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左邻右舍
    左邻右舍皆二奶。二奶生活纪实……
  • [38] [0]
  • 首届“雪丽阿姨奖”

(一)对门那个男人

 

在记忆的汪洋大海中,我有时情不自禁便打捞起他们模糊的身影。他们虽然并未与我发生过感情上的纠葛,也未对我的人生轨迹产生任何影响,但他们,曾经与我亲近,曾经与我来往密切,曾经让我感叹与唏嘘。他们,就是我的左邻右舍。


我喜欢主动与人交好,常常主动联系朋友。何况,十年前,我刚来深圳时,如同一株被移值到一片陌生大森林的小植物,那般孤独,那般零落。


那时,我住的那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小农民房,整日不见阳光,不触风露。比这更痛苦的是,房间太挤,竟然没位置放下一面穿衣镜。


对于一个年轻的爱美女子,没有镜子帮助自己检审衣着配戴,真是太残忍了,尤其是要面临第二天的工作面试。


隔着两道铁栅门,我注意到对面住的那个单身男人,他住的是一房一厅,相对宽敞的厅中放着一个嵌有穿衣镜的衣柜,那镜子,水汪汪的,正对着门,闪着幽幽的诱人的光。


试了长裙,又换短裙,试了松糕鞋,又换高跟鞋……“端庄点好呢?还是妩媚点好?面试,应该正式一点吧……”换来换去,看不见整体效果,等于是瞎子摸象。于是,我下意识地叩响了对面的铁门。我知道,一个年轻漂亮、伶俐乖巧的女孩子,她的请求只要不过分,在男人那里通常是畅行无阻的。


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瘦削男人开的门,我说:“可不可以借你的镜子照一下?”


他微微有点诧异,但旋即首肯了。于是,我跑进跑出,花了接近半个小时,换了五套衣服,才确定了明天要穿的“面试装”。


我还自然熟地抓住那个男人当参谋,不停问他效果如何。那个男人瞠目结舌,肯定在寻思,对屋怎么住了这样一个臭美、自恋、又大方得有点过头的女孩。


那次面试顺利过关了。通过这次试装,我还初步掌握了使用他家镜子的权利,也交了我来深圳后的第一个异性朋友。


他是一个高中毕业的潮州男人,同大多数潮州男人一样,早早结了婚,有了两个孩子,孩子和老婆都在乡下。他在赛格开了一个小档口,做电子生意,招了一个十几岁的同乡小男孩打杂。


他生活很忙碌,也很单调,早早去守档口,收档后回家做简单的饭菜,吃完后,边看电视,边往一大堆塑料管中分装长着很多只脚的黑色芯片,装好一堆后就冻在冰箱中。他说那是他销售的产品,是电子元器件,要按大小分装,最好是冷藏。我也自告奋勇地去帮过他一两次,却不是装错,就是把那些芯片的脚碰歪或者弄掉,害得他最后终于开口求我不要再帮他。但当他听闻我面试失败时,却安慰我:“不要急,如果一个月内你都找不到工作,就先帮我守档口,边守边找别的好工作,啥时找到啥时离开。”


常常有一伙同乡到他家聊天喝茶,我也和他们海阔天空瞎吹一气,还跟着他们学会了喝功夫茶。他们喜欢买六合彩外围,每周最开心的就是开奖那天了——虽然他们很少中奖。有一次,我的邻居让我帮他选号,居然幸运的中了两千元,他兴高采烈地请我在楼下的大排档喝潮州砂锅粥。他的伙伴们听闻后,第二天上午每个人都打电话给我,让我给他们选号。我那时已经在上班了,握着办公室的电话听筒,我煞有介事地报出五个数字,还加上了一个特别号码。他们皆认真记下来,严格按我的建议操作,当然,结果是一个未中,但也没有谁埋怨过我。


我在他眼中,是个可爱的女孩,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还算漂亮的且没有任何心机的女人。我也知道,他对我是有好感的,但这种好感,就如同淡淡的雾,看得见,也感觉得到,却不影响什么,更不会改变什么。


