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雾中登梧桐山
    闲聊“户外驴”,提到“自虐式户外行”和“变态式户外行”,前者如负重登山,后者如早上五点在梧桐山顶集合,类似从军时的军事训练,其实不算惊世骇俗,只不过对于未经训练的常人来说,的确有些吃不消,弄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 [4] [0]


国斌、贵生和我三人不聚在一起已达十年有余哉!遂相约马年3月2日早上九点于布吉检查站碰头,共登深圳梧桐山。这一天是星期天,七点半发信息给国斌,恐天降雨,有改计划之意,国斌迅速回复,无雨,已出发矣。我匆忙赶至站台,仅裤兜塞了一把雨伞。至约定地点,遥见国斌背登山包挥手致意,便一路小跑,相见甚欢。至梧桐山下之公交车已浩浩荡荡运客数十回,贵生迟到差不多有一个多钟,路线又不熟,最后打的士车才算三人会合。幸好同国斌谈国内国际扯得话题充足,亦未觉等候之无趣。国斌和我同梧桐山已打过交道,故神情轻松,贵生初来乍到,不知深浅高低,更是无知者无畏。依国斌之言,登山之路选“百年古道”,闻言登梧桐山线路有五十多条,不觉有些吃惊,所知者不过数条而已,线路各具特色,的确不能轻言了解了身边的梧桐山,那么人呢?是否也有太多通往心灵的途径,这途径,是否同样险象环生或者妙不可言?


远远望去,山色空蒙,梧桐山的雄姿多半隐匿在云雾之中。进入山谷,赫然出现了一个正处于枯水期的水库。水少而浑浊,完全没有山青水秀的诗意,分明有一种人生窘迫的狼狈。一个水库似乎带着痛苦和期待,自信这只是一个片段,真正的模样应该是碧波荡漾赏心悦目的。这一点无可置疑,山水不分家,山在水长流,水库的明天就像做好准备的人,只等抓住雨季来临的机会。至一块乱石翻滚的空地,果然有清泉流淌,虽显微弱,却顽强如火焰穿越石头的缝隙,不时在空地上露出清冽的光亮。忽地有流行音乐播放,一中年男子目不斜视,步履沉稳,他的裤腰带上携挂一个声音洪亮的音乐盒,是刀郎创作的曲子,不禁心弦颤动,思绪飞扬,每个人都难逃一张网,情网、关系网或者法网之类,我则陷入面前音乐的鱼网。那男子保持着自得其乐的专注状态,径直绕过我们,很快就消失在前方的树林中,唯有歌声掩蔽不住,在树的层层枝叶间大面积扩散、跳跃、回荡,像海水轻而易举扑向沙滩。


这是一个陡坡,树根暴露,碎石散落,硬是被绵延不尽的脚步踩出一条绳索似的窄道来,完全不是上次登山经过的人工修建的台阶那样有一个熟悉的轮廓。窄道带着一些隐秘性和不稳定性,除了曲折绵延,更多的是似有若无,仿佛具有抽象画的内涵,不直白,不刻意,更不逼人太甚。耳边突然响起啄木鸟有力的、节奏轻快的笃笃声,便寻找一番,却是闻其声不见其身,这家伙的生活就是以嘴凿树吗?我却听出这是一个摇滚歌手在创作,带着巨大的热情和理想,在荒野丛林留下富有生命力的强音。贵生有些落后,询问还有多远,上了一个坡又是一个坡,直呼“坑爹”。停停走走,有人转向下山来,应该没那么早就登过顶了,不外乎是身体不适、心生怯意或另寻他路,甚至是琐事纠缠空闲不足,以致半途而废。天下皆知的是爱情、亲情、友情之“人生三情”不可或缺,我想还要加上一个“闲情”才算完美和谐。前者重“人”,后加者重“物”,地位同等重要,“人”与“物”并举方显人生精彩可爱。没多久看见有一大群人坐地休整,脸上均现喜悦之情,不打什么招呼,却是心系一处的想法,征服脚下的大山,寻找生命的广博与力量。大家都在做同一件事情,面对的是同一座大山,其它如爱情转移的苦痛、生活的迷茫与辛酸、孤立无援的悲凉、考试不及格的沮丧、腰部酸麻的折磨以及昨夜的失眠之类都统统搁下来。果然,前面出现更多的登山者,仍然是一见如故地点头和交谈,得知他们是一个户外团队,不仅有装备,有组织,有计划,更有行走天下的豪情壮志,不禁感叹生活的丰富与迥异。三人稍稍停留,补充一些面包和水份,国斌是“深驴”队员,闲聊了一些“户外驴”的事,提到“自虐式户外行”和“变态式户外行”两种,前者如负重登山,后者如早上五点在梧桐山顶集合,类似我从军时的军事训练,其实不算惊世骇俗,只不过对于未经训练的常人来说,的确有些吃不消,弄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人声喧哗,长长的人流队伍像远征的战士打破了山林的宁静。不时有人发出厉啸,其声或长或短,或粗或细,共同之处是饱含力度,如棍扫,如刀砍,如剑刺,如拳击,如雷震,如喷射烟火,是谓“喊山”,国斌后得出结论,这是人来自于猿猴的例证之一,为何人身处郊野即有嚎叫的狂野与冲动?猿猴习性未改也。纯属笑谈,却一时不能辨正。前方约三十米处,有一黑脸男子背一巨大包袱,弓身曲腿,汗湿肩背,正是国斌提及的“自虐式户外行”,问之,包重四十斤,其行动缓慢,气喘吁吁,但并不止步不前,我们投以赞许的目光。


