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遗失的白色耳环
    纯白耳环上的小黑点就如当小三的不光彩经历,擦不去抹不掉,如眼中的霾,挥之不去……
  • [32] [0]


1

“师傅,稍等一会下,还有人。”

一上车我就对司机说,他也没搭话儿,懒懒地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后座。我没空想别的,一种丢了东西的慌张感。一想到待会儿要跟那个穿改良旗袍的前台小姐打照面,我心里就犯怵。昨晚灯光虽暗,我也能辨清她夸张的鼻梁侧影和醉酒一般的腮红,头发妥帖地挽成一个髻,像雕塑一般立体优美。她庄严地站在柜台里面,旗袍的胸口开得惹人注目地低,腰臀的裁剪也让身形有了毫不吝啬的展示。这个过分打扮的尤物,无论哪方面都高出我半个头,从进门开始,老图的眼睛就没从她身上挪开过 。

“要过夜吗?”

红旗袍抬起鼻孔问道,这让她瞬间失去了令人不安的神秘。我还了她一眼,摆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质问姿态,反问道:“还可以过夜吗?”为了今天的晚宴,我特意换上新的窄裙,烫了大波浪的卷发,还花了一整个下午做美甲,坦白地讲我的睫毛膏刷得不比她少。可我和她都被判决要取悦于男人,此前种种优雅的举止,如今一张口立刻像花一样枯萎了。但这并不影响什么,我时刻都在把握着机会想要超过她。

“身份证登记一下。”

她眼皮朝下鼻孔朝上,不与我对视,那眼皮上的蓝色闪粉分明是在挑衅,我神经质地激动起来,大声嚷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还要登记身份证?”

我的嗓门一定有些异常,惹得门口的保安朝这边走来。

老图瞥了我一眼,谄笑着对她说:“我有身份证,登记一个人总可以吧!”

我不再说话,却依然昂着头。办好了手牌,我挽着老图的手臂来到楼上,这才松下僵硬的脖子。我是不是老图的妻子重要吗?谁也不会把我看作贵妇人!我的态度泄露了我的身份,真正的贵妇是不屑于与一个服务员较量的,想到这儿我的羞恼和怒气就立即消失了。进到女宾室,有人机械地递给我一套衣服,滴的一声帮我打开储物柜后,便消失在一排排的柜子间隙里。这里灯光敞亮,四下无人,可终究不方便换装,好不容易发现几个带门的小隔间,门查哨却是坏的,我终于在不安中换好了衣服。  

大厅的入口是自助餐区,这里的灯光昏暗而暧昧,三两个外国人压低声音吃着茶点。再往里,躺满了不动声色的暗黄的脸,有教养的避开他人的眼神。沉默似乎是这里的正常状态,话语则是偶尔发作的小小狂热。多么轻松自在的时光,心事和梦想都抛到脑后。在几张略显紧绷的脸上,我仿佛看到几分忧愁。不,这些人既不忧愁也不欢快,他们只是在休息。纵然被按摩师掐着疼痛的穴位,他们心里很明白这种痛是一种享受。等一会儿他们要回家,不知有什么等待着他们。眼下他们只想节省动作、话语和思想,安静地感受疼痛,他们用这昂贵的时间来抹去工作生活所带来的辛酸的表情。可他们身上的某个东西仍然很紧张,他们担心着手机,时不时查看,破坏美好的休闲时光。

老图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巨大的落地窗侵占整个墙面,透过玻璃看马路上的车流,就像在一个与之平行的天桥上看风景。四周的休闲人似乎对我们这两个新鲜顾客很好奇,我极不自然地爬上躺椅,想赶快融入他们。选好套餐后,两个还算俊朗的小伙子很快被安排过来。

“诶,其实对面的国宾饭店也有按摩的地方呢!”老图的口气有些古怪,他不叫我“亲爱的”,也不直呼我名字,在这里感到别扭的很显然不止我一人。透过玻璃窗可以看见对面饭店的二楼也闪着足浴的霓虹招牌,我懊恼地说:“对哦,早知道吃完饭直接在那里按摩了,亏得我们还饶了个大弯儿,跑到对街来。”

正给老图换热毛巾的小伙子突然扑哧一笑,嘟囔了一句什么,我听得并不真切,追问道:“你说什么?那里是什么来着?”

