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福田的日子
    风花雪月,细腻柔情,不过是云中月水中花,一段婚外情……
  • [22] [0]


1

沿着青石板路,一直往里走。刚下过雨,路面还有些打滑,你要小心地踩着脚,才不会滑倒。路两边是民居,黑色瓦面上,透着微微的润,在古树遮蔽下,泛着青光。路有些曲曲折折,越往深处,越有青意。渐渐的,看到一个学校大门,再然后,是一个书店,躲在大门左边,多像羞涩可人的新嫁娘。这时侯,你走进去,迎面全是书。呵,书店里除了书,还有什么呢?还有一个男人,大概三四十岁年纪,黑黑的脸庞,额头上有颗黑痣。他一边翻看帐本,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哦,他当时说了什么,大概你全都忘了吧!只记得你说,你是来应聘营业员的。他这才抬起头来。

书店很小。正中间的书架上放着玄幻书籍,这是你不爱看的。可是当时正流行。我忘记说了,那是2006年,你在深圳,一个叫做车公庙的地方。你走进车公庙,走进这个书店,开始营业员生涯。

雨越下越大。这个季节,总是多雨,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像一群刚死去丈夫的寡妇。你无动于衷地坐着。雨天,客人很少。你坐在柜台后面,这是一个玻璃柜台,上面呈放着城市的各类报纸。还有一些流行的杂志书籍。你想起刚来时,书店老板娘意味深长地说:在我们这里上班,可以提高素质,还能培养书卷气。你默默笑了。呵!书卷气。要它做什么呢?

一个人影冲进来,披着兰色雨披,弄得木质地板上到处都湿淋淋。你有些不舒服,望着他的动作。等到他除去雨披,你这才发现,他是书店老板。你看到他取出怀抱的一大叠报纸,伸手要接,他已经把报纸放到柜台上。尽管他小心护着,上面几张还是湿了字迹。这时你才看到,外面还停着一辆同样湿淋淋的电动车。老板冲你微笑一下,期期艾艾地开口:今天雨下得真大,来晚了。你看了时间,上午十点。

日子一切照旧。不下雨的时侯,书店里总是不断来人。有临时起意路过的顾客,也有附近居民,还有学校的学生。书店生意还算不错,当然要托这座学校的福。这是个周末,从早晨到现在,你连一杯水都没有喝过。不断有学生来借书、还书,你要打开帐本,记下那些日期。翻开帐本,密密麻麻的行行字里,签名处隔一段时间便换了一个陌生名字。老板看你这么忙,有时侯也会歉意地说,也饱含着诱惑:过段时间我们装个电脑,记帐就不会这么辛苦了。你想起老板娘说的,在书店工作可以培养书卷气。是了!这夫妻俩可真像夫妻俩,串起伙来忽悠员工。

老板来的时侯,一般很准时。他在别的地方还有一个分店。他总是先到分店,再到这里。当然,是顺路呗!老板教你叠报,把新来的报纸一沓沓按照版面夹进去。他还交代你,每天早上,装好第一份报纸后,送到公路对面的酒店里。那个酒店开得很大,似乎也不是很大。你总是有些恍惚。那个老板穿件黑色T恤,平头,头也不抬地点点头,示意你将报纸放在桌子上。你有时侯有些奇怪,为什么要托小店送呢?你也并不想问,世事对你也没有那么多的好奇。你总是沉浸在,自己漫无边际的思虑里。

天色慢慢地过着。一天又一天,仿佛永远不会再黄昏了。你坐在柜台后面,双手支着下巴,默默望着越来越黑的路景。那个兵哥又来了。哦,这是他第几次过来?每次来,不是要盒烟,便是装作翻看书架上的书。实际上,他是打量书店没人空隙。直到这次。

我带你去海边,好吗?他终于鼓起勇气。你沉默着,装作没听懂他的话,双手依然忙碌。他站了站,离开了。你抬起头,望着那个背影消逝在夜色。

夜很漫长,然而总有路灯照亮。城市里,五颜六色的灯太多了,它们不能照亮你的心事。你的心事,只掩藏在一个长长的梦里,那个梦,只有你自己才能走进去。哦!哦!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说什么好呢?

