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人物之扒灰老头
  • 点击:117552评论:72014/07/23 14:21
  • 收藏

晒谷坪上,一群小娃娃正在玩百玩不厌的“老鹰抓小鸡”或“捉特务”,晒谷坪上的笑声闹声骂声给安静的村庄增添了几分生机。这时,走来一个老头,弯腰哈背,一把缺了角的锄头扛了一只烂簸箕,簸箕里面装些狗屎牛粪,后面跟着一个两三岁光景的小孩,头发象霜打过的草地,黄而枯,一些干了的鼻涕保存在脸上的各个地盘,已很难看出那张小脸的真实面貌,那双黑少白多的眼睛倒是给人以特别的印象。老头还在老远的地方,娃娃们已自动集会到一块,扯着喉咙喊了起来:

太阳出来红彤彤

扒灰老子起来显英雄

头上戴个扒灰帽

胯下夹个乌毛虫

老头听了,没多大反应,似乎已经习惯,跟住常一样,骂了句:“一槽有人养没人告(教)的野崽!”然后快步走了过去,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现出一丝难得的红晕。跟在后面的那个娃子紧追几步跟上去,好奇地问:爷爷爷爷,扒灰是么子哟!老头拍了一下他的头,声音抬高了几分,似乎有些恼怒:细芽子家问这些干什么!娃子被拍得莫名其妙,也不敢做声了。

“水贵老头,你刚才骂的么子话?!”一个胖女人叉腰拦住老头,两只小眼睛最大限度地睁开,声音里充满火药味。老头楞了一下,一张苦瓜脸马上挤出一些笑来,正要解释,小孩看到有大人撑腰,也呼啦一声围过来,其中一个小孩更是抱着胖女人的腿撒赖告状──原来是他母亲,胖女人更加恼怒起来,嚷道:“你说,谁是野崽?今天你不说清楚我撕烂你的嘴!”那架式仿佛找揭老底的人要证据。老头知道惹了麻烦,挤出来的笑跟哭差不多了,嗫嚅着说不出话。胖女人得势不饶人:“哼!你以为这个世道都象你一样乱搞?”老头的脸刷地红了,然后又白了,跟着又灰了,嘴唇颤抖着,就是说不出话来。这时又另外走来一个瘦得象丝瓜一样女人,她笑着劝胖女人:“嗨哟,我说保根嫂,你怎么和那号人计较,就当他放屁呗!”说完又转过去对老头斥喝道:“我说水贵老头,你说话是不是拉肚子,还不快点道个歉!”老头赶紧打揖作拱,连说对不住对不住,然后如获大赦,急急地走了。

水贵老头走远了,小孩们并没有看到他们想看的好戏,又“哄”地一声散了,而两个女人却并没有放弃对水贵老头产生的兴趣。

水贵老头也够惨的啦,儿子死了,媳妇嫁人,还是个什么家哟。丝瓜女人说。

那又能怪谁?这叫报应,谁让他干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胖女人还在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一点也不嘴软。

倒也是,想孙子想疯了,连自己的媳妇也要打主意,把这块地方的样都带坏了。

呃,你说会不会是他媳妇勾引他?我听说他儿子不行,媳妇耐不住了,便偷偷摸摸地进了公爹的房。

“不会吧,要找男人还不容易,何必勾引自家公爹,我听说是水贵老头怕自家单脉相传的香火在儿子那里断了,想孙子想得发疯,又恨自家儿子不争气,便自己动起了家伙!我还听说他媳妇起先不肯的,他就给她下跪,求情,软缠硬磨,他媳妇后来就让他上了。”说到这里,丝瓜女人四周看了一下,然后压底声音:“据人家讲,上第一次的时候他媳妇还一直是闭着眼睛的呢!想是怕看到那张苦瓜脸呕心吧,但是自从第一次之后那个骚货就经常采取主动了,可能那一次把她弄舒服了吧?”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笑了笑,丝瓜女人继续说:“后来,他媳妇的肚子大了。”

呸!自己不要脸我们村子还要脸啦。胖女人忿忿地而又幸灾乐祸地吐了一口浓痰。

“不过,讲老实话,他媳妇也够受的。左邻右舍的的眼光天比一天冷了,娘家也不肯再认这瓢泼出去的水,那才是麻烦的真正口味呢,人活到这个田地还有什么意思。呃,”这回是丝瓜女人把身子向胖女人靠了靠,同时压低嗓音,仿佛递交重要情报,“听说全根是那个骚货害死的,害死全根之后心里害怕才远嫁他方的,你晓不晓得?”

胖女人用不以为然的神情表示她的消息并不比对方差:这个说法谁不晓得,不过,我看也未必,哪个女人那么狠心害死自家老公!

也是,也是。丝瓜女人赶紧接口,生怕别人说她会那么狠心,肯定是全根没办法了才自己做了蠢事,家里出了这顶事也真是没脸见人的。

两个女人还在努力搜索有关水贵老头和他媳妇的话柄,突然有人在远处大喊:水贵老头跳塘啦!快来救命啦!水贵老人跳塘啦……

两个女人立即搁下她们的话茬,朝喊声跑去。大水塘中两个年轻壮汉正在把手脚乱舞的水贵老头推上岸边。他那个不知该叫儿子还是叫孙子的小孩正在水塘边发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水贵老头没有死成。此后的水贵老头背驼得更厉害了,也不再用那把缺了角的锄头扛那只烂簸箕,天天带着那个小孩坐在村口的一块大石上,眼神暗淡无光,偶而发出几声令人头发麻的嚎叫。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夏9880积分 2014/12/05
    • 分享到:
  • 语言够鲜活,但对话太多。故事无新意,也有些乏味。比素素那篇差远了,
  • 最后还留个逗号给我,是还要接着狂批么?我有一组乡村人物谱,大多人物的故事并无太多新意,我只是基本忠于事实进行记录。我现在回过头来看,倒觉得还有些意思。
  • 找时间向你学习小说“魔幻术”,来,先喝杯
  • 回复
  • 只能说是农村生活太枯燥乏味了,所以,一有点什么新鲜事就讲来讲去,经久不息。我比较好奇,人家扒灰,村里人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真躲在床下看了不成?
  • 呵呵,莫说真有事,就算没事,长舌妇们也可以得有鼻子有眼。
  • 回复
  • 呵呵,我们老家也有,这些老骚娘们唯恐天下不乱,到处嚼舌头,说得身临其境,口沫横飞,水贵老头真的很可怜
  • 哈哈,天下大同。
  • 回复
  • 看罢这一篇文章,乡土气息扑面而来。文中语言抑或故事真正不能再村。不论老头是否真有扒灰之事,胖女人和丝瓜女人的聊天内容简直了。。。村中不乏这样凶残的长舌妇们,成天吃多没事干就聚一起嚼舌根,说话诚恳表情诚实,手舞足蹈,就跟趴在别人床底下现场目击了全程一样,让你不得不相信。至于扒灰之事,前些天刚好在网上看过类似新闻。。。
  • 尽管已经在信息时代,但乡村的愚昧、害人的长舌妇依然大摇大摆。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402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0
  • 58500
  • 28
  • 4020
  • 作者:杨点墨
  • 邻家币:20000
  • 评论:16
  • 点击:3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