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拯救
    想到李梦凡,就想起杀害并蹂躏她的歹徒,想到移植在陈小山身体里那颗鲜活的肾,那颗肾就来自那个被判了死刑的歹徒。……
  • [20] [1]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痛楚的希望!



序一:陈小山

陈小山和我早在中学时代就是同学,那一年,我们来自五六个小学的同学一起进入了初中,彼此之间很陌生,学校在开学后没多久就进行了一次模拟考试,我们在把这称为“摸底”。考试完后很快公布了成绩,学校组织开学典礼大会,顺便表扬一下成绩优秀的同学,以此号召其他同学向他们学习。我的成绩一直不差,我和几位同学陆续站到了大会主席台前,当念到陈小山的名字时,没有人上来,一遍,两遍,三遍,念名字的老师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同学们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东张西望的到处找人。这个时候,一个个子不高的男生从队列最后面的角落走了出来,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先盯上的是他的脚,他穿的是一双拖鞋,而且硕大无比,明显是他爸爸的,那双拖鞋与他的脚的比例是那么的不协调,甚至滑稽。他的脚指全部从鞋口窜了出来,扣在地上,脚指扒在鞋头上,怕鞋掉了,而鞋的后半部却空了起来。他走的还挺快,随着他的走动,拖鞋发出巨大的叭搭、叭搭的声响,这让会场炸开了锅,很多同学都评头论足起来。这是谁啊,怎么这样子啊?而他一脸的镇定,不慌不忙,走上台,站定。直到老师说了三次安静,整个会场的吵嚷声才压了下来。这次大会谁学习好,考试是第几名,也许都没有被大家记住,但陈小山这个名字将载入史册,他无疑是这次大会的最大亮点。

陈小山后来成了我的同桌,我对他从没有好感到慢慢喜欢,我喜欢这个特立独行的家伙,他的思维总是那么的敏捷。他喜欢恶作剧,比如老师上课前,他很得意的代替值日生去擦黑板,擦完后把粉笔沫在讲台桌上抖一层,在此前先在讲台桌上写好字,粉笔沫淡淡的一层刚好掩盖住了字。轮到物理老师上课,抱着教案本、尺子等一大堆东西进来,看到讲台桌上有一层粉笔沫,随即很自然的用嘴一吹,就在这时,两个字映入眼帘:放屁。物理老师先是一愣,笑容有些尴尬,之后,脸就红了。他查找值日生,值日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他明白相后,特委曲的直指陈小山,而陈小山更是一脸无辜状。好在物理老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不和这些学生计较,反倒觉得这些孩子可爱和有趣。陈小山的恶作剧远远不止这些,他把一条蛇放到女生的桌仓里,吓得那女生惊声尖叫,花容失色,落荒而逃,从此不敢坐那个位置。我也很怕蛇,后来我才知道陈小山的家在山里,所以他不怕蛇。

陈小山就是校园里的一头奔跳的羚羊,他的跳跃是如此富有张力。他喜欢汪峰的歌,尤其是那首《怒放的生命》,他在宿舍洗澡时每次都唱这首歌,我和室友们都知道他唱的难听,高声部分老跑调,但他唱的特有激情。陈小山还喜欢诗歌,那个美好的青春时代,我也喜欢上一些诗歌带给我的憧憬与想像,在这一点上,我和陈小山是有共同语言的。陈小山最喜欢在宿舍里朗诵那首海子的《以梦为马》,每次读到这首诗,我也感到心潮澎湃,热血在燃烧。陈小山还帮其他男同学给女生写情书,不是免费的,一般一封情书收费2毛钱,也有按字数或者页数收费的。陈小山写情书有两个特点,一是不打草稿,一气呵成,速度快,二是朦胧不露声色,点到为止,因此很受一些同学的喜爱。

陈小山的张扬个性与痞子习气是周围的人都熟悉的,而我和陈小山的友谊,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加深厚起来。后来,我们一起考进了本市的一所重点高中,在这所3000多人的校园里,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是熟悉陈小山的,还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是知道陈小山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最少是听说过陈小山的。陈小山在校园里举办过诗歌朗诵会,尽管他当时写的诗还很稚嫩,尽管参加朗诵会的同学并太多,但陈小山依旧声情并茂的朗诵着他的诗歌,我由此知道陈小山是个理想主义者。陈小山还给一些名画配诗,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怀念那些逝去的艺术家。到了高三,特立独行的陈小山以及所有的同学们被时间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我们面临着即将到来的高考,这是每一个人人生的转折点,我们不得不放下曾经嘻哈的作风,认真去对待。在最后冲刺高考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各自独立为阵,少了些交集,我是看好陈小山的,他的成绩一直不差,考上大学不算什么,主要还是看能不能考上更好的,或者符合个人的意愿的。

