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火
  • [27] [1]



她有内向、幽静的一面,骨子里是个懒散的家伙,具有穴居者的某些特点,所幸多年以来母亲没有逼她出嫁,便安然地躲在书房,待字闺中。

但母亲摔了,骨折,她不得不出面应对一切。二十天了,二十天的繁难且不去说它。在手术一周以后,她们才想起了鞋,母亲的鞋,当初在放射科照片后直接被推进了住院部,之后再也没有下过床。大夫皱着眉头,说摔得不轻,骨头自个儿愈合机会不大,不如换个髋关节,术后一周拆线下床,半个月后走回家,不耽误过年。

她当然不能轻易点头,过年有什么大不了,一个美丽的幌子,怎么能凭此决定手术大事?查资料,中西医有不同的见解,亲友七嘴八舌,一双双探望的眼睛在观察她对意外的承受能力……她妥协了,听取了手术的建议。接下来是具体方案的选择:国产还是进口材料?外请主刀教授的红包等等。谢天谢地,手术姑且顺利,只是术后的状况依然五花八门,医生悄然改了口,不说一周拆线了,各人体质不同,恢复有快有慢。

去放射科找鞋子,自然,已经被处理掉了。

又十多天了,真是一刻也没有消停。母亲体虚,一打上点滴便惹出植物神经紊乱,上半身淌在汗里,双腿却如冻在冰窟中,气血不通。她不断地把毛巾铺在母亲后背,把湿毛巾换下来到阳台清洗。

病房带阳台的,两间房共一个。侧面有洗手间,没锁的弹簧门,脚一踢吱呀一声开了,又弹回来。

她洗了毛巾晾上,天色暗如浓墨。摸出烟盒来,空的?看时间十一点了,楼下唯一的小卖部怕也关门了。

踌躇再三,敲隔壁房的玻璃门:有烟吗?

他一愣,把烟盒递给她。一支就够了。她轻言细语的,生怕惊动了两边老人,在黑暗中吱呀一声,进了洗手间。

再吱呀一声,他知道她出来了,进屋睡了。

想来,这是他们第一次交谈。在入院近一个月后。之前他也在隔壁吧?没注意过。哪能注意到别的呢?光是个妈就让她两只眼睛不够盯,四只手脚忙不停了。白天还有别的病号呢。福田人民医院条件尚好,病房是三人间,另两位病人白天挂水,晚上回家歇去,所以夜里倒是宽敞,陪护的不愁床位。逐渐地奔正月了,白天人也少。护士安慰她说:你这横竖快了!不像那十七床的。她嘴往隔壁一呶:都住三个月了,还不定要耗到什么时候!

她的神思,正是随着这一呶才注意到隔壁。三个月是什么概念?母亲在这里住三个月会不会要了她的命?反正呆了不到一个月,已经真真切切要疯了。

半夜扶母亲换褥子,冷不丁冒出一句:乔没打电话来,手机都关了。语气哀怨。借着走道的光,子夜万籁俱寂。她在半梦半醒之间冒出的这句话没头没脑,前不着村后不搭店。母亲没有作声。她不是故意的,不是想表达什么说明什么,没有经过大脑,如同晕船时的干呕直接从喉咙里滚出来了。

这是她第一次对母亲说起乔,其实有很多次想说,而且母亲也想跟她说说乔,但她们想说的方式不一样,所以一次也没说。没说的原因是两个人舌尖都含着弹药,生怕把自己或对方给点着了。

乔是有妇之夫,目前未看出任何离婚的意向。她想,之所以沦为现状,大抵由于自个儿的懒吧。在未婚男中选择一个太费脑筋,有必要进行一番挑挑拣拣,结果反而是畏缩了,没提防围城内的人施舍关怀,总以为那个偶然,算不得数的,人家院里的风景偷偷赏个光,哪知一天两天,一次两次,居然习惯了,抛不开了,身陷囹圄。

女儿此态,当娘的怎不忧心?但当身受叵测一蹶不起,却是她忙前忙后,心中万般责怪却是一时不便话出。

她却是又想说什么呢?住院一个月,乔起初打了个照面,隔着电话指手划脚一番,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疼。颈稚疼。每一次扶母亲起身,都是把头伏下去,让老人环着她脖子坐起,久而久之颈稚吃不住力,身体像一块破了洞的抹布,却还在努力地打扫着残局。

