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家村旧事
  • 点击:90664评论:102014/06/12 16:44
摘要:文家村岗厦,是一个大姓人居住的地方。某年,一个算命先生路过文家村,说,子孙兴旺。又某年,一个风水师路经文家村,说,子孙发达



文家村岗厦,是一个大姓人居住的地方。

也就是说,除了极少数嫁过来的媳妇外村里所有的人都姓文。

文家的族谱上写着,本家为南宋抗元英雄文天祥的第26代后裔,岗厦的始祖文萃正是文天祥堂兄文天瑞的第5代子孙,经过几百年的繁衍生息,现在的岗厦文氏家族后裔不过千余人。

据说,某年一个算命的八字先生路过文家村,给文家先祖算了一命。说,子孙兴旺!又某年,一个风水先生路经此地,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上午,也对文家先祖说,子孙发达!

文氏祠堂,一曲《正气歌》倒是相传了六百多年。

都传那是1278年,为了扩充军队反击元军,文天祥在家乡江西庐陵(今吉安)组织文家义军,扩充军队,组织进攻。但因寡不敌众,在江西战败转至南粤,不久后文天祥在海丰不幸被俘。之后,文家义军四处流散,其中一支就在今深圳松岗一带养伤,而后定居在那里。

680多年前,文氏子孙文萃等人来到岗厦,见到这里四面都是鱼塘,土地也十分肥沃,又有茂密的山林,风水人都说是块难得的宝地,从此便定居于此,繁衍生息。岗厦文氏的始祖文萃与香港泰亨村的始祖文荫都是文天瑞第四世文垂统之子,垂统祖就葬于现香港落马洲一带,每年重阳节,两地文氏都会有千余人聚集在那里祭祀祖先。

文家的祠堂修得颇为气派,因为大凡祠堂都是一个家族的象征和排面,当然得修得大气一些!而另一个原因是,文家的子子孙孙都相信自己会是“子孙兴旺”的那一代。

文家祠堂的牌楼也就是牌坊,是请了本村最好的石匠雕了七七四十九天而成的,奠基时又请了本地最有才华的秀才题写对联。文家村在当地村落中虽不算是最富裕,但这牌坊造的却是响当当的,几经修缮,处处散发着一种“淑气祥和”的豪气,引得外村人惊羡。

文家人是爱面子的,在别人面前总爱谦虚,他们说这是文家至上的大理,祖上传下来的大理就要继承发扬啊。

文家人的另一个大理是排班辈,这班辈就是你在家族中所处的辈份。

无论你是胡子落地还是个黄毛小屁孩,只要你的班辈大,别人就要喊你喊老辈子。而如果你的班辈小,就是你胡子一大把了别人也叫你的乳名,不为什么,就为你的辈份比别人小。

据说,先前文家人的班辈是用一首诗来命名的,但后来不知为何不用了,大家就习惯于开族会,集体商量这班辈该怎么排下去。先头有人提了,但大家都不满意,后来再没有谁提出一个好的方案,大家也就互相僵持着,对排班辈的看法莫衷一是。

然而,僵局是一潭静水,总有被石子打破的那一天。



有一年,文家的一个媳妇生了个胖娃娃需要起名。

而当时班辈还没下来,麻烦也就来了。文家的惯例是,娃娃落地三天无名则狗。意思是说娃娃出生三天后还没名字,那这个人以后的前途就完蛋了,就只能是狗的贱命了。

于是文家老族长便立马召集全村相关人员开族会,但在族会上大家还是议论纷纷,无从定论。

这下可把那家人急坏了。

眼看第三天就要到来,而“班辈”之事还没讨论出结果,这家人忍不住了就脱了鞋大骂,说不定辈份就是伤天害理啊!就是杀人啊!就要偿命啊!说完又骂着土话,闹得村坊皆知,邻里都闻。

终于,大家想出了一个土办法:干脆用上古时期的“尧舜禹启”来排班辈。

这户就荣幸成了第一个用新班辈的人家,他们又希望自己的娃娃能成为“尧”那样的大人物,于是干脆就起两个字,叫“文尧”。

但似乎有些事与愿违,文尧没能成尧。

因为尧干成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业,而文尧却只是生了几个儿子;尧早死了,文尧却越活越健朗,甚至有返老还童的迹象。文尧的儿子文舜民也像继承了他的传统,其他舜字辈的人早都死了个精光,唯独他能留着。

