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人
    老顾与老人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老顾把老人火化后去了一趟老人的老家,平时不怎么喜欢老顾的人,听说了这件事,对他便还是有了一份敬重。……
  • [44] [1]


十年前,老人已经上了年纪。

他瘦小、驼背,走路时似乎只能盯着地面,看人的时候需要歪斜着脑袋。他灰白的头发下面,两只黄豆般大小的眼睛深陷在爬满了皱纹的枯黄的脸上,凸出的颊骨中间鼻梁塌陷,嘴唇上有稀疏的胡须,嘴巴干瘪成两条几乎看不清楚的细线。他的牙齿只剩下了两三颗了,似乎也不怎么中用了,吃食物时需要用牙花子磨碎。他上身着一件蓝灰色褂子,下身穿橄榄绿的裤子,腰间扎着一条绳子,鞋子是补过的白球鞋,他的一双灰黄的大手在完全闲下来时也会痉挛性地颤动着,好像抓取了一辈子东西停不下来。

三十一区中几条小巷子,一条主干道。小巷子两边的楼房挨得很近,有人称之为握手楼,有更浪漫的称之为亲嘴楼。一栋栋楼隆起排列,人在下面抬头看天时,天空就变成了一条线,有人便称之为一线天。通常大家为了自己的生存与发展各自忙碌着,也并没有多少人去望那白云悠悠的一线蓝天。主干道的两旁是一些花花绿绿的小商铺,也有一些小饭馆,一到傍晚时分还会有一些烧烤摊,吃夜宵的人经常吃到凌晨三四点。汽车、摩托车、自行车,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制造出的各种声响通常在早上四五点中以后才会安静下来,一两个钟头后,人们又会在各种喧嚣声里开始新的一天。

老人租住的楼共有七层,楼体贴着白瓷砖,靠近马路旁边的公共厕所,厕所旁还有个垃圾站,那儿总有一股子怪味儿,又靠近马路,车来车往的没有一个安静的时候,不适合人居住,因此房租比别处便宜。

老人在那栋楼上住了有十多年了,据说楼房刚盖起来不久他就住了进来。十多年前,三十一区的规模还不算太大,也没有那么热闹,一个带卫生间的房子,只收五十块钱。后来房东给老人长了三次价,长到了一百五十块。一百五十块钱,老人原来住的二楼也不能再住了,因为那儿一月可以收三百块钱的房租了。

老人搬到一楼,比起别处,那个不到十平方米,没有洗手间和窗子的房子也算是便宜了。

老人住在进大门左边的第二间,第一间是房东请来的一位远方亲戚,专门管理和收租的房管。

房管姓顾,五十出头,生得肥头大耳,肚子圆鼓鼓的,但却不是弥勒佛的长相——他的面相看上去有些冷,眼神中隐约有些煞气。他还瘸了一条腿,需要拄着拐才能走得更顺便些,不过离了拐到也可以站立与活动。

最初老顾给女房东建议让老人搬走,因为老人太老了,又没儿没女的,也没见他有什么亲戚朋友看望过他,如果那一天生病死了谁来管他?不过女房东信佛,不太忍心把住了十多年的老人赶走,便没有同意老顾的建议。

老人靠拣垃圾为生,他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就起床了。在一楼的水管洗一把脸,再住一个空塑料瓶子里灌满凉水,关上房门,他便拎着一条破旧的麻袋出门去拣破烂儿了。老人在路边,在垃圾筒里,或者去垃圾场拣一些可以换钱的旧报纸、易拉罐、塑料瓶、破旧鞋子——凡是有可能换成钱的,他都会拣起来,装到那条麻袋里。

老人一天拣回两袋子废品,每一次袋子都不会太满,太满的话就有一些沉。他没有那么多力气背东西了。他当然也可以背起一整袋东西,但他通常不愿意那么干,一方面他是想多留些力气均给以后的岁月,一方面他大约也想要享受拣废品的乐趣,不想让自己活得过于辛劳。

老人把拣来的废品分类,有些金属会放在房间里打总儿卖,有些塑料或报纸纸箱之类的便当天去卖掉了。有一次可能是忘记了,他把废品放在了屋外,占用了公用空间,结果对老人一直不满的老顾把装废品的麻袋给丢到了大街上,想让他长长不要乱放东西的记性。

老人生气了,与老顾理论了起来。

老顾气势汹汹地讲着广东话,老人歪着脑袋,气愤地看着老顾大声地说着北方话。两个人都听不太懂对方说的话,而且老顾最终在一些围观者的笑声和议论声中觉得为难一个老人是件丢面子的事,便终止了争吵,走进自己的房间了。

两袋子废品卖了之后最多也不过是十多二十块钱,而老人每个月还要积赞一百五十元的房租,因此用来吃饭的钱就很节省。他几乎每天吃馒头,偶尔也在外面吃碗鸡蛋面,或者要一盘肠粉,即便是节省一天下来也得花个十来块钱,因此一个月下来,能存上一百块就算是不错了。

