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足之殇
    清纯美少女遭强暴后做小姐找杀手复仇的故事……
  • [32] [0]


痞子张答应帮小梅复仇。他不要钱,陪睡就行。

小梅自从做了小姐,眼神就冰冷起来了,似一把利剑。她坐在烟圈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刻在墙壁上的无数个“杀”字,冷静得可怕。复仇,是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小梅坐在梳妆台前把眉毛画得修长,似一缕情丝;脸颊涂的粉白,像桃花、梨花或者杏花;嘴唇染成一抹红,像极了夏日的樱桃。她把衣衫尽力下压,一条指头大小的十字架吊坠紧紧的镶在乳沟内。诱人的乳沟,好似两座山峰下的沟壑,深不可测。

咚咚咚。痞子张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把门擂得山响。门一开,他就迫不及待把小梅抱上床疯狂发泄兽欲。

完事后,小梅穿上衣服冷冷地说,记得答应我的事。你就等好吧,痞子张回答得很利索。色色地盯着小梅,磨磨唧唧穿上衣服,朝楼下走去。

小梅点燃一支烟,用力抽了几口。拉开窗帘,几缕阳光斜射进来,仿佛空气里裹着仇恨。她的手突然攥紧,顿了顿,又慢慢松开,把烟头重重地摔在烟灰缸里。

她原本是一个农村姑娘,清纯、恬静、阳光,在龙华的一个电子厂打工。因勤奋干练、眼明手快,加上一张可人的脸,很快当上了车间王主任的助理。

18岁生日那天,王主任邀请了好几个朋友在KTV里为她庆生。酒过三巡,小梅醉了,熟睡的样子很美,胜过朝霞、甘露、余晖、雪花。王主任看呆了,像一只久未沾腥的馋猫垂涎三尺。随后,他搀着小梅朝楼上包房走去,缕缕芳香沁人心脾,像百灵鸟捧着玫瑰漫天歌唱。他把脸凑得更近,手搂得更紧,生怕一松手这个美好的尤物飞走了。

小梅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王主任这匹披着羊皮的狼强奸了。她缩成一团,用被子紧紧地包裹着下身。许久,她摸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是弟弟接的。小梅顿了一下,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哽咽,手有些颤抖。家里还好吧?弟弟挤出一个音,好!小梅快要撑不住了,鼻子又酸又涩,我就是问问。

通完电话后,小梅微微垂下头,表情复杂,左手大拇指留下了深深的牙痕,鲜血溢了出来,她似乎没有察觉。

是忍气吞声认栽,还是报警,抑或复仇?小梅陷入了思想挣扎。毕竟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只要卖出一步,就没有了回头路。

一个人是很难骗自己的,她决定复仇。突然抬起头,一双眸子似深潭,透着阴森森的寒气,脸青得可怕。真想立即把王主任剁了!

痞子张是在足浴城认识的小梅。他不显老,喜欢玩,对这里的朋友称自己做小生意,他的精明和冷峻吸引了很多按摩女。小梅是他毕生所见最出色的女孩。她吊足了痞子张的胃口,最后达成协议:只要痞子张答应能够让王主任消失,她就陪痞子张睡一次。

这天夜晚,王主任把肚皮吃了个滚圆,独自从饭店慢悠悠走出来,踉踉跄跄地往家赶。

痞子张一路尾随,他知道这条路上有个盲点,是作案的绝佳处。

是夜,正逢街上鞭炮声很浓,没有人听见过枪击的声音。痞子张的手脚很干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王主任真的消失了。

翌日,小梅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破案悬赏公告。她冷冷地笑了,点燃一支烟。这是她干大事之前的习惯。

化完妆,她像往常一样,去足浴城上班。

您好,我是68号,现在由我为您服务。小梅说。

你是本地人吗?叫什么名字?小梅微微一笑,摇摇头,我是68号,在这里我们只告诉客人工号。

客人一脱鞋,一股浓烈的豆瓣酱味渗入小梅的五脏六腑,她赶紧把客人的脚往盆里一放,水变黑了。她今天心情好,把客人的双脚从浴盆里抬了出来,擦干净,包起右脚,左脚涂上按摩膏,双手开始在脚的穴位上按摩揉搓。

足疗4个,泰式一个。小梅拿出本子,在上面记下一天的工作情况。她盘算着:替范建报了仇就离开这个伤心地,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

小梅在靠近马路的一个房间里,望着窗外的那条路,很多个晚上,都是和范建手牵手在月下漫步,有时还会打情骂俏,充满着欢声笑语。可如今,却显得那么的孤寂、漫长。她总是不由得回忆起初恋的美好时光。

范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脑海中不时地闪烁着畅游羊台山的记忆。

阳春三月,正是踏青的好时节,范建做起了小梅的专职摄影师。他们沿着羊台山上的一条小径直行,发现两侧有一片竹林,里面的竹子形态各异、袅娜多姿,备受小梅的喜爱。她摆出各种姿势,任凭范建频频定格美丽瞬间。

