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篇小说:爸爸在左,妈妈在右
    花一般的年华,在风雨摇摆的单亲家庭,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
  • [18] [2]


李伟是一位人民教师,但他做梦都想成为一个作家。由于写作投稿屡次退稿,遭遇妻子白淑琴的冷嘲热讽。夫妻之间的吵架日趋升级,忍无可忍的李伟愤而提出离婚。净身出户的李伟,独自一人南下深圳打拼创业。因其工作踏实,加之才华出众,在广告行业圈子小有名气,并迅速捕获青年女企业家张佩君的芳心。

深圳的创业之旅,往往带有传奇色彩。有些人因为一次机会,彻底地改变了命运。李伟和张佩君都是其中的幸运者。那些成功的希冀,如同暗夜里的曙光,吸引南来北往的打工者,他们朝圣般,奋不顾身地,一拔接着一拔往深圳出发。

话说在张佩君的支持下,李伟的事业蒸蒸日上。但他常常一个人独自思念远在家乡的女儿。事业小有成就的李伟,锦衣回乡的目的,一为在前妻白淑琴面前扬眉吐气;二想弥补多年来对女儿愧疚之情。

没想到,李伟想接女儿去深圳读书,却遭遇前妻白淑琴的极力反对。

左边是骨肉情深的爸爸,右边是视自己若命的妈妈。两个人为争夺女儿的抚养,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较量。

情爱深深,矛盾重重!冰与火的灵魂拷问,爱与恨的演绎升级!

花一般的年华,在风雨摇摆的单亲家庭,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

一个高中女孩,时隔六年未见面的爸爸突然出现了,她的命运会是有怎么样的转机?

同样,时隔六年的旧日夫妻相见,又会是什么样的悲喜场景?

苦苦相逼,濒临亲情逆境的李艳玲舍身赴死,她的鲜血,会画出一个怎么惨烈的地图?

当病魔把屠刀伸向疯狂的母亲,血泪铸就的爱,有甜蜜更有苦涩和无奈。

当爱的帷幕落下,悲与喜的重叠,将一把辛酸的血泪洒向我们灵魂的深处!叛逆的青春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挽歌:

把一切还给您,我不想活在您为我打造的轨迹;

把一切还给您,我的生命里只有痛苦的记忆,

我不能成为您梦的继续,却成了您行动的傀儡;

……

把一切还给您,还给您我的眼睛,我的哭泣;

把一切还给您,还给您我的足迹,我的回忆……”


一、


李伟走出邮局,刚才还在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暗淡了。

他抬头望了望天空,几块脏得像抹布一样的云彩把白花花的太阳给遮住了。此时的天空,像一张因年代久远而褪色的照片,被人遗弃在城市的上空。空气里,一股令人窒息的燥热,混合着难以名状的郁闷在四处弥散着,树上的鸣蝉已停止了叫嚣,它们似乎也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正从天地间的某个角落里袭来。

李伟拿着从邮局退回来的一叠长篇小说的书稿,心情沮丧极了,他记不清那是第几次退稿。从小喜欢读书写文章的他,成为一个作家是他毕生追求的梦想。李伟低着头在路边走着,想着回到家里该如何面对妻子白淑琴呢?

白淑琴一直反对李伟写文章。在她心里,丈夫李伟就是一个“好吃懒做”与“不务正业”的男人,每天下班回家只知道猫在房间里写文章,一点家务活儿也不干。最令白淑琴生气的是,这个暑期本以为李伟能像其他老师一样,帮学生补习赚点补课费或者下海经商做点小本生意,谁知李伟自从学校放假之后,他就不怎么出门,整天窝在家里写文章。别人写文章能养家糊口,李伟写文章只能当作垃圾一样占家中的地方。

“起风了,马上就要下大雨了!”有行人低低说着,快步地从李伟的身边走过。

李伟回过神,看到路旁的树开始轻轻摇晃树叶子。天色更暗了,一股急疾的狂风夹杂着舒心的凉爽像从天际边的门缝里漏出来。风越来越急劲,李伟不得不加快脚步走到了家门口。

大门紧紧地关着,李伟摸了摸口袋,发现出门时钥匙忘记带身上了。他想敲门,看了看手中的书稿,心里一直七上八下。今天星期天,白淑琴现在一定是在家里。要是让她看到退稿,一定又要罗唆半天的。

李伟正犹豫间,门突然打开了。开门的正是白淑琴,她一看见李伟站在门口,就问:“你看到艳玲没有?刚刚她还在家,起风时她说出去放风筝,我在关家里的门窗,一转身没注意,她人就不见了。”

