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迎香穴
    感情如此脆弱,生活如此折腾。取穴并不似看起来那么难,感情也不似想象中那么容易维持……
  • [35] [0]


1

如果不是来到龙华打工,向阳也许一辈子都不会遇见韩香,也不会知道迎香穴这个词。

向阳刚到龙华进厂时,龙华还是个镇,不叫街道。那时候,韩香也不叫韩香,她借来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是伍冬娇,别人都叫她阿娇。就阿娇这个称呼,多年后,她在龙华桂发工业区还遇到过一个旧识,那人在她背后猛喊:“阿娇,阿娇!”她愣了半天才知道对方喊的是她。待她应答一声后,对方笑着问她:“你家阿冠呢?”

向阳不喜欢别人喊韩香“阿娇”,只要他在旁边,必定文绉绉解释一句:“喊她阿香吧,怜香惜玉的那个香。”韩香觉得向阳跟刚认识时判若两人。

两人相识于龙华第一工业区的某个塑胶厂。塑胶厂的名字,韩香记不太清楚了,从那厂辞工出来后又换了十几个厂,从事了至少不下十个工种吧?韩香没仔细算过,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只记得那厂生产一些塑料的饰品,发夹、项链、钥匙扣之类的。

韩香是流水线上的装配工,向阳是工厂的保安。

九十年代,在工厂做保安是个看起来很光鲜的职业。向阳身边不乏漂亮的女孩子追随,多数是厂里的女工。保安的权利很大,比如进出厂门要检查工人是否有佩戴厂牌,没佩戴的要罚款;工人下班时要检查他们是否有偷窃工厂的成品,若有要报告老板,轻者罚款,重者辞退;有亲戚朋友来找,不知道工人几点下班,也不知道要找的那个人是上早班、中班还是晚班,需要递个话,传个信,喊个人,都得依赖保安。保安可以很严厉,整得你进厂容易,出厂难,甚至限制你的自由。保安也可以很宽容,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将工厂生产出来的漂亮饰品拿出去送给朋友,让你领你的熟人到工厂宿舍睡觉,还可以帮你打卡,让你不迟到不早退不挨骂不被扣工资。厂里的员工都想巴结厂里的保安,除了韩香。

每次要经过保安室时,韩香的目光都看着远方。她不像其他女工那样主动与保安打招呼,甚至连笑都不笑。

韩香绝少到工厂外面去玩,即使是每个月轮休的那两天也一样。向阳注意到她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就上班、下班、睡觉,如此。她出现的地方基本局限于车间、食堂、宿舍、洗手间四个地方。她从不跟着一群人出去逛街,也不像某些爱漂亮的姑娘那样将头发烫成波浪或者拉直,或者染成金黄、酒红。更怪的是,她似乎没有任何亲戚朋友,他没见过有人来厂里找她,也没发现有人在厂外等她。

在向阳眼里,韩香是一个绝对独立的个体,完全不是个简单的群居动物。

2

韩香有个特点,去哪都带着一把折叠伞。即使是从宿舍到车间那段不足五百米的距离,她手中都会撑着一把伞。

时间长了,向阳对韩香充满了好奇。他想知道韩香在车间里工作的样子,想知道她在宿舍里会做些什么事。偶尔,他在食堂里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饭,吃得很秀气。大家时常抱怨食堂的环境脏乱差,食物如同嚼蜡,只有她,什么都不说,也从未表现出过多的忍耐和克制。

工厂没有澡堂,大家全都要提着塑料桶,到洗手间的水龙头下接水洗头或者洗澡。冬天没有热水,工厂的食堂也不给员工进去烧水。多数人到小五金店里买来“热得快”,将半桶冷水从洗手间提到宿舍里,“热得快”放进水桶,插上电,过不了多久,水烧热了,重新又提到洗手间去,兑上半桶冷水。不管是洗头还是洗澡,就这一桶水来打发。却也不怕洗不干净。拿一只塑料口杯,从头上淋下去,抹上洗发水,搓两把,再用四杯,最多六杯水,分四次或六次冲,头上的泡沫就冲干净了。用同样的方法洗澡,也能洗得畅快。当然,如果热水多一些就会多一分畅快。

