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地
  • [96] [1]

天亮了,南安市苏醒了。

这里就像一个庞大的施工工地,推土机正在隆隆隆地推平着脚下的泥土。打桩机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它轰、轰、轰地带着呼啸声有节奏地撞击着这片红色的土地,土地在颤抖。

市区内外,噼啦啪啦的炮竹声一阵接一阵,此起彼伏。它预示着新的公司新的企业一间一间地诞生了。

昨夜,在太平洋形成的二号台风从这里登陆,强劲的狂风一波又一波裹着大雨从市区横扫而过,把马路旁的大树吹得直打哆嗦,高高低低向着西面的方向弯下了腰。那些根基浅的大树被连根拨起,倒在路上。耸立在楼顶上的一些广告牌也被狂风吹落到地面。

电闪雷鸣一阵接一阵。雨点像打鼓一样叮叮当当地敲响着铁皮房。

铁皮房是家用电器厂的一间洗澡间,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多个赤身裸体的工人,铁皮房外的狂风暴雨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进入梦乡。

为了赶货他们已加班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中途只是不间断地轮流休息两个小时。金威车间香港管工温滔非买来了野山椒和驱风油,交给车间主任林海:“林海,醒定点,赶船货,出唔到货,大家唔使捞了。这两样东西给工人,眼困了就咬两颗野山椒,不吃辣的就用清凉油涂在脑穴或者眼睛边,赶走瞌睡虫。”有些员工一边插机一边打瞌睡,插机用的电容电阻零件,线脚又异常锋利,一不小心插到了手上,“哎哟!”一声,疼醒了,又继续干活。林海主任不断地叫道,声音已嘶哑。他对那些打瞌睡的工人说:“抓紧,抓紧,货赶的实在太急,坚持吧,坚持,吃点辣椒抹点清凉油,很快就挨过去的。”生产第一线,只有商情,没有人情,没有世故,只有胜负。第三天的黎明,工人们终于赶完了最后一批货,把收录机芯全部装上了货箱。

修机组的组长费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带着自己手下的修机工,无精打采地拥进了洗澡间。他戏谑地对着自己手下的修机工笑道:“兄弟们跟着我好好干,包你们吃足(粥)三餐,嘿嘿嘿。”他学着电影《在广阔的地平线上》的一位男主角的口吻哼道:“干完工作洗个澡,好比冬天穿棉袄。”

工人们一边用毛巾擦洗着身上的污垢一边叫道:“舒服晒,舒服晒。”

不一会,只听见费明喃喃地说:“站不稳了,瞌睡虫又来了,站着都睡得着。”

实在太困了,工人们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便赤身裸体地一个接一个歪七倒八地倒睡在湿渌渌的水泥地上。

临近中午,清洁工打扫卫生,推开洗澡间,眼前的一幕,吓得惊叫一声,丢下手中的扫帚,直奔厂长办公室报告去了。

办公室在工厂的楼梯间转角处。房间不大,放有三张办公桌,一张是总经理赵继龙的,另一张是财务部会计、出纳二人用的,还有一张是张良厂长,人事部、发展部欧华两人共用。

“不好了,不好了,张厂长,倒倒下了。”清洁工推开办公室的门便大声地喊叫着。

张厂长也是三天三夜没睡觉,此刻手里拿着一个吃了一半的老婆饼,趴在办公桌上睡得直打呼噜,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桌面上,清洁工的喊叫声,把他吓醒,一个激灵坐立起来,用手背来回擦了一下嘴角:“什么事?我没倒。”

清洁工上气不接下气怯生生地站在门口:“工人们不不好了,倒倒倒下了……”

张厂长见是清洁工,知道他是一个大惊小怪平常说话有点结巴的人,便吐了一口气:“哈,别急,别急,一急裤裆就湿,慢慢说。”

了解了情况后,张厂长站起来,低声说:第三个东方红了。

张良到了洗澡间看见一群十多二十岁的小伙子一个个赤身裸体横七竖八地熟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心里格登了一下,鼻子一阵发酸,泪水就扑簌地流了下来,他不忍心打断他们的梦境,可是在这潮湿的地板睡觉将来会埋下病根。张厂长大声地吼道:“起来!都给我起来!”