“我去找艳玲!”李伟顾不得放下书稿,转身便要往外走。

“妈妈,好怕!我怕闪电!”白淑琴的话音刚落,只见小艳玲苍白着脸从小院里跑上楼来。

“快进屋子!”白淑琴狠狠地盯了李伟一眼,拉着艳玲走进了屋里,李伟也紧跟其后。

一道刺眼的闪电伴着震耳欲聋的雷声,从天空中砸了下来,整个大地都似乎在动摇了。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砸了下来。

风更急,雨更骤,一扇没关好的窗户,被狂风吹得“啪啪”直响。李伟慌忙跑过去关窗。

“你成天就知道写!写!连这个家也不顾。”白淑琴生怕窗户被风刮坏,便把气都撒在李伟身上。

李伟不吭声,白淑琴看着他手里还拿着那厚厚牛皮纸包的邮件,心里更气了:“瞧你蔫头耷脑的样子,想必又是别人把稿子给退回来了吧?别人的老公写文章可以养家糊口,你呢?你写的是什么垃圾?这不又让人给退了!”

外面风雨声好大, 白淑琴提高了嗓门。

“淑琴,你别这么大声,把孩子给吓着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李伟看着一旁吓得缩在椅子旁边的女儿艳玲,有些责备地说。

“我就是要当作孩子的面,让她知道,你是一个怎么样的父亲。瞧瞧你那样?你还有脸说自己是写文章的人?你有哪一点和文曲星沾上边了?人家写文章的人是懂道理的,也知道人是要吃饭的。我看你是不要吃饭也不要睡觉,整天对着你的文章发神经。你说你会写文章?谁信?假如猫会吃屎就不用养狗了。”白淑琴越骂越起劲,用着乡下人特有的风俗习惯语言。

“淑琴,你别说了。我写作也是利用业余的时间。每次一退稿,你总是这个样子。我相信,我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的,你等着瞧!”李伟被她的话气坏了,忍不住顶撞她。

艳玲屏声静气地躲在一旁不敢说话。

“你倒是利用业余的时间写作,家里的家务活,全都是我帮你做的。我是你请的丫环还是保姆?不是我说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说,自从嫁给你,就看到你天天写、月月写、年年写,写来写去都是一堆垃圾,擦屁股都嫌脏。你要是识趣,就趁早死了当作家的心,老老实实做回你的臭老九。”白淑琴寸步不让,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李伟不再言语,拿着他的稿件回到了书房。

窗外的雨“哗哗”地下着,玻璃上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李伟的心里乱乱的,妻子对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他有时也会感到自己对不住白淑琴,可是要让他放弃自己热爱的写作事业,放弃童年时代埋藏在心中的作家梦想,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自己怎么甘心呢?而现在这个家里,这个环境,是不允许自己再写下去了。

“爸爸!吃饭了!”女儿艳玲在书房外敲着门。

“不用叫了,你爸他有书本陪着不饿。”白淑琴气恼地冲着艳玲说。

饭桌上,白淑琴与李伟都一声不吭。艳玲看了看他们俩人,紧张得也不敢说话。

晚上十一点了,李伟都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平时熬夜写作养成的习惯,使他无法在这个时刻入眠。

少年时代的李伟,痴迷上了读书,书读得多了,就有一种跃跃欲试想写的冲动。上高中时,他的作文在班里被老师当作示范文,当作全班同学的面朗读。同学们无比崇敬的目光,使得他心里有种飘飘然的感觉。文学的种子,就在那时候悄无声息地潜入了他的心扉。后来,他考上了师范,做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教学之余,他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写作。可是,除了偶尔在报刊上发几个豆腐块之外,其余的投稿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李伟仍乐此不疲。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伟认识市里面的一位知名的长篇小说作家。据说他有一部作品准备拍成电影。李伟谦虚地让别人给自己指导。谁知那人一看李伟的作品,当场就叫好,并指点李伟如何进行长篇小说的创作。有了专家的肯定,李伟文学创作道路上的劲头更是十足。

现在,写作爱好对李伟来说,就如同一个烟鬼爱上了吸烟,鬼酒爱上了喝酒一样,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瘾。舍不得,戒不掉。整个晚上,李伟都在想,自己该如何继续他的创作,实现成为一个伟大作家的梦想。

白淑琴与艳玲在另一个屋子里的床上躺着。若是平时,白淑琴早已睡熟了。此刻,她心里还在为李伟执迷不悟的态度而揪心。白淑琴脑子里根深蒂固地认为,男人是一个家的主心骨,女人再有能耐,撒泡尿都只能蹲着,是个上不了墙的主。男人不上进,女人累死累活的,也拼不出个啥名堂。

