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妹
    姐姐怀着前男友的孩子嫁给了一位已婚男人,妹妹由于父母的以死相逼,被迫臣服于一段毫无感情基础的婚姻。姐妹俩的婚姻不幸是谁造成的?父母?乡村?自己?……
  • [43] [0]


1.

接到母亲的长途电话时,芳正在工厂的车间里检验产品。


这是一家位于龙华清湖的塑胶制品厂。现在18岁的芳已经在这个工厂工作了三年,当年的黄毛丫头眨眼间已经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由于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她由原先的生产流水线的工人,晋升为现在品质部的一名QC。同一个工厂的在仓库里做物料员的姐姐,比芳大4岁,常常夸奖她说,我这个妹子倒是懂事了。


母亲在电话里跟芳说,对面湾里的陈鑫从广东回家了,他的父母希望芳赶紧回家一趟,把芳与陈鑫的亲事给定下来。


陈鑫,是同村的一个男孩子,一个身体清瘦话语不多的男孩子。他的父母亲是对踏踏实实的农民,家境在村里数上等。陈姓宗族里,他们家是一户大户。堂兄弟有数十之多。


早些年,芳的父母与陈鑫的父母订下盟约:把与陈鑫年纪相当的大女儿芬许配给他。然而,来到深圳打工的芬有了自己钟意的男孩子,已使得这门亲事泡汤。而芬与芳的父亲认为自己得是个重承诺的男人,于是请求对方家长再等几年,把自己的小女儿芳嫁给陈鑫。


芳的父亲叫李德一。原来芬、芳两姐妹上头还有个哥哥,叫李树。父亲后边加上三兄妹的名字,意义是一目了然:一树芬芳。


然而,李树是个薄命的娃。在16岁那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与父亲李德一吵了一架后,用打鸟的铳对准自己的咽喉,自尽了。于是,现在的李家,只剩下了芬芳,而没有了那栋梁的那颗树。李德一家受了莫大的伤痛,家里的气氛一日日灰暗沉闷起来。


李家在村里是小姓,原本就是祖先从很远的地方迁徙到此,农村里种种宗族之间的愚不可及的明争暗斗,时常有在发生。因此,李德一是无论如何要留一个女儿在村里边,有本地的女婿给自己撑腰日子要舒坦得多。


对于陈鑫,芳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点印象,更别提以后要把他视着这辈子终生依靠之人。陈鑫与死去的哥哥同岁,比芳的姐姐还大上2岁咧。姐姐芬对陈鑫的评价是处于一种模棱两可的中立态度。因为之前违抗过父母的促婚一事,芬便不好再在这件事情上,多置一词。


芳只得向工厂领导请假回家。相亲。


然而,芳并不知道,她此次回家,迎接她的便是一场毫无爱情基础的婚姻。父母以死相逼,芳只得顺从了父母的意愿,嫁给了这个瘦弱寡言的男子。成了她们陈家的媳妇。


清湖工厂的假期到了,婆家人也不放芳到深圳来做事。他们想趁热打铁,让陈鑫与芳在家先怀上孩子。


芳根本还没有与陈鑫同房,如何得来有孩子一说。一开始,陈鑫以为自己的新婚妻子年纪太小,出于害羞,而不肯与自己圆房,自然也没有与芳计较。只是一个月都快过去了,日里能与他说上两句话的芳,到了夜里还是不让他近身。他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芳不是甘心情愿嫁给他的?于是他直接问她:结婚是不是不是出于她自己的本意?芳倒是愣了好一会儿,才仔细地回答他的:我还不太习惯在你家里生活,要不咱们去深圳吧?


陈鑫看着自己的妻子——芳,她的脸红扑扑的,像一个熟透了的桃子般,脸颊两旁还有细碎的汗毛,像幼小动物的毛发。她说话的时候,仍是不敢正视他的眼睛,仿佛他会随时吃了她一般。不过他觉得她说的还是有一点道理,毕竟她还是个18岁的小姑娘,而自己足足比她大了6岁。


陈鑫哪里能明白,芳此时想的是什么呢?

对于芳来说,陈鑫完完全全只能算是个陌生人,从小到大她都对他没有印象。而且,在18岁的女孩子的眼里,自己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应该是那种高大的帅气的阳光大男孩,他们的眼睛会说话,行为很体贴,很会给女孩子讲笑话的类型。而陈鑫,个子小,小眼睛,又不懂得她到底在想什么,也不会哄她开心。当初,为了失去哥哥的父母不再为了她的事情而伤心,她只得拿自己的一生来做赌注。可是,她怀疑,这个赌注,是不是下得有点儿大了?