工人们条件反射般一个个倏地站了起来,楞楞地看着张良。过了一会才清醒过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捂住下身哄地一声笑了起来。

费明走出洗澡间,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到处是一滩滩积水,阳光照耀下就像一堆堆金子闪闪发亮,望着一堆堆幻想的金子,费明嘀咕了一声:嘿嘿,其实都是水货。

中午,到了开饭时间,费明拿着一个大饭钵,手里在口袋里左掏右掏拿出了一张饭票。厂里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只是发了饭票。身上没了一分钱,连牙膏也买不起,刷牙时用毛巾擦了擦牙齿,就对付了过去。他想:老虎不刷牙,牙齿照样尖利无比,可是头发长了不舒服,热得难受,什么时候发了工资第一时间去理一个小平头。

一大钵饭,几粒萝卜干,几条青菜。今天还好,可能是加班的缘故还有几片切得像纸一样薄的猪肉片。费明大口地吞食着热饭,将一片猪肉分成两口吃,细细地品嚼着。

在洗澡间睡觉受了凉,他感到鼻子痒痒的,“啊嚓”打了一个喷嚏,睁眼一看,碗里的几片猪肉不见了,他低头寻看,肉片被吹到了地面上,他快速地腾出右手,把肉片捡了起来,在衣襟上抹了抹放回到饭碗里。

“靠,厨师章,别的不行,刀功一流,肉片切得像纸一样薄,几块钱的猪肉他可切出百来片,真是天下第一刀。”费明边吃边想道。厨师章曾跟他说过,这些猪肉都是在北站的货车站买回来的死猪肉。因为,内地运往香港的家畜,最后一关都在北站检疫,天气炎热或寒冷,长途火车上一些家畜有些闷死的,冻死的都在这里便宜处理卖掉。

厂里交给食堂的资金有限,工人要加菜要食荤要增加营养只能来北站买这些处理肉了。唉,鬼叫你穷呀,辛苦捱啦。

“费明哥,今天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吃饭?”插机工陈小英端着一大钵饭,兴致勃勃走了过来。刚才费明的一举一动,全给她看见:“今天八字须,多勺了一碗饭给我,来,分点给你。”

八字须是工人给厨师章起的花名,因为他上唇留有两撇胡须。

陈小英和姐姐陈大英都是湘妹子,人长得漂亮水灵。两人都在金威车间做插机工,姐姐陈大英前几天还被香港管工跛脚温提拔为生产拉拉长。陈大英就说过:“阿温跳起舞来,不觉得他脚跛。”

前阵子有人看见,陈大英跟跛脚温晚上一起吃夜宵,同宿舍的女工说,有一个晚上,陈大英没有回宿舍,反正不知上哪了,她自己说是去了老乡那里,鬼知道哩。

费明原来与她姐妹俩有说有笑,自从发觉她姐与跛脚温有点暧昧关系,也就慢慢与她们疏远了。

“我今天饭够了,不想吃。腐乳妹,是不是八字须看你靓,想勾你?多勺一碗饭给你。”费明没好气地边吃边说,爱理不理的样子。

小英用半咸不淡的广东白话说道:“讲也咩,我是个种人?才看不上那个咸湿佬哩。来吧,我的饭多了。”说着用筷子把一团白饭和几片猪肉拨拉到费明的饭钵里。

“哎,不要,不要,猪撑大,狗撑坏,人撑撑到马骝怪。你靠害呀。”费明说不要,其实多吃一碗不在话下。最后还是递钵接了。

他夹起一片薄如纱的肥猪肉,举在自己一个眼晴前,瞄了瞄笑道:“腐乳妹,猪肉很薄呀,透过肉片看得见你脸上的青春痘,嘿嘿,八字须的刀功,真是湿水棉花没得弹。

费明记得她俩姐妹刚来上班的头一个月,口袋没钱,天天都是打白饭,回宿舍用自已带来的豆腐乳下饭,俩姐妹硬是吃到第二个月发工资,才舍得买一份一角钱的青莱,费明偶尔会打一份菜给她俩,以致于一见到她们就想起了腐乳,后来给她俩起了腐乳妹的外号。

“腐乳妹,今天不见你家姐吃饭堂,是不是又和跛脚温去大排档劈大餐了?”费明揶揄地笑道。

“明哥,你太多口水了,知少少扮代表。我姐被跛脚温叫去谈生产拉上的事,你以为呀。”说着娇嗔地用拳头轻轻地擂了他一下。

费明侧了侧身笑道:“哈哈,解释即是掩饰。”

