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拉长
    拉长来自东北帅气高大人还特仗义,计算机毕业技能也上乘,而且有勇有谋还特别孝顺。拉长离开深圳前,我给他500块之后音讯全无,两年后,人才市场重相逢,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 [7] [1]


1

刚来深圳那会儿,说实话,我感觉孤孤单单的,人生地不熟,整天一副苦闷的心情。后来随着打工日子的延长,渐渐地跟同事混得热火朝天了,在深圳打工的几年,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我常常想起一个人——我们的拉长。

我们的拉长是个帅哥,年纪不大、高个子、东北人。他名叫邹涛,部门里大家都叫他“霸爷”。这个外号当初是我送他的,是绝对褒义的意思。

“霸爷”进厂时间不长,比我还迟了几天,他是以员工的职位进厂的。我记得他是因为他身上的确有值得记载的东西。

从一开始入厂,他在大家的眼中就是个另类!一是因为他是东北人。东北人来南方打工的人极少,“物以稀为贵”嘛!二是因为他是大学专科毕业生,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在我们这个百十号人的工厂里,算是绝对的高材生了!

他是从学校毕业后直接从哈尔滨坐车来深圳的。以他的条件要在家乡谋个职业本不是什么难事。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是千万打工者汇聚的热土,有无数新生代的民工汇聚到这里。他刚来时,正赶上令人头痛的金融危机。有好多工厂根本就不招工,连高材生也不例外。在无数次碰壁后,他收起了大专毕业证书,以一个杂工的职位进了我们工厂。

他刚进厂不久便与我成了好朋友。他是个乐天派,没有一点悲观的情绪。用他的话说是“体验生活”。

有一次,我们工厂里接待了一个大客户,是位美国老板。他身边带了两个随从人员,一个是秘书一个是翻译。那天在我们工厂里发生了一件戏剧性的故事。

这是个办事很仔细很慎重的客户,他已经多次考察过我们工厂。这次是一锤定音的最后一次。关系到敲定合同、签下订单的最后一次。客人参观完工厂样办车间后,非常满意地坐在了我们工厂的办公室里,准备签订合同。我是工厂的工程技术人员,我也加入了这个仪式的团队。我和我的老板一起坐在了客人的对面。在签订合同之前,客户通常要给我们提供一份最后审订的样品确认书和图纸材料。问题就在这时发生了!因为他的秘书居然怎么也打不开随身携带的电脑程序,资料无法打开。经过多次尝试后还是不行……后来,老板亲自动手也无法打开了。他的翻译好像也是精通电脑的,也尝试了几次,最终也未曾奏效。大家对这台手提电脑居然束手无策了。美国老板非常着急,一边连声地用英语“SORRY、SORRY”向我们道歉,一边焦急地一次次看手表。因为他还有时间更急的下一个行程。就在这时,邹涛扛着一个大纸箱刚巧从办公室的门前经过。我脑子里忽然灵机一动。

邹涛!邹涛!你放下手中的活进来一下。我急忙叫住了他,并招手示意他进来。

老板,能否让他帮您打开电脑……我通过翻译向客人推荐。

他是计算机课毕业的大学生,他是好样儿的!出于礼貌我特别地补充道。

听了我的简单介绍,我看到了美国客人渐渐地收起了怀疑的目光。他开始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略带稚嫩和生涩的小伙子。他终于点头同意了我的提议。

邹涛十分娴熟地打开电脑,仔细地检查了桌面的几个程序,认认真真地查找原因。他的动作显得非常专业……

就在我暗自焦急的时候,邹涛一下了关掉了电脑。

好了!您的应用程序应该可以打开了。他带着胜利的语气,充满肯定地说,“您再次开机就行了!”

那位秘书带着半信半疑的眼神接过了电脑。

程序终于打开了!

VERYGOOD!VERYGOOD!

不拘言笑的客人向邹涛竖起大拇指,露出了赞赏的微笑。

这次是我们工厂自金融危机以来签订的最大的订单。因此邹涛算是立了一件大功。

不久,我们的拉长因为回家生孩子而辞职了。老板便破格提升邹涛做拉长了。

2

我们工厂是做涂装工艺的,对于各种产品零件,根据客人要求在其表面做图案印刷、喷油处理。一次,我们生产的一款玩具产品部件出了点问题。按客人反馈的意见,我们做了改进,对方还是不满意。这是个与我们工厂长期合作的老客户,老板不敢马虎,于是派了管理生产拉线的邹涛、负责工程技术的我和品质组长小秦,我们三人亲自去客人的工厂处理、解决问题。

因为职务上的关系,我们三人在工作中一直配合默契,彼此之间协调得不错。邹涛性格豁达,是个直肠子。相比之下,戴着眼镜的小秦说话斯斯文文,性格内敛。我则是中间派。

我们顺带了几个做好的产品,坐上厂里的货车,差不多近一个小时后才到达客人的工厂。这是个规模和场地都比我们工厂大了好多倍的台湾企业。我们找到了接洽的品控部人员。经过一番认真、详细的研究和沟通,终于确定了问题的处理方案,圆满地解决了问题。

