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轨
    为生计,老公远走他乡忙挣钱,谁知老婆却意外出轨,老公得知后报复性嫖娼。爱与性,如何平衡?最终老公选择回到家乡……
  • [207] [1]


砰!砰!砰!阿贵满脸通红,怒目圆睁,嘴里大骂道:“臭婊子!老子杀了你!操你X!”粗暴的青筋从他壮实的肌肉中跳出,铁锤般的拳头狠命地砸着桌子,桌上碗筷盘碟蹦起来,酒瓶翻滚着掉到水泥地上,一阵乒乒乓乓乱响之后,玻璃碎片和着酒水唏里哗啦的弄了一地。一帮还在推杯换盏的老乡虽然大多已喝得烂醉,可还是被平时老实巴交的阿贵吓了一跳,大家都叫道:“贵哥,你发酒疯啊!”一个叫小七的小伙子使劲地拽着阿贵的胳膊,嘴里不停地嘟嚷着:“贵哥!你这是做么子沙!”


阿贵30岁那年来到深圳龙华,在富士康公司组装车间当装卸工,主要负责用拖车拉货,把组装好的电脑拉走,再把原材料拉进来。富士康公司很会赚取利润最大化,一般工人的工资略高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一丁点,阿贵干的是力气活,每月工资1000多元。他一个月只能休两天,加班工资另外计算,工厂包吃包住,8个工人一间宿舍。阿贵省吃俭用在工友里是出了名的。工厂发工装和防静电鞋,他就天天穿工装,连件新衣服也舍不得买,偶尔出去转一下龙华街小商店,也只买条内裤、袜子。他买东西老是和商家讨价还价,动不动就叫:“太贵了,太贵了,宰人啊!” 老乡们开玩笑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太贵。”


阿贵出生在湘西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乡,祖上几代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也不知是哪一辈积了德,阿贵20多岁那年娶到了一个如花似玉、温柔体贴的媳妇。自打媳妇进了门,阿贵就乐得屁颠屁颠的。晚上只要一上床,他就迫不及待地搂着娇妻,看着她白嫩的脸庞,用手指的缠绕她饱满挺立的乳峰,抚摸她如玉般光滑的肌肤,听她讲着绵绵的情话,夫妻俩热烈激吻,身心合为一体,几轮疯狂的翻滚之后,一股暖流如电流般传遍全身,尽情享受着性爱的美妙。在阿贵眼里妻子就是天仙,他恨不得把自已血液里沸腾的爱全部注入她的体内。


转眼三年时间过去了,夫妻俩已有了两个孩子,有了孩子生活压力自然就大了。2004年春节,一个在深圳龙华打工的老乡回家探亲,怂恿着阿贵和他一块去深圳。阿贵也不忍让老婆孩子跟着他受穷,决定随老乡外出挣钱,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阿贵的妻子一千个不愿意,丈夫在家,从不让她干一点重活,把她捧在手心里。而这一走,家里所有担子都落在自已肩上,真的好辛苦。但家里收入仅靠山坡上一点薄田种的粮和喂几头猪,日子真不好过。为了能盖间新房,孩子们的学费不用发愁,妻子只好勉强同意了。阿贵也犹豫了好些天,才决定去深圳。临走前他搂着爱妻依依不舍地向她发誓,自己吃再多苦,也要多多挣钱,给家里盖间新房。


阿贵没有食言,自从到了富士康公司打工,他每月只留下100多块钱买点生活用品,其余的全部寄回老家。要知道在贫困山区每月能有1000块钱进帐,完全可以称得上“土豪”了。夫妻俩共同努力,刚四个年头家里就真盖上了新楼房。


人首先是自然人,才是社会人,人是有性欲的,而性欲是不分身份地位的。阿贵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几年来远离妻儿,每当夜深人静时,他就开始走神。看着窗外灯火闪烁,城里人享受着家庭温暖、男欢女爱,自已和工友们的性需求一点也不亚于他们,却是一片空白。工友们都忌讳谈性的问题,拼命压抑自已的性冲动,有的实在憋不住,就偷偷跑到外面去发泄。他们也知道“嫖娼”是国家禁止的,可看到听到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老婆在身边,还包二奶、找“小姐”,难道他们就不违法吗?工友们总不能天天靠“自慰”来解决问题吧。他们也不知该怎么办,心里苦闷却身不由已。阿贵太爱老婆了,也舍不得把血汗钱往那无底洞里塞。他只能把这些“淫念”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拼命地压抑着自已,熬过了一天算一天。