你睡在出租屋里,这是七楼,仍然能听到下面人声沸腾。这座不夜城,总有一些人睡不着。像你一样。多少个夜晚,你总能梦到他的脸庞,那些缠绵的场景,那些惊悸的心事。你到底做了什么?


2

这家书店很小,坐落在一个叫做车公庙的地方。它躲在学校的角落,但总有人能找到。书店生活照旧。你已经弄懂了书店的流程,每天有条不紊地记帐、收钱,找钱。你正在忙碌,一个高大的男生走进来,递给你一张钱:这张是假的。你看了看,面额二十元,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有钱的味道。它在外面转了一圈,你已经不认识它了。你脑袋有些蒙,极力回想,是在哪个瞬间收下它。你看着这张钱,它张着嘴,沉默地看着你,连同那个男孩。你似乎意识到,周围的人都在看你。你慌张着脸,从自己钱包里抽出一张二十元,递给那个男孩,有一种生怕被老板发现的惶恐,这是你上班第三天。他转身离开。你记得他是经常来你这里买香烟的男孩。但这已经不再重要。他已经离开,连同身影,融在人流里。你忽然有些受到愚弄的感觉。

一张脸清晰可见。只晃了晃。你心头一热,眼角就有两行泪下来。你慌忙擦去,背转身,装作整理书的样子,甚至没听见老板进来的脚步。这时侯,人很多了。不断有学生来借书、还书。你越来越弄不懂这些学生了,怎么会喜欢玄幻小说?那些支离的情节,虚幻的空间,你看了头都要痛。可是人还是很多,他们不断来来去去。借书的,还书的,在你眼前纷纷扰扰。你已经有些忙不过来,可他们还是站在你面前,手里拿着书。老板伸手帮你。他是好意,你有些不安。这些熙熙攘攘的人流快要让你窒息了。在这些人流簇拥下,你忽然有了开口的冲动。你以为他们没有听到,其实他们全都听到了。事物在你开口那一瞬间便凝滞了。你说:我伤害了他,真的。你像一个祥林嫂般喋喋不休。你说:我是不是伤害了他?你问着自己,问着所有活的生物。都静止了,那些看书的人,路过的兽,奔跑的车,连门口的大榕树,都停下动作,全神贯注倾听你的心事。是的,那个午夜,你欺骗了他。你以为你真爱他,实际上你是利用他,报复了另外一个人。可是你是真爱他的,可是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错位的故事。你摇摇头。

他是我的上司。你轻轻说。那一瞬间,如梦如幻。回忆起他来。

他很英俊,口才也很好,实际上,我很喜欢他。你心头有些羞涩,连话语也迟滞起来。你还停留在那个梦境里,迟迟不愿醒来。

夜很深了,就像往事,一直停留在最深的夜。你回忆着过去,回忆着往生。一连串的梦境把你带到地狱。

下班的时侯,你打量空无一人的店。从外面的夜色里踏进来一个人。

我们去海边,好吗?是那个兵哥。他换了一身绿色军装,英姿勃发。你一脸木然的笑。去海边?去海边?你有些茫然。

一个人影逼进来,是那个你连梦都不愿回想的人。是他。他走进来,恶狠狠地走进来,沉重的脚步让兵哥回过头。你这才看到,门外停了一辆军营越野车。但海边,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甚至无法赴一场即兴的约。兵哥悄悄退了出去,你知道,他不会再来了。尽管他与你双眼中的少女眸色无关,那只为一个人闪亮。但你还是有些遗憾。你毕竟是一个女人。

他是来泡你的!泡你这个老妇女的。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极其厌恶,但又无法甩掉,像一长串一长串的蛆虫,在附你之身,咀你之肉。

蛆虫也是要吃饭的。

你们坐在酒店里。附近,只有这一家酒店,恰恰是你送报纸的这家。但此时,别人认不认识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木然坐在桌边。脱离尘世太久,又被眼前这个人拉回。