随着山势峻拔,丛林之上雾霭腾腾,气韵生动,如梦游仙境;烟云缭绕,变幻莫测,似蒸似煮。近看,茫茫雾气纷纷扬扬,痛快淋漓,夹杂着麻麻点点的雨屑,若书法狂草之任意挥洒,又轻柔得来不及坠地,尽被山风吹散在空中,不妨称之为“雾雨”。雾水湿润,人陷其中,女孩的脸如带露鲜桃,白里透红;衣裳上则很快冒出一片均匀的“白毛”,如画家留下的饱含灵感的手笔痕迹,不忍触碰。贵生问:“前面有摩的没?”这是对腿脚疲软的侧面表述,众人哄笑,有男子回答:“前面有地铁站,还有飞机场。”轻松愉快的气氛如浓雾起伏。风起雾涌,渐觉寒意顿生,但并不刺骨,久之便习以为常,目光所及,不出三米,巨大的青雾随风鼓荡,如轻纱,如屏障,隐约听得人声嘈杂,却一无所见,仿佛来自异域。终于踏上石板台阶,一路前往,原来已抵达山顶附近,巴掌大的空地上形成一个你买我卖人来人往的集市,有饮料,有小吃,还有纪念品,让人误以为到了烟火气息浓郁的菜市场,油然想到“践踏”二字,果真如此,满地垃圾让人如鲠在喉。


又被一阵悠扬动人的歌声所吸引。奔向山顶,那石头之上早已人山人海,拥挤不堪,或坐或站,或手举红旗,或高谈阔论,不分男女老幼,均心畅神怡,气度豪迈,只管迎接长途跋涉后获得的成就感。笼罩的雾雨威而不猛,发眉如遭水浸,流落满脸,撑伞而立者增多。那歌声的出处,是一个怀抱吉他的青葱少年,侧面有一个小音箱,身前支起一个麦克风,再前面是一个能够装得下几十万人民币的红色正方形纸盒。众人围观,掌声不绝,等于在山顶开个人演唱会,有勇气,有个性,更有激情。他唱的是黄家驹的《谁伴我闯荡》,黄家驹的歌我迷了几十年,总觉得他带着突围的顽强意志,不甘沉沦或屈服的精神强烈到可以打动不同年代的人。少年的声音少了些沙哑和厚重,但吐字清晰,转折流畅,神情激昂,听来也觉热流奔涌。很明显,他有些紧张和不自信,双腿始终未站直,但他的确唱得全神贯注,于是听得如痴如醉,还手不抖气不喘地成功录制一段视频。至少在那一刻,我忘记了人在山顶,忘记了四周高下升降的迷雾,甚至突然想到远去的青春怎么那么快就没了?