于是这文氏父子就出了名,村内外都盛传着说他们是神仙转世,引得当地不少想早日得道成仙的姑子道婆都乐颠颠的跑来观瞻。

文舜民是个大孝子。

他每天都扶着文尧出来,坐在文家祠堂前的大石板上,文舜民将文尧的烟杆拿出来把烟末子续起,毕恭毕敬地递给文尧,再从荷包里摸出洋火,噗嗤,将烟点燃。等到文尧抽得舒服了,文舜民才把自己的烟杆掏出来,装点烟末慢慢地抽。

村里的人每天见到这两父子都喊老辈子,再有抱着小孩过来的就让喊祖祖。

村后原有一座小山,其实就是土疙瘩,从地里鼓出的土包。文家人管那座土包叫矮梁子,矮梁子旁边有一座庙,庙里有个姓潘的姑子,成天想要修仙成佛,在梁子上一住就是几十年。

然而她还没成仙,反倒是有了行将就木的预兆。

这姑子听说了文尧和文舜民的事,感动得哭泣,就开始站在矮梁子上天天向着文家行礼磕头,她相信她会得道的。

果然,自磕头后这姑子精力大增,每天都神清气爽,似乎时光倒流了数十年。她觉得自己是感动了上苍,就要成仙了!



有一年,雨水连续下了很多天。

文尧上午吃了饭照例抽烟,抽完了舒服躺着。一会,文尧让文舜民将他们的子孙都喊回来。文舜民问了句为什么,文尧不搭话。

文舜民是儿子,父亲的话是必须要听的,而且要无条件地执行,父亲的话总有他的道理。

文舜民于是就到文启顺的小卖部去拨电话,按小本本上的号一个个拨,等到拨完了电话,时间已是晌午。文舜民走出小卖部,天已放晴,几朵白云晃晃悠悠,又一排有序地飘着,衬个蓝天,像是蓝绸大衣上的钮扣。文舜民踏着浇湿的地往屋里走,他想,天时这么好,路也许明天就干了吧!

下午的太阳更狠,发了毒一般,直楞楞晒下来,地上的水就升腾成白气,一股股往天上飞,飞着绕过了矮梁子,在天空拧成个堆。文尧的重孙文启德在路上将车开着,正急匆匆往村里赶。

文启德现在是个完全以文为生的作家了。

当年他离开文家村岗厦的时候就发了毒誓,不成功就不回来!

原来他是在村里的小学当教师的,收入微薄,据说老婆受不了穷日子就跟人跑了并且将他的不满周岁的儿子也带走了。

他文启德自此便当了乌龟,但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成了乌龟。他老婆也是吃过苦头的,但为什么会跟人跑了?并且将自己的儿子也带跑了。文启德有骨气,他决定离开文家村岗厦,徙居异地他乡。

文启德离开文家村还有一个原因,他的文章在一个知名刊物发表了,杂志社看重他的才华,请他到杂志社去当个编辑。

这家杂志的发行量很大,文启德阅读的文章多了,自己就开始刻苦摸索写作,一直也在不停地写,终于写成一本专集《原乡》出了名,那时候排版印刷就像是没时间似的,二十四小时全天运转。

但文启德越是出名他就越是觉得自己当乌龟是没天理的事,心里便发狠地想那个背叛了他并让他做了乌龟的女人。

故乡是他的痛啊,所以他一直没回文家村岗厦。



那天天气异常的好,这是文家遇到过最好的天气。

突然,村子的上空出现了一道彩虹,从村旁的梁子直架到村子。

最先发现彩虹的是文启顺的儿子文苟,文启顺的老婆金银花在生文苟时昏了过去,劲没使上,文苟脑子缺了氧,便傻痴痴的。

别人家的娃娃一两岁都会说话走路了,文苟却还只会拍手,用嘴唆手指,涎水流一地。文启顺也常常自责,别人家老婆生孩子都是老公在外面等着,而自己当年却在和外村人龙天水等人“炸金花”,等人跑去通知他说他老婆生娃娃晕过去了他才急匆匆赶回。