然而,阿贵只要晚上一合眼,就会梦见自已搂着妻子,与她尽情享受“云雨”之欢,醒来时总会留下一片尴尬。他不止一次地下决心再干两年就不干了,回家去好好陪老婆,享受一下人生的乐趣。可每当发工资时他又退缩了,不打工用什么钱来供孩子读书呢,难道再回去干农活?把老婆孩子接来龙华吧,1000多元工资如何支付房租、学费、生活费?这好像更加不现实。妻子每次来电话都会娇嗔地说:“老公,我每晚都在想你,想得都忍不住了!听说深圳那边好多男女干那种丑事,你可千万不要啊。”阿贵在电话这头急忙解释:“放心吧,老婆,工资都寄给你了,在这里没钱啥也干不了!再说,那些鬼女人哪个有我老婆漂亮沙,我一个都看不上,怎么会对不起你。”


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在外人眼里,阿贵家庭幸福,夫妻恩爱,哪知道小两口天各一方在煎熬中期盼……


这年春节,阿贵买不到火车票,从“黄牛党”手上买票往返差不多要2000多块,于是他硬撑着没回家,整个春节心情糟透了。好不容易盼到假期结束,老乡们都陆续回到了龙华,大伙找了个便宜小酒馆一块儿喝酒,想开开心心地闹一闹。也许是酒精使然,同村的小七无意中说漏了嘴,向阿贵曝出了一个秘密。阿贵顿觉得五雷轰顶,万箭穿心,于是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气急败坏的阿贵用力推开老乡们,一个人跌跌撞撞跑出小酒馆,他浑身哆嗦着拨通了家里电话,电话那头女人甜甜地叫了声:“喂,老公,想我了吧?”以往听到这柔柔的声音,阿贵心里麻酥酥的。而这会胃里的食物混合着酒精涌上来,差点就吐了。他用手叉着腰,努力撑着自已不倒下去,一面对着手机大声吼道:“你个臭婆娘!居然敢给我戴绿帽子!我省吃俭用,拼命干活,就是为了你和孩子们。你说!你和村里那个混蛋干了些什么!”


刹那间,电话那头静得能听见女人急促的喘息,过一会儿传来嘤嘤的哭泣声。阿贵又大吼了起来:“哭什么啊!你说啊!这倒底是不是真的?”女人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老公,那天我去挑水,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是小宋把我抱上来时,摸了我的身体,他拼命亲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控制不住了,就在河边干了那种事……老公,我也是个女人啊,就一次,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一直都爱你和孩子的,对不起,对不起……”


阿贵只觉得全身的血呼地一下窜上了头顶,他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差点就把手机扔了出去。阿贵像丢了魂似的,边走边自言自语:“好!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以为我就好受吗?我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这回怨不得我了!”


他趔趔趄趄地不知走了多久,进入城中村出租屋一条小巷子。一栋房屋大门口坐着几个织毛衣的中年妇女,嘴唇涂得红红的,穿着性感暴露,如同妖怪般朝他飞媚眼。听工友闲聊时说过,这些卖淫的中年妇女要价很低,专门为民工提供性服务。他正在想该不该走近她们,其中一个女人搭讪道:“帅哥!要不要放松一下呀?”


阿贵平时看见她们就想吐,这会儿又气又恼,借着酒劲大声问:“多少钱?”那女人笑眯眯地放下手上的活,迎上来拉住阿贵的手说:“100!”阿贵骂道:“你什么货色!还100?” 女人不悦地问:“那你说多少?” 阿贵鄙视地看她一眼说:“10块!”


那女人愣了一下,话头一转说:“看样子你就是个没钱的人!想玩就陪你玩一次吧,10块就10块,动作要快!下次再来啊!” 不等阿贵回话,女人拽住他就进了黑洞洞的大门。


被气晕了头的阿贵什么也没想,随那女人来到二楼一间不足10平米房间里,窗帘紧紧掩着,一张小床,床单脏兮兮的,破旧的床头柜上放着一筒劣质卷纸。那女人一进门就熟练地脱了个精光,赤裸裸地躺在床上,阿贵看到她松驰的双乳,肥大的肚腩不禁一阵作呕。他连衣服都没脱,解开裤带,把裤子往下褪了褪,闭上眼……两三分钟后,阿贵提起裤子,扔下10元钱,像小偷似地窜下楼,逃之夭夭。


