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口手
    单亲妈妈独自带女儿工厂谋生,因太过漂亮而遭到不少人觊觎,有主管有组长甚至是厂长,她会选谁?为何最终又因愧疚重踏漂泊之路?……
  • [5] [0]


1

这年三月,五岁的小叶子跟随着打工的妈妈来到了陌生的松树岗。

三月的松树岗是美丽的松树岗。

三月的松树岗,春天的气息像榕树的叶子一样,渐渐由翠绿到油绿,伞冠状的绿云一大丛一大丛,堆叠着铺满松树岗人车拥挤的街道。

三月的松树岗偶尔到来的倒春寒,会让人感到一丝寒冷。尤其是有风的日子里,灰暗的天空中还夹杂着绵绵细雨,仿佛初春才是南方姗姗来迟的冬季。而这个姗姗来迟的冬季是非常短促的,当太阳照临南方大地,人们还没有真正体会到彻骨的寒冷,由海边吹来的季风,带来腥臊的热潮,南方的漫长之夏便会很快的到来。

大概是水土不服,初来松树岗,小叶子便病了,在小诊所打了几针,吃了几粒口服药,没见好。没办法,叶芬芳只好去找她们主管请假。现在,女儿是她在这个人情淡漠的世界唯一的依靠和安慰。

在工厂请假,说容易也不容易,说不容易也容易,就看你跟主管的关系咋样了。初来乍到的叶芬芳自然是与部门主管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她去办公室请假,生产部主管苟富贵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眯着三角眼,翕着参差不齐的狗牙,眉心纠结,额上的皱纹波浪般起伏,在似笑非笑的听着叶芬芳的请假理由。

事实是,他眯缝着三角眼,在悄悄地打量面前这个年轻漂亮,又很陌生的女工。至于叶芬芳在说些什么,他还真没注意听。想请假?哼,得看她有什么表示再说。

噢,身材不错,前凸后翘。

噢,长相不错,那弦月一样的眉眼,那红艳艳性感的小嘴,那瓜子一样白皙娇嫩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抚摸、去亲吻、去抱紧在怀里,美美的含在口里。

苟富贵暗暗妒忌,不知道哪个男人有福气拥有如此尤物?

谁都知道,苟富贵是利诚五金厂有名的色狼。

谁都知道,他从不掩饰对美女的渴望与喜好。

据传,他属下漂亮的异性大多都没有逃脱他魔手的蹂躏。

一旦进入到他视线里的美女,如果是他权力范围内,他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只要能抱得美人归,那怕是不择手段,管他卑不卑鄙,下不下流。在他看来,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本来就是不干不净的。

现在,叶芬芳为生病的女儿站在他的面前。

他眯起眼,恨不得从目光里伸出手来,尽情拥抱和抚摸眼前的美人。

他有张让人不敢恭维的脸,却生有一张口吐莲花的嘴,从而使他游刃有余的混迹于利诚中层管理者中。

他是色狼不假,更是一只只会吃窝边草的兔子而已。

他除了在利诚一亩三分田里嚣张外,出了利诚的大门,他就是一滩没人瞧一眼的稀。

叶芬芳说了老半天生病的女儿,嗓子都带点哭腔了,却发现走神的苟富贵根本没有听她说话。她很气恼,虽然她进利诚五金厂没有几天,却已经从某些饶舌的女工那儿,听到了一些关于苟富贵的传言。女工们说苟富贵时,都是那骚狗怎么怎么的……

苟富贵“骚狗”的外号是他曾经的一个小情人送给他的礼物。之前,那昔日的小情人原是他办公室里的一个文员。小文员很快变成小情人,苟富贵通过关系把她弄到了人事部上班。小文员变身小白领就不再理苟富贵这个搭桥人了,拿她的话说他们这是交易,还背后骂他“骚狗”。

据说,在利诚厂有不少被“骚狗”处理过的女人。自小文员后,苟富贵一般不轻易向上级“推荐人才”了。而谁都知道,能被骚狗推荐的美女人才,都是被他荣誉处理过的。

现在,他在心里想,该怎样“处理”眼前这个令人心动的尤物呢?


2

叶芬芳没有想到,苟富贵在她说了一大堆好话后,仍不肯在她递上起的请假单上签字。

这时,叶芬芳已不是气恼,而是气愤,相当气愤。凭什么呀?哪家工厂规定员工不准请假的?她责问苟富贵时,毫无刚才低声下气的柔顺,而是变得凶悍无比。

苟富贵反而笑了,他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好像看到漂亮女人发脾气也是一种享受。他在心里说,有个性,我喜欢!