高考放榜那天,我没有看到陈小山,听同学说陈小山早就来过了,他已经走了,好像名落孙山了。我有些不能理解,难道他发挥失常,这对于他这样一个敏感的理想主义者来说,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后来,我如愿以偿的去了其他的城市上大学,再次见到陈小山,是在半年以后,学校放暑假后,我回到了老家和陈小山不期而遇。陈小山有些沉闷,以前他很少这样,我问他怎么搞的?他说他也不知道,有些埋怨,说家里人现在对他很冷淡。要知道,一个农村家庭,全部的希望都放在考上大学这件事情上,特别是在那个年代。陈小山也可能收到了小道消息,他说,有个狗日的把他的成绩顶替了,他平日里太张扬,更像个痞子,被人盯上了,这样似乎顺理成章。我对陈小山只能报以同情,陈小山说曾想过托人调查,但他势单力薄,人家能动手脚,肯定是上面有人,做得天衣无缝的。陈小山说,只能认命了。我说起今后的打算,陈小山说随便做点啥吧,反正不想待在老家。短暂的会面后,我们一起吃了顿饭,还约来了两个要好的同学许林刚和刘小伟。陈小山的话突然间变得很少,只顾大口大口的喝啤酒,这让我们其他人有些不习惯,但我们也无能为力。

我在大学的几年间,陆续知道了一些陈小山的消息。早些时间,听说他去了北京,我不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工作,北漂了一段时间后,他又去了上海,好像在一家广告公司搞些创意类的工作,这个倒是挺适合他的个性,但是,好景不长,再过一些时间他又出现在了广州街头,他就这样流浪着,但他誓死也不愿意回老家。这些都是我从同学口中得到的消息,也无从考证。我毕业以后,选择去深圳的一家公司上班。一年后我在深圳遇上了陈小山,他比以前略显憔悴了些,可见这些年没少吃苦。多年不见,我们述说着陈年旧事,他在精神上似乎恢复过来了,一展往日的愁容,还是那样爱开玩笑,不正经。问我谈过女朋友没有,问我初夜是什么感觉,我一头雾水,我说我还是处男。后来,我们就合租在一起住,他的工作很不稳定,在半年间换了三次,一般都是在广告公司,或者文化公司,只是到手的钱寥寥无几。我通过认识的朋友帮他介绍了一份网络编辑的工作,这一次,他还算老实,踏踏实实的做了近一年,他离职的时候对我说那份工作太枯燥乏味了,他实在受不了。他说他准备搬出去一个人住,打扰我这么久,很不好意思。其实我并没有这么觉得,我觉得这个城市很孤独,在一起还有个伴。

陈小山搬走后,我们也联系着,他搬去了白石洲。他有一段时间没上班,靠写一些稿子给杂志赚些稿费度日,其实是在吃老本。我不知道老本吃光了,他怎么办?他不太会打算,他忘记要付房租,水电费,卫生费,上网费等等,跟我在一起时,这些都是我付的,他一直不记得付,当然我也不介意。

一段时间后,他终于坚持不住了,我在上班的时候,他找到我,似乎不好意思开口,他有些口吃,沉默了下,又结结巴巴的说,你能借我、借我几百块钱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似乎转头就要走。他总是这么内心脆弱又要表现的很坚强。我把钱借给他,他说话马上流利了起来,并说等下个月就还给我。但他从来没有还过,我想能帮他的也就这么多了。陈小山也这样找到其他同学借钱,后来借着借着就没有人借他了,他也不再好意思张口。他的生活一直很拮据,但不管怎么样,能在这座城市生存下来,也是要付出努力的,陈小山在这一点上不输于其他任何人。不久,陈小山做了兼职家教,杂志约稿等,也算有了出路和盼头。

正当大家为陈小山的转变感到安慰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感到震惊。陈小山在夜里不停的起夜,不停的上厕所,可关键是尿不出来了,好几天都如此,憋的难受,嘴里发苦,还伴随着呕吐,身体也变得浮肿起来。他只好到医院做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医生告诉他,是尿毒症。陈小山听得一愣一愣的,在医生严肃表情里,陈小山读懂了尿毒症的可怕。当我到达医院时,我看到陈小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像个蜷伏起来的虫子,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恐惧,他的眼神飘忽不定,有点呆滞。我看到了他眼角的泪痕,他一定哭了,在深夜里,捂着被子不敢声响,像溺水者一样挣扎着,狠狠的咬着牙,无声无力。他的母亲和哥哥陪着他,家里还有几亩地的玉米,他的父亲依然在地里劳作着,要过几天才能赶过来,而且还要找人借钱带过来。她的母亲已有六十,坐在一旁只是叹气,没有哀怨只是过度的紧张。她不太清楚自已的儿子这么些年为什么不肯回家,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得了这种病。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几位同学开始在这座城市热闹的人流里穿行,为了陈小山,我们不得不走上街头募捐,开始了拯救陈小山的行动。一个秋天过去,陈小山的病情明显加重,他每天都要做透析,只能靠着一次又一次的透析维持着生命。透析一次长达好几个小时,这让陈小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的头发已经凋落,也是之前理发师帮他剃光了。他没有医保,所以只能靠家人和朋友,他的父亲带来的2万块钱很快就花光了。他的姨父也把本来准备盖新房的3万块钱送来了,但缺口太大了,还是堵不上,钱总是不够用。为了节省费用,他的父母更是省着吃喝,即便再怎么省,还是于事无补。陈小山不得不出院,搬回了他此前租住在白石洲的房子,一周3次的透析也不得不改为一周一次,但每次800多块的透析费仍让全家人无法支撑,该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为了给陈小山治病,他的父亲忍受了多少白眼和讽刺,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也变卖了。陈小山的母亲每天都叹着气,以泪洗面。陈小山听到这些,只能在被窝里偷偷的哭,也许只有时间可以缓释这些压抑。


