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科男医生
    妇产科男医生一天的日常,医患关系重新洗牌,给医生正名……
  • [20] [0]


张雷牵着女儿的小手,边走边催:“宝贝,咱们走快点,好吗?”

可是女儿不买帐,赖着不肯走,并且还嘟着嘴,缠着爸爸说要去吃早餐。张雷只好蹲下身去柔声跟她说:“宝宝,幼儿园里不是有早餐吃吗?”

女儿说:“不好吃。”

“怎么不好吃?”

“就是不好吃。”

张雷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恨意:“这幼儿园的学费是一学期比一学期涨得高,怎么连早餐都不好吃?”他只得哄女儿道:“宝贝,等星期天,爸爸带你去吃肯德基。走吧,再不走,我们都要迟到了。”

好不容易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张雷朝频频回头的女儿挥了挥手,顾不得抹一下汗,便急急朝医院走去。

今天是他当班,迟了,科主任一定又会不阴不阳指桑骂槐地在交班会上批他的。他知道自己脸薄,每当在会上听到批评哪怕不是针对他的的批评,他都会感到脸红心跳。

张雷赶到办公室,抬腕一看,呀,差一分钟便要迟到了。他急匆匆套上白色的外衣,戴上白色的帽子,拿上医疗夹,就走到办公室的小会议室桌前坐好。他刚坐好,科室的傅主任和上班当值医生、护士长等人便陆续来了。这是每天的交班会,也是例会,除了办理接交班外,主任也还会简单对科室的一些问题进行强调。

张雷把手中的医疗夹递给交班的王医生,王医生也把手中的医疗夹交给他。张雷打开医疗夹,匆匆扫了一眼,看了一下病人的数量等项,王医生又特地跟他交待了几句需要特别注意的病人等情况。本来,交班会到此就可以结束了,可是,张雷看到傅主任坐在边上,故意干咳了几下,他心里就知道了,傅主任今天肯定又有什么话需要强调强调。果然,傅主任见他们俩个医生交接完毕,就开始了强调:

“我利用这个交班会,简单说两句。近来,我们科室的业务量有所增加,可是,业绩却有点上不去,昨天遭到医院领导的批评了,说我们直接拖了医院的后腿。我在院会上都作过检讨了,我总结了一下,主要是我们科室的某些人员,总是不舍得给患者开一些贵的药品和用品,好像把我们科室当成了慈善机构,甚至把自己真的当成了悬壶济世的天使……”

傅主任的话字字句句飞进耳朵,张雷如坐针毡,好像每一句说的都是他一样。他把头低的很低,主任后面说的话,他都听不清楚讲了些什么,只是盼着主任的强调早点结束。张雷看着傅主任有些秃顶的脑袋,真怀疑他的头发是不是因为脑子里整天想着怎么搞钱而凋谢的。

这时候,会议室门外进来了一个身穿白衣服的中年女人。傅主任一见,立马站起身来,满脸堆上了笑容:“院长,您怎么亲自也来了?”

与会的科室人员见到白衣女人,全都诚惶诚恐地站起身来,朝不请自来的中年女人点头致意。中年女人优雅地按了按手,示意大家坐下后,她径自走到傅主任身边,此时傅主作早已帮她扶正了一把椅子并夸张地用手拍了拍。

中年女人是这个私营医院的常务副院长,实际就是投资人苏老板的太太。院长坐下后,傅主任请她给大家作指示,女人谦让了一下,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要特意跟大家说的,我只是来听听大家对医院的一些看法与建议。只不过近来本院的业绩特别是产科这边的业绩有所下滑,所以,我只想强调一下,我们产科这边一定要加强提高业绩方面的工作……”

院长真的没有多说,大概也就说了那么五分钟左右,但是后面她说了些什么,张雷都没有听下去。看着院长的背影走出科室门口,张雷的心底突然掠过一个想法:穿着再白,也掩盖不住内里那颗黑了的心。

开完会,张雷便到病房例行巡查。今天住院待产的孕妇有五个,产后住院的产妇三个。他详细地看了这些人的病历资料,然后逐床问询患者,时不时检查一下她们的身体,并将她们的情况记录在病历上。四个病房查下来,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待张雷回到办公桌刚坐下来,准备整理一下产妇的资料时,门被推开了,一股香风也随即飘进张雷的鼻子,他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抬眼看进来的人,只见她穿着白色短袖黑色短裙,手中摇摇晃晃抓着一只小坤包。张雷认得她,知道她是某妇婴用品的“代表”。她没等张雷示意,便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对面那个原来只供患者坐的位置上。张雷不冷不热地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准备去手术室了。”

“代表”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她朝张雷面前探了探身子,说:“张医生,麻烦你在今后开方子时,多把我们的孕妇宝推荐给病人。每用一款我们的这款产品,都会给推荐人38元的业务费用的。”“业务费”三个字她故意咬得很重,怕张雷听不见似的。

张雷站起身来,拿起医疗夹,对她说:“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主任都特别交待过的。你就放心吧。我得去手术室了。”“代表”见状也只好站起身来,满脸讪笑地说:“今后还得张医生你多多关照哦。”