每次远远看见韩香提着水走进洗手间,向阳都禁不住展开想象。他想象她在洗手间洗脸或者洗头发的样子,水花飞溅出来,满脸湿漉漉的,像是刚刚哭过一场。对,如果她会哭,向阳突然想到,他就有理由接近她。

一如向阳希望的那样。事情发生在夏季,星期天下午加班,韩香和车间主任吵起来,满脸带泪从车间跑出去。他跟在她身后。她往工厂外面跑,一直跑,跑到工业区那排大围墙下停下来。“呜呜……呜呜呜!”她放声大哭。

直哭到肝肠寸断,韩香慢慢安静下来。天已经黑了。

回去的路上,向阳走在韩香的后面。他想到了事情的后果。她负气跑出来,车间主任可有理由借题发挥,是打了她的旷工还是记了她的大过?不会辞退她吗?他想到这个有些难受。紧走了两步,他抬起头去看她。她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你怕不怕?”他问。

“不怕。”她说。

“真的不怕?”

“嗯。我会散打。”

“散打?我看你会打伞(散)还差不多!”他笑起来。她看他一眼,也噗嗤一声笑出声。

“我经常看你打着一把伞。”他说。

“伞是好东西,有风挡风,有雨挡雨,有太阳就挡紫外线。”她说。

“无风无雨也没有太阳的时候,你挡什么?”

“挡我这张脸……有时候难免丢脸。”她回答。

3

厂区的公告栏贴出告示,大慨意思是说韩香上班时间打瞌睡,被车间主任抓个现行还公然顶撞上司,并旷工半天,现记大过一次,念是初犯,从轻处理,若再犯当以辞退处置。记大过要扣一百块钱薪水。韩香每个月加班加点,从不会因为迟到早退请假被扣三十块全勤奖,撑死也就能领到五百多块钱。

经过公告栏时,韩香默默站了很久。向阳从保安室走出来,装着到工厂门口站岗的样子,远远看着她。韩香将那把深紫色的伞靠在肩膀上,微微侧着身体。从工厂门口,他只能看到那把伞的伞蓬和它顶上的小帽,一个黑色的小圆圈。他觉得他的心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攫住,紧绷。

没过两天,向阳无故旷工,罚款五十的告示也贴了出来,就在韩香记大过的那张纸旁边。为了这事,韩香再路过保安室时,对向阳的态度有了些变化。她将看向远方的眼光收回来,放在他脸上。

晚上,瞅准一个没人在保安室的机会,韩香对向阳慎重地说了声对不起。向阳咧嘴一笑,双手无意识地揣进口袋里,手心里全都是汗。

“我想出去散散步。”她说。

“这么晚出去,你不害怕?”他说。

“你忘了我学过散打?”

“就你这小身板……”

“不信?”

“……”他笑着将手从口袋里掏出来。

“要不咱俩来比试比试?”她表情严肃。

“等你长到120斤再来挑战我好了……我都怀疑你没有六十斤。”他看了看她削瘦的双肩。

“我八十斤好不好!”话才说出口,她的脸立即就红了。这个数字对于一个一米五八身高的人来说确实过于瘦了。

“有八十斤吗?没称过也没抱过你,我不敢相信……”没等他说完,她扭头走了。向阳怕玩笑开过了,韩香生起气来不再理他,赶紧托另一个保安顶了他的班,追出去。

路灯下,韩香的影子被拉得特别长。向阳想主动找点话题来说,想了半天也不知如何开口。走着,走着,他哼了一首歌。歌词他只记得两小段:“划一根火柴,点亮的梦,离开家门作一次梦游……伤心的事最好别再想起,疼你的人会在明天拥有,收起伞把风雨接受,就在这一盒火柴被你点完的时候。”

“我不想在这个厂呆下去了。”韩香说。

“那你想去哪?”他问。

“再找厂吧。”

“做普工的话,到哪个厂都差不多……有的厂要押三个月工资,身份证还得一直押在厂里,离职的时候才领得回来。”

“树挪死,人挪活。”

“唔……离开龙华吗?”

