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抢占深圳港
  • 点击:105647评论:92013/11/27 15:49
  • 收藏
提要:身无分文的小跟车混成港湾大佬的故事。与黑帮斗智斗勇与法律打擦边球。弱肉强食,一路艰辛,只为能有一席之地。


目录

一.港湾之谜    

二.港湾之梦    

三.港湾之争    

四.港湾之歌    

五.港湾之殇

一.港湾之谜

2004年,我在深圳盐田港学驾集装箱大卡车。几乎每天在车上的时间都超过了16个小时,十分辛苦。

这天晚上老板(车主)正开车,我坐在旁边,他问:“想玩玩吗?”

“玩什么?”我问。

“我带你去,等下你就知道了。”

过了三村路口,再过红灯十字路,老板叫:“看,快看,这些都是。”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只见好几个小女孩站在路边招手。本来,她们象路人似的,但见到大卡车,就使劲招手。

老板快乐死了:“怎么样,来一个?”

“在车上?!”我虽然不想,却很好奇,因为附近没有房子。

“那当然!你还想去五星酒店不成?!哈哈哈……。”

“我不要。”

“怎么?出来十几天了,你还憋着?来一个来一个,我请客!”老板很坚决。

“我真不要,我宁愿憋着,没感情,假的,我从来不玩这个。”我说。

“什么真的假的,就当真的得了,都是男人,别装正经了,我请客,别啰嗦啊!”

不由分说,老板停车,对外叫道:“多少钱?”  

“大哥,到车上谈嘛。”一女孩子娇滴滴地回答。

“啊哈哈,那你上来。”

一位女孩爬上了车,带进了满车的香味。不知她长得什么模样,只听老板说:“哎呀,还蛮漂亮的啊?多少钱?”

“有两种服务,您要哪种啊?”

“多少钱嘛!”

“**80,**加**150……”

“啊?你以为我是新来的啊!一共80,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100!”

“80!”

“100!”

“好啦好啦,下次优惠点啊,记着我的车牌!”老板没了笑意。

我倒是笑了,没见过这样谈生意的,象小孩子吵架,吵完了,立即和好。

“来吧,你到后面卧铺去,就这个吧,挺漂亮的。”

我看都没看一眼,不在乎她有多漂亮:“我不去!”

“快点!”老板吼道。

“不去。”

“快点!”老板扯我的衣服。

“不去。”

“你可别后悔哦?!”

“嗯。”我笑看着他。

“好啦好啦,我先带个头,让你见识见识!”

我坐在副驾位置,看来往的车流,交织的灯光,听着汽车的吼声笛声,还有后卧嬉笑谈话声,思绪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这社会,这码头,何时能出人头地,哪里是我的乐园?

我发誓:定要闯出一片天。

跟车才十几天,我病了,头晕、高烧、几天没吃东西,治疗无效,整天躺在出租屋,身边没人照顾。

提醒自己,一定要活着!同时,我在反思:这样下去,未来能否找到出路?

若要增强免疫力,必须进食。可是,吃什么呢?我摇摇晃晃地走出去,一样一样地买,尝了尝,又一样一样地丢。最后发现,只有西瓜能勉强打开我的胃口。

一天三餐,我只吃西瓜。奇迹出现了,病情居然有所好转。

开车太累,我决定去码头卖早餐粥。

于是,我买来几个不锈钢桶,用常规大米和糯米熬粥,里面加了瘦肉和绿豆。

我用一根竹杠担起,从三村到盐田港口,要走三公里路。平生第一次,担上一百多斤,走这么远的路。好不容易走到,却已筋疲力尽。坐在草地上休息片刻,颤巍巍地站起,将粥用一次性的碗装好,送到排队的车前叫卖,两元钱一碗。

第一天,到上午十点,卖出了三十多碗,太阳开始炽烤大地,无处藏身。我在想:万事开头难,等将来,卖出了名气,注册商标,在深圳开几家连锁店,就不用这么辛苦地叫卖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车辆少了很多,到了上午九点,才卖出十几碗。最让人灰心的是,盐田港口的保安开始驱逐我,躲躲藏藏,还是被赶走了。再次,我心疼地把两桶粥倒在了臭水沟。

第三天,是星期一,车辆依旧很少。我躲躲藏藏地叫卖,被保安赶来赶去,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在码头闸口躲雨,被盐田港口的保安赶了出来,只有站在外面,任由大雨瓢泼淋下,雨一直下到中午。才卖出五碗,一身如落汤鸡,被大雨淋得湿漉漉的。