一天晚上,我又失眠了——刚到深圳的那两个月,我常常失眠。我试尽了各种方法,但依然睡不着,我想找一个人说说话,倾吐一下我心中的块垒。可是,在凌晨时分,穿着睡衣,我只能在阴森而诡异的农民房中幽灵般游走。那一刻,我孤苦伶仃、无依无助,如怒涛中的一块小木板,感觉自己就要沉没,就要毁灭。在深圳,近在咫尺,我唯一能够打搅的人,只有他,于是,我拨了他的号码,电话语音却是提示关机。


我回到楼下,在一楼大门处按通了他房间的对讲,我说我要找一个人说说话。他听出是我,开了门,我进门后,发现他的电视还开着,却是放着A片。不知是他故意的,还是忘了关。我非常尴尬,问:“你还没睡。”他猛然惊醒似地关了电视,说:“是呀,还没有,在看电视。”我脸红心跳,浑身冒汗,很紧张,便什么也没说就告辞了。他也很不自然,没问我,更没留我。


第二天,我依然和他,还有他那帮兄弟们说说笑笑,仿佛头天晚上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他于我,就如同一台不时尚更不高档的收音机,不是我喜欢的,更不是我想要的,但在那初来深圳的枯燥日子,却那么忠实的陪伴着我,解除我的寂寞,给我心灵一些小小慰藉。


一个多月后,我搬进我买好的那套小居室,他还到新家帮着我处理过一些装修和布置上的杂事。他有点伤感地说:“搬家了,要记得常回来看看我们呀!”我很肯定地说:“会的,放心,我一定经常去看望你们。”他却神色黯然地道:“应该不会的,你工作了,又搬了家,会很快有许多新的朋友,你会很快忘记我们。”我急了,连声说:“绝对不会的,你们这样好,我是一定会和你们常联系的。”我急得恨不得赌咒发誓了,他神情才轻松一点。


我记着他的话,搬家后,也去他那里看过他们两次,但多多少少有点敷衍的性质。他们其实和我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的。正如他所说,我很快交到了一大批新朋友,他们为我掀开精彩纷呈的特区新生活,对他,我无暇顾及,以至终于疏远。


搬新家半年后,一次,我去赛格配电脑,马上就想起他来。我到了他的档口,他和他的同乡小兄弟看到突然出现的我,都很开心。但他们很忙,生意应接不暇。我担心打搅他们做生意,说以后再联系,便匆匆告辞了。哪知,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其实,我常常想起他来,他的善意,他的勤劳,他对一个初来深圳的女人的不带目的的关心和帮助,是盛在我心底的一碗鸡汤,永远温热芬芳。


(二)豪乳姑娘

 

她低矮的个头,纤细的腰,一张小巧的狐狸脸,却有一双货真价实的豪乳。常见她穿着家常衣服,有时甚至是棉质睡衣,即便不戴胸罩,胸前也是那般丰饶富足。


她相貌平平,小学毕业,又不风骚妖冶,不知道她找到那个香港男朋友是否和这对豪乳有关。那个香港男人三十出头,仪表堂堂,依稀记得是个什么技术工人。他为她租下我旁边的那套一房一厅的农民房,一到周五,就风尘仆仆赶来与她相会,有时周日晚上离开,有时周一清晨起个大早赶回香港上班。


她说话声音细脆,有浓重的四川口音,我就是借着她的四川口音,与她认了老乡后与她主动交往的。她不用上班,天天睡懒觉,睡醒后就看电视或者看碟,偶尔也去逛街,有时,还煲好汤做好饭,请我过去与她分享。


晚上,除了周末,她每天都会捏着手机,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披着长发,去开阔地搜寻香港手机信号,与男朋友通电话。偶尔撞到她,总听到她笑得咯咯的,狐狸脸成了一朵白嫩的喇叭花,丰满的胸颤巍巍的,如树干上并肩结的一对菠萝蜜,成熟得仿佛马上就要掉落。一到周五,她上午便开始煲汤,下午开始烧菜,待男朋友赶过来,早已是满桌饭菜飘香,馋得我暗咽口水。


