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裸写真
    妻子拍了套全裸写真,写真里露出半截光头。照片是谁拍的?光头是何人?妻子说想知道就先离婚……
  • [36] [2]


这事儿怎么说呢?长这么大头一回遇到这种事,我还真有点儿难以启齿。都说家丑不外扬,可是这事儿整个透着古怪,让我琢磨不着边儿,我今天把这蒌子捅出来,让大家给我参详参详。好吧,还是让我把这事儿从头到尾说一说吧。

去年春三月间,好友余式君从国外回来,邀我到边远的山区参观野蛮部落的性事表演。余式把这次参观定义为国际性的学术交流,认为对我公司目前的研发方向有帮助。在此之前,我曾听说过乡间性事表演这事儿,颇不以为意,以为只是坊间为了吸引公众眼球而弄出来的噱头。我没想到还真的有性事表演这种事。我妻子胡木兰开始不同意我和余式前往山区,她避开余式,颇为紧张地把我拉到房里,郑重其事地问我:

“你真的了解余式吗?”

我没想到妻子会这样问。我当然了解余式。我们是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发小,他身上有几根汗毛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虽然妻子是余式的大学同学,但据我所知,余式在大学期间为了出国留学,一次恋爱也没谈过。

“余式怎么了?”我望着妻子欲言又止的样子,觉得妻子有点儿小题大作了。

“也没什么,不过这次你一定要把我带上。”

看样子,她是怕余式把我带坏了。女人终究是女人。有些事,她们是不按常理出牌而是凭直觉去办的。不过妻子的要求也不算过份,我估计她在家里也闷够了。自从她嫁给我,我就没有让她上过一天的班,我希望做一个合格的丈夫,我赚的钱如果按照目前这样生活,她一辈子也花不完。我们结婚三年,唯一的遗憾便是妻子至今还没能怀上。不过这种事,也急不来,总有一天能怀上的。余式私底下并不赞同我带上妻子。他振振有词地警告我说:“这种带有研究性质的参观,最好别带上女人,带上女人一准坏事。”我一笑置之,觉得他也过于认真了。什么国际性学术参观,纯属是找个由头去寻个乐子或者外出散散心罢了。

在前往野蛮部落的路上乏善可陈,唯一值得一说的便是余式,他在半途上,居然找到了一个农村的漂亮女孩做他的摄影模特。女孩叫小娟,虽然衣着朴素,但身材一流,更命的是还长着一双花旦一样勾人的眼睛。看得出余式对这双眼睛颇为入迷,不过这家伙对女人还真有一手,我们还在路上,余式三哄两哄的就把那女孩给睡了,这种举重若轻的本事,令我刮目相看。当然这种事余式也是瞒着我妻子。我警告他,不能在我妻子面前过于放肆,以免我妻子有物以类聚之感,这样我就麻烦了,当然也不利于我们的交往了。余式也挺合作,我们在一起时,他们的表演恰到好处,火候刚刚好,既不过分,也不生硬,让人觉得他们的关系就是普通朋友关系。有时连我也难免作小人之想,觉得余式这小子真能装,他要是进军娱乐圈,说不定能拿个什么奥斯卡大奖。

我们到达野蛮部落时,正遇上性事表演的高峰期,几百人的队伍从寨子里一直排到马路边。正是春寒料峭,山里其实比城里更冷一些。但人们热情高涨,每个人脸上充满着渴望的表情,个别拿不到号的人在队伍中窜来窜去,急得像一头被惹火了的公牛,见人就发脾气。拿到号的人像看猴戏一样看他们上窜下跳,幸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打着国际性学术参观的幌子,居然在部落里一路开绿灯,让我们既及时又能全套地看完整个性事表演。在参观的过程中,有一件事我颇为不解,既然是表演性质的,为何不正儿八经地让我近距离观看?而是仅仅在房外搞两个小洞,让我们在房子外面偷窥呢?负责此事的经理面对我们的质疑,神色诡异地一笑说:“你觉得整个性事是在表演吗?我老实告诉你们,这些土著现在做的就是他们传宗接代的事情!你看仔细了,这些土著们的体位跟你们有何不同?对了,刚才这招叫天外飞仙,你们有把握做得到这个动作吗?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注意到整个性事的时间?哈哈,你们现在是不是有点儿自惭形秽了?不过你们也不用过于自卑,来这里参观的城里人,没有一个人不自愧不如的。不过你们也不虚此行,根据我们的调查,来这里参观过的人,绝大部分回去后,从此就过上性福的生活。我可以肯定,你们花上这点小钱毫无疑问是超值的!”

是否超值,姑且不论。直接的影响却是立竿见影。我发现,自从经理这么一解释,木兰和余式就一直猫着腰,眼睛凑在那小洞前一刻也不肯移开了。我看那农村小姑娘站在一旁干着急,只好提醒木兰说:“木兰,休息一会吧。”她头也不抬地说:“我不累。”老实说,我还真的不觉得有多好看,无非就是他们的体位有些难度加上这些土著们性事的时间有点超长罢了,这和那些A片相比,是有点异曲同工之处,但谈不上有多出奇制胜。奇怪的是,木兰一直以来都很反感A片,她说,一看那些A片就反胃,她把此定义为人类的变态性行为。现在看来,她的兴趣并不亚于我们男人。女人的内心世界当真鬼神莫测!

