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你在想啥
    去人才市场呢还是去中心书城呢?无疑,这是个问题。他又开始进行思想斗争。到底去哪儿好呢?最后还是去了书城。那么多人找不到工作,他倒好,有工作却辞了,非得去看书,很想问问:嘿,你在想啥?……
  • [3] [0]


因为下雨,马东东不愿从被窝里爬出来。屋里透着几分凉气,是从窗子的缝隙里钻进来的,他曾试图把窗子关紧些,有东西在那硌着,也就作罢。

从一睁眼他就打开收音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声音便充满了整个小屋。还是起来吧,去人才市场走走。其实他并不急着找工作的事,只因闲着也是无聊。冰冷的水从他脸上滑过,清醒了许多。擦干脸,换上衣服准备出发。左右思量,算了,不穿那件西装上衣了,太不搭。嗯,该买件外套了,天有些冷了。他有点后悔前天没在东门买那件外套。那天他挑了好长时间,终于看中一件黑色的,仿KAPA的山寨货。牌子上明明写着25,一律25!那导购的女孩子却说39,25的是裤子。“他妈的!”马东东心里暗骂着,“那你干吗把外套也混在一起?”就为这,扭头就走了。

他在南康百货站上车的时候,刻意看了下时间,9:57。嗯,人应该不会太多,这个时候出行的人,大多都没工作的。他这么想着,并且在心里暗爽。哈哈,我的逻辑思维还是不错的。

马东东对面坐着一个妇人,那妇人四十多岁吧。应该不是贵妇,贵妇应该开着,至少坐着私家车的,然后抱着一只烂狗。虽然他也喜欢狗,但总觉得,而且称贵妇怀中的那种叫做烂狗。他喜欢的狗,是满大街跑的、警队里养的、拉雪橇的。那么,多大年龄的算贵妇呢?他转而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或者说瞎琢磨。不管多大年龄,只要结了婚,有钱,就应该叫贵妇吧。不对,有一种例外,这例外是我的想法。结了婚,有气质的才配得上“贵妇”二字;而没气质单有钱的女人只配叫“贵富”:享受昂贵物质的富人。她们倒也有共性,都是女人。哈哈!我太有才了。想到这里,他嘴角微微上翘,就差笑出声来了。

“贵富”旁边坐着一个女孩,鬼知道是女孩还是女人呢,应该没结婚吧。那女孩嘴角上涂抹着唇膏,油滑油滑地。哼!肯定是为了诱惑我的!他很自恋呢。吸引马东东的不是女孩的嘴。说实在的,她的嘴算不上很性感或漂亮的那种。那应该是她的眼睛了?也不全是眼睛,确切地说应该是眼神。那种眼神,在哪见过似的。在哪儿呢?马东东左思右想。是在学校的时候吧。是某个学妹或学姐?不对,肯定不是学妹,学妹多单纯那。肯定是某位学姐了,哪一位呢?不过很快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对了,是电影里的,没错!《色戒》里的王敏芝。他内心一阵激动,只为自己找到了答案,就像平时他想某句诗一时想不起来突然就出现在脑海。女主角和易先生做爱时的那种眼神,绝对没错!那种荡荡的感觉。

忽而,他又深入地探究着、探索着、剖析着这眼神。嗯,阿片里面的女人都是这种眼神,再进一步,欧美的还是日韩的?好像不是欧美的,他略有所思地摇摇头,欧美的多是些狂野的,这种眼神分明是日韩的那种,勾人魂魄!他妈的!再确切一点,日本的还是韩国的?日本的!他妈的!为什么偏偏是日本的呢?他从骨子里是恨日本的,他是个地地道道的爱国青年呢。每次看抗战片他都为日本人在中国的暴行愤恨不已!他甚至想着某一天要灭了日本!