一盘黑鱼热气腾腾,摆在桌子中央。你没有食用欲望。往事不断沉浮。

往事,你多想摆脱的往事,此时又重浮眼前。如果是场噩梦,也总有醒来瞬间。可是此刻你像被捆住似的,绑在椅子上。你身上有一条无形绳索。是往事。你摆不脱往事。正像现在,你摆不脱眼前这个人。

是的,你们有婚约之说。但是。

那个午夜,你从医院回来。钥匙打开门锁。看到你的床上,你熟悉的粉红色床单上,你亲手缝制的棉被里,他咬着她的头发。这些天的风言风语,终于有了一个落脚点。你跄踉着奔出家门,风拂着你的头发。你坐上一辆出租车,可是要往哪里去呢?是呵,往哪里去呢?风那么凉,夜又茫茫,你要往哪里去呢?

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

她的名字叫做小薇。

她有双温柔的眼睛,

她悄悄偷走我的心。

小薇啊!

你可知道我多爱你。

……

你坐在出租车里,泪如雨下。你始终记得,在那个难过的夜,有一个好心的出租车司机,为你放了一遍又一遍的小薇。

小薇,你要去哪里呢?


3

你来到深圳,这个叫做车公庙的地方。这家书店躲在学校后面,你躲着你的人生。你也有过一段灿烂的日子。实际上,你来深圳的第一站,不是书店。而是坐落在泰然工业区的一家公司。你很庆幸,没有文凭,没有身份证,还是应聘到一个文员的工作。

是那双眼睛打动你吗?他那么斯文,那么儒雅,甚至连说话语气,都生怕吹跑你。你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而你相信,他也是。你们在一起时,总是浅浅的笑,有无限喜悦,在彼此眼中缠绵。你越来越陷进去,他充满温情的动作弥补了你心头裂痕。每个下班黄昏,你都要望着那个办公室的窗口,看灯是否亮起。一旦灯早早熄灭,你就会胡思乱想:他在做什么呢?即使你不加班的夜晚,你也要来到那个窗口,痴痴望着灯光发呆。呵,真是个傻女子。你知道,幸福泡沫总有天会烂掉,但你就是不愿醒来。你终于听到一个可怕消息。

他来了!他知道你躲在哪里。哈哈,你躲不过去了。是的,你总要与他对招,与他对质往事。是吗?是吗?

那个午后,你走进他办公室,脚下仿佛踩着一朵祥云。他没有惊讶。命中注定你们有一场无法躲过的赴会。

你是一个太过敏感的女孩子。他的叹息犹在耳边。犹如他的手,充满怜惜和柔情,抚过你每一寸肌肤。

你利用了他。一个心念闪过,你颤抖了。眼睛闭了闭。不要去想。不要去想。

不,这不是爱情。

事后多少个午后,你都在回想。那个瞬间,你只是利用一个人报复另外一个人而已。这不是真的爱情。但是自责和悔恨你在心头日益滋生。你像一个发狂的小妇人,平静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纠结不安的灵魂。

每天与书相伴。你的手指抚摸一张张书页,为它们抚平折皱的页角。有的书借出次数太多,封面已经有些裂痕。你拿出胶布,细心贴上,就像你抚摸自己伤痕。光阴,就在你指间一寸一寸流走。闲瑕的时侯,你望着那棵古榕发呆。那一片片叶子,仿佛都倾听了你的忏悔。那些长长短短的树须,多像调皮孩子打的秋千。光滑的玻璃柜台上,清晰地映出你时喜时悲的脸容。

自从那个午后,你自语般说出你的秘密。他的耳根子都红了,但你犹自沉浸在那个忏悔的梦境。第二天来送报的老板,恢复了以往神色。他包容了你的秘密。

  • 标签:你在福田的日子深圳清如许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唐成茂评委690积分2014/09/29 22:24:56

