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城记
  • 点击:104002评论:162014/03/03 16:54
摘要:拥有大学文凭却成为一名农民工,进不了城也回不了乡,辛勤打拼时,老婆却成为了别人的二奶


自从离开家乡那天起,我就陷进无可改变的宿命。故乡回不去了,城里

又进不了, 虽然身在城里,就是找不到在城里感觉,悬着漂着。唉,就这

样悬着漂着吧,活着,先把一天天的日子过了再说。

---------摘自许抱负日记

抠门节省不是年轻人的风格,像我们这些80后,钱不会赚,花起来如行云流水一点不在乎。然许抱负却是个异类,节省抠门得简直是自残,绝对超过农村的老太太老爷爷。这样说吧,他来到本市城中村西岗村租房子住快两年时间了,而且是住在我开的杂货店楼上,只来我杂货店买过两回酒喝。我们之间是老乡,同一个村出来,我敢保证,买酒一定会在我店里买。第一回是提着五瓶珠江啤在他租的小屋里与大龄未婚女桂香对饮,结果饮到床上去了,被他老婆月芽撞个正着。第二回是晚上八点钟,他进店门时我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北京时间八点整。此时城市的华灯已亮,一片璀烂。店里的麻将桌早已开张了。房东土豪姨欢叫一声:付了,就要这个八饼。许抱负耷拉着脑袋走进来,失魂落魄地将身子靠着玻璃柜台,说来瓶酒。我问买几瓶,他说先来一瓶吧。我递了一瓶珠江啤给他。他说要白酒。我说不行,兄弟,这大热天的,白酒会烧伤胃的。他没说话,接过珠江啤,用牙齿咔嚓把瓶盖咬开,仰起脖子,对瓶口就吹,眨眼间一瓶啤酒就全下肚了。我眼睛不由放大了瞳孔,这样喝酒的人状态不对劲。我说兄弟悠着点,没人与你抢着喝。他说再来一瓶。他就这样一瓶接一瓶直接灌下去,灌到第四瓶时,脸色开始泛红,第七瓶时脸红成猪肝色,摇晃着有点站不稳了。他抓着酒瓶口,往坚硬的水泥地面上一敲,发出清脆一声响,瓶底变成许多碎片,另一半,突出了两个尖锐状。他举着啤酒瓶,斜着眼睛看我,说:这是刀么?我说这不是刀,是啤酒瓶。他说不对,这就是刀,我现在就把它当作一把刀。我说你喝醉了。他拍了拍不瘪也不鼓的肚皮,说: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我说里面是五脏六肺,还有你刚喝下去的啤酒。他说:不是,里面装的是稻草,全他妈的稻草!他的声音陡然提高,很歇里斯底。我说你真的喝醉。他把啤酒瓶递给我,说:兄弟,帮个忙,把肚皮破开,我要把稻草拿掉。我说兄弟你真的喝醉了。你不帮我拉倒,我自己来。许抱负说罢,举起啤酒瓶就要往肚皮上戳。我大惊失色,赶忙夺掉他手中的啤酒瓶。我夺掉他的啤酒瓶时,他已软绵绵地靠到我身上。我是连哄带骗加上拖,使着劲把他弄进里面那张寒碜得可以的铁架床上。他真的喝醉了,倒在床上就变成烂泥般的静物。

  • 关键词:中篇小说回不去的故乡进不了的城
  • 分享到:
这是VIP作品,您还不是VIP会员哦!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本文所得 3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3-15
  • 茨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3-10
  • 顾惜朝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3-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不错!但大学生外出谋生了,不管在外混得好与歹,或许不会再想回家种田。家里人可能是小农意识,想要保住他的那一份田。就是真正的农民进城务工多年,再回家种田,未尽还会喜欢,因为种田赚不了几个钱。题材好,但还需要再深点挖掘!
  • 应该说未必还会喜欢。
    • 茨平2014/03/10 14:00:34
    • 分享到:
  • 言之有理!