走着走着,他们俩为竹子的品种展开了“唇枪舌战”。一位路过的长者给出了正确答案:这里的竹子以青皮竹、黄金间碧竹、广宁竹、杂交竹、佛吐竹、毛竹为主。竹子素有……小梅也赶紧强化记忆,以便未来充作谈资。

径直前行,不时有小鸟飞过。一条小溪从灌木丛中蜿蜒而下,溪流中还有许多小鱼、坑螺,小梅见孩子们在小溪里抓鱼玩得不亦乐乎,便也忍不住脱了鞋袜、挽起裤脚,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范建调侃她:你老这才是真正的浑水摸鱼。小梅笑得很甜,仿佛这里的空气也染甜了。

生于大山下的小梅,从小就练就了一身翻山越岭的本领,上山能放羊砍柴,下河能摸鱼抓虾。范建恰恰相反,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山,更别说爬羊台山了,这可是深圳西部第一峰啊,明显有点掉链子。

啊——啊——

小梅兴奋地在山巅呐喊,回声久久荡漾。顺着回声望去,看到山下朦朦胧胧,巨轮、集装箱小山、塔吊,依稀露出些痕迹;向西远眺,市区轮廓隐隐约约;山间的嘶叫声、呐喊声、吆喝声此起彼伏,生活的片断、人生的种种印象,渐渐鲜活起来。

范建,快点,前面就到羊台山顶了!小梅一边攀爬一边不忘给范建加油打气。范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卖力的爬了上来。

范建,快看那里!顺着小梅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峰顶旌旗招摇,小贩的吆喝、闪光灯、人群的呐喊声合成一曲变调的交响,或僵硬或柔软的躯体在镜头前疲惫而又兴奋地扭动着,俨然一道另类的风景线。

一番游览过后,他们来到离羊台山不远处的烧烤店。小梅在一边歇着,范建忙碌着。拿食品、取木炭、生火。不一会儿,烧烤炉便升起了袅袅炊烟。

范建没怎么掌握生火的技巧,被烟熏得泪流满面。好在很快,香肠、馒头、茄子等食材,经过加工后,全都放到烤架上。帮我加点油、帮我撒点孜然粉。范建忙着展示自己的烧烤技艺。食物的香味飘在空中,勾着小梅的馋虫。她已顾不得淑女形象,对美食展开猛烈“攻击”。

吃饱喝足之后,小梅挽着范建的胳膊漫步,都市的霓虹灯在街边闪烁,抬头望望没入夜色中的羊台山,小梅的思绪飘飞。

然而,这一切成了永远的回忆。她恨,恨王主任,恨豹哥!

她听一个客人说,范建曾去找王主任讨说法,从此消失了踪迹。据说跟王主任的侄子豹哥有关。

啪啪啪。响彻的鞭炮声给这座城市增添一丝喜庆,王主任的棋牌室开张了。他知道范建爱财嗜赌,也算准了会替小梅报仇,早就制定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范建怀揣一把水果刀,气冲冲地点名要见王主任。王主任笑脸相迎,没等说话就把他安排上了赌桌。前两圈还好,牌牌胡,范建的赌瘾很快被勾了出来。赌注比较小,十块二十的,不过瘾。不知道谁提议,改打五十一百的,外带八匹马。没几圈,范建输个精光。

王主任在一边偷偷地笑了。他给豹哥使了个眼色,豹哥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拍了一下范建的肩膀,他把牌掩上,回过头来。什么事?输在气头上的范建语气很不友好。

王主任让我过来帮你降降火,随便玩,赢了算你的输了算他的。说完,豹哥把一打钱往桌上一甩,扬长而去。

帮我谢谢王主任啊。范建赶紧拿起钱数了数,刚好一万,兴奋地往怀里一揣,他有信心把输掉的钱赢回来。

上半夜过去了,范建开始流汗,一万块钱又没了。他的脸色昏暗得像一片落叶,赌友们又催促他去借钱。范建看了看豹哥,赔笑着,再借我一万,赢了钱加倍还你。

小事情,跟我过来。豹哥把烟头随手一丢,范建跟着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递给范建一支烟,还帮他点上。范建有些受宠若惊,深深地吸了两口,咳了几下。

兄弟,别激动,这烟还不错吧。豹哥吐了一个烟圈,问道。

这是我抽过最好抽的烟,很提神。

兄弟,我叔叔有一事相求,只要你做成了,这五万块就是你的。豹哥拿在手上甩了甩。他闻到了熟悉的香味,咧开了嘴,像一艘迷你型的渔船,直直地盯着这笔钱,欣然答应了。

豹哥一摆手,范建侧耳过来。只见他眉头紧皱,将手上的烟头捏得粉碎,险些灼伤了手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接过钞票,消失在夜色中。

天阴得厉害,有些闷热。小梅在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灵验。

雨哗啦啦下个不停,打在窗户上、马路上、楼房上,像万马奔腾一样,把小梅的心敲得很乱。这一夜,对她来说,特别漫长。

范建再也没有回来,像人间蒸发一样。小梅发疯似的咆哮,家里一片狼藉。

痞子张这几天东躲西藏,憋坏了。有着大雨作掩护,他顺利地爬进小梅的闺房。小梅吓了一跳,拍了拍胸脯,深呼一口气,慢慢地镇定下来。

享受完这次鱼水之欢,又该做事了。痞子张想着。他直勾勾地盯着小梅,迅速脱掉裤子,饿虎扑食地把小梅按在身下。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痞子张拍着胸脯承诺,放心吧,明年的今天就是豹哥的祭日!