叶芬芳不顾后果的朝苟富贵吼过后,抓起请假单头也不回的去了厂部。这是苟富贵意料之外的事。

他低估了她。

在人事部,叶芬芳向一个人事小姐询问谁是厂长?那人事小姐看了一眼穿着普通员工工衣的叶芬芳,面无表情的朝某个方向虚空的指了指,然后忙着玩她的电脑游戏。

人事小姐所指的方向,是一大片格子间,男男女女几十人,她实在看不出谁是厂长。她进厂才几天,人事部也是首次来。为了女儿,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了,她原本是胆小的女孩,生活却把她磨砺成心硬和要强的女人。

活着的艰难,命运的曲折。她无所依靠。她只有靠自己。再苦再难,她也得往前闯!

人事小姐的淡漠,让她明白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向另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打问问题,难免是会碰钉子的。而对男人已经心死的她,在有些事情上还真的只有依赖男人才能得到较好的帮助。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事,她一般不会向异性求助的。

事实是,当她不得不向一位男职员询问谁是厂长时,那位男职员很热心的直接把她领到了厂长面前。

见到厂长时,她和厂长都是一愕。

叶芬芳没有想到,她们利诚五金厂的厂长原来是她的房东。确切的说,叶芬芳来松树岗租的房子是厂长老婆家的房子。至于其中的原委,现在她还不清楚。如果是与她无关的事情,她也不想知道。

厂长叫舒红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大学生。毕业后,来深圳淘金,但并不顺心顺利,只能怪他所学专业过于冷僻,在经济为主的特区简直无一丁点用武之地。但是,小伙子人长得高大潇洒。在利诚五金厂做搬运工时,被当时在利诚做报关员的本地女孩黄语珠看上了。

人与人之间的相识还是讲些缘分的。

比如外省打工仔舒红卫,和本地女孩黄语珠的相识,就颇有缘分。

养尊处优的本地人,与背井离乡的打工者,原是有天地之别的。

本地女孩黄语珠完全可以不用去工厂上班,她们优越的生活条件,并不在乎工厂里的那点待遇。黄语珠来利诚上班,纯粹是为了满足年轻人的好奇与好玩。她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女孩。


3

舒红卫刚进利诚五金厂时,那时的厂房还没有安装电梯,所有的五金产品,包括原料、成品及半成品,在生产过程中,需要人工不停的搬来运去。那些棱角分明的金属死沉死沉的,没有一把硬力气的人是做不了搬运工的。

舒红卫与黄语珠的相遇,是很偶然的事情。

那天,舒红卫费力的从一楼往三楼搬运一堆等待加工的表壳,在即将到达三楼时,与匆匆下楼的黄语珠迎面相撞在楼梯拐弯处。黄语珠发出“呀”的尖叫,利声细气的,引来一些人探头观望。

舒红卫怎么也料想不到,这是一次改变他命运的碰撞。当时,望着滚落一地表壳,他吓得分身发抖。搬运这批产品时,他组长就特意叮嘱过他,说随便摔坏几只表壳,他一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是不够赔偿损失的。

那金光闪闪的表壳,组装成成品后,据说是要高价出口到海外去的。

来不及多想,满头大汗的舒红卫赶紧地俯身去捡滚落一地的表壳,碰撞他的那女孩也俯身帮他捡。楼梯间不时有上上下下的工人和职员,有的无动于衷的擦身走过,有的会停下脚步加入到捡表壳的行列中来。

表壳洒满楼梯间,有部分掉落到一楼楼底。捡完归拢,初步查看,有半数表壳不同程度摔伤、擦花。不用想,后果肯定是很严重的。

撞他的女孩对舒红卫尴尬的笑笑,看起来她一点都不紧张,还很无辜的样子。这是个衣着时尚的女孩,初看谈不上漂亮。但是,上好着装提升了她的气质,能看出来她与普通打工妹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看着紧张兮兮的舒红卫,她还在捂着嘴笑。舒红卫突然有恨不得踹她一脚的念头,反正是要打包走人的!但他不敢。他仅仅想想而已。

摔坏那么多表壳,厂部处理的结果没有叫舒红卫打包走人,相反还提升他做了生产部后勤组长。舒红卫懵了!

舒红卫不久就知道了原委,是那个撞了他的女孩帮了他。

她为什么要帮我?舒红卫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他打听到帮他的女孩叫黄语珠,他决定当面向她致谢。于是,在一个不加班的晚上,他请黄语珠吃饭。黄语珠很爽快的答应了,一点都不扭捏。黄语珠的爽快反而令舒红卫惊讶不已。他的感觉是,初约女孩,女孩应该适当的做些拒绝呀,起码假装一下姿态啊。可黄语珠连委婉的推辞都没有,就这样爽快的应约了!