    回复

    • 茨平3680积分 2014/03/10 10:09:23
    • 分享到:
  • 这本是一堆还好材料。春节回家,村里重新调整责任田。我们那儿田质差太大了,故三年要一分。分田吵起来了,一个上了大学迁走户口的后生也要分田,村里人不同意。我说兄弟,你已经是城里人了,干吗来分农民老表的命根子呢?他说屁呀,我还不是个小打工,如今弄得城进不了城,乡回不了乡。我一下子被触动了,想把这种意思表达出来。可惜草草而成没有写好。决定修改,并把背景放到龙华新区,去那凑热闹。多请文友们指点!
    • 茨平2014/03/10 10:15:20
    • 分享到:
  • 朋友的一点建议,就是一种启发,我是真心想把稿子写好!

    回复

    • 何人4940积分 2014/03/10 12:03:36
    • 分享到:
  • 赞一个
  • 回复
  • 读此文,让我想起了刚刚看的工友之声,这个是加长版、小说版版的出城记。不知作者看了诗歌篇的没?不过这个故事情节就出彩了很多。
    • 茨平2014/03/06 14:13:07
    • 分享到:
  • 听到出彩的表扬,顿时欢喜!

    回复

  • 只想说一句:喝醉酒的人很恐怖!
  • 回复
  • 以为是苦情戏,最后收尾轻喜剧,先赞一个。
  • 茨平,你头像咋不显示?
    • 茨平2014/03/04 08:30:47
    • 分享到:
  • 生活悲喜无常呀!
    • 茨平2014/03/04 17:25:57
    • 分享到:
  • 不知昨回事,就是不显示!

    回复

  • 行文很长,故事也很精彩,文笔结构铺排都不错。但总觉得有些不合逻辑,就是许抱负这个人的身份,很难想象正规本科毕业生能去干农民工的活计,(这里不是歧视农民工也不是抬高大学生)虽说不是211也不是985毕业,但好歹是个本科生呀,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去灰尘扑扑的工厂做活打杂工去做叉车司机?如果给他换个背景会好一点。总的说来,许抱负有点惨,丢工作丢老婆,但也并不值得同情,不是城市不接纳他,是他自己抛弃了城市。
  • 说的是呢!
    • 茨平2014/03/04 17:31:16
    • 分享到:
  • 批评得有道理,可当下大学生是不好找活干,超市做售货员都看到很多!不过,给人不真实的感觉,说明我写失败了,没写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3680积分
  • 2星
  • 2钻
  • 用文字来消弥孤独
  • 用文字来消弥孤独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7
  • 13400
  • 22
  • 3680
  • 一个个细节像一粒粒珍珠串起了春丽的生活轨迹。打工、写作、留守儿、钱币、女儿、母亲。让我读到春丽的亲情、友情、爱情。很欣喜为了写作,爱人可以舍弃玩的时间把电脑留给春丽用。每个人来到深圳打拼都有自己精彩的故事,有苦有泪有甘甜。每个爱写作的人,也有自己读书与写作的故事。从春丽的文章中,也让我学到了一些收集素材的经验,听到好的话语,看到让人感动的事情,记录下来,把这些情节串起来,就为文章获得了第一手资料。

    春风妙语去大浪,听海浪的琴声

    2017/6/28 17:21:26
  • 坐在自己的沙发上,吃烟,吃黑兰州。左宗棠大人曾上奏朝廷:陇右苦甲天下。时至今日,仍是穷省。再穷,也穷不得面子。吃十七八块钱一盒的黑兰州,长脸。我一同学,小富,长年黑兰州不倒,路遇另一官至七品同学,递黑兰州过去,县太爷不吃,回敬一支大中华。于是,我便尊敬吃黑兰州的同学,同时,我更尊敬吃大中华的县太爷同学。咳嗽一声:题材与深圳不搭噶。凑个热闹罢了。