文苟高兴拍手,不高兴也拍手,日里重复晚上也不歇着。

文启顺睡熟了,鼾声震天,一翻身只觉得全身湿淋淋,热乎乎,仿佛浸在热水里一般,忽然身后又挨一巴掌。文启顺赶忙起身,只说是有贼娃子,顺手操了木棍要打将下去,却发现是文苟,他正在往上提裤子,嘴里说:尿,尿!文启顺抹了一把身上,再看看床上,早成了水泡子。

文启顺只说文苟命苦,接着大吼一声,文苟便惊跌在地,哇哇地哭起来。文启顺骂着自己的不争气,当时怎么就不在自己婆娘身边呢!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傻眉日眼的东西呢?一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哦!骂着骂着就哭了起来,金银花翻坐在床沿上,看着两爷子哭,自己也跟着抹眼泪。

文苟是在自家院子里发现彩虹的,他从未见过如此斑斓的天空,这样炫丽夺彩的一座桥。他高兴了跳跃着拍手,咿哩哇啦地乱叫。

叫喊声把正在院子凉椅上乘凉的文启顺惊醒了,他想,文苟又疯了!一个扇把子打过去,文苟依然呜呜啦啦地乱叫,文启顺起身过去,正要用手抽。突然,他发现气象不对,往天上一看,天上架着座桥,他只在书上读到过彩虹,活了大半辈子却没见到过彩虹的真样子。

文启顺一激动,也呀呀地叫起来。

金银花正在烧水,准备在好天气下全家人洗洗澡冲冲晦气。一听两爷子在院子里咿呀乱叫,以为两爷子都疯了。但两爷子都仰着头,金银花一仰头,嘴里的哇哇声便盖过了两爷子。

同样被惊着的不光是文启顺一家,村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出来观天了。

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啊!彩虹搭在村上,村里不是有仙人上天就是有仙人下凡了!所有人都这么讲:烟子搭桥死人要命,彩虹过户先人送金!

文氏观天的人聚在一起,人群中突然有几个小孩子大喊:啊!祖祖在桥上!祖祖在桥上!祖祖你往哪里去啊!

众人大惊,村里说的十二岁以下的人是看得见鬼怪的,忙问小孩子们:啥祖祖啊?小孩子们就笑:你个大人家问得好,你说哪个祖祖,尧祖祖嘛!

众人俱愕,忽村里传出呼号声,循声回村,见文舜民抱着文尧大哭,众人更惊。文舜民哭晕过去,众人连忙帮着掐人中,灌糖水,鼓弄了一会,文舜民醒了,又开始哭。

文尧在彩虹上走过,这消息迅速传到了四乡八村的姑子道婆耳朵里,她们就争先恐后地向文家村岗厦涌来。



文启德是近晚了才赶回来的。

他下了车听到祠堂里打镲的声音,就往祠堂走去。路上他遇到了刚从祠堂归来的文启顺,他招呼文启顺,文启顺竟没认出他,拿眼睛直盯着。文启德又喊,文启顺不相信地眨眨眼才说:啊!启德老弟回来了啊!

文启德答:啊!回来啦!

文启顺不信,用手直揉眼睛。文启德见文启顺没回话,问:老哥,祠堂里在做啥哦?

文启顺这才一拍脑袋,一把拉着文启德就跑:你太公死了!

祠堂里挂了白绫,洒了姑子水,放了道婆钱。四周坐满了姑子道婆,正在念着经。

文启德跪下去,朝着文尧的棺材叩了响头。

文舜民将文启德领回家,说,你回来了就好,你那些兄弟姐妹们喃?