这次痞子张没有用枪。不知从哪弄来一辆无牌的旧货车,停在马路边不起眼的地方。

守候良久,终于看见一辆熟悉的宝马车昂然驶来。他来不及把烟抽完,便往路边一丢,瞅准时机重踩油门,朝宝马车猛烈撞去。

咣当!一声巨响,豹哥从挡风玻璃处弹了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不省人事。痞子张旋即调转车头,将其碾成肉饼,接着讯速逃窜。

小梅忐忑不安地看着窗外。奇怪,得知豹哥的死讯,她心中涌现的不是复仇后的快意,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雨停了,夜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窗台防护罩上的水珠不断滴答坠落,仿佛还在诉说雨夜里的罪恶……

痞子张被抓了。警方根据案发现场一支没抽完的香烟检测DNA,顺藤摸瓜锁定了嫌疑犯。在警方强大的审讯攻势下,痞子张对所犯恶行供认不讳,并且还供出了小梅。

小梅仓皇逃亡时,在机场被警方刑拘。

不久,检方以故意杀人罪向小梅和痞子张提起公诉,两人均被法院判处死刑。

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我受王主任利诱染上了毒瘾……纸钱如雪,哭声凄切。浑身虚脱的范建跪在小梅的坟前懊悔不已。

一个月后,有个男人坠楼了,摔得面目全非,据说是范建。



  • 标签:草根文学大赛征文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寒塘听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H烂笔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鱼幼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柏亚利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秋寒妞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4/04/30 16:10:51

    看得出,作者是初写小说。虽然能看出作者的文字功底比较扎实,但是,本篇作为小说,在构思和结构安排方面还存在问题:故事和人物都显得比较凌乱,情节的安排过于简单。人物形象和个性也不突出,似乎没有主次之分。看完整篇,没有太深的印象。一大推素材,要学会提炼,并且要注重细节。

      回复
  • 分享到:百欣4760积分2014/11/06 15:25:18

    全文通俗易懂,趣味性强,构思巧,行文跌宕起伏,耐人寻味。女主角的悲惨命运,忍辱负重,看到她的处境,令人痛心,小说反应了社会的普遍现象,人在世上没有办法掌控别人、环境怎样对你,唯一可以控制的只有自己,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小梅选择了最不可取的,应该选择正确途径报警来保护自己,给坏人应有的惩罚。

      回复
  • 分享到:天涯流云19010积分2014/10/17 08:47:53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很吸引人。本文最突出的地方是文字的表现力“通完电话后,小梅微微垂下头,表情复杂,左手大拇指留下了深深的牙痕”,简单的几句话,一个女孩复仇之际的内心挣扎跃然纸上。“奇怪,得知豹哥的死讯,她心中涌现的不是复仇后的快意,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复仇之后的矛盾、迷失在此表现的淋漓尽致。文章的结尾干净利索,引人回味。

      回复
  • 分享到:柏亚利2670积分2014/04/29 01:37:19

    这篇小说,体现了作者的不凡功底。我认为透过血腥的报复行为折射出了人性的扭曲。小梅——被侮辱的人和心灵,在极度愤懑之下有违法律的两次除害,引发读者进入更深层次的社会思考:个人复仇,真就能解决违法分子带来的犯罪问题吗?小梅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而不是以这种极端的有悖法律的行为葬送了自己。这就是小说带给人们的启示与积极的社会意义。

      回复
  • 分享到:秋寒5870积分2014/04/25 23:27:39

    在这个貌似平静的茫茫打工潮里,每天都有离奇与曲折的故事正在发生。物质与权利的上升,直接导致了欲望的膨胀。于是,便有了龌蹉的手段,龌龊的交易,龌龊的连锁反应······一个人,生存环境很重要,内心世界强大与坚韧更重要。天性里,多些理智,多些冷静,多些反思。主人公们或许可以化解这一系列悲剧的发生。 小说的价值最大化:是要警醒世人。这点作者已经做到了。赞

    分享到:富士康徐小明2014/04/26 21:29:37

    感谢您的阅读和认真点评,谢谢

      回复
  • 分享到:鱼幼薇5150积分2014/04/17 14:22:26

    文章改过之后,要好很多,但只是相对之前的要好,其实还需精炼,从语言,文字,结构上。文章看上去有点散乱,应该是框架没构好吧。能看出作者是下足了功夫,想给读者们一场文字盛宴,为作者诚意点赞。

    分享到:富士康徐小明2014/04/17 18:20:57

    谢谢小鱼老师的点评,以后会注意的,非常感谢!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3
  • 71500
  • 7
  • 12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