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名字叫叶星河
  • 点击:100929评论:222014/05/31 21:37
  • 收藏
提要:诗人叶星河在深圳的荒诞经历,狗血人生。令人啼笑皆非


叶星河在深圳关外住了20年,到底给他混出了些许名堂来。

据说他15岁开始写诗,25岁时以一首《在寒冷中收到女友的分手信》而获得“凿空”诗歌大奖赛特等奖而轰动一时。如此轰动效果,皆因特等奖的奖品乃一辆价值3万余元某国产品牌轿车。赞助此次“凿空”诗歌奖的女商人自小就有文学情结,她超人的想像力无处发泄,认为只有“凿空”这个词才能充分说明她的才华,于是大赛因此得名。本次诗歌奖有意培养年轻人,她据此预言,中国诗歌的中兴时代即将到来,而新锐诗人叶星河也将当仁不让地肩负起中兴的重任。如众星捧月的诗人叶星河站在领奖台上,既慷慨激昂又极其巧妙地向女商人献媚:诗人每写一首诗就是一次凿空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着对未知世界无以伦比的崇敬……

看着台下呼拉一片的文学青年,叶星河有点忘乎所以了,他以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以示感谢。事后他上厕所时才发现,他长裤上一个钮扣竟不知何时脱落,他揣摸是那个大鞠躬惹的祸,除了埋怨自己不该为了省钱而买劣质货的同时又暗幸能不露痕迹地长身而退。

此后十几年,得了大奖的叶星河并不像女商人所预言那样能肩负起中国诗坛复兴的责任。事实是中国诗坛整体江河日下,个别圈子里的热闹根本就难扶大厦之将倾,诗歌以昨日黄花的姿态引诱诗人们相互奔走,其背影难免寂寞,不过总有寥落的掌声在角落里响起。作为身处其中的诗人,叶星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把自己十几年的沉寂归罪于当年创办“凿空”诗歌奖的女商人。说起当年得奖,叶星河未免悲愤交加。年轻而不知深浅的叶星河根本就不知道那辆价值3万多元的轿车只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在拐里拐弯的过程中,叶星河最后到手的仅得5千元。因为这个奖,他请吃请喝就花了不止这个数,把他在王氏厂打工的那点积蓄花了精光不算,还借了300多元的外债。结果是一众工友看着徒步回到工厂的叶星河,难免一番冷嘲热讽。叶星河自是羞愧难挡,他拿着那得来不易的5千元,仔细算了算这些花销之后,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狗日的,老子以后再也不参加这些比赛了!”

此后叶星河果然很少参加这类诗歌比赛。有一段时期叶星河相当潦倒。他所在的工厂要减员,他的主管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炒了他。叶星河没有和主管论理,因为他知道即便自己有理,其结果也一样会被扫地出门。为了维持生计,他一咬牙几乎倾其所有花了四千多块买了一辆二手的嘉陵摩托车上街拉客为生。

关于这段经历,叶星河一直讳莫如深。他在自己的简介上,有意无意地省略了这段经历,多少也说明了,在叶星河的内心里,这是一段不太光彩的历史。

那段时间他住在山边一间废弃的小庙里,小庙年久失修,香火早断,本已破旧不堪,但诗人叶星河毫不介意,他到二手店里买了一张小床,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住了进去。叶星河每日出车之前坚持给满是灰尘的佛像烧上一炷香。他异乎寻常的虔诚,他给佛烧香并不只为自己,他心中还有一个念头,就是祈求众生平等。但是众生从来就不平等,叶星河入行短短一个月就发现,同样是拉客仔,个别人就享有特权。当派出所的巡逻摩托车开过来时,大家像被枪声惊起的乌鸦一样四处奔逃时,有些人就优哉悠哉地继续拉客,既让人嫉妒又让人羡慕。叶星河后来发现,那些享有特权的拉客仔所使用的手段仍然是司空见惯的贿赂。叶星河一度极为厌恶这种行为,但是在他被查扣了2次罚了1000多块之后,终于屈服了,他尝试给巡警们送礼,却不得其门而入。叶星河像一头受到惊吓的小兽,日夜不安。

柳叶如的适时到来,暂时缓解了叶星河的焦燥不安。柳叶如是叶星河初中的同学,人长得水嫩花飞自是不用多说。她原本是投奔她大舅的,但她大舅随工厂搬到了惠州。走投无路的柳叶如只好暂时和叶星河寄居于小庙里。叶星河本是个君子,并不乘人之危,很大度地把原来的小床让给了柳如是,他自己则在佛像下打地铺,每晚伴佛而眠,听着不远处柳叶如轻甜的呼吸声,安然入睡。