外面一阵清风吹来,阿贵顿时清醒了,他拼命地跑回宿舍,打开卫生间淋浴龙头,用肥皂和水一遍遍冲洗着身体,可怎么洗都觉得没洗干净。第一次干这种事,他又羞愧又害怕,回想起那女人的熟练的动作,估计接过不少“客”吧!自已稀里糊涂就上去了,该不会染上什么性病吧?为报复妻子,出一口恶气,怎么自己心里反倒却越来越堵得慌呢。不知谁说过:对性乱,女人是在上床之前,男人则是结束之后。一点也不假,这会的阿贵再也没任何想法了,他双手抱头,借着哗哗的流水声大哭起来。他似乎有点明白了,原来性和爱是可以撕裂的。性是人的一种正常的生理欲望,如吃饭喝水一样,饿了就拼命想吃,渴了就想一饮而尽。他醉了,也饿了,“偷吃”了不卫生的"饭菜",会不会"闹肚子"?他透过朦朦胧胧的水帘努力想着今天发生的事.他弄不懂自已,居然花了10块钱去和一个丑陋不堪的女人上床干了那种事,除了生理上短暂放松外,没有任何“性福”可言。他甚至都记不起卖淫妇女那张脸,她臃肿不堪的身体却在他脑海里不断回放。如果今后和妻子同床时再浮现了那恶心的画面怎么办?难道一次肮脏的性交易就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自已是个正常的男人,释放一下性欲又有什么过错?他忽然想到了妻子,她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一年才能见自已的男人一次,她就不难受吗?何况人家救她时,两人的背心短裤都湿透了,亲密接触,拉着抱着自然会……他不愿再想下去。


人都有动物的原欲,无论这种原欲是美丽的,还是罪恶的,都是人生存、生活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几年了,阿贵失去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强烈地压抑着自已的性冲动,至少觉得自已是干净的。然而,当他毫无阻碍地用钱去放纵性时,他释放了原欲却有了莫名的罪恶感,他无奈、纠结,不愿放过自己。他妻子同样有性欲,自然也无法抗拒异性的吸引,他们都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钱挣得越多,也许失去的就越多,看来自已是该回家了。


自打那天后,阿贵老婆每天都会给他来几个电话,阿贵从手机铃声中听出了期盼与伤感。只要看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来电显示,他就会颤抖着挂断电话,他不是不原谅妻子而不能原谅自己。这段时间,他躺在床上再也没有以前那种难熬的冲动,而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身上不舒服,怀疑自已得了性病,就这样折腾了差不多大半个月,阿贵终于鼓起勇气走进医院做了性病检查。当他把化验单交给医生,医生说了一句"没有性病。"他恨不能大声地呼叫出来:我没染上性病!我可以回家了!跑到医院门外,他掏出手机兴奋地给妻子拨去电话,依旧是那个甜美的声音略带着哭腔说:“老公,你终于……”就再也说不下去了。阿贵却高兴地大声叫道:“别难过!老婆,我已决定辞工回去陪你!陪孩子们!我们再也不分开了!”电话那边女人“哇”地一声哭出了声,过了好一会才抽泣着说:“嗯,我等你……”

  • 标签:外来工 性爱 需求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秦锦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安小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圆圈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真水无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心灵拾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落花偶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姚志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巴仔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枫情居士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梦蝶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徐建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junzilan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天地沙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十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仪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只因不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哑铃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村里人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每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袁华韬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Harry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袁华韬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海那边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黑骏马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呓白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每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秋寒妞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镜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桥流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黄国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深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彭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雅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驿马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隆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茨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爱乐群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4/11/01 12:24:23

    以泼辣大胆的文字塑造了读者面前的阿贵及文章背后的阿贵妻,恩爱夫妻被现实生活割裂两地,压抑不住的原始欲望使得他们人生路出现了岔道,虽一个是欲罢不能,一个是含恨报复,同样剑指当下——农民工及留守女人的性事应被重视,被“春运”割裂的不仅仅是亲情,更是一个个社会细胞的饮恨裂变。阿贵报复之举对爱情是颠覆性、毁灭性的,对社会文明亦同样如此!尽管他最终回归,踏上“原道”,可生命的轨迹难道就从此复原而笔直向前吗?