张雷点了点头应付着说没问题没问题,便快步走出了办公室。只是“代表”的那道和医疗用品市场一样那么深不可见底的乳沟,在他的脑子里却怎么也赶不走。深不见底的是医药代表的乳沟,比乳沟更深的是医疗用品市。

在过道上,张雷碰上了一路小跑过来的护士小杨,小杨一把拉上他就走:“快快快,张医生,那个8号床的产妇羊水已经破了,再不动手术怕有危险了。”

张雷赶到手术室,产妇已经被推了进来。产妇见医生到来,便一把抓过他的手求他:“医生,疼死我了,快、快帮我剖腹产吧。”

张医生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产妇的宫口开合和羊水流出情况,他觉得,产妇顺产是没有问题的。于是他细声安慰道:“从你现在的情况来看可以顺产,不用剖腹手术。剖腹产是一时痛快,可是留下的事尾很多。你再坚持一下。来,把两只脚撑起来,对,对,对,再撑高一点……好,好好……就这样,再坚持一会……”

原本痛得嗷嗷大叫的产妇,在张雷的温声安慰下渐渐弱了下来,并根据医生的指导下有意识地用着力。张雷不时的按一按她的肚子,不时让产妇的腿再张开些。待孩子乌黑的头部露出来时,他又一下一下地叮嘱产妇均匀地发力。

张雷抓起孩子的双脚,倒过来,在他的脚心上拍了几下,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听到孩子的哭声,产妇虚弱地睡了过去。只是她的眼角,沁出了晶莹的泪滴。

张雷跟护士交待了注意事项后,便洗手走出手术室。

张雷随手拿了一本医学杂志,走进卫生间。他有个习惯,那就是“三上”。古人有看书时三上的好习惯,他也有。所谓的“三上”,就是指马上、床上、厕上。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蹲在卫生间里的感觉。他感觉,此时的脑子就如排空的肚子一样空灵。

自从迈出大学校门后,这种悠闲恬静的读书时间就没有了。平日里除了上班下班做家务陪老婆带孩子外加走亲访友串串门外,一天的时光就溜走了。有时候他心里会暗自想,这时间都去哪儿了呢?只有在洗手间的时候,他觉得,这时光才是真正属于他的。一个人静静地蹲在一方只有自我的空间,眼睛游走在手中捧读的字眼行间,那种惬意,真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境。

张雷出来时,看到走廊上有一大群人在闹腾。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医闹”。从他们气愤的说话声中,张雷听出了一些端倪:有一个产妇在生产后被护士用线缝了肛门,这些就是为此事来讨所谓公道的家属。近年来这种动辄聚集一帮子人堵医院大门或是在医院闹事的情况时有发生。

这事情的经过张雷知道,一般来说,患有痔疮且相对严重的产妇,因为在生产时都会导致痔核突出,并引发流血。在医生的处理上,一般都会对产妇的痔疮进行脱核处理,这是很小的一个手术,平时护士都能操作完成。

前来讨公道的家属越来越气愤,声音越来越大,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张雷手里拿着医学杂志,本想是想上前去跟家属说明一下情况的,没想,人群中有一个人喊了一声“他就是那个医生”,紧接着他就被人围在了中间,接着就是雨点般的拳脚落到他的身上。挨第一二下的时候,他还感到有痛感,嘴里还能说着误会了你们都误会了的话,第三四下以后,他说不出话来了。张雷痛苦地蹲到了地上,眼前一片模糊,困难地用手一摸,原来是眼镜被打掉了。

幸好医院保安及时赶过来,把他护住,隔开人群后架起他往办公里去。后面跟着的家属情绪仍相当激动,高喊着揍他。

张雷坐在椅子上,身上头上的痛,让他嘴都裂歪了。护士李丽过来,用纱布帮他清理嘴角的血,看着他头上被打得隆起的包,好看的小脸呈现和衣服一样的颜色,一是被惊吓,二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才小声骂出口:“蛮不讲理!一群粗人!”

张雷晃了晃还隐隐生疼的头,看到了墙柜上方放置的安全帽。那是医院下发的,医生护士人头一个,说是听到有人闹事时,都要戴上。可是张雷并不想戴那玩艺儿,甚至觉得好笑。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为何在上班时要戴那玩艺儿?这不是瞎搞吗?可是这次真实的挨过病患家属的拳脚后,他才想到自己竟然是把医院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李丽接起,听后手握话筒迟疑地看了一眼张雷。张雷说:“告诉他们,我们马上就到。”李丽担忧地说:“张医生,你的伤?”张雷说:“我没事,先顾产妇要紧。”

李丽过去,伸手把墙柜上的安全帽拿下,递给张雷戴上。沉沉的安全帽扣在头上,加重了还在隐隐生疼的头部负担,张雷用手托了托,最后还是戴上了,尽管心里一百八十个不愿意戴这玩艺儿。

张雷拿着医疗夹,匆匆走在过道上。身上穿着白大褂,头上却顶着一个建筑民工一样的硕大安全帽,那样子,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可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想着的,就是产房里待产的那些产妇们,那才是他的职责所在。