“不!”她说,语气笃定。

4

向阳一再劝韩香,要她利用休息日出去找工作,等找到了工作再辞工。可韩香认为必须一心一意出去找,才找得到满意的工作。他认为她过于冲动,不说别的,这一出去哪样不得花钱?房租水电,伙食交通,万一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些钱都得打水漂。

韩香递交辞职申请时,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她已经找到了另外的工作,细细一想,又着实不像。工厂一般都不会给新进员工十天半个月时间做准备,今天面试,若合格,明天,最迟后天要到岗,绝无例外。而辞工必须提前一个月,还得经过人事或者部门主管签字同意才算数,否则只能急辞或是自离。急辞工,进厂时押的那一两个月工资自然被扣得七七八八;自离则更彻底,等同于自动放弃未结算清楚的所有工资。

韩香递交辞职申请书前,没有将行李打包,也没有到人事那将被押的身份证领回来。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上下班,举止从容,严格按照工厂规定,等相关人员在她的辞工申请书上签好了字,又上了一个月班才走。

向阳帮韩香将那个笨重的大皮箱搬到三轮摩托车上时,她才说她还没找到住的地方。

“你什么都没想好,辞哪门子工!”向阳说,像是说自己的亲人。

“我想好了要另外找厂。”她说。

“那你今晚住哪?”

“我到工业区旁边的农民房里租间房子住。”

他突然觉得她有些孩子气。

韩香四处打听哪里有便宜的出租房时,向阳替她拖着那个大箱子。两个人足足辗转了大半天才订下一间八十块钱的农民房。房东趿拉着一双油光锃亮的皮鞋,年轻得像个高中生。他左手拿着一串叮铛作响的钥匙,右手指了指靠墙而立的铁架床,对韩香说:“有个上下铺,完全可以租给两个人。”韩香注意到他双手的手指肥胖得像一截又一截的莲藕。

向阳看一眼锈迹斑斑的床,笑开了。

“邪恶!”多年后,韩香想起这一幕,仍会这样嘀咕。

事实正是如此,向阳和韩香的感情没来由地从这张铁架床开始。韩香租下农民房的第二天,向阳也辞职了,辞的还是急工。当他背着破旧的施行包出现在韩香面前时,她吃惊得嘴巴都张开了。

“终于觉得保安是个没技术含量的活计了?”她问。

“想换个工种。”他说。

“你不是还让我别辞了工再找工作,应该找好工作再辞工吗?”

“那是劝你,我自己无所谓。”

“你住哪?”

“我俩合租。”

“不行。”

“你信不过我?”

“不是……”

“那不就结了?”

5

住一块迟早会变成一块住,这一点韩香是清楚的。起初她也挣扎过,想让向阳搬出去,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农民房的隔壁住着一对年轻男子,到了晚上,不隔音的墙壁传出一些奇怪的声响,令人毛骨悚然。向阳睡在上铺,韩香多少觉到了踏实。

白天,向阳陪韩香出去找工作。向阳喜欢喝玻璃瓶装的可乐,用牙齿咬开盖子,气体冒出来之前,仰起头,咕噜一声一口气灌进喉咙里。他遇事反应快,有一次在大街上,韩香的包差点被“飞车党”抢走,是他及时拉住了。

韩香渐渐依赖起向阳,去哪都习惯身边有他。这之后,每次换工作,两个人都是先后辞工,再先后进同一家工厂。

向阳不知道自己喜欢韩香哪一点。她并不漂亮,皮肤略黑,身材过于纤瘦。愣要说出个理由,他觉得是被她不亢不卑的气质所俘虏。认识的时间越久,她的这种特质在他面前表现得越具体。