“要你生活在战争年代,肯定是个好战分子。”同学曾经这么说他。

“好战就好战,你信不信?像日本这样的,早晚还会再来一次世界大战,它的军国主义思想比咱们的封建思想要牢固的不止百千倍呢,要我说趁早灭之不留后患。”

他盯了那女孩好一会儿,要是能和她交流交流就好了。当然,他指的是在床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思想呢?真是罪过罪过!他这么想着,这么看着,那眼神便是易先生的了。

“下一站是梅林检查站,请上车的乘客坐好扶稳。”前面上来的乘客挡住了他的视线,易先生的眼神不见了。

不知哪位女士的化妆品分子扩散,搞得整个车内香气袭人。车行依旧。又不知哪位人士自制力太差,放了一个闷屁在车内。那气体扩散的比化妆品快极了,不一会就和香气混在一起。

文学中讲究意境,关于这种混合物的具体特征还是留给诸君想象的余地,在此不作赘述。

单说马东东用手捂住鼻子,心里恨恨地骂着,“他奶奶个熊地,这忒没社会公德了吧!”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手势。不过,马东东这时感到一种异样的氛围包裹着他。他将目光慢慢向四周移去,脸唰地红了。所有的人都向他投来一种厌恶的目光,那目光的威力足以杀死一头牛。各位,误会了呀,那屁可不是俺放的,不是俺呀。他心里叫苦不迭,眉毛耷拉下来,满脸的委屈,心里咬牙切齿地骂着那个放屁的人。

“罗湖人才市场到了,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听到这声音,马东东噌地一大步跨到后门,待车门一开便跳了下去。

风小了些。他看看了看路边的栅栏,没有那位老人的身影。下雨他就不会来了吧。想着那位老人,他向罗湖人才市场走去。

拿了份《罗才招聘快报》,大略地浏览着上面的招聘信息。

实在没什么意思。

看到有赠票发放,他便抓了两张,塞进包里,转身离去,奔向深圳人才大市场。

一扭头他才发现,那位老人正在把媒体报道他的报纸一份一份往栅栏上张贴。他终还是来了。

马东东是十分敬佩这样的人物的,虽然他自己做不到。

自从老人义务帮助求职者找工作至今,已有百千人得到他的帮助。全国能看到的,也仅此一人吧。

巧了,深圳人才大市场正在举办高交会,领了赠票就可免费入场。他本想狠狠心花个五块钱进去碰碰运气的,没想到竟遇到这等好事儿。因为人多,电梯显得很慢,马东东是个急性子,自己从楼梯爬到五楼入了场。

嗯,人还是那么多。他站到一家公司的展位前,良久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那个负责招聘的MM长得实在不错,白皙的皮肤,匀称的身段,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实在标志极了。好一会儿他都没缓过神来。

“这位先生,您要应聘哪个职位呀?”MM旁边的大妈发话了。

“哦,我看看,先看看,呵呵。”欣赏的心境被打断,只好朝别的公司展位走去。

那边那么多人干嘛呢?他边走边想,是哪家公司这么火热?

走近人群才看清楚,原来是市里的领导在视察。高交会嘛,市领导肯定要来致辞的。马东东并不像其他人关注着领导们,他紧紧盯着那些手持长枪短炮的记者。咔嚓咔嚓咔嚓,镁光灯闪个不停。

唉!不能说是同行咯。他内心一丝失落。在学校时学的是新闻专业,说跟人家是同行还凑点边;在电视台实习的时候是实习记者,说是同行没得错。而如今不但没在媒体工作,竟然连工作都没有,也只能算作无业游民了,自然离同行差了十万八千里。想到这,脑子里涌出一阵悲哀,枉费了大学四年的青春啊!自己落到这份田地,早知在宜昌落脚得了,踏踏实实地做个地方小记者,也比现在强啊。唉!又一阵叹,尔后提着自己的那个破包,寻着其它招聘职位去了。

终于觉得在人才市场无趣,便走了出来。风吹着,冷了呢。马东东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一定得添件外套了,太他妈冷了这天。他走向桃园外贸大厦,从一楼到四楼,从四楼到一楼,愣是没找到合适自己的衣服,只好作罢。

应该去东门看看,对,就去东门。

他走到帝豪酒店,上了车。

他妈的!这车竟然上车就两块五,害老子多花钱。可谁让自己上来了呢?既定的事实,再想无益,算了,这也是命。

车子一路狂奔,他的眼睛沿路望去,他是要记下这路线,说不定哪天会走着去东门呢。到了东门马东东才发现,上次去东门没走通的路通到哪儿了。

他一个人在东门老街转啊转,转啊转。眼前飘过美女,闪过恐龙。为什么青蛙都能和天鹅一起,而我却是一个人呢?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他感到孤单了,他感到寂寞了。算了,不去想了,想也没用,不如多吃几顿秀色。

