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华往事
    龙华往事……
  • [7] [0]


1999年春天的一个清晨,我第一次踏上了龙华这片土地。那一天,我背着沉甸甸的行囊,从龙华市场走过。经过龙华公园附近那座桥时,我看到了公园内盛开的簕杜鹃,沿着河边,长长的一片,如朝霞般绚烂,对于我这个从北方来的爱花人来讲,龙华给了我最美的第一印象。那天,我经过龙华公园正门前面的天桥,拐到龙华公园路上,在夹道林荫里走到了第三工业区,在那里有我的两个妹妹,她们早我一年来到龙华,在一家手袋厂里打工。

我忘不了最初那段找工作的日子,那时我住在妹妹男同事的集体宿舍里,和一位好心的老乡挤一张小小的铁床。每天早上,我和他们一起起床,他们去上班,我去找工作。那时位于景龙村的三和人才市场每天人头攒动,找工作的人将展厅挤得水泄不通。我从三和人才市场出发,走向龙华不同的地点去面试。那时还没有手机,我总是不断地向人问路,总有好心人为我指路。那些个日子,我必须赶在妹妹们下午下班前回来,这样才能够在他的同事加班前进入宿舍,不至于等到晚上十点或十一点他们下班回来才能进去。

那时常常停水,有时有送水车送水到宿舍楼下,我等到水车来时,为他们房间的每个桶接满水。一个房间里住十人,那时晚上天气还有些凉,我就用“热得快”帮他们烧水,一般烧两三桶,让他们下班回来好分热水冲凉。

他们下了班以后,往往有的冲凉,有的看杂志小说,有的用煤油炉子煮面条当夜宵吃……我的两个妹妹不用煤气炉煮东西,但她们会从楼下的小饭店带回三份炒粉,然后我们坐在宿舍的双层铁床的下床床沿上吃夜宵,边吃,边聊天,我给她们讲白天去面试过的那些叫我等通知的工厂,她们给我说车间里发生的事情。

一般不超过零点,宿舍里是不会熄灯睡觉的。因为大家都是十几、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所以有着许多共同的语言,往往熄了灯还会说上一会话才安静下来。但那时我常常睡不着,窗外彻夜都有亮光,这一点与农村老家的夜不同,我时常在他们此起彼伏的鼾声里醒着,眼睛朝着有亮光的窗户,默默想心事,那时,我担心在这个城市找不到工作,我不知道我在龙华能呆多久。

在那里找工作的将近一个月里,有两件事令我终身难忘。一天深夜,我那睡在上铺的二妹从没有栏杆的铺位上滚落下来,昏迷了一个多小时才醒来,但天亮后她照常去上班。还有一天,我大妹妹的左手食指被电车车针扎穿,她却只是去街上的诊所简单包扎了一下,就又回去上班。两个妹妹自小懂事,吃苦耐劳,她们没有上过几天学,十三四岁就跟人家学裁缝,然后先是在河北省做衣服,1998年来到龙华做手袋。我当年读书的学费有些都是她们挣的。为了多挣点钱寄回家给爸妈还做屋的债,她们舍不得请一天假,哪怕生病受伤了。这两件事是我在她们身边时发生的,我不知道我不在她们身边的日子里,她们又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常常暗暗责备自己,这个无用的兄长,读书又有何用?

我的第一份工作终于找到了,那是位于万众城附近的一个小厂,叫振达五金厂,连老板夫妇在内,只有不到十个人。我十分珍惜那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对老板安排的任何事情都认真地去完成,渐渐地取得了老板夫妇的信任。小厂的人员流动非常快,到年底时候,只有我算是老员工了。除了冲压、包装工作,老板偶尔还让我帮他送货,厂里生产的都是小小的电池弹片,送货用的是手拉车。因为送货,我吃够了赶公交车、搬货的苦,但也因此让我对龙华,对深圳不知不觉熟悉起来。从万众城出发,我第一次去了大浪村,第一次去了鹊山村,第一次去了华强北,第一次……我的活动圈子大了,我对深圳的热爱便一点点增加了。我开始爱上了深圳的繁华,爱上了她的绿树繁花,爱上了她容纳天下客的胸怀。

在那个厂上班后我从未想过辞工,因为自由,因为老板对我的信任。而且那里到我妹妹们上班的地方不远,休息的日子,我们三兄妹一起去龙华公园玩,一起去逛龙华河边的夜市,一起打电话回家……渐渐地,思家的心情慢慢褪去,我们对未来在深圳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在那工作两年后,工厂的业务扩大,老板重新在元芬村选了一栋三层的楼房,购置了更多的设备,将厂子搬到了元芬村,靠近布龙公路。厂里的事情不多时,就放假自由活动。周末或傍晚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穿过布龙路下面的通道,走过上早村曲曲折折的的巷子,然后经过龙华影剧院,拐到那条榕树垂下长须的沿河路上,在人群里边走边看。