序二:李梦凡

季节变幻着,我和我的同学们不得不再次走上街头为陈小山募捐。这一次我们选择了城市文化广场,上面有文化中心,书店,兴趣班等,人多,而且多是社会精英,还有跳广场舞的老年人,我想他们肯定会伸出援手的。我们在一张纸上陈述陈小山的病情,制作了一个简易的募捐箱子,我和陈小山的大哥陈大山,同学许林刚和刘小伟四个人排成一排站着,低着头,我们都不太好意思,沉默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开始时过往的人都匆匆而过,慢慢的,有少数人扔进募捐箱一块钱的硬币、纸币,慢慢的也有五块、十块的。有个老人关切的询问着,我们补充着说着陈小山现在的病情,老人解开上衣兜,他穿着中山装,看上去像是退体的老干部,他放下五十块钱就走了。我一直目送着他慢慢离去的身影,那一刻,我的眼睛有些湿,这世界还是挺美的,美得让人有点心碎。有一个中年妇女扔了100块,我以为她是个有钱人,但我看到她手里拎的包都破了。还有一些小孩在大人的带领下往募捐箱里放钱。那个上午,太阳是温暖的,人群是温暖的,我们的内心是温暖的。

  • 标签:城市城管记者民工警察生死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可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牛叉叉7630积分2014/02/17 09:18:31

    把许多对的人错的事都挤在了一起都混在了一起,熬成了一锅新鲜出炉的猪杂粥,这很好,很鲜美,也让人胃口大开。但这熬粥的过程实在太长了些,让等待饱餐一顿的人难以忍受,这无疑削弱了期盼许久的食欲。如开头读书时的陈小山就如是切肉,其实这肉,是可以切好放在一边等待下锅下而不必现切的,还有一些调料,也可以早些时候准备好,这让就不会费时误工了。总的说来,作者的文字功底与文章构思想当不错,建议可以去除一些冗长铺叙。

    分享到:张谋2014/02/17 10:48:12

    感谢牛老的点评,说的极是。我看下能不能修改下。谢谢,祝好!!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4/02/13 16:39:50

    其实是一个不错的故事,能深入挖掘下去。作者写作功底也不错,文字老到,但没有把握好叙述的轻重、节奏,有点可惜。

    分享到:张谋2014/02/13 18:17:59

    费老师好,谢谢你的关注与鼓励,写小说比较少,确实存在结构和叙述上的问题。以后会注意的,谢谢你的提醒。问好!

      回复
  • 分享到:可可160积分2014/10/23 20:23:21

    有时候,我在阅读时,会极力的想要知道这部作品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一个人,他在想什么,他想要借这只笔说出什么?从这部作品中,我似乎看出了一点什么,比如农民进城的境遇,媒体的担当与责任,还有在当今社会现实中最突出的社会矛盾,城管执法,医患关系,民工讨藓等等层面,一直到呼唤人性的救赎。其间胶合着弱势群体诸多的血泪与无奈!!

    分享到:张谋2014/10/23 21:51:33

    谢谢可可的阅读,鼓励与解读,问好!

      回复
  • 分享到:刘菡萏8010积分2014/12/09 23:55:47

    哥哥故意触电而死救弟弟,显得太假了。他这样爱弟弟,捐一个肾给弟弟就行了。他弟弟需要的是一个肾,不用一条命。本来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但讲得像白开水,前面铺垫太长,后面草草收场。张谋,还需要加油!努力!

    分享到:张谋2014/12/11 15:46:54

    谢谢批评:)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4/09/04 18:30:21

    作者用序的方式,把小说的主要人物一一刻画出来,这个方式很独特。文章中谁顶替小山,谁帮助小山,角色的出路,构思时作者还是用了心的。小山一个鬼灵精怪的聪明人,在社会上很落泊,是不是这个角色的定位不太准呢。梦凡与大山的定位就比较准,浩然正气,死了更是为了他人的生。 吴国兴一个顶替他人的自私鬼,竟在公安当值,讽刺呀,自己都不清,能办出清廉的事? 最后发现作者不但会写文,还会写诗,画龙点睛之笔,拍手叫好!

    分享到:张谋2014/09/05 13:34:47

    谢谢朋友的鼓励与关注,第一首是我写的,第二首是顾城的,呵呵!见笑了。祝好!远握!

      回复
  • 分享到:呓白3840积分2014/02/17 15:35:13

    加油!

    分享到:张谋2014/09/05 13:32:05

    谢谢!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41
  • 10100
  • 45
  • 719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