她对我说,她男朋友条件不好,兄弟姐妹众多,他是老大,负担很重,另外,他肩膀还有点问题,有点小残疾,在香港那边找老婆不容易。他给她的钱并不多,她很节俭,她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嫁给他。她还谋划过自己要找个工作,或者摆个卖麻辣烫的小吃摊。


我和他们一起吃过几次饭,感觉他男朋友很老实,话不多,问一句答一句。有时,还帮她夹菜,对她很疼惜。


可是,没过多久,我下班回来,碰到她哭着朝外走,哭声很是凄楚。我问她是怎么回事了?她也不答。听楼下士多店的老板娘讲,才知道那个男人不要她了,已经说好了不再来看她。她打他电话,打了三天都没通。她身上没有钱,又快要交房租,只得急急张罗着卖家具。


卖家具?一台旧电视,一套人造皮的沙发,一张廉价的床,能卖多少钱呀?我急忙打她手机,却是关机。


那晚,我去敲了几次她家房门,都没人应,打她手机,一直关机。第二天下班回来,听士多店的老板娘讲,她卖了家具,已经搬走了。我问搬到哪里去了,她说不知道,听说是回老家了。我再打她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


她那样匆匆走了,没有和我道别。想起她,首先浮上脑海的就是一张泪雨滂沱的小脸上乱发纷飞的画面,那是她最后留给我的印象。还有,就是在她家,吹着电扇,她嚷热,然后扯过一张纸巾,从领口伸进去擦乳沟间的汗水,那对豪乳,在她小巧的胸前并立,真是太挤了。


(三)修得正果的姑娘

 

住我斜对门的,也就是和前文提到的潮州男人紧邻的,也是一个四川姑娘。她长得不算美,但自有一股干净利落的味道。说话声音略带点嘶哑,嗓门略大,整层楼,常听见她的声音。


“哪个龟儿子又不把垃圾带到楼下去哦。”


“啥时又来我家里耍哈!”


有时又是很不标准的普通话:


“这是咋个搞的嘛,我又要去找那个鬼房东,我的钥匙又锁在房间里了。”


……


大概我一天一套新衣服吸引了她的注意,有一天,我正在开门,她冷不丁从我后面凑过来,用四川话对我说:“你是不是刚从内地过来的?你也是四川人吧?”


我吓了一跳,钥匙都差点掉到地上。回过头,看到是满脸堆笑的她,才放下心来。


“是呀!我是重庆的,刚过来十几天呢!你啷个晓得?”


“看你的衣服就知道了,深圳人不喜欢穿这些款式的衣服的,这边都穿休闲服。”她的语气带着深圳先到者的自得。


“哦,那看来我要入乡随俗了,下次逛街,找你陪我一起去?”对这个“先到者”,我表达出了很令她满意的尊敬。


“没得问题,我不用上班的,我有男朋友在香港,他养得起我。啥时叫啥时有空,你吱一声就行。”看来我的回答让她很满意,她答应得很是爽快。


香港虽然早就回归了,但深圳人,尤其是从内地过来的,对香港的神往、对香港人的崇拜却依旧强盛。很多外地来的女孩,如果找到一个香港男朋友或者傍到一个香港男人,犹如土特产上面贴上了个洋标签,立马就自觉高人一等起来。也不管那个男人,在香港是开货柜车的,还是卖猪肉的。


她这个先到者,倒真对我有点帮助。比如她告诉我周围哪家发廓其实是做那个生意的;哪家小吃店的油有问题;换港币哪家最划算……


她的香港男朋友我一直没见过,倒是经常碰到她的“表哥”。她“表哥”也是四川人,相貌尚可,经常往她家跑。她一见“表哥”,心情就很好,整层楼都是她的声音,有时,还哼唱几句。