可惜好景不长,柳叶如来了不到半个月,叶星河又一次被查扣。柳叶如陪着叶星河到派出所赎车时遇上了查扣他摩托车的巡警查良生。查良生看到柳叶如,双眼一下就亮瞎了,一时惊为天人。春心荡漾的查良生在一次排查暂时证的大行动中,以没有暂住证为由,把叶星河连人带车扣回了派出所。

叶星河这回是吃了点苦头。他在派出所拥挤的留置室里被蚊虫叮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才吃到一顿饭。每人一只大烧包,外加一瓶矿泉水,便是他们的午餐。为此叶星河还颇有微词,却不知这顿午餐已是他久久回味的一顿饭。直到几十号人被赶上一辆大囚车时,叶星河才感到情况不妙。

囚车里人多得没处放脚,大家乱哄哄的,车厢里空气污浊,每人各自为政,都想为自己多占一些空间。站在叶星河身前的是个眼镜男,眼镜男右边是个大个子,祼露的手臂上全是纹身。车子开了没多久,叶星河就见眼镜男给纹身男使了个眼色,叶星河还没有领会其意,只见纹身男猛然用力一推,车厢里立时倒了一大片。纹身男一声断喝:“奶奶的,都把钱交出来!”眼镜男从容淡定地过去收钱,他就从身边的人收起,他面无表情地把手伸到叶星河的面前,叶星河刚表示不满,立刻被纹身男按在车厢的钢板上一顿狠揍。手无抓鸡之力的诗人叶星河根本就无还手之力。他双手抱头,凭由拳头雨点般落到身上,竭力不叫出声来。车厢里人人目睹了这场一边倒的打架,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为叶星河抱打不平。众人噤若寒蝉。有了叶星河这个例子,就再也没有人站出来表示不满,乖乖掏钱出来了事。

当叶星河满脸是血地从车厢的钢板上爬起来时,纹身男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他亲自搜叶星河的身,结果只搜到二十八块。这是叶星河一个早上的拉客所得。纹身男看着手上可怜的二十八块,出人意料地又把它放回到叶星河的上衣口袋里。叶星河看到纹身男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在往樟木头的路上,叶星河还暗幸自己身上居然还有钱可以垫袋,可是到了樟木头收容所时,不但眼镜男收来的钱被收容所的人如数搜走,连叶星河那区区二十八块也未能幸免。不过收容所有个比较美好的名目叫暂代保管。

在收容所的当天晚上,纹身男显然受了这件事的刺激,在几十人的大宿舍里,将所有人都从床上赶起来,然后集中在宿舍里的过道上,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时间人人自危。暗淡的灯光照在纹身男的脸上,阴晴不定。他忽然转过头来问眼镜男:

“大哥,想听啥歌?”。

眼镜男沉思了半晌说:“随便吧。”纹身男阴沉着脸,在过道上走来走去,突然抓住一个人的手臂凶巴巴地问:

“你说,唱啥歌?”

这个瘦弱的广东仔,被纹身男突如其来的一吓,一时不知所措,直到纹身男又喝问他唱什么歌时,他才勉强说出话来,但声音已经走样:

“海,海,阔,阔,阔,天空。”

纹身男点点头说好。于是纹身男让广东仔起了头,几十个人便在宿舍里低低地吼起《海阔天空》来: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

唱到中途,纹身男突然叫停,只见他笑了笑说:

“滥竽充数,他妈的全是滥竽充数,荒腔走板的,像什么样子!黄家驹泉下有知,怕是死不安宁。奶奶的,现在是独唱时间,不会唱的,自动自觉给自己一个耳光。开始!”

一场别开生面的歌唱大赛开始了。谁都竭力想唱得好听一点,但几乎又没有一个人唱得好,到底不是在歌厅,就算有那么几个音乐细胞,在这种地方只怕也跑到爪哇国去了。唱歌一直是叶星河的强项,但纹身男似乎忽略了他的存在,并没有点他来唱。叶星河居然有点儿失落。

后来有人唱了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歌还未唱完,人却哭了起来,哭声像是从宿舍的各个角落里断断续续传出来,好像有好几个人在哭,搞得人心烦意乱。纹身男黑着脸喊:

“自已打一巴掌。”

宿舍里听得啪的一声响,哭声便马上停了。

纹身男又喊:“给我笑。”

好一会仍未听到笑声。宿舍里静得怕人。空气里仿佛有一股说不出的令人恶心的气味在弥漫。

眼镜男忽然插话说:“笑笑吧,他娘的,我们够苦逼的了,不笑难道你想哭啊?”

