荣誉奖项
  • 文章评论
  • 阿翔的诗歌忧郁又明亮,生命的虚无感在流光溢彩现实中如泡沫迅速膨大,又瞬间还原成原点。他的诗歌像自言自语,又有着强烈的倾诉欲望和焦灼的爱恋。紧张、绵密的字词后面,是诗人心灵的疆场……你若骑马,必然奔腾!你若步行,必然渴竭。
  • 谢谢秦锦屏,可以说一语中的。
  • 回复
  • 诗人用颇有分量的句子对平凡的生活进行了精确的描述。穿越这份平凡,我们可以看到生命的本质,和诗人一起站在生活的高度,俯瞰生命的每一个瞬间。
  • 多谢先生的点评,向先生致敬。
  • 回复
  • 可以读出阿翔于大浪诗意地栖居,用一种近乎静肃的情感追寻文化座标,幽思怀古,切问现实当中个体的位置。这组诗显得节奏相对平和,意象转换与议论的巧妙穿插,时而清新高远,时而跌荡沉着,呈现出对漂泊的生活背景下对大浪的宽容与理解,甚至超然,彰显出诗人强大的内心力量,以及由龙华这片热土升腾而起的广袤的精神王国。整体而言,这组诗大开大阖,收放自如,诗意绚烂。个人认为《暂居地,或大浪诗》相形之下稍显有些单薄小气。
  • 多谢你的批评,基本认可。
  • 回复
  • 去年我做评委,没有推荐诗歌,原因有二:一是多年不再写诗,对诗歌有了陌生感;二是参赛的大多数诗歌情感充沛、内容接地气,但对文字的把握和锤炼不足。这当然是我个人的局限。如果把诗歌比作画,我个人不太欣赏徐悲鸿的马和黄胄的驴子,而是喜欢吴冠中的写意山水。诗歌同画一样,最好空灵一些,超越一些。阿翔的作品满足了我这方面的想象。在这组《龙华诗章》中,个人的感受与表达,并没因为抽象而削弱,反因此而升华。
  • 感谢国华兄,能够入你眼则是我之幸。
  • 为什么不呢?据我所知,他以前是写诗的,不行吗?
  • 我的意思不是你顺着他的话说。而是,你评我的,就直接评我的诗,好或者不好,完全可以。你若说不好,我完全没有意见。至于评委,正如你说,他评他的,你评你的,即可。可我看到的是,你是在评他们评委的点评。
  • 阁主这一点倒是跟我相投,我也是看到觉得写的不好的诗就要说出来。我可以不同意你的意见,但保卫你自由评论的权利。
  • 我本来不想说,但是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写小说可以这样弄,但是诗歌没有这样弄的
  • 他以前写诗?我不知道哦,他评论他的,我评论我的,你的意思是我只能顺着他的话说,天下人评论天下诗,不能搞一言堂。阿翔,成长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评判是帮助你,呵呵
  • 阁主是不怕事的,是敢担当的人,应该说是两者皆有一点,首先声明你我素不相识,没有仇怨,阁主一来试评委,二来试参赛者,我看谁沉不住气,评委的功力还是比你深的,呵呵,多有得罪
  • 回复
    • 胡帝评委1030积分 2014/09/26
    • 分享到:
  • 阿翔的诗,有一种御风临湖的惊艳品相,温湿、冷热、快慢、因果恰到好处。这一组地理诗行文自在,读来如画,移句换景,辅以赏心悦目的清浅感悟,不像文字更似音符。
  • 感谢胡帝。
  • 回复
  • 神经质、敏感、孤独 ,这是最容易套在诗人身上的标签。想象一个具有这些特质的诗人,在城市里游荡,无所事,有所思。登高,坐地铁,面壁,朝湖,发呆,灵魂出窍……后来呢?后来就是我们坐在这里,分享他那些跳动的、常作惊人语、梦呓似的诗歌。读懂了?没有,那就对了。似懂非懂,为微醺;真个读透读懂了,为大醉。微醺,感觉恰好。
  • 感谢评委的评价,你这话让我感到你是真正的行家。尤其是后面一段,正合我意。再一次感谢。。。。
  • 回复
    • 云裳6150积分 2014/11/03
    • 分享到:
  • 邻家的诗里面喜欢阿翔、郭金牛、隆焱和小宇的诗,纯粹地作为一个读者,一个不懂诗的作者,我不懂诗歌的技巧、规则,而他们的诗歌是可以打动普通人的,诗歌因为抽象性的语言和随意性,却总容易让一些诗歌浮夸、做作、看起来高深无比,实则不知所云。好的诗歌应该是朴实的,写实在的自己或实在的情感。
  • 感谢安小橙,对我来说,能得到一个读者的评价令我高兴。的确,你说的没有错,诗,就得写实实在在的东西,也就是说接地气。