  • 标签:韩香向阳喻露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寒塘听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新薪点灯打赏了100邻家币
  • 半湖浅秋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打铁文艺部落打赏了1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徐建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元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江云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江云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庄昌平打赏了100邻家币
  • 胡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帝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道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道长打赏了100邻家币
  • 莫寒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莫寒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唐成茂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成茂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盛菲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文渊阁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隆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沈杰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4/11/01 15:39:16

    对生活素材的熟悉抑或对获取素材敏锐的发现力使得本文的情节真实有根,几处细节描写很准确。中医取穴需了解经络、熟悉骨度分寸,穴位医说被衍化到武侠作品中之后,更是繁殖出了神秘与幻想色彩,穴位成为了打通或封闭某种功能的关键。迎香穴被熟悉生活的作者安置在一篇现实体小说中,使我在阅读之初原以为它会是一把钥匙,开打的脉门将通达到意料之外的疆界,但是作者却将它分配成一个索引和道具,虽然没有惊喜,却简单而不失温情。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0/29 16:49:59

    如今描写打工女孩的作品似已呈喷射状,但唐诗的这一篇还是颇具新意,“跳脱”了出来。小说通过一个女孩打工生活和一段恋爱过程的呈现,将女主人公韩香塑造得异常立体和鲜活,一个颇具独立和奋斗精神的打工女孩形象因此跃然纸上。显然这是因为唐诗对她笔下的人物或者这一群体毫不隔膜,息息相通,有着深厚的感情积累。另外,作品将“迎香穴”设定为小说眼,也颇具意味,显示出作者的用心和机智,以及对小说技巧运用的成熟。

      回复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4/10/15 16:05:07

    《迎香穴》貌似一篇打工文学作品,龙华镇上的工厂、工厂里的质检员和保安员以及农民房里的铁架床都是打工文学必备的道具,但细读之下其实是一篇不折不扣的情感小说。我为唐诗这种有意无意的尝试感到高兴,生活的多面在其笔下化作了作品的多面,打工作家脚下的道路自然也会越来越宽。

      回复
  • 分享到:王元涛评委940积分2014/10/09 12:47:17

    整体结构上,跳脱感十足,有话则长,无话则无,读起来很利索。节奏上,层次感清晰,情绪发展每一步都有扎扎实实的脚窝。最关键的是,人物形象出来了,韩香,当你默含这个名字时,会有一个倔强女子的面影闪现于脑海深处,即小说可以让我们顺利执行脑补的任务。而且,标题性感,有勾人之效。

      回复
  • 分享到:江云飞评委660积分2014/10/08 13:10:49

    珠三角的打工文学有其特定的土壤,世界工厂、制造业基地,漫长冰冷理性的流水线需要大量的产业工人,封闭的环境、局促的生存、生活的重负、人性的压抑、内在的挣扎,都是催生文学艺术表达冲动的酵母。走出了乡村,却走不进城市,这些散布在城市周边的工厂,某种程度上就像无数打工人群内心中的肖申克,逼仄、阴郁、冰冷、了无生气、充满了提防、似是而非晦暗不明的逢场作戏或者各取所需,但这篇小说中透露出的亮色和温情让人惊喜。

      回复
  • 分享到:胡帝评委1030积分2014/10/04 17:38:34

    《迎香穴》是一篇有叙述味道的小说,作者把两人翩跹而出的爱情聚散写得似水流年,青涩而迷茫,剪不断理还乱。历来红尘故事遵循“胡同”法则,多年的相向而行,不是“在一起”便是“错过彼此”,这篇小说的新意在于完成叙述使命后,却松软地着陆在二人不太明晰的未来关系上,结局交由读者补脑。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作者:唐诗2220积分
  • 社区:福永社区
  • 简介:我是唐诗,不是唐诗三百首中的任何一首。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2
  • 28300
  • 17
  • 222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