突然一声长长的惨笑从角落里传出来,那笑声听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与苍凉。纹身男也一时无语。长久的沉默,大家似乎都沉入了无言的悲伤之中。后来纹身男点到一个老头,老头说:“涯是客家人,涯就唱首客家山歌吧。”也没人搭理他,他就自顾自地哑着嗓唱了起来:

橄榄好食核唔圆,

相思唔敢乱开言;

哑子食着单只筷,

心想成双口难言。

老头唱完了一首客家山歌,见宿舍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又扭头瞧了瞧纹身男,见纹身男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样子像是不太满意,于是老头又唱了一首:

见妹挑担百二三,

阿哥心头着一惊;

心想同你分多少,

又见人多唔敢声。

老头的山歌显然没几个人听得懂。老头见纹身男还是默不作声,想了想只好说:“涯就唱首《好人一生平安吧》吧?”不料纹身男暴怒起来:“平安?平安个屁!要是好人都平安大家就不会到这儿来了!”

叶星河见老头双眼已满是泪水,哽不成声,心中甚为不忍,忽然不知道那来的勇气,完全忘记了在路上曾经被纹身男暴打的经历,他挺身而出说:“不要为难他了,我来代他唱。”纹身男望了一眼叶星河,默许了他的请求。

叶星河后来在回忆自己当年在樟木头收容所的大宿舍里唱费翔的《故乡的云》时,神情颇为自豪。他对往事顾此失彼的追述让人生疑。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当他唱完《故乡的云》时,第一个前来拥抱他的人竟然是纹身男。纹身男抱着叶星河,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泪眼花花地向他道歉:兄弟,对不起。对不起呀,兄弟。叶星河就此和他们成为朋友。他也因此得知纹身男是湖北荆州人,叫杨鸿飞。也幸亏有杨鸿飞,这个看上去有点儿像黑社会大哥的杨鸿飞,其实是个义气男。当他的家人来赎他时,他二话不说,花了三百多块就把叶星河也赎了出来。

叶星河回到破庙时,发现柳叶如早已人去庙空。他出神地望着布满灰尘的佛像,突然生出要给佛像搞一次清洁的念头。他把破旧的床单撕下一块,爬上香案,小心翼翼地擦去佛像上厚厚的灰尘。他一边擦,一边让眼泪安静地流下来。擦干净佛像,他的眼泪也止了。他换下了身上又臭又脏的衣服后,就在佛像前,在他打地铺的地方,心平气和地撒了一泡黄尿,这才跑到派出所报案。

在派出所,接待他的是查良生。查良生见是叶星河,并没有为难他。查良生很客气地给他捧来一杯水,甚至很有礼貌地听完叶星河的陈述。随后查良生就告诉叶星河,柳叶如已是他的女朋友了,她现在生活得很好,请叶星河不用担心,同时还说明,他们现在是朋友了,以后有困难尽管来找他,还非常大度地把查扣叶星河的摩托车还给了叶星河。