当我第三次倒掉两桶香喷喷的瘦肉粥时,泪水禁不住往下流,但我克制了情绪,仿佛已成为两个人,一个在心碎,一个在冷静思考。

回到出租屋,洗了澡,躺在床上,已身心疲惫。

我不想打工开车,因为,打工不是长久之计。也不想回去,因为,没本钱,在家乡难以找到创业的机会。更不能卖粥,因为,阻拦我的,似乎还有老天。

每每深陷低谷的时候,都会有贵人相助,到今天,我更确信了这点。

曾经多次被救于火海的事,以后再写。只谈这一次的:有位小时候的朋友,很久没与我联系了,得知我也在深圳,且历尽艰辛与坎坷,特意从宝安赶来看望。

我强作笑意,讲解在深圳谋生的经历,他却没有笑,眼里还噙着泪花,狠狠地骂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来了这么久,受了这么多苦,难道在你眼里,我不是你的兄弟了吗?”

看他认真了,我收起了笑意,任他责备。

我请他去饭店吃饭,他坚持买了单,还拿出了三万元钱,说:“你先拿着,你想什么时候还都可以,看能不能帮到你。如果不够,我再去银行取给你。”

我写了张借条,交给他时,他做出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举动:他接过借条,不紧不慢地撕得粉碎。

于是,我心里产生了一个坚定的想法:一定要快速走向成功!我要省略“学车”与“打工开车”的过程,直接买车,自己开自己的车,当老板。先买一台,赚了,再买第二台、第三台……

多方筹借资金,还去停车场找了好几天,终于还是买到了一台即将报废的车。可是,我才跟车十多天,道路还不熟悉,也不会倒车。

开车的那段日子里,让我记忆深刻的故事有很多很多,只简单地说几个吧:

一次,我带了一人,开车去潮州,天刚亮,到了陆丰,公路上有条小狗突然朝马路中间跑来,我赶紧刹车打方向,却未能躲过,车轮下传出了小狗的叫声。

后面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边喊“站住!”边朝着我的车冲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去潮州,路途很远,所以带了个副驾驶员。

早就听说:潮汕一带社会治安很乱,常发生敲诈、盗窃、抢劫的事,特别是针对货柜车司机。

在广东,至少有70%的货柜司机被敲诈过;至少有40%的货柜司机被盗过;至少有10%的货柜司机被抢过;至少有3%的货柜司机在抵抗盗抢时受过伤;至少有1%的货柜司机在抵抗盗抢时受过伤且身上留下了疤痕。

出门时,老乡警告我:到了潮汕一带,千万别在路上停车,那里是广东敲诈、盗窃、抢劫发案率最高的地区。

我们摆脱了追赶,一直往前开了约二十多公里,这时爬山,汽车水温急剧上升,必须停车休息。

刚下车,我们两人都蹲在山坡下的树林里方便,这时,来了一辆摩托车,上面坐着三个小伙子。

摩托没停稳,就举着大刀朝我俩冲过来,我想:“完了,我开车压死了他们的狗,肯定要敲诈一笔。”

“起来起来,打劫打劫打劫!”一“瘦猴子”两手紧握一支手枪,指着我的额头,还一“瘦猴子”高举一把大砍刀,架在我的头上。另外一壮实的青年一手持刀,一手勒住了我的同伴。

我身上的四千多元现金全被搜出来,然后,把我的证件向远处扔了一地。

这过程,总共不到两分钟。等他们都走了,我才彻底醒悟:刚才的事件不是敲诈,而是抢劫,他们与狗主人不是一伙的。

我马上打110报警,等了二十几分钟,派出所终于来人,了解情况后,说:“这个不能立案。”

“为什么?”我问。

“如果要立案,你们必须到我们派出所里协助做材料,以便调查。”警察说。

“还要去那里?我们要赶到工厂装货,没时间了啊。”我说。

“那就对了嘛,不是我们不立案,是你们不配合啊!”警察说。

“你就在这里做个笔录不就行了吗?”

“……”他盯着我,好像有意见:“过来,把事情经过写一下。”

我写了,签字,留下电话号码,随行驾驶员签字,上车离去。

副驾驶说:“刚才,我身上的八百多元现金也被抢走了,身无分文,该怎么办?”

我把手伸到后卧铺垫下,拿出一叠人民币,说:“我早有准备了,以防万一。”

他喜出望外:“你行啊,我真佩服了。”

“出远门,多个心眼儿好。”

广东车多,车祸也多。每隔两三天,就能看到一起车祸现场,甚至,还有现场被压得离奇古怪的尸体,令人心慌和反胃。

我买车后,自己没有业务,盲目地找,找到的是多数车主都不愿做的业务,只要给现金,价格再低,运输再难,我都做。然后自学着慢慢开车。做了业务,人家却不兑现承诺,一拖再拖,不给钱。这下可把我逼迫上了绝路。为了买这台破车,家人帮我找邻居借来了好几万元钱,这钱,我必须及时退还。

为了周转,为了还债,也为了稳住业务,我决定以最下流的方式对付上线。

我给这位河南的车主打了个电话(他也是车主,不想做的业务,没钱赚的业务,他就转让给我做):“林老板,前几天,我家乡几个兄弟杀了人,今天跑到我这里来了,能不能先借几百元钱,我好安排一下?”