    看多了第一人称和第在人称的小说,突然看第二人称,有“小清新”的感觉。其实不管是散文式的小说还是小说式的散文,说到底呈现的都只是生活某一个面。好的作品会让我们的视野开阔。作家的语言不生硬,不罗嗦,对人物内心的把握比较到位,故事情节的推进清晰有力,贴近当下,不落俗套。我认为读者想要读到的是类似的可以通过小小的途径让我们理解人性的多样性和丰富性的小说。

    分享到:清如许2014/10/08 09:05:18

    收到邻家邮件,瞬间惊喜。《你在福田的日子》是写作上的一个尝试,都不抱什么信心了,没想到能得到老师的鼓励。谢谢唐老师!谢谢您对我们这些草根作者们的关注!我会继续努力,争取写点好的!

      回复
  • 分享到:隆焱20860积分2014/08/27 20:37:32

    之所以喜欢,是因为作者匠心独具的手法:小说散文化。读完,我私下结论:原来,小说是可以这样写的,这就是汉语言的智慧。小说中,雨从头到尾一直下。打湿了我阅读的全过程,让我无间歇地融入到了这些细腻优美的文字里。一个讲述女性婚外情的小说,没人知道爱的结果。多数女性婚外情,都是隐忍下的突围,于是,“你”寻找在雨中回家的路上。借助雨的背景来表达主人内心的压抑和渴望,用雨景营造出来的语境,是那样贴切和别致。鼓掌

    分享到:段作文2014/08/27 22:28:39

    还是隆焱兄读得细。为好文字鼓掌,也为好评论鼓掌。

    分享到:清如许2014/08/30 10:05:05

    谢谢隆焱兄的细心阅读和赏评,泪奔。偷偷问一下,你一定读了N遍吧!这个故事太晦涩,但能得到一位用心良苦的读者,也是朋友的精读与重构,我很感动。再谢隆焱兄的鼓励!

    分享到:清如许2014/08/30 10:06:33

    奇怪,段老师的评论我直接回复不了,就回复在这里。谢谢段老师一直以来的关注,很感动。顺祝近况如意!

    分享到:隆焱2014/09/29 22:37:50

    恭喜《你在福田的日子》进入决赛。

    分享到:清如许2014/10/08 09:05:49

    谢谢隆焱兄长!也祝贺您!

      回复
  • 分享到:段作文18930积分2014/08/17 09:19:03

    作者的小散文在大大小小的报刊上发了不少,写起来也游刃有余。这是第一次你的小说。二人称很符合本文题材,读起来像在听人诉说一件陈年旧事。我以前也爱写小文章,08年南都的城市笔记一天发了两个(其一为笔名巴山豆),后来得知《国家订单》得了鲁奖,便转写“打工小说”,结果写了一大堆还是没长进。我深知这种转换之艰难。慢慢来,从最基本的叙事入手。小说归根结底还是得写生活,方式方法只是手段。你的文字很好,这是根本。

    分享到:清如许2014/08/21 20:02:32

    感谢段老师的真诚分享为我淘得第一桶金,哈哈!我现在确有此感,感觉自己不是写小说的料,这篇文章刚开始还有修改之念,时间一长,惰性又起,还是专心写小散文吧!有空多交流。

      回复
  • 分享到:胡帝评委1030积分2014/10/15 12:11:25

    叙述推进中,散文立面有了很清丽的底色。我喜欢这种不疾不徐的表达,对人物刻写的真诚和用心,体现出作者良好的语言储备和悟性。

    分享到:清如许2014/10/18 13:12:26

    谢谢胡帝老师!谢谢!!

      回复
  • 分享到:段作文18930积分2014/09/29 22:42:36

    祝贺入围决赛!俺还在踢外围赛,哈哈!

    分享到:清如许2014/10/08 09:06:09

    祝贺段老师作品入决!

      回复
  • 分享到:彭娟5220积分2014/08/28 11:06:44

    挺喜欢这类文字,问好~

    分享到:清如许2014/08/30 10:07:16

    谢谢娟娟,问好~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民强社区 @土豆回家
  • 16
  • 4800
  • 10
  • 344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