陈大英和陈小英家在湘南祁县的一个穷乡僻壤里。家里有七口人,爸爸妈妈生下她们五姐妹,她俩排行老四老五。在村里,别人都欺负她爸爸陈牛,原因是他生的全是女娃,家里没有男丁,每天只有陈牛挣的是十个工分,三个姐姐累死累活只能挣七个工分。平时家人吃的多是地瓜芋头,只有父亲才能吃饭。大姐招娣干的农活跟村里的男人没两样,后来村里照顾她才给了她每天十个工分,大姐也能像父亲一样吃点干饭。

她们几姐妹,到了农忙时才能吃上两顿硬米饭。村里的墙壁上随处可见: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平时半干半稀。

不过家里有壮劳力的人家才能吃到半干半稀的米饭。年过半百的陈牛,早就累弯了腰,头发老早就谢顶了。村里的人见了陈牛就戏谑地笑道:“额头高高,暂时没得捞,将来才会有捞,那是地瓜芋头撑爆煲。哈哈哈。”陈牛也苦中作乐:“十个秃头九个富,我是九个之外的,嘿嘿嘿。”

大伙一边喝着自酿的米酒,一边吮吸着有味的小石头。一边说笑着。

一天辛苦劳作下来,大家伙都想喝一杯酒解解乏,有自酿的水酒,没有下酒的菜,怎么办?陈牛叫四妹子到河边捡了一大堆蚕豆般大小的河卵石,用盐炒干,端上桌面,就是一道下酒菜了。村民们说说笑笑围坐在一起猜拳行酒令,用筷子夹起一粒带有咸味的小石子送进嘴里吧嗒吧嗒吮吸着。味道寡了,将石子吐出,轻轻呷一小口米酒,自得其乐,非常满足。

那年,年三十。

“妈,我要吃饭。”十五岁的五妹子陈小英,嘴里咽着蕃薯,两行清涕流下来,她用舌头往上唇舔了舔,眼巴巴地看着妈妈盛满一碗饭放在锅里热着。妈妈把木盖盖好,一把把她拉到灶坑,几个女儿都伸着手在坑口烤火。陈牛弯着腰正“滋滋”地抽着喇叭烟,他的腰弯得比谁都低。

家里口粮不够,只能给陈牛和大姐吃饱饭好有力气给队里干活,锅里的那碗饭是留给爱姐吃的。爱姐去邻近广东韶关有一星期了,说好今天年三十回来的。队里的会计一早就来通知陈牛,他家今年分红有二元钱,还有五斤猪肉。陈牛正愁着凑不够钱把五斤猪肉买回来。

家人有半年没吃过猪肉了。半年前陈牛赶墟,在一个贩猪肉的摊档旁站了半晌,见别人一块肉一块肉切回去,喉嗓直吞口水,口袋里的一元钱硬是舍不得拿出来称点肉回家。闻着肉台上被太阳晒的肉味硬是不肯离开。屠夫见他这个样子便无聊地和他打起赌:你如果生吃下三斤猪肉,我不收你钱,算是送给你!吃不完你那一元钱就输给我。

旁边的人都围观起哄,陈牛二话不说,把屠夫称好的三斤猪肉,切成一块块小块,当着众人把猪肉全部吞下了肚里。屠夫开始还嘿嘿嘲笑着,最后剩几块肉时,心痛地看着陈牛吞一块肉,闭一下眼,嘴巴嘟起:哟,又一块,哟,我的妈呀你还真能吃呀?

陈牛赢了,抬起脚就往家赶,一到厨房叫老伴拿过木盆,大口大口把猪肉呕吐出来。

老伴把陈牛呕出来的猪肉洗干净,做了一顿丰盛的红烧肉。除了他俩,全家人都不知猪的来路,把猪肉吃得光光的,不过老伴一块倒是没吃。

  • 标签:创业改革商海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丁丁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4/10/19 17:23:33

    作者以小小说见长,但操持起长篇也是有模有样。作者用饱满的热情描绘了风起云涌的八十年代,写出了改革开放初期的创业者与弄潮儿的独特经历。《福地》的语言,特别是一些俗语、俚语的运用,非常鲜活接地气,生活气息扑面而来,且富有时代特色。另外,文章在细节刻画、人物塑造、情节架构与推进上,都可圈可点。可贵的是,作者没有一味强化苦难与黑暗,而是用幽默的笔触来化解,泪中带笑,笑中有泪,比如一个喷嚏就能打飞的纸片肉。

    分享到:廖东平2014/10/19 19:37:41

    费新乾老师过奖了。我深知《福地》还没写得完善,老师和各位文友热情的评论,都在鼓励我。我虚心向大家学习,希望大家指出它的不足。把它修改好!