  • 分享到:
  • 朱铁军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1
  • 秦锦屏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1
  • 江云飞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8
  • 费新乾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4-09-28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楚桥给了诗人一个诗意的名字,却不给他一份有诗性的生活,落魄的诗人在俗世中掏出狡黠,向凿空致敬,向巡警送礼,向佛像烧香;飘渺的诗人在颠沛流离中又端起清逸,在狱中吟唱故乡,在桥洞下默念孟子;现实的诗人既会在佛前撒下一泡黄尿,也会依附政府开工作室甚至广收门徒。作者让诗人在反复的矛盾与割裂中不断比对,多个被预谋好的剪影重叠出立体的叶星河。文本并未故意荒诞,反而是无限的真实催生了怀疑,怀疑继而将真实引向更深
  • 回复
  • 无处不在的荒诞,夸张,谐趣,但这一切的背面,却是钉子一样深入骨头的尖锐和真实。小说刚开始,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诗人叶星河,穷困潦倒,做着阳春白雪的诗歌梦,干得是下里巴人屠狗辈的活,这本来就是一个夸张的错位。良善中带着些苦逼的狡黠,情义里暗含屌丝的智慧,四菜一汤的爱情没了,却迎来人生第一次小小的逆袭,开了工作室,当了治安员,又来了一次夸张的错位。正是这些荒诞到骨胳的错位,让小说有了奔腾的张力。
  • 回复
  • 文学,说到底还是“人学”,不管用任何标签,写人性应该是文学的不二法门。打工文学也好,底层叙事也好,那是文学批评家贴的标签,作家负责的还是去挖掘人性。挖得越深越好。至于怎么来挖掘,形式不拘,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觉得楚桥的作品,已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就是书写一种“荒诞的真实”,来凸显人性。看似荒诞,实则真实;看似真实,实则荒诞。一个优秀的作家,就需要这种能力,“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 费老师的短评实在让我觉得惭愧来着。
  • 回复
    • 白木19350积分 2015/04/09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写实的部分几乎字字见血。凡是在深圳时间长一点的人,应该都是深有感触的。摩的,暂住证,樟木头,飞车抢劫,混乱而躁动的深圳,有多少人在这里挥洒完了青春,最终却是一无所获。文中的诗人叶星河,名字很诗意。但是他的人生却是起伏不定,失意多于得意。诗人,在现在这个社会几乎已经成了另类的代名词。个人感觉文章稍嫌不足的是后半部分,本来在前边已经成功聚集的人物形象有些被分散了。
  • 回复
  • 《我的名字叫叶星河》是一篇非常接地气的好小说,读着读着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在心中升腾。可能是因为我住在沙井的缘故吧,楚桥在小说中写的好多场景我都似曾相识,好多事情我也见怪不怪,如叶星河在当地政府的运作下,成立的全国第一间打工诗人的工作室,我就联想到了福兴加油站旁边文具批发城上的作家工作室,还有当“摩的”司机的经历,虽曲曲折折却也写得真实可信。我感觉这是楚桥少有的一篇打着自已个人经历深深烙印的小说。
  • 回复
  • 哎,在网上读觉得太长,伤眼神,于是上周日下午我拿着<<打工文学>>在黄埔社区南洞球场旁的龙眼树下去乘凉时读了。对我这个读者来说真是一气呵成,那些荒唐岁月的事,今天说起来令人仍心有余悸。我不能说楚桥写的好不好,只能说的是我写不出来,看完每一篇文章,我只有学习的份~
  • 回复
  • 小说里的生活,我不曾经历,感觉有种荒诞的味道,惟其如此,才能产生反差——生活越卑微,诗歌越神圣;最纯粹的诗歌和最坚实的生活相撞,产生了人生的感喟和艺术的闪光。小说的推进方式很结实,步步踏实,落地有声。楚桥的语言质地粗粝中带着精细,很适合描述这种底层的、落魄的生存状态。结构上还有雕琢的余地。我在想,要是我来写的话,很可能会由诗人行状来统领全篇,每一节都揭示行状的真伪,产生更大的对比与反差。
  • 感谢书生在百忙中通过手机看完拙作。不过书生你太客气了。你应该大胆地批评。我有足够大的心脏承受你的批评滴。
  • 回复
    • 陈彻8420积分 2014/06/03
    • 分享到:
  • 楚桥的叙述力度还是很强,字里行间让人感受到叶星河那种底层生活的挣扎动人心魄。段作文说的“写实”我也以为是,倒不是跟现在作品风格统一不统一,而是过于平铺直叙,像散文、传记,没有小说的节奏感,原本是命运多舛的人生,却感受不到震撼。这个素材非常好,你应该再好好琢磨琢磨,给它安排一个更好看的结构。是否参考一下余华的《偶然事件》?不过这是我的坏毛病,一个故事不知怎么讲起就会去翻余华,看他怎么写,呵呵。
  • 彻彻和书生的意见相近,我现在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小说在构思之始就想着平铺直叙了,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要重新结构,肯定要推倒重来。谢谢了哈。。。