“哎呀,兄弟啊,你朋友为了难,就是我朋友为了难,好说,你马上过来,我把运费都给你付清。”林老板语气极好。

“你的业务好,继续给我做哦,不然,我无法养活他们。”我威胁他。

“你放心,我最近联系了个新业务,少不了你一份!等下来拿钱,我给你个好单(运输业务的资料)。”

想不到这些有钱人,那么缺德,却又那么怕死。于是,我总结出了一个道理:出来混的,心要横着点。这想法,对我以后抢占码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至于面对持枪的黑道头领,我单刀赴会,面不改色,从容面对。

因为不熟悉码头操作流程,进盐田港卸货柜,我把两个小货柜的资料交给码头办理放行手续,却只领取了一张放行单。我以为:一台车运来的,有一张放行单就可以了。

为了补办手续,在盐田港折腾了几个小时,最后,因在空旷地带停车,被记违章一次。这次违章,让我几近灰心丧气。——此车卖给我时,就有过两次违章记录,现在是第三次。按码头规定,违章三次的车辆,一个月不许进码头。好话说尽,请求原谅,回答还是:不行。

车停在车场,每天要交养路费、停车费、挂靠费等约两百元。后来,这台车还跑了几个月的长途,发生了太多精彩的故事,以后再谈。

因为不能进盐田港,四处打听,我找了个可以做的新活儿,短途业务,围着码头跑,转运空集装箱,每天赚的钱,刚够缴纳费用。

这业务,本是报废车做的,被几帮黑势力垄断分割着,他们的报废车不缴纳费用,可以在深圳市内来回地跑。辛辛苦苦、夜以继日地运,我这有手续的车,交完费用,等于是白干了。

于是,我又暗下了一个决心,这决心,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决定:把黑道的业务抢过来。

边帮他们运,边暗中打听,我找到了一个正被黑道压制着的老板,决定先在他手下打工,工资多少都可以。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盐巴18960积分 2016/01/15
    • 分享到:
  • 我的剧本《 流浪的小孩》已完成初稿。 简介: 刘顺在外省火车站周围流浪,见闻种种,遭遇种种,无不曲折离奇、惊心动魄。 刘爸从刘顺小伙伴那里获得QQ聊天线索,前来火车站寻找儿子,几经波折,多次擦肩而过,最后,曾帮助过刘顺的残疾人一伙,与刘爸打斗。当刘顺见到爸爸时,刘爸已奄奄一息,倒在血泊之中。 故事结尾:刘顺抱着爸爸的骨灰盒回家,跪在妈妈面前,刘妈当场晕倒下去。
  • 回复
    • 盐巴18960积分 2015/11/30
    • 分享到:
  • 长篇剧本《挖》已完成初稿,约二十万字,初定十七集。系作者继中篇小说《红尘湖》、《抢占深圳港》、《红砖碧瓦》后的第一部描写现实生活的“长篇”作品。 联系人:周亚华(笔名:盐巴、流沙),酒店业主、建筑管理、业余网络写手。 湖南 岳阳市 君山区 钱粮湖镇 游泳馆 电话:18607403070 邮箱:yanba20091225@aliyun.com (低价出售长篇剧本)
  • 回复
    • 盐巴18960积分 2015/11/12
    • 分享到:
  • 多谢华强北商会,受宠若惊,多谢打赏!
  • 回复
  • 我只想说,你令老板太失望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还依然清纯吗?不要让我失望哟。
  • 多谢支持,我还是原来的我。我最近在写长篇,百度:盐巴 剧本
  • 回复
    • 盐巴1520积分 2013/12/13
    • 分享到:
  • 弱肉强食啊!
  • 回复
  • 商业题材的故事,有意思。顶一个。
  •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 回复
  • 总是想起浩南哥呀,山鸡呀,古惑仔呀“湾仔一向我大晒我玩晒 洪兴掌菅一带 ”…………
  • 回复
  • 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完全可以拍部电影了。
  • 还有许多情节没写,我也想把它拍成电影,但没那条件。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1520积分
  • 2星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3200
  • 9
  • 1520
  • 作者:只因不才
  • 邻家币:3200
  • 评论:6
  • 点击:3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