父亲李德一决定了的事情,做孩子的他们是万万不敢反抗的。也许,当初哥哥的死,是不是跟独断专行的父亲有关,也不一定。哥哥死的时候,芳那时才10岁,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大人们讲,父母给哥哥定了隔村的一门亲事,而哥哥似乎也颇有微词。她还见过那个女孩子一次,好像腿脚有点儿小问题,模样倒蛮可爱的。听说,她的爸爸就她一个独生女。


芳的母亲,是个唯夫是从的农村妇女,在家中所有的一切大事上边,她只有仰望自己丈夫脸色的份。当其中的一个孩子如果惹火了父亲,父亲总会拿母亲来出气:看看你生的、教的都是一些什么孩子。这种时候,母亲却只有默默垂泪的权利。母亲惧怕父亲,也许是因为父亲的木匠身份,能为家里挣来“外快”,更也许是因为母亲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有什么事情,能让父亲使母亲缄口不言的把柄。


结这个婚,芳大部分的原因是被母亲的”泪弹“给击垮的。如若不答应,父亲又得在家不停地数落母亲,让她没有一天好日子过。芳心疼母亲,只好把自己赌了进去。


2.

18岁的芳,很喜欢上网。除了手机里边“滴滴滴”声不绝于耳外,还常常去他们信息附近的网吧上网。


芳在网上与初中同学重逢,同学情不自禁地动了情。后来,同学约芳出去见了一面,对芳表白说自己这么多年来都在寻找着芳的消息,他非常想念她。而他并不知道芳已经结了婚。芳久久无语,不敢回应同学的话。然而同学一再地约她出去吃饭,见面,诉说衷肠,让她渐渐地也无法自控起来。


芳回家后,与陈鑫撒谎说,这边的工厂工资太低,自己要回清湖的原来那个厂去工作。陈鑫是工厂里的老工人了,他不舍得离开。他发现妻子芳最近对他和善了许多,也有了作为妻子的柔情,于是也就答应了她。毕竟,芳的原来那个厂离这边也不远,她的姐姐芬还在那里,陈鑫也就放心地让她去了。牛湖这边的租房,他仍然自己住着,到了星期天放假时,便去清湖接芳过来住。


芳自由了。那个英俊的同学时常来找她。她常和他出去爬山,吃饭,但是她并不想与同学有越雷池的行为。同学追问她对他是否有情意,她只能低下头不做回应。最后,她觉得还是要告诉同学她的已婚身份。结果,同学很生气,再也不来找芳,怨芳故意欺骗他的感情。

芳一开始也不想骗同学,只是她从来就没有与任何人谈过恋爱,不知道一个男孩子与你吃个饭,出去玩玩就得付出自己的爱情。她觉得,朋友之间应该也是可以如此随意的相处的啊。她是对同学有好感不错,而她也并未就要拿他来做男朋友之类的候补啊。她在宿舍委曲地哭了。当姐姐芬来看她的时候,她还冲姐姐发了一通火。责怪姐姐当初悔了与陈鑫的婚约,让她来给姐姐做这个替身。芬看着妹妹芳,心里也非常难过。只是静静地看着妹妹,不敢为自己辨别半句。


陈鑫发现妻子很少过牛湖去了。于是便去接她。到了清湖后,却发现妻子一脸的疲惫与憔悴。并且还表示,暂时不想回牛湖,让他一个人先回去。陈鑫有些生气,找来姐姐芬,问芳最近到底怎么了?


在芬的劝说下,芳回了一趟牛湖。然而,对着陈鑫,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他生活。他是个木讷、本分、呆板的男人,脑子里只有钱,怎样省钱,却又不知道如何才能改变自己的普通打工者的命运。除了上班下班睡觉吃饭,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屑一顾。上网他是最反感的一种东西,并为之与芳吵了无数回。他认为,上网的女人都是坏女人,上网的男人也都是坏男人。只有杜绝上网,才能杜绝外遇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的性情古怪且固执。


芳渐渐地由勉强与陈鑫过日子,到非常反感与他过日子。她开始找出种种借口来,拒绝与陈鑫有肌肤相亲的机会。作为一个20多岁的男人,最大的煎熬恐怕也就是这个了。他软硬兼施都不能使芳妥协后,就开始动手打芳。即使是在床上,有时候,他甚至撕扯芳身下的毛发,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芳开始绝望。带着一身的伤只身出走,去了广州。而老家的父母与公婆并不知道她与陈鑫的婚姻已经濒临到了破碎的边缘。


3.