    分享到:廖东平2014/10/19 20:12:12

    在此,我问一下费老师、因特虎老师,编辑,入决可否修改?如果可以,我将修改的《福地》重发官方邮箱。

    分享到:费新乾2014/10/19 20:35:20

    可以,你把修改好后的稿子发给工作人员。文本尽量干净一点。

    分享到:廖东平2014/10/19 21:52:47

    多谢!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60积分2014/07/29 17:04:28

    花一个下午时间才把这篇颇有几分传奇色彩且满纸拓荒牛的图像的长文看完。看着看着,不小心像是又回到了改开之初那热火朝天的时候,不小心就把自己当成了里面的一个人。小说从一个小厂的兴办到接单到壮大,现在看起来是小事一桩,有谁知这些举措在当年可是伟大的创举?微澜中我似乎看到了波涛,波涛起伏中我看到了改革开放的潮涌。第一批的拓荒牛来了,第一批的打工仔来了……正是这些四面八方不甘贫困的人,才造就了现代特区大都会

    分享到:廖东平2015/10/06 12:32:52

    难得邹老师百忙之中,抽空阅读、点评。

      回复
  • 分享到:古佛岩4460积分2014/10/25 15:24:58

    再次看修改后的《福地》,感觉小说聚焦更集中、深入。在第十二节对陈大英结局的处理很恰当。多年前陈牛为生活吃生猪肉,这次陈牛为尊严背尸体回乡,人物鲜明。小说鲜活而深刻地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巨变中的生活真实和历史真实。成功刻划了一批创业者形神兼备的典型性格。语言生动传神,故事曲折传奇,生活气息浓厚。这得益于作者对那段生活的熟悉,细节、对话似乎都信手拈来。非常有表现力。故事架构、推进频见功夫。

      回复
  • 分享到:我在人间51510积分2014/10/19 19:49:35

    恭喜入决,其实费评委的点评在这些评委里最为适当的。我指的是他多数评论。你太谦虚了,总称人为老师,其实包括我在内,有不少人应该称你为老师,说实话,我更喜欢你稍长点的小说。起码在结构和内容上更完整些。

    分享到:廖东平2014/10/19 20:27:28

    三人行,必有我师。老师的鼓励,我记忆深刻。多谢!

      回复
  • 分享到:廖东平26210积分2014/09/20 02:46:36

    天气寒冷,陈小英盖的是薄薄的毛巾被,下面垫的是草席。晚上,她冻醒了几次,实在没办法就喝几口热水,但是热水只暖一会,随之更冷,一个晚上上厕所,起来好几趟,冻得全身发抖,睡不着,那种滋味很难受。小英只好到外面跑步,身体暖了一个时辰,很快又冷了起来。 小英想起在学校读书时,洗冷水浴可以驱寒,便拎起水桶到冲凉房,洗冷水澡。这个方法还真灵,洗了冷水澡后,身体就开始发热了,折腾了大半夜,小英才迷迷糊糊睡去。

    分享到:廖东平2014/09/20 02:48:43

    这是深圳市美芝电器公司钟菊云女士的亲身经历。

      回复
  • 分享到:万华6250积分2014/09/19 20:49:33

    福地,让我想到了黄飞鸿电影里的美国“金山”,遍地黄金啊,福地是有福的地方,但是只对拼搏的人,看得出廖老师是有过深切体验的。学生一直以为语言的艺术不是高于生活,而是还原生活,底层人的拼搏,无奈。。。等等,人物刻画的细致明朗,故事逼真。在此俺是只有崇敬和膜拜了。很少看长短篇小说,觉得太啰嗦,但是廖老师的“福地”语言简洁质朴,没有词藻丽句,干净利落的让人一气看完。消化中,问好廖老师,期待更多价作。

    分享到:廖东平2014/09/20 02:10:54

    万华先生的点评,给我创作长篇小说《福地》续集,鼓足了劲。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99
  • 3272
  • 52
  • 262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