周末或晚上,那里非常热闹,卖衣服的、卖鞋子的、卖烟叶的、卖花鸟鱼虫的、卖烤红苕的……一个摊子挨着另一个摊子,叫卖声总是有的,讨价还价的争吵也不会少,各种口音掺合在一起,有时听到熟悉的乡音,便扭过头去看看,多数时候是陌生的老乡,但也有几次,在那里碰到了我的俩妹妹和她们的同事在那里买衣服。她们每个月一般只月底休息一天,但有时停电了也会休息。

我最喜欢找那卖旧书的地摊,蹲在那里把那些杂志逐一翻过一遍,然后找一本自己喜欢的捧在手里看,有时蹲累了就站起来,站一会再蹲下。那摆摊的有时自己也在看书,并不理会那些或蹲或站在摊位前的人。往往看久了不好意思,便会挑一两本买回去。那时我常买的是《江门文艺》、《南叶》、《湛江文学》、《大鹏湾》等打工期刊。地摊上卖的杂志要么是过期的旧杂志,要么是盗版的杂志。那时,每一期的《江门文艺》我都会买回来看,有时因为连续下雨,地摊无法摆出来的时候,我就去龙华公园西门外的那家新华书店去买。新华书店里可以看更多更好的书,那里曾经是我无限留恋的场所。

打工类的杂志看多了,爱记日记的我,开始做起了文学梦,也试着向外投稿。没想到有一些诗歌和散文竟然被《江门文艺》、《南叶》、《湛江文学》等杂志采用了。每当在杂志上看到我写下的文字变成了铅字,心里不由得激动万分,俩妹妹知道后也为我高兴,并不断鼓励我,这令我更加痴迷文学梦。在深圳第二届读书月期间,我的短文获得征文等级奖后,有幸结识了龙华文体中心的张老师。后来在张老师的推荐下,参加了在龙华龙泉酒店举行的首届“全国打工文学论坛”。那是我记忆中参加的第一次文学聚会,现在回想,弥足珍贵。

2002年底,我所在的小工厂因为老板夫妇离异而被转卖,而我也因此离开了元芬村,转而去了观兰粮食工业区一家工厂做冲压工。

2003年,我的大妹21岁,我的小妹19岁。那一年,是我的两个妹妹在深圳龙华打工的第四个年头。2003年,那家位于龙华第三工业区的手袋厂搬迁到大浪宝龙工业区,改名叫万有手袋厂。我那两个妹妹在那个厂已经工作了四年,因为那个厂的老板和我们来自同一个市,而且工厂里大部分人都是我们一个地方的人,平时亲如一家,我的妹妹们舍不得离开,就跟着工厂一起来到大浪。

2003年,我的弟弟16岁,初中毕业后不想上学,就跟着一个做模具的老乡也来到了大浪做学徒。那年的四月,因为在观兰一家小工厂出了工伤,一直怀揣着文学梦的我心灰意冷,对打工的生活产生了动摇,一位文友给我推荐了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那就是给杂志社荐稿。我来到大浪,和我的弟弟妹妹商量这个无法预知结果的事情,没想到我的弟弟妹妹都很支持我。两个妹妹凑钱在大浪派出所对面租了一房一厅,让我和弟弟住,她们依然住在工厂的宿舍里。我去买回来一台二手电脑,连接了网线,按照朋友介绍的方法,开始了给杂志荐稿的尝试。自那以后,一直到2005年底,我在大浪度过了一段亲情环绕的筑梦时光。

那时我的生活极其有规律,弟弟早早起来去上班后,我便起来打开电脑,在网上浏览各种报纸的副刊。我将那些报纸副刊上觉得有用的稿件复制然后按荐稿要求发送到不同杂志社的电子邮箱(这是我那位朋友提供给我的),然后静候佳音。在电脑前“工作”两个小时后,我便出门到菜场去买菜,等我做好中午的饭菜,我的弟弟妹妹也就相继回来了。晚饭也是我做好了他们回来一起吃的,这样一来是为了节省一些生活费,二来可以保证我们兄妹像在家里一样,天天见面。

我总忘不了那时吃饭的情景,大家围坐在小小的四方桌前,边吃饭边说说笑笑,有时是听他们谈工作中的琐事,有时我们说到老家的人和事。那时我们谈的最多的是对各自将来的打算,两个妹妹说等到结婚了就回家去发展,就近照顾爸妈。而我的弟弟是想在深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工厂。我呢,常常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我其实很希望自己能够写出许多令读者喜爱的文章,然后当一个不受环境约束的作家。这样一个梦想,似乎是遥不可及的。