就在我们心情舒畅地准备回厂时,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

因为问题解决了,回厂后务必要加班加点赶后面的货,邹涛联系了该厂仓管员,顺便把空箱(我们工厂用于包装产品后需回收的周转箱子)拉回去。小秦找人开放行条去了。我便上了趟厕所。

这是我们工厂的专用箱子,一个都不能动!回来时,远远听见邹涛的大嗓门儿。

在仓库门口,我见到邹涛与两个穿工装的男工正大声争执着。那两人大约是同我们一样的外厂供应商员工。他们操着粤语,时而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同邹涛吵嚷着。两人一高一矮,高的跟邹涛个子差不多,样子有些凶。邹涛面红耳赤地夹在两人中间,叉腰、横眉怒目。我刚走到他们面前,小秦也回来了。我们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当仓管员向邹涛清点并移交了我们厂的空箱后便离开了,邹涛还未来得及装车,一个转身后,居然发现别厂的两名员工正肆无忌惮地搬走箱子,遂立即阻止。

那高个子员工说,他们工厂也发货物到这里了,所以也要拉些空箱回去。

小秦拾起地上一个箱子,不愠不火地说,兄弟,请你讲讲道理好不好,这箱子上明明印着‘嘉豪周转箱’几个大字,这可是我们工厂的东西呀!

对!我们厂的周转箱,你们不能拿走!去找仓管员要你们自己的吧!我帮腔。

见我们势众,高个子有些理屈地放下了手里的箱子,悻悻然地说,不要了不要了!你们搬走吧!随手关车厢门。

喂!等一下!眼尖的小秦忽然发现车厢里似乎还有我们的箱子,立即上前阻止高个子关门。

高个子没有理会小秦,啪的一声关上车门,胳膊肘儿撞到了小秦的脸颊,小秦的眼镜碰落地上。高个子不屑地扫了一眼正弯腰拾取眼镜的小秦,嘴里嘣了一句“岂性!(粤语,‘神经病’的意思)”,欲转身离开。

邹涛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扯开车门,嗖的跳上车,不由分说向下掀箱子。高个子毫不示弱,也跳上了车厢,与邹涛拉扯起来。我和小秦把地上的箱子往我们的车厢里装。邹涛还在卸箱子,高个子边用粤语不干不净地骂人,边同邹涛厮打起来。邹涛一时来了血性,像抓小鸡般地将高个子扔下了车厢。高个子操起地上一块木板狠狠地朝邹涛后腰抡去。邹涛痛得龇牙咧嘴,怒不可遏地跳下车要猛揍高个子。高个子领教了邹涛的厉害,吓得转身就跑,邹涛怒气冲冲地去追。高个子的矮个同伴怕他吃亏,大声吆喝起来,打人了!打人了!……

几名保安闻声赶来,仓管员也跑来了。大家不明就里,看到一位手拿凶器的高个子正狼狈不堪地被另一位一手抚着腰、面带怒火的大个儿追赶着,围着货车打转。

你们两个干什么!快住手!保安队长急忙呵斥。

高个子扔下手中木板,立刻躲到保安队长身后,指指邹涛,来了个恶人先告状,佢打人!

邹涛气咻咻地还要扑上去揍高个子,被我和小秦拽住了。

高个子和同伴挨着队长,用粤语交谈着,神情亲密,大概他们是广东老乡。高个子趾高气扬地蔑视着邹涛,骂了句,外地佬!神气什么!

见邹涛的腰似乎伤得不轻,我忿然作色,朗声对高个子说,老兄,说话可要道德呀!外地人怎么啦,我们可是不偷不抢,凭劳动赚钱呀!你是本地人,可你也是打工的,大家该是平等的!今天的事故,从头到尾都是你的不对,况且你还打人了,你应该付医药费!

大家好说好说!队长环视眼前情形,已明白了八九分,息事宁人地过来拉邹涛的手,想劝架。

这些箱子本来就是嘉豪厂的,有字迹标示。我已签名发给他们了!仓管员站出来说了公道话,望了一眼高个子,有些愠色地说,先前,我已跟你们讲清楚了!你们厂的箱子还在生产车间的流水线上,你怎么……

工厂这么大,管理——却是如此令人失望!小秦直视着保安队长和仓管员有些不满地说。我们查看了邹涛的腰部,一条红的伤痕清晰可见。

你看着办吧,嘉豪厂可是与我们厂合作多年的老客户!这事儿最好别让厂领导知道!仓管员正色地对保安队长说,你是负责厂区秩序的,你就主持个公道吧!