7床的待产妇被推了进来,跟在推车旁边的那个焦急的男人,一时跑到这边,一时跑到那边,一时帮推着推车,一时嘴上喃喃地说着什么。产车快要推进去的时候,突然被那男子拦下了。只见他快速地从袋子里拿出一摞红包,就朝张雷和护士手上塞。张雷举手欲挡时,却发现护士已经将红包接下,并大大方方的装进了口袋。张雷也只好把红包接上,然后告诉护士快把产车推进去。回过头对男子笑了笑。男子见医生和护士都接了红包,这时才松开紧紧拉着产车的手并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一口气,脸上的的愁云换成了笑纹。

张雷仔细地检查了产妇的体征,发现产妇已产前阵疼近十个小时,可是正常生产征象很继。于是吩咐护士作剖腹产准备。准备工作就绪后,张雷主刀,成功地将产妇腹中的孩子抱了出来。抱出来张雷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小孩,发现小孩脸色绀紫,原来是脐带绕颈。张雷心里想,幸好作出决断果决,要是再迟几分钟,说不定孩子就保不住了。他对婴儿作了一些必要的措施后,又交待了一下护士特别注意事项,然后脱了手套,摘下口罩,用袖子拭了拭额角渗出的汗水。

  • 标签:世相医生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王秀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花落春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道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艾勤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乘风无痕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盛菲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王秀平10940积分2017/02/10 10:50:44

    才有空完整地看完师兄的《产科男医生》,诸多感慨。我生产的时候,医生建议顺产,是我自己选择剖腹。我的主治医生也是男医生,虽术后伤口脂肪液化,出院后又换了七次药,却从没缴费,而且医生态度也好得没得说,每次都笑脸迎送。42天康复检查,被下班路过此地的他遇见,还专门进来问我的伤口情况,住院期间护士们的呵护也是细致入微。连来带去住院九天,顺 剖,除医保报销之外,自己只花了三千块。什么都不说了,向他们致敬!

      回复
  • 分享到:花落春残.2860积分2014/06/24 10:57:49

    看完文章,让我感到极其痛心与悲哀。救死扶伤是医院和医生的天职,现在的医院不是把救死扶伤放在第一位,而是把利益把业绩放在第一,完全颠覆了从医的职业道德。我在想,文中的主人公,文章的情节,大多只会在电视剧上体现出来,在这个现实的社会生活中,是稀有的物种。不得不说利益熏心,让这个社会太可怕了。社会在发展,可是,人情味儿却淡了,淡得没有丝毫温暖,利益,熏黑了人心,污染了人情..

    分享到:憨憨老叟2014/06/25 10:40:17

    首先谢谢你花宝贵时间来读我的文字,还留下了宝贵的评论。

      回复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4/06/13 12:47:43

    一家私营医院为了提高“业绩”,不仅与妇婴用品“代表”合作牟利,还主张给患者开一些贵的药品,这是目前一些医院普遍存在的现象。张雷医生即便被老婆、护士埋怨也拒收红包,被“医闹”打伤坚持去救病人,下班了还替实习医生去救急,事迹感人。文章中“代表”的猥锁,“副院长”的卑鄙,年轻夫妻产前还玩手机、潮州夫妻生四胎写得很生活化。希望医生们穿着白衣,里面装一颗红心,医院虽不是慈善机构,但应当是悬壶济世的天使。

      回复
  • 分享到:艾勤4530积分2014/06/12 22:13:11

    "敛财”,“忘义”当然是社会现实,但我觉得因为没有对人物的举动,言语细致化,常人化,导致让人的感受是文中大多为作者自我凭空捏出来的一样,例如主任说的:“总是不舍得给患者开一些贵的药品和用品,.....”“遮羞布"都被你写没了,显得不真实,如此等等直白控诉让文章失去了讽刺的味道,让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不能立足,另外捎带的”幼儿园伙食差",凭女儿的一两次神情,不够火力,加一些事件和别的角度,会好一些!

      回复
  • 分享到:王盛菲15200积分2014/06/12 21:49:19

    这是一个病态的社会,一个制度与人性相冲突的矛盾社会,我们随处可见黑暗,更可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将这种病变视为是一种常态。这到底是人的问题还是制度的问题?如果是制度的问题,可制度还是人制定的。如今社会还有多少“张雷”?“张雷”的存活空间还有大?结尾很耐人寻味,张雷硬不起来……(亲,这女人生孩子貌似在你这里太容易了,第一部分倒数三段几句话就生完了。偷笑。)

    分享到:道长2014/06/13 12:48:53

    哈哈!

      回复
  • 分享到:乘风无痕16710积分2014/06/12 18:56:20

    是一篇不错的社会现象题材,小说的脉络结构非常清晰,传递着一种社会正能量,读后令人不禁为张医生的高尚职业道德所感动。那种方式的结尾很给力,我也很喜欢,整篇通读下来,感觉节奏有些平铺直叙,一些地方,缺乏细腻的描写。文武之道,讲究一张 一驰。太松,会令人索然无味看不下去,太紧,会令人透不过气来。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24
  • 114052
  • 104
  • 349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