小伙子抖动着嘴角的胡渣,狡黠地说:“那里是特殊场所。”

“你指什么?”我瞪大了眼,“那个?”

“恩。”胡渣低下头模凌两可起来。

“不是吧,真没想到。”我斜了一眼老图。

“那里的姑娘可是很漂亮的哦,”胡渣顿了顿,抬起头很诚恳地告诉我们:“总之那里的服务很好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图也不摆弄手机了,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有朋友在那里做。”证据确凿,胡渣显得胸有成竹。

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周围的人都朝这边张望,这种话题该不该是这里的正常话题呢?我不知道是该继续参与还是该闭嘴。

“你朋友做什么的?” 老图厚着脸皮追问。

“总之那里什么服务都有。”胡渣垂下眼皮不正面回答,大家都盯着他,他却只是用力扯着老图的脚趾,像手握股市内幕一般守口如瓶。

“你再说下去,哪天他就真的偷偷地跑去了。”我开起了虚假的玩笑,显得很没有底气。两个小伙子相视一笑,这笑容我太熟悉了,牵起的嘴角仿佛有钩子,勾着我的心一阵难受。我拉过躺椅前边的小电视屏挡在面前,不去看那两个小伙子窃窃私语的脸。不看也不想听,我抓起遥控器把《乡村爱情故事》开到最大声,颈枕突然震得厉害,我才察觉我分明躺在一个巨大的耳机上,无论我开多大声根本干扰不到别人。我愤怒地关掉电视,感觉自己是一个受了愚弄的孩子。而目光所及,真的就看见一个孩子:一个瘦弱的、梳着齐刘海的小姑娘,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坐在一位香港客人的小腿上,一面揉着他的脚心一面探讨着人生。我没办法像闭上眼睛那样闭上耳朵,正好相反,眼睛闭上的时候听觉更为敏锐。我饮着那一杯称为柠檬茶而不堪入喉的东西,耳听着各种低微隐晦的高谈阔论,茫然瞪眼。我想跟老图聊天打发时间,他却拿着手机织着微博,还特别强调那是有偿转发,一条就好几千呢。身边各式各样的话语变换着颜色,就像窗外的霓虹一样闪啊闪,好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金钱真是赤裸裸的迷幻剂,任谁都逃不过,看在钱的份儿上我又打开了小电视,努力将脚上的痛苦变成音乐去感受。

2

出租车里的小显示屏上循环播着钻石广告,我等得有些不耐烦。老图不急不缓地拉开车门,将肥胖的身子硬挤进来。我撑起屁股滑进靠里边的座位,正准备招呼司机开车,老图突然抱歉地说:“亲爱的,待会儿我还有个会,很急,没时间送你回家了。”

“那我的耳环呢?”

“很贵吗?再买一对不就行了吗?”

“哎,也不值几个钱,可我很喜欢啊!反正我们也要去饭店取车,顺便就可以去对面的休闲会所把耳环找回来嘛!”

老图察觉出我有些生气,拨弄起手机来,心里不知暗暗盘算着什么。我以为说服了他,心里升出一丝得意之感,懒懒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上了年纪的人一般都很丑陋,满脸皱纹,而且惹人讨厌。当老图抱我的时候,我总需要克服一阵轻微的厌恶,但这并没有使我不愉快。年轻的肌肤总是那么美好,我却更重视我在成熟男人身上感受到的那种严肃的、混杂着多种情感的快乐,老图虽然使我反感,但这种反感恰恰是他威望的一部分。时不时也会有一个残忍的疯子跳出来嘲弄我所谓的优雅:每天早晨我都带着舒适的空调味道向他问好,悉心打扮职业美容;同时我又感到自己快要疯掉了,一些粗俗不堪的话语和思想在我的心里膨胀着,有时我想声嘶力竭地叫一声“这个老畜生就像一头猪那样散发着恶臭”。每天早上我都要经历一阵混乱的内心挣扎,等到临出门时,我对他的衣领、他的西装重又肃然起敬起来。

老图俯身来帮我整理头发,在他两鬓花白之间,有一种怡然自得的神情,这是年轻人所没有的。 “亲爱的,你还记得房间号吗?”他贴着我的脸问。

“不记得,去查查不就知道了。耳环是让姑娘们放到包房里的矮柜上了,你还记得吗?”