偶尔的问候被她不耐烦打断,或是有时手上正忙着,便疏忽了回复短信。摸出手机来看,上一次联系是三天前的一则微信:好好的,安。她想笑,多么美好的祝福,便自顾自过好日子去了。

此刻的他,应该在落幔低垂、暗香弥漫的家中,枕边有妻子均匀的呼吸吧?节前这段时间,无非开着车陪妻儿在各大商场血拼,拎着花花绿绿的礼盒、购物袋,朝气蓬勃奔小康的一家三口形象。她不是一个物质的女孩,极少向往橱窗的华贵,曾经他送过一条铂金手链,她乜着眼欣赏片刻,说:仿得蛮真的哈。气得他脸都绿了,殊不知她是以这种方式维护残缺的自尊。

突然一阵低沉的咆哮响起,是隔壁房:你死!你死也要拖我当垫背!她一惊,却没有起身,发生什么了?听得出压抑,却包不住郁结,黑暗中宛如平地一声闷雷。

她平时只抽薄荷,细长的女士烟,翘在兰花指间,像若有若无对惆怅的抒发。倒是进了医院被结结实实地碰撞,大团的焦虑需要被点燃。但不敢让母亲看见,只好躲在阳台、洗手间。两边老人不便走动倒是无妨,他有时闻到飘散的烟味,大约心中画了个疑问号。

她心中最重的石头落地了,手术没有出大的并发症,一些小不适应只能慢慢克服,最糟糕的是膝盖无力屈伸,手术前能动术后居然动不了!医生检查说没有伤及韧带,加了个紫外线灯照着活血散淤。她给母亲揉腿,一双手机械地动作,眼睛盯着墙上的壁挂电视,有好几次走了神。在家她从不看电视,近来却痴迷得很,专拣乐翻天的综艺节目,咧着嘴跟着笑。好像那电视屏幕是一盏窗户,通向外面的世界。

每一天如此雷同,虽然每天遇到新问题,她快撑不住了,年轻的西医也受不了老人唠叨,邀来了中医会诊。母亲见了中医如同见到亲人,倾诉着种种不适:丁字鞋穿上脚踝疼喽、皮肤绷得难受、汗水浸湿了伤口……她在一边听着,才知道母亲日日夜夜有那么多不舒服与顾虑,却都忍着,也懊悔自己三天两头擦枪走火。她去阳台上默默舀一碗粥,电饭煲煨的红枣薏米,取勺子喂给母亲。恰巧他从阳台经过,眼神一扫,可能刚好瞅见这幅贤良的模样。

立马过年了,索性安下心来把消炎的程序打完,再说出院的事吧。反正无所谓,家里只有她和母亲,过年不图热闹。隔壁的情况却有变化,她是听护士闹嗑的,那老人偏瘫五六年了,不止一次住院,次次一住三五个月,一儿一女倒还厚道,儿媳妇伺候不了,带着闺女走人了。呶,那男人落了单,一准让她妹子在家过团圆年,他蹲这儿守着。

那晚的咆哮过后,他恢复了孝子形象。胡子拉喳的,眉头疙瘩拧得更紧。任谁也会这样的吧,她无端地有些心疼。看他总是一幅懊恼,肯定愧疚于对父亲的愠怒。可是年前二十八,隔壁的咆哮又一次发生了,比上次更猛烈。她和衣而起,不知是否该出面劝,一晃眼看见月光下母亲的脸,分明挂着泪滴。她语噎了,不知怎么去劝。

到底还是应该出面的,显得不闻不问,最终惊动了护士。人家倒是见惯不怪,只是作惜了“孝子”之名,关键是老人家觉着没面子。她想起母亲的泪,一定是为老人而流,而她心中却在为他辩护。任谁也做不了更好的,无非他一个男人,又不像女人嘴碎,闷葫芦冒火呗。她嘀咕着,总想把这层意思表达一下。这天晚上母亲歇得早了,她拐到阳台敲那边的玻璃门:借个火。