吃过晚饭,天黑下来时,老人通常会早早躺到床上。睡觉前他一个人呆在那个没有窗户的房子里,也会听听收音机。他的耳朵不太管用了,需要大一些声才能听到——其实对于收听的内容,他也可能不怎么留心了,收音机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会发出声,对抗孤单的玩意儿罢了。

一块钱一度电,老人为了省钱经常不拉电灯。即使在闷热的夏天,他也不用电扇。房间里也没有冲凉的设备,老人也很少洗澡,在实在太热,又出了许多汗的情况下,他会弄一盆凉水在房间里用毛巾搓一搓。别的房间一般都有卫生间的,老人的房间里没有,因此如果是大解的话,必须跑到外面去上。小解的话在一个尿桶里解决,第二天早上倒进院子里的下水道就行了。

老顾的房间也没有洗手间,也会把尿倒进下水道,但他却不让老人倒。理由是他一个人倒的话味道算可以忍受,两个人倒的话味道太重了。老人不服气,但又觉得人在屋檐下,该低头的还得低头,最终还是服从了老顾。

女房东基本上每个月只会来一次,来的时候老顾已经收齐当月租客的房租。房东把老顾交给的房租放进包里,然后又会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算是给老顾开工资。房东有时也会问及老人的情况,老顾的心思在麻将上,对老人了解得不多,也说不上什么。

老顾在闲下来的时候偶尔会想起这个问题——老人万一有一天死在租房里,到时怎么处理?老顾与自己的老婆离婚后,一个女儿又嫁到了外省,尽管他每天沉浸在打麻将中,很少想自己,但偶尔也会想起自己的将来——自己将来老了怎么办?

有一次老人在路边被一辆车给擦撞了一下,倒在地上,不过伤得不是太严重——车主开着车送去医院检查后没有什么大碍,便把他又送了回来。

第二天老人一瘸一拐的照旧去拣废品,老顾看见了,皱了皱眉。

当天下午回来时,老顾正在吃饭。他非要要把自己吃不完的饭菜给老人,老人不愿意接受。因为老顾平时是一个挺冷淡,挺不讲道理的人,没见他对谁好过,突然对他这么好,这让老人觉得老顾是想收卖他,想让他自动搬走。

老人推让了几个来回,指着自己的嘴说他没牙了,吃不了老顾的饭菜。

老顾性子有些直,觉得即使老人吃不了,也应该给自己一个面子,先把饭菜接过去。后来他有些不耐烦了,不得不以命令的口气让老人接受他的饭菜。

老人的眼神虽说有些不好,他还是看得见或者感觉到老顾的脸色,听得出他的语气。尽管他不想接受,还是接过老顾的饭菜,微微点着头,揣着老顾的饭菜想避开老顾,便走进自己的房间。

老顾也要进去看看,他自从开始管理这个院子,还从来没有进过老人的房间,因为每次老人都记着交房租的日子,主动把房租交了。

没想到老人又从房间里走出来,蹲在门口吃饭。

老顾也就在门口,摸出根烟抽着,看着老人。

老人多少有一些紧张,不知道老顾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老顾感觉到这一点,有意“哼”了一声,算是打破一些僵硬的气氛。

老人开始吃饭,有些硬的菜放进嘴里,也就是咂咂味道,然后再吐出来。

老顾也会说普通话,为了让老人听得懂,他用普通话说:“听说你被车撞了,没大问题吧?哼,要是谁撞到我,那算他倒了霉——你太老实了,这年头老实人吃亏啊!”

老人点点头,继续吃饭。

老顾又问:“你当真的没儿没女,连个近一点的亲戚都没有?我没别的意思,你也别多想。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怎么就连个亲人都没有了呢?”

老人吃了一半,放下碗,听了老顾的话,叹了口气,吃不下饭了。

老人说起以前的事,他说他的父母就他一个孩子活了下来,父母没了之后,他就和老伴两个亲人了,但他们又没孩子。在他五十岁那年,有一回起早赶集,那是个大雾天,三步看不见人影。走着走着,他在听见有孩子在哭。哇,哇,寻着哭声一看,果然是一个孩子,还是个男孩。他把孩子抱回家,老伴高兴得几天没能吃下饭。

他们给孩子起名叫天赐……天赐长到十八岁,说要到城里去打工,就跟他的一个同学来到了深圳,在一家电子厂做工。天赐给家里来过几封信,后来突然就没有消息了。

半年没消息,他和老伴心急,就来找人。按着信封上的地址,厂里的人说他早就辞工不干了。他们打听了很多人,打听不到……

一个活生生的大小伙子,怎么能说没就没有了呢?他和老伴继续留在这里找,一直找,一直找……

“派出所也都问了?”

“问啦,都问啦!”

“现在还在找吗?”

“找哇,怕是也找不见啦,没啦!”

老顾心里有些难过,抽出一支烟,递给老人:“抽根烟吧!”

老人摆摆手,不要。

老顾狠狠地吐了一口烟问:“你老有没有想过,你没了的时候该怎么办?”