“我来告诉你吧,是1831房间,亲爱的,你对数字的记忆力这么差,还不如我呢。这样吧,待会儿到了那边,你先下车去找耳环,我直接去饭店取车,等你找到了耳环,我正好接上你。”

我想不出该如何反驳,老图接着说:“这样免得让司机掉头,还要等红灯,多耽误时间。你没瞧见有电话催我吗?都打好几个了!一会我送你到天桥路口,离家也不远了,你就自己打车回家,我赶去公司处理领导参观的事情,好吗?”

“你再说一遍房间号,我记一下。”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妥协了。

“1831,你看,前面正好红灯,要59秒倒计时呢,就在这儿下车吧。你看没看见,国宾饭店就在前面右手边,那个休闲会所就在前面左手边。”

“人家穿高跟鞋不想走路嘛!”我抱怨道。只是一对微不足道的耳环,我何以如此这般的坚持?在很多事情上,我都做不了主,这一次的倔强又能改变什么?在这莫名其妙的坚持中,我乖乖下了车,小心翼翼地横穿过马路,我要去的那座昏暗的会所拿回我心爱的耳环。昨晚那间同样昏暗的包房,小的仅能容下两张按摩床,唯一的一盏聚光灯,歪斜地照在墙壁上,我还没来得及辨清墙壁的纹饰,就被啪的一声关上了。“干嘛关灯啊?” 我纳闷,一回头发现有两个人影跟了进来,其中一个胖一些的解释说:“很多客人们按着按着就睡着了,不要灯光更好。”按摩床的一头有一个小洞,我按照姑娘们的要求趴在床上,把脸放进去,但耳环太大硌到我的脸,我只好取下。

两位姑娘很是热情,跟老图聊得热乎极了。“这位美女真是漂亮啊。” 正在给老图推背的胖姑娘终于将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

“拥有她是我一辈子的福气。”老图开始卖弄起来。之前胖姑娘一口一个大老板的,叫得他不知有多开心。

“这位美女多大年纪了?看起来很年轻哦。” 胖姑娘对我很感兴趣,却又不直接问我。

老图嘿嘿一笑:“三十五了。”

“哟,那保养得可真是好啊,看起来跟我差不了两岁。”

我不做声儿,给我按背的短发妹子接话道:“我干这行五年了,美女,你的骨骼还很年轻哦,我摸得出来。”

我无故“哎呀”一声,短发姑娘忙问是不是按疼了我。我幽幽地说:“我这腰椎拍过CT,医生诊断腰肌劳损严重,脊柱侧弯,可不年轻了。”能别老盯着我的年龄吗?

这下真的安静了,大家各有所思。空调开得很低,没一会儿功夫,老图已开始重重地打起鼾来。我转脸去看,他躺在那窄小的按摩床上,任由摆布,像死人一样微微发绿。

胖姑娘显然不死心,趁着老图睡着,悄悄问我到底多大了。          

“三十出头。” 我挺无奈回答道。

“我看这骨骼真的挺年轻的。” 短发妹子还在坚持。

“练过几年舞蹈,已经很久没练了。”

“我就说嘛!跳舞的人就是显年轻。”

我决定不再说话,将脸埋进那个滑稽的洞里,很快就眼冒金花,辨不清地板的质地。一块小小的阴霾,突然出现在左眼里。既无征兆,又无犹豫,连个敲门声也没有,它慢慢变大,就像膨胀的时间,无以名状,更糟糕的是我的头也随之眩晕起来。已经不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翳障了,有时是正在看书,有时是正在跳着舞,有时正在吃饭,它说来就来,每一次都像一个陌生的老朋友那样突然造访。一开始我努力地睁大眼睛,可当天旋地转就发生在眼前时,让人不得不恐惧,我只能闭上双眼回避,这时时间像一滴掉进脑海里的墨,每一秒都细分出很多触角乱舞着,慢慢延伸——