他拿了给她,说:抽烟不好。

嗯,我知道。她说:你别吼你爸了,大过年的。

年三十晚上礼炮四起,寂静的病房不至于寥落,挽起帘子让老人看窗外,一朵朵烟花像缤纷的笑脸。她抓了一些糖果过去,他妹子送来保温桶装的三鲜水饺,这个年凑凑合合,倒也不失甜甜蜜蜜、热气腾腾。看过烟花看春晚,与全国人民天涯共此时,老人被本山大步逗乐了,“难忘今宵”的妙曼歌声以后便宽慰地睡下。新年了,她立在在阳台,恍惚觉得应该有些新打算。此起彼伏的炮声伴随着天空中时而斑斓如画,多么奇妙,从来也没有想过在病房看烟花吧?哪怕在偏僻的住院楼,它也像是不偏不倚朝你奔袭而来,像最幽深最墨迹的心底绽放的魁艳,在一片暗哑的原野豁豁朗朗地开放。

不经意间,他也站到了身边,夹着烟,共同凝望着这一方灿烂。

真不错。她说,这楼也高。

新楼,才用了四年,硬件不错。

是啊,中央空调、壁挂电视,哪儿找去?

他俩舒了口气,好像达成了共识:处境还不算太糟糕。

你妈情况怎么样?

打完这个疗程,说不定出院。

出院好啊。他长叹一声。她不知怎么安慰,手指拔拉出烟盒。

住那么久,换我是受不了。

我还有妹妹妹夫轮换着看,你只一个人,更辛苦。

她拿烟的手被他捂住。少抽点。他说,

他们僵持着。与此同时,一朵烟花升起,碎裂的花瓣似飘零至肩头,他突然丢下手中的烟,凑近,以灼热的嘴堵住她的唇。

她闻到了浓郁的烟香。她吮吸着,在黑暗中,仿佛在与身体的瘾作无声的械斗。

初五,母亲打完针办理了出院。这后几天是平静的、友爱的,互帮互助,她跑上跑下办手续时给他留个手机号:有事拔我电话。

末了没用完的牙膏肥皂餐巾纸一并留下,用了一个月的暖水瓶水桶衣架保温袋,一古脑留给他。

你看看,我哪拿得了这么多。

他却不接受。你再回来拿嘛,我帮你保管着。

她一直悟着这句话。回家后,邻里街坊来看母亲,都说多亏了闺女。又劝她找个老伴,到老有个照应,互相帮衬着省得儿女操心。

母亲叹气说:都这把年纪了,谁不是一身的病?想不给儿女添乱想得简单,多添一个老人,还不多添一口麻烦?

乔又来电话了,大年十二碰巧是情人节,早早儿地把花和巧克力送过来。一般二月十四那天,都猫在家里做良民。

她却像一只猫,潜入了二月十四的夜。

住院部寂静,里面很多空床,如果没地儿睡的话,来凑合一晚也是可以的,不见得会被发现。

住了一个多月的病房,推门进去,尚未进新病号,从玻璃门拐进阳台,再敲他那一扇:借我个火好吗?

他握住冰凉的小手,拖她到阳台,避开老人视线。

他们互望着。她想,其实胸中尚有大团的忧郁,确切地说是需要借个火来点燃。(完)




  • 标签:借火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段作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城西打赏了1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江云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江云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艾勤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4/11/02 02:56:41

    固执地喜欢细微的一切,也容易被细微的瞬间或细节的被发现而打动。然而当细微被提取得多了,便会觉察它有害的成分,我相信这是沉溺细节的并发症。就像这篇小说,一段晦暗的婚外情,一个偶遇的男人,一系列不经意间滑入轨迹的细节,被恰好的情绪赋予的那一层无法言说的色彩,终于在除夕夜璀璨的烟火中,由温度的击袭和乔的敷衍的反差推向了后续的发生。尽管借来燃尽胸中忧郁的火焰仍存未知,但温暖已漫延开来。我依然喜爱这样的故事

    分享到:皮九花2014/11/03 10:11:37

    小小的心火,因为这份懂得,而得以蔓延。谢谢老师!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4/10/16 15:14:55