听完整首歌,我同国斌不约而同走向那个红色纸盒。是多是少都要赞助一下,为歌手同样短暂的青春、火热的理想还勇往直前的闯荡精神。找到分开行动的贵生,原来他忙于在山顶照相,这正是“初出茅庐”的人所犯的一个错误,殊不知山顶风光择日即可获取,大雾弥漫也不难寻得,偏偏这闯荡的歌声却是弥足珍贵稍纵即逝。一个歌手,他的身影很快就会远去,因为他服从于内心的呼唤和选择,无法停留。今日得见,定当注视,欣赏,更要珍惜。若凡石之韫良玉,出乎意外;又若阅读一本书籍,幸运吸取了其中适合自己的精华,取乎理中。


离开“鹏城第一峰”,经过滴水皆无的“天池”。只剩几块寻常的石头堆在那儿,却不破坏照相的心情,三人合影一张后,站立的位置很快被人占据,抱石头的、勾肩搭背的、眉眼盈盈的、手舞足蹈的,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抱石头的,估计是失恋或依赖型的;勾肩搭背的,是爱如烈火或兄弟情深的;眉眼盈盈的,是一切感觉良好的;手舞足蹈的,那是心地简单的……游人成群结队,摩肩接踵,喧嚷如过节,兴奋如拿奖,大抵也会有人埋怨天公的不作美,朦朦胧胧,看不见更远的前方,我则想,若是晴天,黑压压的人群难免制造一道惊骇的风景,过险绝而不能平正,顶天立地,唯我独尊,是大雾,轻描淡写抹去了人们咄咄之声势,打消了人们傲慢和得意忘形的欲望,归还了本真的淡泊和从容,或者,干脆是抛出了一个悬念,期待你下一次的探寻和分享!


抓着水泥塑造的藤状扶手,上山的人欢声笑语鱼贯而来,数不胜数,皆以登顶为荣。国斌叹人多而前所未见。应该是在现代化建设的背后,亲近自然回归自然已是深圳人的情感需求罢?继续下山,一段修建在山脊背上的石道左侧便是万丈深渊,因为雾的存在,感觉不到落差和惊险,众人皆迅速通过,不然,恐高的人真要腿抖如筛糠心跳如敲鼓呢。再往下走就是好汉坡了,这是一条非常长且直的梯道,需要足够的耐心和体力才能登上来,下去也不轻松,记忆中曾有勇士扛自行车上来的,也有背女友上来的,总之,此道是练脚力的好所在,值得一试。道旁有大片映山红迫不及待盛开,贵生称此花可食用,捏一片花瓣嚼之于嘴,真可谓爱之毁之矣,其文独具匠心,其人诙谐风趣,料定他品之于心,回去又会捣乎出一首别开蹊径的诗歌来。我轻轻停下脚步,目光盯住了花草,心就转向了柔软和细腻,真善美的东西让人浮想联翩,生怕惊醒花的一帘幽梦。国斌同贵生凑近花瓣,微拍花枝招展的迷人瞬间,我则人花齐照,一古脑儿摄取过来,供作人生美好的回忆。


登山者呈汩汩其来之势,国斌笑道:“你们来晚了,山顶要关门了!”


众人开怀大笑,众所周知,大山的门是敞开的,且日夜等待着热血沸腾和热爱生活的人们,除非你自己关闭了隐藏的心门!


2014—03—06于深圳龙岗嶂背



  • 标签:深圳经历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叶紫6240积分2014/06/17 12:36:04

    看来是有“情‘而发,我去年为锻炼身体,几乎半月一次,从六约出发去登梧桐山,山是还是座山,水是那涧溪水,我只知享受着,却不会随感而发!赞一个!

      回复
  • 分享到:一叶孤舟1450积分2014/03/18 10:16:04

    梧桐山,很多作者都有写,很多人都会去,但以为这篇最好。

      回复
  • 分享到:一语沧桑1410积分2014/03/10 11:09:43

    写景时磅礴大气,抒情时娓娓道来,对话时妙趣横生,这篇文章,将人完全融入景中,写山即写人,看山即审己。赞一个。

    分享到: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2014/03/10 12:46:09

    山川风物,因爱生情。多谢点评。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4
  • 12600
  • 42
  • 738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