    分享到:道长2014/11/01 19:05:44

    多谢秦评委!农民工家庭的两地分居已成为压抑他们人性的无奈与痛苦,应当引起社会的重视,为他们团聚提供必要的条件!多谢!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4/03/13 10:43:50

    作者文字冷峻、有张力,读完整篇作品,内心也有被撕裂的感觉。阿贵的形象是千千万万个农民工的缩影,而独守空房的阿贵媳妇亦是万千留守妇女的代表。他们常年两地分居,各自劳作。相思、寂寞、压抑成为了他们又一沉重的精神负担。对于他们的性行为和性渴望,我们决不能用道德的眼光来评判。当人性被压抑到一定程度,必然会爆发,必然会被撕裂。

    分享到:唐兴林2014/03/13 10:44:06

    作者用艺术的形式,震耳发聩的揭示了一个社会问题:不能无视那些农民工和留守妇女的性生活。这关乎到千万个家庭的和谐与幸福!阿贵的痛苦不只是他个人的痛苦!

    分享到:道长2014/03/13 10:58:10

    唐老师是我心中文学之神!一出手就有!叩谢!

      回复
  • 分享到:云裳6150积分2014/04/08 10:50:48

    道长也终于大胆了一把,把农民工兄弟撕裂的性与爱问题现实地摆在了人们的面前,描写生动,发人深省,无论是阿贵老婆的意外出轨,还是阿贵的性报复,都无法逃脱道德的束缚与纠缠,他们的纠结与无奈,是爱与性的纠结与无奈,也同时是生存与生活的纠结与无奈,姐姐的文笔一如既往的好,有人觉得文章失于短小,可以再深度挖掘,我倒觉得作为一篇短小说,这已经恰到好处。

    分享到:道长2014/04/08 12:53:46

    多谢橙子精彩的评论!知道你太忙,身体欠佳,还上来评论,真让老道心疼。祝好!

      回复
  • 分享到:真水无香2830积分2014/03/25 15:04:29

    撕裂的性爱,道长作者把农民工难以启齿的性问题,用此小说表现出来,道出隐含着众多农民工及两地分居夫妻生活的尴尬性事,可见全民的性福之事不可小视,事关每个家庭和谐幸福的大事。生理和心理的压抑和饥渴,导致分居夫妻出轨出格屡见不鲜,轻则大吵大闹,分道扬镖,重则妻离子散,酿成人命惨祸。好在,故事的主人翁阿贵经过一番撕裂与挣扎,能回归理性,回归家庭,彼此谅解,不再纠结,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如此最好。

    分享到:道长2014/03/25 15:52:39

    香香威武.出手就有哇!厉害!多谢香精!唔马.唔马!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4/03/24 08:33:15

    马斯洛层次需求层次理论,提出生理需求是最低要求。作者洞察社会现状,用极不起眼的角色揭示了打工者作为弱势群体生活在困窘与无奈中。用辞职回家的方式结束这种生活是一种选择, 但这座繁华的城市仍然需要千千万万的务工者,所以社会应该正视 ,提高待遇,改善环境,诸如提供廉价房、小孩子公立入学、夫妻房、探亲假......我们期待一代人的痛苦能换来未来的幸福甜蜜生活!

    分享到:道长2014/03/24 10:24:10

    感谢桃子文友的评论!拥抱!

    分享到:山居2014/05/15 11:37:05

    道长,请问这位桃子文友是社工吗?

    分享到:心灵拾贝2014/05/28 12:43:17

    书生的镰刀, 不好意思,今天才看到你的提问, 那个桃子不是社工,是一名义工。

      回复
  • 分享到:王盛菲15200积分2014/03/15 20:17:08

    合乎道德的健康性爱首先具有指向性,即指向特定的对象。其次也有双重属性,既是性爱双方的个体行为,也是社会行为,为一定的社会关系所约束。道德的性爱能够亲近夫妻感情,繁衍人类,构建和谐家庭、和谐社会,不道德的性爱既有性意识的残缺,也有性爱的心灵的扭曲。文中阿贵和妻子虽然都做了出轨的事情,但我们却无法指责什么,这就是作者写作的妙处,把这个问题丢给我们思考,有时候有些事情难以用对或错来衡量,具有复杂性。

    分享到:道长2014/03/15 20:28:20

    美女妹妹写得很有哲理性.生活不容易.对错无界限.关注弱势群体,关注草根阶层,文学才会更有意义!谢谢美女偶偶!

    分享到:道长2014/03/16 10:30:35

    感谢美女妹妹为老道又加了个唇印!拥抱!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89
  • 200
  • 41
  • 348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