我们一共在野蛮部落住了三个晚上。最后一个晚上,我彻底服了余式。我实在想像不到,余式是如何说服经理,让他亲自尝试野蛮部落的性事表演。反正,他神秘兮兮地把这事告诉我时,我着实吃了一惊。

“你是说你要来一次性事表演?”

“学术研究嘛,古人都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你的小娟也愿意和你一起表演?”

“不。是和女土著干。”

“我的天,她们啊!?”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这些野蛮人并没有什么贞操观念。”

“你对这些女人也有性趣?”

“学术研究嘛。谈不上什么性趣。”

“小娟不会有意见?”

“你都说了,她只不过是个模特而已。”

“你不怕人家看到?”

“怕?你来到这里,还放不开?人有时候偶尔野蛮一下也是允许的。兄弟,欢迎参观啊!”

想想也是,都到了这种地方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其实人和人还真的没啥区别,尤其在性事上,我们这些号称都市的文明人和这些土著们一样贪婪。

我本来是想去看看余式这小子在性事上是如何征服这些女土著,可是木兰整个晚上都在缠着我,搞得我疲惫不堪。木兰对性事向来不是十分的热心,想不到在参观了性事表演之后,居然性趣盎然,她活学活用,摆出一招天外飞仙,那极具诱惑力的姿势令我顿时雄心万丈起来,平时一向在性事上时间有限的我,居然有当了一回救世主的良好感觉。当我最终像一条死蛇一样无法动弹时,听着还在洗手间里洗澡的木兰正在欢快地哼着歌儿,奇怪的是,我此刻脑子里想着的却是余式,这个一向极有创见的家伙,在性事表演上会不会比这些土著们更出色?

其实真正的麻烦事是从野蛮部落回来之后,大概一个多月左右吧,木兰就说她怀上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亲自陪木兰到医院检查确定无误后,我禁不住大喜过望,扳着手指头推算什么时候才能当上父亲。相比之下木兰就显得过于淡定了,她甚至有点儿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还以为是她害怕分娩而自然产生的心理反应,可时间一长,我发现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木兰怀孕三个月有余,肚子已微微凸起,就是这个时候,她嘀咕着要拍一套全裸写真。开始我还不太在意,觉得木兰简直多此一举,但她的态度却日渐坚决起来。

“干吗非要拍全裸写真呢?不拍不行吗?”

“不行。”

“你要拍也行,这只能由我来拍。”

“不行。”

“不行?你想要谁拍?”

“小泉?”

“哪个小泉?日本人?”

“樱花婚纱照相馆的摄影师。”

“男人?”

“嗯。男人。”

“不行。你的全裸写真只能由我来拍。”

“不。你技术太差。”

“不行就不拍。我的女人只能由我来拍。这是底线。”

“不拍就离婚!”

“你居然为了拍一套全裸写真要跟我离婚?”

“对。不拍就离。”

“你不后悔?”

“不后悔。”

木兰说不后悔时眼睛一直望着窗外,她连看也懒得看我。我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我摄影的技术再差,可我是她老公啊。她为了拍一套所谓的全裸写真,不但让别的男人给她拍,还以离婚来要胁我,这事如果传出去,我还有脸活吗?我一怒之下,拿上枕头睡到了书房。当我一个人静下来时,我觉得问题还真有点严重。那个小日本摄影师到底和妻子木兰有没有不正当的关系?我越想便越发觉得小泉可疑。这种可疑集中在妻子的态度上,她如此决绝,令我怎能释怀呢?我决定亲自调查这个家伙。

第二天,我借口要到外地出差一个星期,瞒着木兰神不知鬼不觉的住到樱花照相馆对面一个旅馆里,由此展开我对小泉的跟踪与调查。第一天的调查结果颇有点意外:那个叫小泉的男摄影师并不是日本人,他来自湖南,只不过是一个有一技之长的打工仔罢了,他的真实姓名叫张晓权,因为他嘴唇上有一小撮胡子,个子也不高,有点像电影里日本人的样子,所以照片馆里的员工便直接叫他小泉。他一年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够我一个月的收入。在深圳,像他一样的打工仔,多如牛毛。我真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的地方。木兰要是当真和这样的人有什么瓜葛,我只怕每天上班都得把脸抵在裤裆里才敢出门了。老实说,我的心情相当复杂,我既希望能看到真相,又害怕看到结果。为了事情能够最终水落石出,我决定硬着头皮调查下去,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