对了,得买件外套,差点把正事忘记。他掏了掏口袋,实在羞涩的很,那衣服们也不便宜。商家真会搞,牌子上写着全部25元,全部任选。等你挑好要付款时,他又说这件49元,那件79,裤子才是25的。你说都选好了,费了那么长时间,大多数人也只好咬咬牙买下。要知道在东门这些街铺面上买便宜货的都不是那么有钱的主儿,一个月拿万把块钱的人谁会到这儿呀,即便到这也是凑个热闹,即便在这买也得到上档次的商场买真正的牌子货,而不是山寨版的。

后来马东东发现,那大大的牌子最底下,标着五号字大小的一排:上衣49。

奸商!

总不能这么冻着啊。小风儿在这个城市的空隙中肆虐,虽比不上北方刺骨干冷的寒风,刚从夏天走出的人是不易承受这小有寒意的冷的。马东东转了N圈,终于在一个小摊上,以35RMB的成交价,为中国GDP的增长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

这是件山寨版KAPA运动外套,当他穿上刚买的新衣服,并坐到一辆公共巴士上才感觉到,这衣服的领子不但很小,而且拉链的边边还扎人。他把头往左下一低,才发现拉链多出一小截,正好刺着脖子。忽而他又发现,这辆无人售票车又是单价两块五!

他妈的!老子是不是该去买彩票啊?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马东东已经到了深圳中心书城,蹲在一个角落看书。他对自己说要等到晚上八点,听下某个讲座,看看中心周围的夜景。

随手翻了几本几本书,觉得无聊至极。什么作品!老子也能写出几十本,为什么要出这样的书呢?人,凡是出了名,再出书便容易得像放屁一样了吧。

《恋爱前规则》,他想了想,很久没看过电影了,快半年了呢。这部被炒得过火的电影怎么样呢?他囫囵吞枣地浏览过这部剧本,问道像极了喝面汤,只是也很久没有喝过了。

再翻看几本书,仍觉得没什么意思。忽而发现有些文字里提及考研,他也想考研了呢。

这个时候,书城里相当安静。如果时间一直停在当下,该多好啊。清雅的音乐,伴着那些文字游弋,何等清闲,何等惬意,何等恬适。只是不可能的。看到动情处,他竟落下了几颗泪。他妈的太煽情了这人。马东东看小说时总会把自己放到故事里,作为一个旁观者。

那讲座是晚上八点开始的,至于那场讲座的名字,他已不记得,单知道嘉宾是一位叫杨立新的人。这名字耳熟,在哪儿听过也不记得了,可见这名人出名的程度也不一样的。要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来了,肯定不用介绍,地球人都知道;要是S国总理奥巴牛来了,或许知道他的人就不多了。直到这位嘉宾出场,马东东才恍然大悟,这不是给张国荣配音的那人吗?今儿头一次在深圳见到明星,这地儿可真是块风水宝地啊。

整场讲座下来,他是饶有兴趣地听着、看着,末了却只记得杨老师表演给《霸王别姬》某个片段配音的情形。他学会了一种配音技巧,把话筒吊着,仰着脖子配音。

太冷的缘故吧,马东东又极不想离开被窝。自从辞了工作,他再也没有7:30之前甚至8:00之前起过床。依旧在醒来时打开收音机,静静听着中国之声。

  • 标签:深圳中心书城少年宫南源新村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张大为150积分2014/03/11 16:36:56

    文章语言活泼,思维敏捷,但故事零散,如经专家辅导,可塑性极强,总之有希望!

      回复
  • 分享到:小桥流水920积分2014/03/11 11:38:06

    我是比较喜欢看长篇小说的。因为一篇好的长篇小说有种让人一口气想看完的劲头。但这篇既乏味又出口成脏,不敢恭维!

      回复
  • 分享到:谢梵境3780积分2014/03/10 17:22:40

    标题非常有吸引力。赞。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
  • 100
  • 1
  • 3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