19岁的芳去了广州,那里有一个河南的网友。他知道芳所有的故事,他说他愿意把芳带回老家。


他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做侍应生,长得高大魁梧,剑眉星目。并且有一张能让所有女人倾倒的抹了油的嘴。让芳欲罢不能。芳在该酒店,做了一个传菜员,工资800块钱一个月。她却觉安然快乐。因为有这个男子陪伴在身边。


侍应生长得好看,常常有富婆来找他出去陪酒。芳心里难过,他却告诉芳,咱们再忍忍,等钱攒够了,咱们就回老家,把房子修好,把婚结了。芳觉得他人好,是孝子,因此也就忍气吞声地看着他周旋于那些个腰似水桶样的贵妇人之中。


芳向陈鑫提出离婚,而婆家与陈鑫坚决不同意。并且说,如果真想离,也得芳本人回来与陈鑫两人当面协商离。


那个侍应生,跟芳说,你回家吧,把婚离了,我就带你回河南老家。咱们好好过日子,生他个一堆儿子与女儿。芳感动得依在他的怀里,泪雨滂沱。



芳回家,陈鑫也回家。双方的父母又用上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办法,逼芳与陈鑫和好。双方的父母不准芳再次去深圳,只能留在家里给婆家生个宝宝,之后才让芳出门。


婆家当时在娶芳进门的时候,可是花了一大笔彩礼钱给芳的父母亲的,如何会同意儿子与芳就这样散伙了呢。


与陈鑫分别一年后,芳突然发现陈鑫胖了不少,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听陈鑫自己讲,他在工厂里已经升为车间的组长了。


对于芳的出走,陈鑫似乎不计前嫌,对芳突然客客气气起来了。这让芳大吃一惊。


接着,那个广州的侍应生来电跟芳说,如果婚离不成了,叫芳别再去广州找他了。芳心里想,他应该是有了别的女人了。她不由得一阵心寒。难道这就是自己苦苦追寻的爱情么?也许陈鑫还真是那个她一辈子才能依靠的男人。当真是中了许多人的话,网上的情缘千万信不得。而她怎么就这样轻信于人家,并傻傻地相信人家呢?芳为自己的出走行为感到了羞耻,觉得是她对不起陈鑫。只要陈鑫既往不咎她的过错,她就好好地跟着他过日子算了。


她答应了陈鑫的父母的要求,不再避孕,给陈鑫怀了一个孩子。陈鑫回深圳观澜后,芳在家里大着肚子准备为陈家开枝散叶,任务艰巨而重大。


十月临盆,芳为陈家添了一个男丁,李、陈两家的大人们,喜得嘴巴都合不拢,在村子里摆了好多桌筵席请客满月酒。待到儿子1岁时,芳已经21岁了。此时的她,已经由当初那个青涩的清秀的姑娘,变成了丰腴妩媚的少妇了,别有一番风韵。


芳的婆婆在儿子回来给孙子庆祝周岁时,提出了让芳跟着儿子去深圳的意思。儿子有些勉强,但还是答应了。芳隐隐地感觉到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4.

  • 标签:农村人劣根性打工婚姻徘徊流浪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道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只因不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桥流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4/03/14 12:05:18

    能够感觉出,作者是在用心的、满怀对生活的热爱来写这篇小说的。作品里透出的生活气息浓郁、丰富,姐妹俩的婚姻生活让人唏嘘。也从中折射出,传统的农村习俗与城市文化的冲突,让一个个曾经懵懂的打工者在生活以及婚姻观念上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这一变化,糅合了城市种种诱惑和欲望,因而导致悲剧连连。佛说,心静才能清净,可是,有多少人能做到呢?好在,作品里的俩姐妹对人生并没有绝望,对以后的路也该知道怎么走了。

    分享到:唐兴林2014/03/14 12:05:34

    作为小说,本篇作品还存在一定问题:素材丰富,没有很好的提炼;情节的转合或过度上显得太急,有突兀的感觉;语言也不够精炼。但也能看得出,作者有写作的潜质。

    分享到:秋寒2014/03/14 21:03:30

    谢谢友的指点与鼓励! 正在努力中···以后希望友我多多给我点评!你的鼓励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谢谢!