兄弟,我看就算了,大家都是误会……队长陪着笑。邹涛绷着脸,没有吭声。

我看这样吧,今天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把人伤了赔点医药费。仓管员和颜悦色地对队长说。

我和小秦在心底对仓管员产生了一丝敬佩。队长瞅了一眼高个子,似有同意仓管员的意思。

这点伤也算不了什么,我还受得了,医药费就免了!不过——邹涛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盯了高个子一眼,我要他跟我们道歉,并把装到车厢里的箱子全部还给我们!

高个子鼻子哼了一下,杵在原地不动。队长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他还是无动于衷。

仓管员走到队长面前,朗声说,他不愿意道歉就算了,我们出面给人家赔点医药费吧!到时我再向厂里报销……

不不不……队长忙不迭打圆场,还是道歉、道歉!

他瞪了一眼高个子,有些生气,雷做乜野(你干什么)?仲要老细来呀(还想让老板来呀)!

高个子在矮个同伴和队长的坚持下,终于走过来向我们点了点头,然后同邹涛握手言和,说了声对不起。接着跳上车把箱子悉数搬下来,并装上了我们的车厢。

回来的路上,我和小秦关切地询问邹涛的伤情,他拍拍腰部,爽朗大笑,这点伤对于东北汉子来说,就像搔痒一样。我是装装样子,想治治那广东老兄的嚣张气焰……

那仓管员一定也是‘外地佬’吧!小秦呵呵笑道。

还用说!我和邹涛点点头,哈哈大笑起来。

3

宿舍里住了我们三个人。我和电工都是象棋迷。

空闲时,邹涛基本上都是倒在床上看书,偶尔也会凑近棋盘,指手划脚一番。后来,我和电工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经邹涛指点的一方,几乎都是输方。于是,再不屑于他的出谋划策了。他晾在一边,有时实在闷得慌,便忍不住加入到楚汉战场。见他也有好棋之风,电工便出言邀他对弈,他总是摆手笑呵呵地说,我的棋艺不成局。只观战!只观战!

一次,电工的兵马炮车直奔楚地,杀得我军昏天黑地,眼看老帅不保。我指挥着仅剩的两名残卒孤马左躲右闪,但终脱不了败局之困。电工露出了胜券在握的微笑。邹涛瞅了一眼我的阵营,撇撇嘴,摇头晃脑地吟诵古诗一般,情势虽危,却未必无挽狂澜之策哉!

  • 标签:工厂拉长拼搏精神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八水二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邻家小编Momo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doubled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吴春丽41450积分2016/11/05 11:16:11

    1.高个子不屑地扫了一眼正弯腰拾取眼镜的小秦,嘴里嘣了一句“岂性!(粤语,‘神经病’的意思) 正宗的表达是不是应为“黐线”。2.拉长来自东北,帅气高大。他刚来时,正赶上令人头痛的金融危机。有好多工厂根本就不招工,连高材生也不例外。在无数次碰壁后,他收起了大专毕业证书,以一个杂工的职位进了工厂。他计算机的技能很牛,一次“解围”,老板便破格提升他做了拉长。(机会还是会为才子哥打开那扇叫赏识的大门)

      回复
  • 分享到:八水二木740积分2014/04/02 14:26:26

    临危受命、工厂追魂、楚汉之争、焦急返乡,每一则故事都交代了拉长一个优点(特点),或专业、或正直、或谦逊、或孝义,这种组合就像一个拼图,将拉长的形象丰满起来,但是缺乏主次,也使得人物形象扁平化,没有重心。最后一段是个总结和影子,是对前面四个部分的升华,拉长这样的人品,混得风生水起也不足为奇。

    分享到:张礼军2014/04/02 21:39:05

    感谢朋友阅读、支持。问好!

      回复
  • 分享到:邻家小编Momo1420积分2014/04/02 11:02:26

    人物形象非常饱饭,剧情叙述也很详细,塑造的邹涛这个人物有血有肉有智慧。看到最后一段,不禁莞尔一笑,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有缘终究是要遇到。但是感觉结尾确实有点仓促,虽然交代了一个好的结局,但第5部分却让我感觉有点画蛇添足,私以为到4结尾就好了,或者把5写长一点。个人之见了。仅供参考。

    分享到:张礼军2014/04/02 21:45:20

    谢谢朋友的点评,受益匪浅。拉长这样的人物,在我们打工生活中其实是随处可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个性,只是写作者缺少些“发现”的敏锐。呵呵,希望今后不断学习吧。

      回复
  • 分享到:doubled4880积分2014/04/01 11:47:46

    开头的梗还算不错,铺垫得有效果,不过是不是太急于收尾了?才刚刚猜测下文将如何之际就结束了,有些可惜。感觉可以在举多几个例子去塑造人物,使文章更有说服力,人物更加生动。

    分享到:张礼军2014/04/02 21:45:53

    谢谢!问候朋友!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1
  • 49500
  • 4
  • 520
  • 女保安
  • 时间:2014-08-04
  • 点击:93061
  • 评论:5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