那时,舒红卫除了知道黄语珠在厂部担任报关员的职务之外,其它的他便一无所知。而黄语珠却在人事部调看过舒红卫的档案,知道他是个落魄的大学生,就有心想要帮帮他。

当她在楼梯间第一次看到舒红卫时,就一阵莫名的心跳。很奇怪的感觉。她以前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很晕。是楼梯外的太阳光比以往来的强烈吗?

捡起地上表壳,她只剩下笑她只会笑,尴尬莫名的,有歉意,有同情,唯独没有担心……而他却很气恼的样子,刚刚还吓得胆战心惊呢!

黄语珠是家里的独生女。她父母一心想要招个上门女婿,本地男孩是不屑于给人上门的。当黄语珠把外省打工仔舒红卫领进家门时,黄语珠的父母很热情的招待了他。

对于是否做上门女婿,舒红卫在内心深处是做过挣扎和慎重考虑的。面对茫然的前程,所谓成功的人生,也许这不失为一条捷径,是无数外省打工仔求神拜佛,都求不来拜不到的甜蜜馅饼啊!可这样的馅饼今天竟然砸到了他的头上,是他们舒家祖坟终于冒烟了吗?

做了黄家上门女婿的舒红卫,在利诚五金厂一路官运亨通,从小组长到车间主管到厂长,他比别人少走了多少弯路。

然而,人心似海,欲望如壑。

容易得到的,谁会珍惜?

容易满足的,谁能满足?

毁灭从心开始,只是机缘没来,只是时候未到!


4

叶芬芳找到厂长舒红卫请假时,舒红卫看了看请假理由,没有多说什么,就在叶芬芳的请假单上签下了他的大名。

情况急剧转变,太出乎叶芬芳的意料了,她原以为要废一番口舌的。她甚至准备好了一堆忧伤的说辞。四目相对时,她没有想到他是这家工厂的厂长。舒红卫是她初来松树岗第一个给予她帮助过的人。直到今天叶芬芳看到舒红卫的签名,才知道这个当初帮助过她的男人叫什么!

三月初,春节过后不久,她带着女儿小叶子来到了松树岗。她是来找工作的。她得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和女儿,最好能让女儿上到学校,但是,能在本地上学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叶子已经五岁了,还不会识字,她也没有时间教女儿,只盼能够被本地学校录取收留。

小叶子是个懂事乖巧的小女孩,她不能让女儿像自己一样没文化。没文化的人可怜啊,没文化的人常会遭人欺负!

叶芬芳领着小叶子走在松树岗的街头。她是第一次来到松树岗,所以松树岗是她陌生的松树岗。

春寒。她必须尽快找到房子租住。房子会为她们挡住风挡住雨。拖着行李,牵着小叶子的手,在社区转悠,叶芬芳的眼睛要不断地扫过房屋下的招租广告。她已经问了好几家房东,可是都没有合适的。天快黑了,如果再找不到房子租,她只有去住旅馆了,那样会多花费钱的。她是个很节俭的女人。

  • 标签:打工小说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牛叉叉7630积分2014/01/22 15:35:58

    何剑胜的关于松树岗的小说,关于在松树岗生存的人,篇篇出彩。这打工人经历的个中辛酸与楚痛,务工人员的情感漩涡,内心世界,无一描绘得淋漓尽致。他所选取的人物、场景,是真实存在的世相。但是所取的角度,却往往让人意想不到在这样的一间前通的工厂里,又能意料之中地发生这么些事情。他在情节与描述上,适当地出现社会的阴暗面,但是,却也出现了一种正能量。比如,叶芬芳最后急流勇退的紧急煞车。

      回复
  • 分享到:原来如此2100积分2014/02/17 16:27:10

    男人帮女人,特别是帮漂亮的女人,都有所企图!

    分享到:深士风2014/02/18 09:30:06

    要是男人对漂亮女人都没有企图了,那还是男人嘛 :P

      回复
  • 分享到:顾惜朝3580积分2014/01/02 16:02:30

    “这时,叶芬芳已不是气恼,而是气愤,相当气愤。凭什么呀?哪家工厂规定员工不准请假的?”貌似很多地方都这样哦,不准请假,只能算旷工。

      回复
  • 分享到:微社区14340积分2014/01/02 15:59:37

    ”叶芬芳“单生母亲的身份本就已经很凄凉的了,还与”舒红卫“经历这样一段纠结没有结果的感情。真心想说:能不能好好生活,这么没事找事虐何必肋?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1
  • 17600
  • 99
  • 669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