  • 标签:左邻右舍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6/02 10:50:36

    入选理由:该作品以巧妙的角度,切入敏感题材。采取平视的视角,用纪实的写作手法,把“二奶”还原为“人”,生动细致地展示她们日常的生活场景,反映了她们在物质浪潮冲击下的心灵嬗变、悲欢浮沉。作品富有文学意韵,比较好地挖掘出人物的丰富性和复杂性。

    分享到:刘菡萏2013/06/05 15:44:51

    谢谢肯定与鼓励!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5/14 16:36:48

    只是作为一篇文章,第一部分和后面四部分有点脱节,第一部分讲的是个男人,后面四部分都在讲二奶。也许是因为作者的个人经历的确如此。可以处理一下。让文章的整体性更强一些。

    分享到:刘菡萏2013/05/16 18:13:05

    不是刻意写二奶的,只是我刚来深圳时住在岗边村,住了一个多月后搬入水围村对面居住。周围居住的邻居,很多都是二奶。再加上她们是单身女子,我也是,抱着与她们交朋友的心态,我才与她们认识交往的。

    分享到:刘菡萏2013/05/16 18:13:32

    如果别人老老少少一大家,我也不方便与别人来往。

    分享到:刘菡萏2013/05/16 18:15:16

    当然,如果文章需要,我可以调整一下。目前,我这文章,百分之百写实的。

    分享到:费新乾2013/05/16 21:51:44

    既然如此,先这样保留着吧。如后期确有需要,再调整不迟。

    分享到:刘菡萏2013/05/20 13:49:13

    好的。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5/14 16:32:12

    二奶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实,就像小姐、黑社会、地下赌场……介于种种原因,对这些社会现实的文本呈现,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这篇文章大胆而巧妙地切入敏感题材,不是以那种简单粗暴的批判,也不是以俯视、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以切身经历,平视地、不戴有色眼镜地,把她们作为“人”,来讲述她们的喜怒哀乐。这样刻画出的人物不是扁平的、脸谱化的,而是丰满的、有血有肉的。这样的文字,才是接地气,有体温的。

    分享到:刘菡萏2013/05/16 18:14:32

    谢谢评委点评。非常感谢鼓励!

      回复
  • 分享到:寒塘听雨17990积分2015/12/11 09:15:18

    小说为我们讲述的是深圳最底层弱势群体的真实生活状况,特别是那些像浮萍一样飘荡在深圳的女人,无论是豪乳姑娘还是16岁的二奶,还有三十岁的广东女人,她们的命运很悲哀,结局也很悲惨,不自立自强,而紧靠自己的外貌肉体依附男人,她们被抛弃的命运成为了必然,小说展示了城市下那些做着城市梦女人的一个个众生百态画面,她们的屈辱悲惨的生活方式不应引起人们的同情,女人只有自己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小说寓意深邃引人深思。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3/03 14:10:15

    菡萏的文字不管写什么东西都带着一种顽皮和优雅的感觉,不管是开着电视放岛国片的潮州男人,还是后边几个故事大同小异的二奶,再乌七麻糟的事情在她的妙笔之下都能把它们给升华了。这句【那对豪乳,在她小巧的胸前并立】,是否应该改为:在她小巧的胸脯前并立?如果把标题改一下,改成《左邻右舍,一个男人和四个女人》,可能更吸引眼球

      回复
  • 分享到:Cool小姐5480积分2015/01/06 07:00:31

    《左邻右舍》的第一个故事:可爱的“我”和对门那个男人,轻松自然的开场白,因一面镜子之缘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接近,作者娓娓道来,让人如沐春风,感到睦邻如兄弟姐妹般温暖。 第二故事:豪乳姑娘的爱情让我心生怜爱之心,我曾很难理解她们的人生观,读完此文,的确让我瞬间改变对她们的看法,感觉她们的不易。人必须自食其力,才能战胜人生的种种。欣赏你的文笔,加油!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回家
  • 景田社区 @笑谈一生
  • 72
  • 8500
  • 30
  • 80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