    老痴吃烟

    2017/6/28 14:33:10
  • 到机关工作一直都是令人向往,除了想象中丰厚的待遇,让人垂涎的食堂伙食还有节假日的福利等等。作者的文字让我看到了行政机关基层人员的酸甜苦辣。小人物的心思,时时七上八下。街道分制,各奔前程。一个工作证只能“押”门卫,而对自己的内心与物质的保障似乎都有点距离。初读不知是段老师的,只觉得这文章言语就是接地气,待细查才知是段老师,果然文不改其风,语言有味儿,接地气,这就是段老师文章的“招数”。

    叶紫搬家

    2017/6/28 11:59:25
  • 对深漂一族的我们来说,搬家是我们的生活常态也是深漂一族的标签了,随着生活工作的不断变迁,我们就需要不断的搬迁住所,我想每一次搬家每段经历都是珍贵的,每一次搬家收获的东西都不同,每一次搬家都是一种转变成长的经历生活的的改变,尽管我们不停的搬家,但一次会比一次都住得舒坦,生活也越来越好,目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不再漂泊,若是每个人有如此经历,经过自己的努力而最终买房定居结束搬家的宿命,这未尝不是完美人生。

    狼师搬家

    2017/6/28 9:56:39
  • 小说非常接地气,紧紧围绕搬家的主题来叙述最低层人的生活。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稳定的家,就不需搬来搬去。作家老李来深圳很多年。早些年都是做过很多的工种,他居无定处,总是搬来搬去,所以很多年都没成家。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事业单位的工作,又因为单位合并,还让他失去了工作,他又得搬家。他的女人是一个画家,虽然说他们两个还算是作家与画家,但在深圳,房价涨那么高,很多人还是得以租房为生。

    春风妙语搬家

    2017/6/27 22:23:03
  • 此篇小说,一改飞泉沉郁的叙事风格,带着辽阔草原的气息,让人荡气回肠的爱情,加上了些许深圳的元素,觉得较为贴合点了城市地气。语言方面,比起前几篇简洁了不少。少了他一贯“西化”的思维方式,因而读起来,没那艰涩。也许,这是飞泉想改变风格的前奏吧。爱情这东西,是小说永怛的主题,写得好难,写不好就易落入俗套。所以,能把握住这个度的小说,便成功不少。

    叶紫​雁字归时

    2017/6/27 16:05:23
  • 从《小叔的葬礼》(含修订版)到《雁字归时》,我都反复看了好几遍。因为这三篇文章中的人物与现实之间的矛盾甚至说是冲突已严重地“折磨”到我,让我欲罢不能!“小叔”与“刘叔”之间有悖伦理道德的恋情、“她”与“他”之间有始无终的好感,均体现了人在有时候不得不屈服于一系列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而产生的无奈或遗憾。而这些现象恰恰能够触动读者内心深处。

    黄元罗​雁字归时

    2017/6/27 7:32:51
  • 这是改编自本人去年的微咖作品《鸿雁》,我觉得里面那种令人遗憾的情感老是击打我心,我想着就把它拓展成短篇。里面一些细节还是隐藏着我的观点,尽管“他们”的爱情暂时是不现实的,令人怅惘的,但那种深情依然让人感动。相对而言,这篇小说比较正常——当然是对于其他几篇而言。主人公似乎饱含深圳元素,这也是让我感到很亲切的地方。叶星河这个人我一直很喜欢,在《哈瓦涅斯》《葡萄入榨》分别提到过,大家觉得像谁呢?