长时间坐在电脑前,是一件很枯燥和伤眼睛的事,累了的时候,我有时一个人去大浪影剧院那边的小公园走一走,在公园的草地上坐一会;有时我也去石凹水库看人钓鱼;有时去找同样在大浪以荐稿为业的文友聊一聊天;有时去妹妹所在的工厂里帮她们做一会剪线头、翻包之类简单的活。当然我主要的时间都是坐在电脑前面找好的文章再电邮出去。在最初的半年里,我常常为付出没有回报而自责并徘徊,我的弟弟妹妹却时常鼓励我,劝我不要放弃。房租是他们出的,伙食费他们也全包了,他们给家里爸妈寄钱,并还说有一份是我的,这令我感激到羞愧。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的成绩总算出来了。半年后的每一个月,我们都能收到不少的汇款单和样刊,《杂文选刊》、《青年文摘》等杂志上同时出现了我和弟弟妹妹的名字。那时他们每个月只放一天假,那一天我就和他们一起坐车到龙华市场,然后走过那熟悉的公园路,来到邮政储蓄所,虽然要排好长的队才能兑到那些汇款单上的钱,但我们都非常开心。那一天,我们会加多几个菜,将在附近工厂打工的老乡和亲戚叫到“家里”一起吃饭喝酒。

在大浪的日子,虽然每天的内容重复不变,但我是极其满足的。因为我做着我热爱的事情。在我荐稿的过程中,我的阅读量大大提高,同时提高的还有写作的水平。在荐稿之余,我也会有感而发地写一些小文章和诗歌向外投稿,陆续地也有不少被打工杂志或报纸所采用。我的收入在逐年提高,两年后我弟弟也学成出师,另找了一份工资较高的工作。

在大浪,我的两个妹妹一直过着那靠计件算工资的不变生活。对于深圳,我两个妹妹的印象中只有龙华和大浪。她们各自的对象也是在一起工作的同事兼老乡。2006年春节前,随着小妹妹回家嫁人,两个妹妹就一起离开了深圳,再没来过。2006年春节后,我也离开了大浪,被一位好心的老乡介绍进了如今的工厂,只因为这家工厂里办有杂志和报纸,而我可以从事其中一份报纸的编辑工作,可以继续我的文学梦。

  • 标签:龙华公园、大浪街道办、万众城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深圳人家”组委会打赏了50000邻家币
  • Ivan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道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沈杰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Ivan2510积分2014/04/25 13:42:25

    看着你娓娓道来的十五年,从无业游民到普工,从青涩的文学爱好者到梦想成真,像喝了一酝醇厚的老酒,让人醉倒在老老的月光里。深圳是一个流浪者的摇篮,而深圳更是万万千千打工者的家,我们从来都没有异想天开,只是一步一个脚印前行,路途不管多么曲折,结果还是让人怀着希望看见最后光明的惊喜,让人不得不相信,所有的厚积都会在某一刻薄发。朴素的文字,回味的力道却很强劲。

      回复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4/04/24 15:18:22

    忘不了读书的学费是妹妹们打工挣的,忘不了到龙华找工作的艰辛,忘不了在工厂睡上下铺,忘不了用煤油炉子煮面条,忘不了去华强北送货,忘不了和弟妹打电话回家,忘不了赶公交车和那卖旧书的地摊.在无数次的厮磨中爱上了龙华,在无数次的读书后开始了写作,在无数次写作后获了奖。一直坚持的“我”开始为杂志社荐稿,现在从事编辑工作圆了文学梦。龙华为无数个追梦者筑起了“鹊桥。”凡是闯深的人都有和你一样有许多忘不了!

    分享到:晓枫2014/04/24 20:13:49

    是的,凡是闯深的人都有着一样的许多个忘不了!感谢您的来访!

      回复
  • 分享到:沈杰5890积分2014/04/24 11:09:27

    文本干净,文字老练,人常说“往事不堪回首”,对于作者,往事却是一段难忘的甜蜜。整篇文章都有一股温暖的情愫,这源于“我们”从一个家来到了另一个“家”,岁月变换,不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作者对“苦难”的把控很好,找工显出诗意、受伤难掩关怀、坚守文学成为幸福工作,用温暖积极的笔调,为我们讲叙一个不断迁徙却温情有爱的家。可能想对往事方方面面地概括,事例很多,信息量有些大。

      回复
  • 分享到:许小玲700积分2015/03/08 14:10:25

    [em_63虽是轻描淡写,却看了心酸,落泪。兄弟姐妹间的情感与龙华紧密地关联着,感谢谢弟妹,感谢龙华。

      回复
  • 分享到:十三月1680积分2014/04/25 16:50:00

    文本干净,语言流畅,一看就是老作者了。感觉到作者对龙华深深的爱意。

      回复
  • 分享到:晓枫400积分2014/04/24 20:17:53

    无论往事里有多少苦累,回忆时只留下美好的点滴。谢谢您的点评!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6
  • 53100
  • 2
  • 400
  • 龙华往事
  • 时间:2014-04-24
  • 点击:89305
  • 评论:6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