  • 标签:时间死亡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邻家币
  • 王元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谭家幺少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江云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江云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胡帝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乘风无痕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4/10/30 12:15:33

    在小说语言同质化的现下,肖谨君的文字极具特质,锋利、凛冽、有穿透力,对于情绪的控制在行文中发挥到了极致,使得她的作品中天然地带有浓烈的个人标签和意识符号。遗失的白色耳环犹如一部黑色默片,看似冷醒稳和的叙述下面却是暗涌澎湃、众声喧哗,语言的张力建造了细节的能量,通篇碎片式的传达却产生了颇为立体的画面剪辑感,文本因而也变得具有独立的气息和生命迹象。但是就小说架构而言,情节的薄弱仍然是该作品的一个缺憾。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0/24 12:00:35

    对于意识流写法,一个写作者如果信马由缰,往往容易失控。而《遗失的白色耳环》却显示出作者极强的掌控力。一个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映照出女主人公敏感、不安的内心。而借着寻找遗失的耳环这一情节线,两性间的关系被剥离的得触目惊心,充满张力。读来有观看惊悚片的效果。

      回复
  • 分享到:王元涛评委940积分2014/10/11 19:11:53

    遇上漂亮的文字,有时就会忽略故事的演进及结果。当然,生活本身,也难有结果,即使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依然会留下冗长的回声。青春的权利之一,就是欲说还休,这篇文字,把这种权利运用到了极致。因此,回味,就成为值得褒扬的重大理由。

      回复
  • 分享到:江云飞评委660积分2014/10/08 15:27:16

    一个光线昏暗的休闲会所,一对遗失的白色耳环,数个影影绰绰身份暧昧的角色,数个心理时空的转换,行文谋篇的跳跃腾挪,文字的精致闪转,这一切将人带进了一个幽暗隐秘脆弱挣扎的内化世界。青春的阴影,成长的残酷,自虐式的伤害,都映在成年以后的幽暗底片里,擦洗不掉。眼里有霾,内心就照不进光亮,人生有千万种图景,绝大多数在成年之初底片就已经定影。通篇以我的心理意识活动来结构,既是讲故事,又像是午夜的呓语。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4/10/06 19:10:47

    青春本应灿烂甜美,却要让这弱女子承担太多,家庭的不幸,初涉社会的炎凉,所遇都是薄幸之人,“遗失的白色耳环”为暗喻,哀叹遗失的美好青春。这一对白色耳环何尝不是“我”内心想抓住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呢,纯洁的青春沾染了污点,注定拿青春赌明天是条无望之路。写生活在这个高压生存的城市,无奈做了社会边缘人的际遇。文字情绪的表达非常到位,把主人翁迷茫、哀伤、挣扎、无奈又绝望的心写得细腻传神,透着深深地酸涩与苍凉。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4/07/09 10:42:09

    一篇残酷青春物语,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扮演小三这样不光彩的角色,而不断闪回的破碎回忆也多是悲催的,其中有两个关于爱情的片断尤其“虐心”:一夜宿醉后走入雪地,可以想象那夜里激烈的欢爱与争执,对爱情的绝望与狂燥的欲望,甚至多年后还成为“我眼睛里的霾”;最后结尾部分,前恋人那几近无赖的嘴脸,冷血地要求“我”吃下堕胎药,读来悚然心惊。白色耳环暗合了“我”的命运,在肮脏的环境里遗失,就算找回来,也会留下污点。

    分享到:费新乾2014/07/09 10:48:47

    情绪化而又克制的文字,使文章层次丰富,细节饱满,却不致失控。显示了作者可贵的写作才华与贺驭文字的能力。期待作者更多大作!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9
  • 20300
  • 4
  • 92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