    江飞泉​雁字归时

    2017/6/26 9:55:05
  • 为了生活背井离乡,多少打工一组和作者一样,人在外头,心在家。家里日渐老去的父母,对在外漂泊的孩子何尝不是牵肠挂肚呢!每次我回家,亲情围绕感慨万千,妈妈千叮咛万嘱咐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哥嫂和姐姐大包小包准备的家乡味,隔着车窗挥手说再见的时候,眼泪总是在打转……被春丽真情实感的文字深深感动着,待到离别故乡时方知情难怯, 感同身受,从故乡到异乡,亲情血浓于水,愿彼此牵挂的人们都安好。

    红月亮待到离别故乡时方知情难怯

    2017/6/24 15:37:15
  • 想不到放飞的灵感又在邻家社区着陆,我此时所谓的诗意,早已在天空下重拾平静!飞翔后的灵感似乎有了不一样的轻浮,我还在轻飘着与流云赛跑。人在放飞灵感,心自然少了很多的包袱!真想永远在天空中遨游,以浩瀚为乐、以蓝天为乐。尽管我的身心和灵感都全然着陆,但摸不去的轻浮,还是有不满意的肤浅,粗口的笔墨似乎还停留在诗意或是认知,尤其是那种直白。也许口朝黄泥背朝天的日子永远跟定我了,这就是我无柰源头的词海!

    文缘空中写诗

    2017/6/23 17:56:17
  • 很庆幸,我还在深圳!每次读书生的文章,内心都会热血沸腾,备受鼓舞!我早就中了深圳的毒;我是深圳携带者!好几次,回到故乡,还是会惦记着深圳。假如有一天,我告别了深圳,内心肯定还是割舍不了对深圳的喜欢。接受过深圳洗礼的人,此后无论身在何处,都会把不安分的冒险精神、负责任的人生态度,创造崭新可能性的习惯,以及对自由、开放、宽容等价值观的认同与坚持,传递给周围的人。书生的文字,还是老样子——惹人喜欢!

    吴春丽我们都是深圳携带者

    2017/6/23 11:02:38
  • 深圳,因改革开放在一夜间崛起,所以,它比国内若干一、二线城市更加懂得改革和开放的重要性,更能以“海纳百川”的心态来吸引异乡人以促进本地经济的发展和助推本地文化的繁荣。就像位于其境内的邻家文学社区,虽然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有一点做的非常好,即“不厚名家,不薄新人”,所有人的作品均放在平台上先由读者打分!正因为此,我才一直紧跟其后并乐在其中。

    黄元罗那么苦,我也不愿离开深圳。

    2017/6/23 7:05:37
  • 通过“身揣利器的海水”“虚弱的春天”等等诗句的意像,我仿佛听到作者对生活恶狠狠的咒骂。虽然作者没用一句骂人的话。只是让“一声炸雷劈头盖脸”,让“树驮着雨水和鸟巢应声倒下”怆然地收敛着自己的内心。诗的语言,就是那么有爆发力,读着读着就有一种悲怆的气势在里头。“打开窗子只能说黑话了,不规矩的人在为我们制订规矩”,这些句子无不让人内心共鸣,又自我叹息!

    叶紫​雨水必定抵达种子根部(组诗)

    2017/6/22 16:48:19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或许年轻,青春、激情、梦想,这些会催人奋进。其实老家的安逸也可能是只是一时,很难实现你的人生梦想。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异乡艰苦的生活更能磨炼人的意志,父母在,不远游,这好像不适合当今这个社会了。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如果你认为在家那个事业单位只是眼前的利益,实现不了你的远大理想,相信你父母也会同意你的选择的。祝你努力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

    红红的雨那么苦,我也不愿离开深圳。

    2017/6/22 15:30:54
  • “回不回家是难题”这一话题,引发过广大漂泊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对于是否回家问题的激烈讨论,我们可以理解年轻人内心深处层层矛盾,尽管很多的想法不尽相同,但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割舍得下故乡,当大城市的光鲜与家乡的黯淡交错着在年轻人身上投射出阴影时,谨记着不管是否留在大城市,都不要忘记脉搏流淌的血液,城市的便利与包容,可以让你留恋,每个人都有选择各有自生活方式的权利,但在打拼的同时,在理想身后那就是你的家乡。

    欣欣那么苦,我也不愿离开深圳。

    2017/6/22 14:41: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