  • 回复
    • 莫寒10460积分 2014/10/26
    • 分享到:
  • 作为一名业余的诗评爱好者,此前有幸读过诗人的力作《少年诗》,但愧疚的是,一直没能就那部诗集写下只言片语。直到今天读到《龙华诗章》这组诗,才终于感悟到了他诗歌地理中神秘部分里的超现实主义情怀。他的这种超现实主义和一般意义上的先锋主义最大的区别在于,作品在获取空灵和深刻的同时,也实现了汉诗向更高层次语境的有效探索。
  • 谢谢莫寒:)其实更新汉语的意义并不在于先锋性。先锋是势态,而重要的正是很多人忽略了的心态。
  • 回复
  • 无论身居何地,每一处隔绝人烟的山水都具有启化作用,就连地下铁飞驰的瞬息里他也能够敏锐地察觉出个体置身于众的惯性和势能。诗是心学。文字貌似梦呓,实在是理性的校对与辨认,多少左偏右斜的自我啊,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我呢。诗歌里有演绎的过程,答案则交给读者内心收割。阿翔的诗歌语言同样貌似学院派,但我以为,更该认作是他发自经验和心灵的“审美和思想的私有化产物”。我体会到了一个诗人宝贵的操守与修养。
  • 老温知我,多谢啦
  • 地铁诗 这首一直是我钟爱,再读依然好看得紧啊!赞赞
  • 回复
  • 在山水物景中体验到的诗句总归是一种心灵的自我教诲。无论山湖还是地下铁,阿翔用即景的讲述方式修正着一个社会人的精神生活。他反思,矫正,挪移,换位,看似自语自解,其实是在修身育心。人类太聪明了,科学,律法,哲学,宗教......这些武器抵御着自然和天性,在他看来,唯有诗歌可以救赎并启发本初和完善的自我。
  • 一首诗要避免语言的单调化,那就要体现在语言的多棱镜。
  • 是啊,所以,语言多奇妙,写诗的人不仅炼金,还要会魔法。
  • 回复
    • 陈彻8420积分 2014/10/10
    • 分享到:
  • 其实一直想给阿翔的这组诗说点什么,却始终无从说起。直到前几天看了微博上一篇《世界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才悟到阿翔这首诗触动了我心中的什么(等下我艾特给你看那篇,绝妙)。人生于世上,无论想怎样地踏实,终究是虚无缥缈的,生与死之间,长长的一整段都只剩下记忆、感觉、接触、思想。阿翔的诗总是去碰触那个最深最黑最彻底的内核,难道你不害怕吗?一旦它将你吸进去出不来,怎么办?除非你一直当自己是灰是烟,是虚无。
  • 才看到陈彻绝妙的说法。其实在我看来,生与死、记忆与遗忘、历史与现实,很多东西不是绝对的,它并不刻意去揭示什么。所以你说的最深最黑最彻底的内核,它其实是黑洞,意味着消失的永恒。 再次谢谢陈彻。
  • 回复
    • 道长34860积分 2014/10/07
    • 分享到:
  • 最喜欢羊台山登高这首。诗样的林间,被风向后吹去,留下金黄般地美妙。过去的磋砣,被时间冲淡了,那么多凌乱的脚步原来都因为迷恋它。害羞的祖国,总是遮遮掩掩,如水库里波浪的反光,随时燃烧。石阶下面的深渊,是群山的处女容貌,被窥视的生活,距离越远就越易被打扰。而龙华线、大浪这两首诗,我从地铁的穿越和选择暂居某个角落,读出了诗人跳跃般的思维和独特的诗意。尽管有个别地方似懂非懂,但咀嚼起来有芥末的味道。
  • 道长读诗,读出了境界。感谢你的点评。
  • 回复
  • 我很反感有人读诗经常问:你这诗到底写的什么,我怎么看不懂。诗歌不同于小说、散文等文体,更注重在语言之美、朦胧之美、意境之美。读诗当追寻心理和精神的直观感受,若读来如夏日之饮冰水、冬日之饮醇汤,身心舒泰,又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就是佳作。曾有一个杂志编辑说过,编辑诗歌,如意境打动自己,语言舒缓有致,而内容处于似懂非懂的境地,这样的诗歌,就是我所喜欢的诗歌。如上组诗,当作清音,沉婉清丽,自成家数。
  • 庄昌平先生之见,正合我心。其实如果诗让人都看懂了,反而成为平淡无味。先生之言,在于读诗需要一个安静的心再次多谢。
  • 回复