第二天,我自以为是地简单化了一下妆,正准备到小泉的住地了解情况,忽然接到余式的电话。

余式自从到野蛮部落参观回来,干净利落地甩了他的摄影模特后又动员我和他去西藏。几年前,我追木兰时就带木兰去过一趟。其时木兰刚从一场恋爱中脱身出来,对西藏充满了好奇,尤其对那些喇嘛,表现得异乎寻常的热情。我在缺氧严重的青藏高原,一点手段也不耍就把追了三年的木兰追到手。当我有点洋洋自得地抱着木兰睡到一块时,木兰说了一句颇为经典的话,她说:“西藏的喇嘛之所以不缺氧,是因为他们没有爱情。”说到西藏的缺氧,我实在有点后怕,所以当余式邀我去西藏时,我是毫不犹豫就推辞了。余式只得背上他的摄影包独自前往西藏。他跟我说,他要在西藏住上一年半载,认真研究西藏的宗教信仰,当然如果有机会,还要尝试一下做活佛的滋味。我一听他说想当活佛就笑了。据我所知,西藏的活佛转世都是有相当严格的制度,并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不过他余式如果想尝试一下当喇嘛倒是不困难。凭他的本领,说不定还能当上活佛身边的红人。不过这小子愿不愿意当喇嘛却是个问题。

可是余式的电话却让我大跌眼镜。他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

“兄弟,我卡住了。”

“你被啥卡住了?”

“我被女人卡住了。”

“女人?”

“是的。女人。”

“哈哈,你小子也有今天,你在男女关系上向来洒脱,怎么会被女人卡住呢?这世界还有卡得住你的女人吗?”

  • 标签:写真 调查 自由 尊严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货货打赏了100邻家币
  • 王素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素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刘菡萏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更多
  • 胡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帝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徐建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仪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八水二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货货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分享到:王素霞评委550积分2014/10/29 16:27:45

    小说试图在极短的篇幅内,用看似与生活相关的细节与图画,荒诞般地将人性的弱点,极具夸张地呈现出来。比如:对性事的偷窥与效仿;对他人的跟踪与揣摩;丧失底线的背叛与无情;不知所措的怀疑与迷茫。很有意味,推荐!

      回复
  • 分享到:胡帝评委1030积分2014/10/12 22:38:55

    小说的布局荒诞奇诡,淡化结局和因果反而助长了思维弹性。我们迫切想知道的答案掩在虚晃一枪的实验书写里。小说的故事性弱化,情节推进到真相面前嘎然而止,着墨比较丰沛出彩。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4/09/30 10:51:55

    再拧巴拧巴,就可以写悬疑剧了。故事的好看不在于悬疑、稀奇、宫心,我认为在于感人、动人。无论是《全裸写真》还是《悼念王怀扬》,都是通过制造悬念、营造氛围来推进故事,增强可读性。这是一柄双刃剑。短篇小说的故事性确实重要,但从“如何讲”观之,既有点自以为是,又有讨好读者的嫌疑。另外的两难,既要保持悬念之标,又要HOLD住文学之本,有点“三寸金莲”的味道。悬念的火候如掌握不好,与裹脚布有何区别。

      回复
  • 分享到:半湖浅秋21960积分2014/04/24 01:03:29

    读《全裸写真》,我更看好的是作家对于悬念的设置,特别在余式这个角色上,一路若隐若现的小伏笔,让你坠入一个又一个的疑团中,有种誓不读完不罢休的感觉。

      回复
  • 分享到:仪桐5060积分2014/04/20 12:20:39

    楚桥写得精彩,他用“木兰怎么了”悬念引读者随小泉的行踪行走,用“肯定有什么给打碎了”来总结。作为社会的人,是放弃责任与道义随心所欲生活,还是应该像“我”恪守人性中某些可贵的品质?“谁来给我维护尊严的自由? ”木兰和余式的变化从观看性事表演后一目了然。余式会哄女人,无贞操观,从迅速甩小娟、自曝被女人卡、想当活佛、接打电话反常、回复短信“买一送一”,再到木兰写真照片“露出半截光头”里面隐藏一个故事。

    分享到:曾楚桥2014/04/22 23:07:45

    仪桐看小说看得细,一眼就看出那半截光头里有故事。确实是这样。这个光头的故事就是一个由读者来完成的故事。我在这里不再多说了。感谢仪桐的点评。

      回复
  • 分享到:陈彻8420积分2014/04/15 12:24:56

    我倒觉得该文主题不是“木兰怎么了”也不是“木兰跟谁”,而是最后一句“肯定有什么给打碎了”。这打碎的,也许是传统观念的束缚,也许是婚姻,也许是死水一潭的生活,也许是一成不变的思维逻辑。每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而大多数人们却用有形无形的绳索将自己五花大绑,活着成了负担。何苦呢?放自己的心灵和本性去追求自由,摆脱社会的羁绊,也许我们的人生才真正活出意义。

    分享到:曾楚桥2014/04/16 08:21:57

    到底是陈彻。眼光总是如此独到。因此想起笑傲江湖里的某些片段。一曲老旧老旧的歌便逶迤而来: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54
  • 8569
  • 24
  • 575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