    这一篇其实蛮有温度的。城市里其实每个人许多时候内心都涌动着火焰,当在同一环境下,相互点燃是很正常的事情。借火,其实不是“借”,是“点”,是自己的“火”却燃烧别人的“火”,韩国、法国不少伦理电影有类似的情节,琐碎的生活,人物平凡,推动故事的正是人物内心最深处的泛起的情感。这篇小说叙述从容,不温不火,还带点冷色调,显示出作者较强的语言功底,是一篇比较中正扎实的短篇。

    分享到:皮九花2014/10/17 08:33:22

    谢谢评委的点评与打赏。在邻家如云的佳作中,能得到您的表扬和激励,我深感荣幸。

      回复
  • 分享到:江云飞评委660积分2014/10/01 19:25:23

    病房隔壁的男人,面目模糊,甚至连名字都没有一个,但在除夕烟火的光亮中,他却是具体的真实的,有脾气,有温度;另一个叫乔的男人,虽一直未正式出场,但婚外情男人双面人的形象,通过潦草的问候,情人节前夜的花,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展现得淋漓尽致。一个徘徊在挣扎在混沌在懒惰在一段婚外情泥沼中的未婚女子,爱曾经是那么的晦暗不明欲罢不休,以致在日复一日的惯性中成了蛛网中的飞虫。借个火真的能让她的爱再次点燃吗?

    分享到:皮九花2014/10/01 20:50:21

    评委老师看稿无数,却解读得如此深刻,真让我汗颜。

    分享到:廖令鹏2014/10/17 09:27:24

    扎实写,广阅读,俺们读者是看得到的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4/09/30 23:02:07

    一个屋檐下两个孤身男女相遇医院病榻前,都是为了照顾各自的父母,同病相怜产生的微妙情愫,通过借火这个小小的细节,把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心系在一起,整篇写得流畅又干净利落。一丝火光激起了两个身处逆境男女的丝丝温情,一份理解与体谅可以点燃希望的火苗,把彼此压抑的那份失落熔化,相互取暖总是好过一个人的艰难苦涩。叙述也是不温不火写得不事张扬,却是一点点渗透展开,最后见好即收,让我们感觉到传递的那份暖意在弥散。

    分享到:皮九花2014/10/01 08:04:25

    谢谢评委,昨晚临睡前手机邮件显示被提名打赏,很开心。评委老师深夜还在工作,敬业,再一次致谢!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4/08/11 15:16:34

    这篇明显比作者的另一篇文章《信骚扰》写得好。虽然是写老人的病疼,主人公不堪的爱情,但底色是温暖的,相似的处境让两颗心越走越近,胸中块磊,还有隐在暗处的情愫,通过“借火”来点燃。整个叙述是收着的,点到为止,男主以侧面描写为主,形象模糊,但并不妨碍女主对他的关注与牵挂,两个人在除夕烟火下的一吻,美好得让人心动。借火,深有意味,向意中人借一点温暖、光明、希望,驱走寒冷与阴郁。

    分享到:皮九花2014/08/11 23:02:51

    评委的眼睛真狠

      回复
  • 分享到:刘菡萏8010积分2014/11/03 01:51:02

    看这篇短篇小说,有点像看法国电影短片,一男一女,在热闹的节日却只拥有共同的灰暗生活,两个人默默地贴近,彼此温暖,哪怕只是一朝一夕,却又何妨,人是那么孤独可怜的生物,为什么这一点点相互取暖也要谴责?我十岁时,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医院照顾生病的父亲,医院留给我的那种沉痛与可怕感,一直伴随至今。我能理解人在孤独无助的环境中彼此寻找慰籍的愿望,就像在雪野上快要冻僵的两人不顾一切的取暖。借个火,借点温暖。

    分享到:皮九花2014/11/03 10:26:31

    谢谢。真的,在医院,在生命的沉重面前,人往往会盯着电视上平时从来不看的娱乐频道,那种对生命的眷恋、对浮华的迷恋非常明显。更何况人的内心深处,有着对真情的追问,对爱的向往。谢谢你注意到我,一个外来姐

    分享到:刘菡萏2014/11/03 17:30:47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5
  • 78000
  • 2
  • 420
  • 信骚扰
  • 时间:2014-08-01
  • 点击:2539
  • 评论:3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