  • 在现实里行走,亦如梦的游荡,从黑字白纸间蹦发出含糊不清的梦呓。阿翔这样的诗之歌,在他静谧的世界里,文字总是意象跳跃,缤纷飞舞充满张力。无论是在羊台山登高,在龙华地铁穿行,还是暂住大浪,或者一个人的清湖,与他一同踏上一辆承载着幻象的列车,向前向前,再向前,驶向一条不归的虚无之路。这样的文字,你触摸到什么就是什么,你懂或不懂都不重要,他的文字就如闪烁的霓虹灯,刺亮你的眼闪动你的心。
  • 五色莲说的好。或许,诗就是这个样子,至少我也是这么认为。它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结果。
  • 回复
  • 一首好的诗歌,或许不能完全理解,因为读者与诗人之间有着不可替代性。但却能感觉到诗人用情至真,用情至深。诗歌借助想象,将很多意象有序地凝聚在一起,产生深沉的意境。不经意间,似乎捕捉到些什么,又视乎走失了些什么,现实与虚无在时空交替,有很强的旋律和节奏感,或许就是诗歌的魅力。其实,得到与失去,都是轻浮的,只有内心中拥有了自己,心里才有曙光。在这组诗歌中,在现实中,读到了一种历史的思考!欣赏好诗!
  • 谢谢你的欣赏。其实诗是捕捉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没有任何一首能够完美的。再次感谢:)
  • 回复
    • 王威评委2680积分 2014/11/02
    • 分享到:
  • 纯粹透明的语言,简洁朴素的风格,均立足于日常的生活体验。阿翔的诗歌风标高峻,独特超卓。
  • 先生过奖了,着实令我汗颜。。。
  • 回复
    • 张樯评委1220积分 2014/11/01
    • 分享到:
  • 《龙华诗章》是一组精彩的诗,叙述一个人与一个世界的偏离,与一个世界的相似性,看起来在设置人生哲学,其实在逃避日子的无意义。
  • 问候张樯兄,眼毒哪。
  • 回复
  • 在现实里行走,亦如梦的游荡,从黑字白纸间蹦发出含糊不清的梦呓。阿翔这样的诗之歌,在他静谧的世界里,文字总是意象跳跃,缤纷飞舞充满张力。无论是在羊台山登高,在龙华地铁穿行,还是暂住大浪,或者一个人的清湖,与他一同踏上一辆承载着幻象的列车,向前向前,再向前,驶向一条不归的虚无之路。这样的文字,你触摸到什么就是什么,你懂或不懂都不重要,他的文字就如闪烁的霓虹灯,刺亮你的眼闪动你的心。
  • 谢谢正安。正如你所言,诗不会是单调之音,它是多面的,就像万花筒,总会有新发现。
  • 如果我的诗是愚弄了你,抱歉,是你的智商愚弄了你。当你扯到“印象派”,就知道你的智商底线了。你表现得很敌意,按我不必客气了,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也对你没有兴趣,麻烦你不要在我的帖子胡言乱言。
  • 我只好收回我的话吧,抱歉抱歉。。。。
  • 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印象派诗歌是在愚弄世界
  • 呵呵我没有敌意,我只是对诗质疑。你连这个胸襟都没有,你以后如何站在领奖台上,岂不是糟蹋了一帮评委的殷切希望,呵呵从你的所有的回复就可以看出你的境界。诗可以朦胧,但是盖不住你的底气,祝贺你
  • 呵呵,对我没有兴趣?但是现在是我对你的诗有兴趣,我只是说出来我对诗的感觉,邻家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评判者,一首诗要想成长起来,评判是少不了的,你这个态度很难拿奖
  • 回复
    • 张夏9880积分 2014/11/03
    • 分享到:
  • 我是不懂诗的,但这诗歌的意境实在有一种辽阔之美。衷心希望这首诗能获奖。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99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5
  • 12800
  • 4
  • 990
  • 作者:柏亚利
  • 邻家币:603200
  • 评论:33
  • 点击:4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