老人沉默了。

过了一会,老人站起身来,到房子里找出来一个小瓶子,拿给老顾看。

是安眠药。

老顾不安起来,他走过去用手在老人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说:“你老啊,可别这么想,你也别怕麻烦别人——人生在这世上,谁敢说没帮助过别人,不用别人帮?你从今以后不用担心我会赶你走了,你想走也不让你走了,你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

老人拱拱手,表示感谢。

老人和老顾成了朋友,但也并不经常在一起说话,老顾也从来没有进过老人的房间,好像是老人不想让他知道得太多。

大约又过了一年,老人穿的还是原来那两件衣服,只是衣服更旧、更破了。

那时老人的头发几乎全白了,也更瘦了,几乎瘦得皮包骨头,风一吹就倒。老人仍然会背着盛着废品的麻袋去拣破烂,他的脸几乎贴着了地面,走路时也明显的更吃力了。

有一天下午,天上刚下过一场暴风雨,城市的绿化树湿淋淋的,碧空如洗,洁白的云一大团一大团地朝着一个方向飘移。

老顾吃过晚饭本来要去打麻将了,出门时看到老人正向家里赶,他的衣服被雨淋湿了,贴在身子上。老人一只手抓着麻袋口,麻袋里没有装多少东西,扛在窄窄的背上,随时都有滑下来的可能,另一只手不相称地拎着一盒包装华丽的蛋糕。

老人走路时磕磕绊绊的,比平时快了一些,像是急着回到自己的房间,又像是有意向老顾炫耀一样,扬了扬手里的蛋糕。他的脸上洋溢着怪异的表情。

老顾拦住他,指着他手里的蛋糕问是谁送给他的。

老人表示是他自己花钱买的。

那盒蛋糕不小,少说也得上百块钱。

老顾有些不相信:“你舍得花那么多钱买蛋糕?”

老人站住脚,有些神秘地点点头。

  • 标签:老人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一山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寒塘听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H烂笔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胡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成茂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纸老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钰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乘风无痕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盛菲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4/10/13 22:41:26

    非常平静的叙述,不疾不徐。徐东的叙事方式向来明亮、纯净。本文明着是写老人,而另一位主人公老顾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他们为我们展示了深圳这个移民城市特殊阶段、特定阶层的特有人情。人性的光辉无时不在。

      回复
  • 分享到:胡帝评委1030积分2014/10/11 11:26:43

    小说着墨于两位老人命运的描摹,情感质朴、真切,语言从容、温和。老人与老顾,在人世里偶遇,彼此背负不同的视觉,掩埋不同的心事,却有着相似的柔软。这也是小说读来让人觉得有厚度的地方。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4/10/01 14:05:07

    徐东的文字向来温暖人心。他这次着墨一个易被人遗忘忽略的孤寡老人,默默地生活在这个城市的边缘,身世可怜,依然自食其力顽强地以拣废品为生,通过老人与老顾的交往过程,从消除隔阂到怜惜关心,不经意牵出孤独人群的养老问题,那种淡淡的哀愁弥漫其间,渗透悲悯的关怀。与老人素昧平生又一脸凶相的老顾,其实是个外冷内热心地善良的人,老人身后事老顾一手操办,并把他的骨灰送回老家安葬。人间有真情,小人物也有它高尚的灵魂。

    分享到:徐东的东2014/10/02 00:11:09

    感谢:)

      回复
  • 分享到:唐成茂评委690积分2014/09/29 13:13:00

    徐东的作品看过很多,不管是乡土题材还是都市情感,给人的感觉都是温暖的,语言诗性,行文从容。关注老人的题材不少人写过,写冷漠、辛酸和丑陋的都有,然,不管以什么方式去写,拔开表面的这层东西,我们希望看到的是真、善、美。无他。这大慨就是我喜欢看徐东小说的原因吧——表面一脸凶相的老顾获得的敬重也由此而来。

    分享到:徐东的东2014/10/01 13:00:25

    感谢唐主席佳评。谢谢。

      回复
  • 分享到:百欣4760积分2014/11/24 15:10:16

    老顾只有一个,可老人却有千千万万个,我们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他们把儿女拉扯大不容易,有少数老人的晚年生活很单调,即便儿孙满堂,他们却很孤独,有的为了解决子女的后顾之忧,承担起接送孙辈的责任,有的为了贴补家用,四处打工干活,真的希望大家都能关注一下老人,老人们操劳了一辈子,本该有个快乐而安详的晚年,不管工作有多忙,别让他们太孤独。

      回复
  • 分享到:天涯流云19010积分2014/10/19 20:09:29

    本文中人物的肖像描写生动逼真,灰白的头发、干瘪的嘴巴、稀疏的牙齿、爬满皱纹的脸栩栩如生地描绘出了一个苍老的老人。痉挛性地颤动着的双手,不仅让读者看到了老人的健康状况不是很好,还表现了岁月的沧桑在老人身上留下的烙印。而老顾这个当初并不友善的人,知道了老人的遭遇之后,由最初的嫌弃变成了同情,可能是联想到了自己的孤单未来吧,在老人生命的最后时刻,给予了真情和帮助。愿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6
  • 63000
  • 17
  • 17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