白淑琴从小接受父母的封建思想教育,认定一个家里只有靠男人才有希望。现在李伟一门心思钻进写作的胡同里出不来了,这个家如何能搞上去呢?想到这些,她的心里非常烦恼。


第二天早上,白淑琴一醒过来,发现快七点了,她心里暗自叫糟糕。因为八点钟之前,她就得赶到纺织厂上班。昨晚老想着李伟的事,她一夜都没睡好。天亮时迷糊打了个盹,睁开眼才发现睡过头了。白淑琴看了看熟睡中的女儿,一张可爱的小脸十分招人喜欢。她忍不住上去亲了她一口,然后来到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白淑琴刚来到厨房,看到炉子上像生过火,她打开锅盖,里面的绿豆粥正冒着腾腾热气。看来,李伟早就起来了。今天,是什么风把他吹醒的,让他起来得这么早?白淑琴百思不得其解。很快她心里涌起一股暖意,看来经过昨天的一番“教育”,李伟回心转意了。这个暑假他没有什么事,正好可以帮自己减轻一些家务活的负担。

白淑琴回到房间叫醒女儿,给她梳头时心情特别愉快。母女俩来到餐桌前,李伟已把香喷喷的油条与肉包子买回来了。

“爸爸,你今天怎么买这么多好吃的早点?以前妈妈总是喜欢买馒头,我喜欢吃爸爸买的肉包子!”艳玲讨好地向着李伟说。


白淑琴听了不禁一笑:“你就知道讨好你爸爸,我天天给你们做饭,没听到你说一句好话,反而嫌我做的不好吃。好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把做饭的这个权力下放给你爸爸,好吗?”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爸爸做的饭了!”

艳玲说完,看了李伟一眼,发现爸爸并不怎么高兴。白淑琴也发现李伟眼神怪怪的,低着头不肯说一句话。

这几天,白淑琴特别高兴。每天下班回家,李伟都把饭菜做好了,她回家屁股直接往凳子上一坐,就可以吃饭了。


“李伟,你要是早点这样做,我们之前也就不会吵架了。”白淑琴说着,无比幸福地看了李伟一眼。


看着白淑琴快乐的样子,李伟的心像被人揪着一样生疼。他几次想开口,义正词严地向白淑琴表明自己的态度。但他知道,这样表达的结果,无非又是引发新一轮的家庭风波。他不敢再看白淑琴,沉默地低头,没说出话来。

文学创作,是一件多么高雅的事情,而在白淑琴的眼中,是一件“不务正业”的行为。李伟感到自己的白淑琴之间,有一种无形的距离在不断扩大。每次看着那个家里家外忙乎个不停的勤劳女人,李伟都有一种亏欠感。而今天,他似乎第一次读到了彼此之间的陌生。这种陌生,让他感动了一种不适应。  

  • 标签:乘风无痕寂寞的守望爸爸爸在左妈妈在右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乘风无痕16710积分2014/07/09 13:54:54

    这篇文章是十多年前,还在文学班的时候写的。在江南都市报上看到一则新闻。构思起源于一个不堪学习重负的重孩子自杀的事件。这也是我在文章中,着重描写母亲的事情较多,她霸道性的“母爱”将一个孩子逼向了生命的边缘。当时只写了四万五千字,父亲也只是个配角。 现在又经过几次修改,现在有七万多字。父亲这个角色的份量,在后续的章节也跟着变多了。 原来的结尾,是写艳玲自杀,母亲变疯。后来,又觉得太残忍,没让艳玲死掉。

    分享到:谭家幺少2014/07/09 15:09:59

    如果那样写,我就联想到了祥子和虎妞

    分享到:随遇而安2017/02/08 00:16:04

    在我看来作家的作品有两种,一种流于表面现象,锦绣文章,假大夸。应景之作。所谓锦绣文章。他的价值在于准确表达所需要的意图。一种有深刻内涵能引人深思,这篇文章属于第二种。

      回复
  • 分享到:随遇而安1290积分2017/02/07 16:26:13

    诗意盎然,啧啧。

      回复
  • 分享到:邻家小妮2000积分2015/11/08 23:24:23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这点你做得很好。谦虚是优秀的品德!

      回复
  • 分享到:枫叶2620积分2015/03/03 18:22:52

    我是刚刚才注册进来的新人。到你这是第一个家。转转。

      回复
  • 分享到:古佛岩4460积分2014/10/25 19:18:11

    好文笔!

    分享到:乘风无痕2014/10/29 22:23:51

      回复
  • 分享到:老王2490积分2014/07/20 17:56:38

    仅兄弟的这股严谨劲儿,就值得老王认真学习,支持。

    分享到:乘风无痕2014/07/20 20:06:49

    谢谢支持,相互学习!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作者:乘风无痕16710积分
  • 社区:龙东社区
  • 简介:生活只是我们的一个影子,甩不掉,也别可怜它,更别让它抖擞着来欺负我们!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中国小说作家群:127073425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64
  • 72773
  • 141
  • 167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