文启德说,他开车回来没遇到。

文舜民没说话,到厨房让人煮了糖鸡蛋,外面回来的人要吃糖鸡蛋。按老话说这是在交运,让自己的运气得到充实,好运来,恶运走。

文启德的其他兄弟姐妹们是在第二天赶到的。文尧的棺材在停放后三天择吉时在村旁梁子上埋了,文家人自然恸哭。

按俗例,文启德是必须守灵的。以前守灵要在坟旁搭个棚子守,现在却只是守个灵牌。文启德在屋里守着灵牌,将门打开,文尧的墓就对着门口,时光就在默哀中日夜不停地流。

  • 关键词:文家班辈启德天水彩虹兴旺
  • 分享到:
  • 梦幻春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27
  • 玄子打赏100,共计100
  • 2014-09-23
  • 梦幻春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6-14
  • 梦幻春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6-13
  • 梦幻春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6-13
  • 梦幻春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6-12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非思3950积分 2014/11/27
    • 分享到:
  • 我也姓文啊!前段时间看了部分道长的《岗厦村文氏的前朝后代》,今天又看了你的《文家村旧事》,首先,你们能这样研究、描写跟自己姓氏无关的文氏家族,作为一名文氏家族的后代,我对你们表示敬意。我的老家在四川,最早的家谱追溯到周文王,但后面的分支又是怎么发展的,我还没有具体去研究,两位的文章再次激起了我这方面的兴趣,或者说这份责任。
  • 回复
    • 道长34860积分 2014/06/13
    • 分享到:
  • 难得你能了解到一些文氏后裔的情况,如果是完全杜撰的小说.尚可赞赞。据我在岗厦工作22年.去了三趟江西吉安富田乡文家村.也拜了文天祥墓,其中有一次是参加世界文氏祭祖大会.还去了松岗.香港文氏祠堂.多年的积累让我比较了解岗厦村和文氏后裔。尽管我一直鼓励你的文章,但读了你这篇文章,开头有几句是真实的.后面基本是杜撰的,稍懂些岗厦村历史的人会笑的。不过,我不是尖刻的人,还是要鼓励性评论一下。
  • 回复
    • 艾勤4530积分 2014/06/12
    • 分享到:
  • 我觉得从语言上看,作者写作挺老练的,俗语应用也很恰当,那些关于祖辈流传下来说法和故事显得真实感很强,像耳闻,像深入收集。可惜的是,“文启德”这个情节相对于整个篇幅来说,着墨颇多,成了主体(这可能本是作者的本意),但这个”文启德“的故事没有新意,只拐了一个弯,并没有波澜。我建议扩充其它人物的故事,首先“旧事”,可以是很多件旧事,这样可以让小说有更多的色彩。个人愚见。
  • 回复
    • 小丽1130积分 2014/06/14
    • 分享到:
  • 周末窗外骄阳如火,宅在家里抽空看完了这篇小说,颇有所感和享受,觉得挺有玩味之处。首先是人情人性的美感,通过有些离奇的情节与人物的运程交融,竟能贴切而又合理地展现出来。另外,就是真实与虚幻成分的运用,穿越时空,在激发人的思维的同时,无疑洞开了审美想象的博大空间,留下诸多回味的余地。呵呵,个人以为,这也许就是小说这个神奇精妙的艺术品类与纯真实故事的微妙区别吧,希望今后有机会能看到作者更多的探索性文字!
  • 回复
  • 看得出,这是一篇试图以某种神秘魔幻手法表现一个家族某些兴衰沉浮现实的小说,格局本身够庞大,人物线索繁多,若延伸开来,无疑就是一个中篇甚至也可以是长篇了,但作者似乎有意在极力地精炼,想把篇幅控制在短篇以内。场面上情节虚虚实实,尽融真实与神幻,跨越历史空间,试图给人留下某种启示,不知“文家人”看后作何感想。贯穿文中的精神元素,我以为是在表现人性的真实和力量,就这点,“龙天水”形象无疑是个极大的亮点!
  • 回复
  • 无需追究故事的真实性,当作小说来读。故事情节离奇,文笔老练,是一篇很不错的小说。
  • 回复
  • 真正有水平的小说作品!
  • 回复
    • 梦林1360积分 2014/07/24
    • 分享到:
  • 看过此篇文字,忽然感悟到小说的表现其实与题材或素材无大关联,就如同在高明的厨师手上,任何采买的原料都能够烹饪出一盘精美的佳肴,令人赏心悦目!这是一种难得的功力,足以悦己悦人!善哉!
  • 回复
  • 这些旧事更像是传说被杜撰,有年代感的故事再加入作者自己的有些描述显得整体更加饱满。文章开头说到了文天祥就让我想起了《过零丁洋》,深感悲戚的同时,也为文天祥的赤子爱国之心感到敬佩。相信文家人应该会为自己的祖先感到光荣。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7950积分
  • 2星
  • 2钻
  • 简介:爱我所爱,问心无悔!...
  • 简介:爱我所爱,问心无悔!...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6
  • 7200
  • 22
  • 795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
  • 这是出自骨子的热爱,才有这么真挚的告白书!初识飞泉,是读他的诗歌。能连续两年拿下睦邻奖项,可见他杠杠的实力。私底下,我们有个交流群,叫“铮铮诗社”。虽然我很少在这个群发言,但这个群的信息,我许多时候都会抽空看聊天记录。关于文学之路,需要交流,有时候太封闭了得不到视野的开拓,多交流,多学习,还是能触动人的思维。欣赏飞泉对文学的坚守:与其怨怼,愤懑,还不如把时间花在阅读、写作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探讨上