  • 回复
  • 很棒的小说,在读者眼中,你的这篇作品足以打动很多的人。但我认为作者的铺叙控制仍有待加强,否则如此篇幅,瑕疵自己也会忽略掉。还谈什么什么样“四两拔千金”。比如,与纹身男杨飞鸿患难而知交。一些稍许的着墨似乎不应该。这是逻辑的问题,彼此之间,“知”得也太快,桥垫的设计并不完美,仅一首歌,就折服一个莽汉。给人有各种虚的感觉。但事实上,你此处的文字占了很大的篇幅,如果是资深者,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
  • 群众的眼光真是雪亮的啊,这次我是信了。诚如君所言,这问题确是比较突出。感谢你的提醒。谢谢。。。。
  • 回复
  • 小曾的文笔功力非浅,只是喜欢拍马屁和互拍的文人越来越多!你要保持清醒,好好著书立说,争取天天有进步,月月有收获!
  • 我其实是清醒的。知道这个说诸多不足,笨拙地写下这些曾经的生活,是为了遥祭那远去的青春。感谢人间的提醒。。你是一个善良的人。灰常感谢。。。
  • 回复
  • 读罢此文不觉心潮起伏,小说通过一系列事件,成功刻画了一个诗人的形象,他穷困潦倒、命运多舛、重情重义、具有慈悲情怀,追求众生平等,坚守精神家园。叶星河是那个时代的小人物,在他身上却浓缩了时代的烙印,诗歌的兴衰,打工者举步维艰。收容所里、拾荒日子里的苦痛,冒充上访者得到的物质享受,貌似啼笑皆非,实则揭露出很多制度弊端。
  • 小说不仅是对打工生活的总结,更是深入的剖析,有笑有泪,有血有痛,让麻木的记忆在阵痛中得以苏醒。
  • 感谢你看得如此仔细。小说没有写好,实在惭愧。。。
  • 回复
  • 读书的小孩子喜欢看网络小说,配合他们做梦减压;师奶们喜欢看肥皂剧,打发时间;底层劳动者们为生存挣扎,没时间看书;中产阶级们有些欣赏力及鉴赏力,却要为保住自己的经济基础并争取更好的生活,没功夫看书;至于腐败的精英阶层,他们忙着享受,打高尔夫,玩游艇,包明星,玩海天盛宴,更没有时间看书。
  • 所以,写诗写小说的人在这个时代注定是寂寞的,虽然他们名义上淡泊,但其实内心也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名利,期待命运之神的眷顾,但在这个一切向钱看的时代,他们注定是寂寞而辛酸的。
  • 大家都在埋首赚钱,为了房为了车为了孩子的天价教育费为了出国旅游为了奢侈品而无休无止地奋斗,连抬头看到的功夫都没有,哪有功夫读诗诗小说呀!
  • 小说中底层小人物的挣扎让人感觉辛酸,诗人及小说作家再努力挣扎,也没有挣脱底层次泥潭,爱情破碎,兄弟兼恩人殒命街头,生活举步维艰,但这个诗人,依然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 让人唏嘘,让人怆然!!!
  • 在节日里看小说的都是好人。你们心地善良,给作者留了足够的面子。感谢啊。
  • 回复
  • 认识楚桥已十年有余,相见不过三五次。个人觉得,其小说语言之精致、结构之玄妙、意味之悠远,绝不输于任何“打工文学大师”。这应该是他比较早期的作品,那个时代,那些人,那些事,被鲜活呈现。从这个小说我们读到的不仅是一代人的悲剧,而是一个时代的痛,特别容易勾起七零后打工者的共鸣。能在这里读到楚桥的小说,高兴。我尽量把评论写长点,以求加精。
  • 没见过改前的作品,觉得写实,不似曾兄现今风格。
  • 本文比起段兄的《命运》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这篇小说,以前写过的一个故事改成。没有改成功。难怪段兄觉得这是一个旧作。。。
  • 回复
  • 《我的名字叫叶星河》用荒诞和诙谐演绎笑与泪的人生是作者的特点。该作品以黑色幽默的语言讲述了一个看似荒诞不经的故事,揭示了社会上的陈腐现象及黑暗面,具有强烈的批判意义。
  • 回复
  • 不多说了,这篇获奖的可能性很大。
  • 回复
  • 每一篇小说都会有自己的影子
  • 我的小说有我自己影子的很少,就这篇重些,所以写不好,囿于现实了。谢谢兄的关注。
  • 回复
  • “仗义每多屠狗辈”,叶星河恰好适合这项桂冠,小狡诈,真性情。虽卑微而坚韧,虽穷困而富有爱心。如:因食宿无着,冒充上访人员,纹川地震、裸捐乞丐后,又“抢”回二十元等。他执着地葡伏在文学殿堂的“朝圣”路途,而生活的困窘,又使他常面临四面楚歌。与杨鸿飞患难而知交,知李少芬与楚桥不合,指桑骂槐想撮合俩人破镜重圆。改革开放,泥沙俱下,其间人物的命运,仍让人扼腕叹息。
  • 谢谢无痕兄精彩的点评。
  • 回复
  • 能让我读完,真不简单。请曾老师改改错字,我想这个小说还是具备有可读性、思想性,至于艺术性,个人认为弱了些。
  • 这个小说确是没有写好。你说得对。反正我自己是不满意的。之所以坚持写完它,是因为有些往事让我无法释怀。感谢你看完它。
  • 回复
  • 手机不行,无法回复,另发一条评论:没见过曾兄改前作品,觉得写实,不似你现今风格。
  • 回复
  • 粗读了一遍,赞!回头细读后再评。
  • 感谢老编的阅读。本文其实不值一评。确是没有写好就贴上来了。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5750积分
  • 4星
  • 4钻
  • 简介:他们仰望,却无人拯救。...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11713
  • 24
  • 5750
  • 作者:王一宪
  • 邻家币:6100
  • 评论:24
  • 点击:9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