      回复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4/03/31 19:28:00

    作者通过描写由于父母的封建思想,导致一个18岁的女孩的婚姻悲剧.没想到在如今快速发展的社会里还有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本来美丽芬芳的姊妹花却要承受精神上的折磨.除了父母的愚昧无知,还有社会和个人受教育的问题.各级政府.乡镇妇女干部应该适时对落后婚姻观进行干预.作为新时代的农村女孩应该敢于和旧习俗进行抗争.好在有个圆满的结局,让读者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希望所有农村女孩都拥有选择美满婚姻的自由。

    分享到:秋寒2014/04/01 08:01:29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农村与打工人群。愚昧的农村人意识,小范围内的宗族争斗,受教育的偏失,以及女孩子们个体的“盲目”的挣扎与求索··随着·改革开放与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还是解救了一些有自我意识的女孩子。

      回复
  • 分享到:只因不才24640积分2014/03/18 11:41:59

    姐姐芬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却戏剧化地怀着前男友的孩子嫁给了一位已婚男人,年少不理智的决定,造成离婚;而妹妹芳由于父母的以死相逼,被迫臣服于一段毫无感情基础的婚姻,导致不能获得快乐与幸福,夫妻分别向外寻找解脱,越陷越深,最终同样酿成悲剧。虽然姐妹俩走出了阴影,重新开拓未来,可是姐妹俩的儿子们却缺失着亲身父亲或亲身母亲的爱。

    分享到:秋寒2014/03/18 12:25:33

    是啊!残缺的爱情,残缺的生活,残缺的家庭,孩子心里残缺的世界。然而,这个社会里,处处可见的就是这种由种种因素带来的残缺。这个文化与知识都不太高的群体,种种悲剧还在上演,无法停止。谢谢姐姐的点评

    分享到:秋寒2014/04/01 08:02:20

    谢谢道长姐姐的精彩点评!问好!

    分享到:秋寒2014/04/01 08:04:46

    谢谢不才姐姐的精彩评论!大家的关注是我坚持与进步的力量。问好!

      回复
  • 分享到:牛叉叉7630积分2014/03/12 17:06:26

    世事弄人多无奈,尘事纠结情何堪。芬与芳,两姐妹,生来就像是一条藤上的苦瓜。父辈们为了自己下半辈子的生活舒坦些,竟以牺牲女儿幸福为代价,但是,大人们可能当时并没参透这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结果到头来维系来维系去,却造成了更大的人伦惨剧。幸好,人心向善,最后的结局,让人感到了一种解脱,毕竟,生活还是美好的!

    分享到:秋寒2014/03/12 19:02:44

    非常感谢文友的关注与精彩点评! 小说的素材很好,我却深感力不从心。第一次尝试小说,太放不开,还有要穿插的景致都没有出现。 继续努力与修改中,望友多多给我提出批评与改正意见。非常谢谢!

      回复
  • 分享到:小桥流水920积分2014/03/14 15:36:43

    芬和芳的婚姻不幸是谁造成的了?父母?母亲?自己?可能都有吧!无论是爱是恨,都得慎重地去对待。 文章素材不错,只是张力不够。

    分享到:秋寒2014/03/14 21:00:56

    谢谢友的关注与点评! 第一次尝试小说,总是有一种被约束的感觉。之前习惯了散文,突然转变,正在尝试努力中···希望多指点!谢谢

      回复
  • 分享到:7640积分2014/03/14 09:55:39

    相亲也不靠谱?不是说相亲的就知根知底吗?为啥进了大都市纯朴简单的人都会被作者们变得浑浊肮脏复杂呢?!18岁就进厂3年,天,这是15岁就出来求生存的节奏啊,23岁不应该是花季少女吗?却是经历了结婚生子婚裂等家庭变故。只能说,这个芳,很牛啊。心理承受能力简直就是成熟女人都没法比的。

    分享到:秋寒2014/03/14 11:07:09

    谢谢友的关注与点评!你的质疑,反映出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仍然有着天壤之别与跨不过的鸿沟。如果你旅行到内地山区,或者稍稍留意打工者最底层,也许就会知道,还有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在生活与生命中苦苦挣扎。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5
  • 39100
  • 20
  • 58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