    吴春丽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47:52
  • 其实这篇文章早几天就应该发了,一直发不上去。今天终于成功发布,很快就审查通过,并得到费兄高额打赏并特别推荐。毫无疑问,邻家是我的起航站,是梦想放飞的地方。一直以来,得到了邻家诸多良师益友支持,也连续获两年奖项。却遗憾无以回报,只能发自内心地说点感想,真正地表达邻家带来的意义,也许这是对人生的有决定意义的。从这点来看,我与邻家是如此血气想通,宛若家人。再次诚挚感谢所有人。

    江飞泉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28:22
  • 把女方父母的修养品质纳入考核儿媳的范围,感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父母的品质修养欠佳,子女能优秀到哪儿去呢?一旦品质被质疑,后患多多,甚至连累爱情,本文李倩的爱情就被连累啦。为人父母者,一定要注重自身的修养。当然,我们在评判别人这不对那不对,这不可那不可时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万不可闹出说人前落人后的大笑话!

    端柔握手

    2017/4/24 19:58:34
  • 当供大于求时,女工就变得一文不值。当家庭的贫困将经济压力都集中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时,当工厂层层盘剥暴力相向时,她只能被迫做出无奈的选择。手也乱,手又乱了,将她的心理矛盾简明扼要地道出,一声爹,更是包含着渴望的亲情和无尽的心酸。老板的好色无耻与女工的无奈委身,很具有代表性。 敲门时,阿文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可改为:敲门时,阿文想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

    冰凌花第三次暗示

    2017/4/24 13:46:11
  • 当下,“城镇包围农村”所带来的阵痛类的文章可谓屡见不鲜,但又百看不厌。为何?因为它能引起共鸣!让刨了大半辈子的父辈离开农村就犹如那鱼儿离开了水。“被进城”所带来的不适,多半是心理上的,比如说因没有退休工资和医保,怕被儿媳或女婿看不起、城里铜墙铁壁式的规则及人情又让他们感到茫然……。怎么办?真心希望邻家的各位大咖们能拿起手中的笔为此构思出若干个能让千千万万的农家“老爷子”安居乐业的好创意。

    黄元罗稻秧

    2017/4/24 10:13:28
  • “我”的傻姑姑命运多舛,令人唏嘘不已,连孩子都嫌弃娘,其实这不是傻姑姑的错,她也是有感情的,她有感应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一个人连夜赶路,为和父亲再见最后一面,好感人啊!父女情深,自己竟然也随父亲去了。另一个姑姑,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因为舍命出手救人,而变成了傻子,父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带着孩子去看望恩人,并让儿子问恩人叫姑姑。再一次为温暖的真情所感动!阿木编故事真是高手,向阿木学习并点赞!

    红月亮姑姑

    2017/4/24 10:09:47
  •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信安湖天数字键

    2017/4/22 15:58:44
  • 做“麻辣烫”式的串联,真不容易!怎么样也要给点赏金鼓励鼓励!赏月亮盒饭一个!串联费时又费劲,月亮有心,心里总装着邻家的文友,邻家的微咖作品。其实读文容易,精读难。要读透一个微咖作品,还是需要充足的时间。以老牛来说吧,他善在作品中挖“坑”,不容易读他的作品。出于对作品的尊重,有时候在解读上得反反复复地去读,才能通过多读达到渐悟的效果!月亮几乎读过近期所有的微咖作品,才能做出这么一锅色香味具全的麻辣烫

    吴春丽微咖名字串联:老牛买房记

    2017/4/22 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