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疾
    有疾……

小晴有一天跟我说,人有病,治不是最好的办法。我问,那什么才是最好的办法?她说,是忘了它。当时我点了点头,觉得小晴说得有理,人有时真不是被病死的,而是被吓死或者忧虑至死。可是,要忘了自己的病,谈何容易,除非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有病——尽管如此,有人还有疑病一说。所以,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上医院,然后主动跟那些冷漠的医生说:“你好,帮我做个全身检查吧,我想知道有没有病。”我觉得,那种人,才是有病的。

当然,我也确实没什么病,感冒发烧啥的,我不上医院也不上药店,我会让它从哪来滚回哪去,像只被漠视的狗一样灰溜溜地走。我算是一个健康的人,但我的妻子也会质疑我,说我是徒有其表,中看不中用。我知道妻子说这话是在影射其他,自从和小晴好了之后,我就很少和妻子做爱了,即使做,我也能在脑海里幻想各种意淫对象(不会再是小晴),让自己早早瘫软下来。妻子有了意见,问我是不是该去医院看下。我发了脾气,我说有病的人才上医院,我没病。

我的妻子叫安红,和《有话好好说》里那个叫瞿颖的演员演的角色同名,但她没有瞿颖高,算是矮个子,有时抱着她做爱总感觉是抱着一个孩子,心里会浮升一种罪案感。安红蛮厉害的,至少我这个小家庭离不开她,但她还是有点怕我,尤其是我生气的时候。

说到小晴——小晴曾经是我的学员,那时我在福田一家驾校当教练,带了一年学员,其中就遇见了小晴。她应该还有一个姓的,只是她没告诉我,我也没问,如今都这么熟了,叫习惯了,也懒得问了。当时小晴有点紧张,她说如果不是母亲逼着她来学开车她保证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要来碰这样骇人的大机械,她又说传说中的教练都是恶人,脾气不好,辱骂不说,还会打人。她悄声问我:“你不会吧?”我故意绷住脸,吓唬她,突然又笑了。她也笑了,是个很好看的姑娘,尽管牙齿长得有点歪斜。我承认,那一刻,我便喜欢上了小晴。自然,她成了我那一年中唯一用心教的学员,唯一没骂过的甚至都没拉过脸变过脸色的学员。后来我工作的驾校倒闭了,老板卷了学员不少钱跑路,其中就包括小晴的。那时我们已经是好朋友,我为老板的行为向小晴表示道歉,她却说:“这样正好,没拿到驾照,我就不用再碰那个大机械了。”她一直把车叫做大机械。她其实已经能驾驭大机械了,而且还蛮不错。

我们具体是哪一天有了身体上的关系,这事我倒给忘了,比较该死,关键是那天晚上我喝了不少酒,所以,脑袋瓜处于半停机状态。当我进入小晴那窄小的世界时,我那半停机状态的脑袋一下子就全停机了。如人临死前想到的是什么,我停机前,想到的不是妻子安红,却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那时还一岁不到。

小晴跟我说人有病最好是忘了它时,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了。其实我为小晴的话愣了一下,以为她话里有话——她是不是知道了我女儿的情况。我转而又想,不可能,我并没告诉过她我女儿一丁点的信息,即使喝醉了,我也会死死守住这个秘密,就像人可以强迫自己在没有闹钟的时候准时醒来一样。事实上,除了我和安红,以及那个北大医院的医生,没有第四个人知道我女儿的情况,哪怕是任何一个亲戚。这些年,不管是不是这个原因作祟,总之,我们都没回过老家。想想,一家三口已经在园岭村住了五年。这里没有邻居,没有可以往来的朋友,偶尔推个童车到楼下的公园逛一圈,他们还得为女儿的美丽感到惊讶——我的女儿好看极了。当然,谁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竟然会听不到任何声响。是的,我的女儿是个聋子,未满三月时受到一次未知的激烈震荡,双耳上半规管破裂,自行修复的过程中和脑液沾在一起,把听神经包围了,发挥不了作用。这是当时查到的唯一症状。医生说她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一点也听不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医生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就像一个人一大早起来再回想梦里所见的事物……后来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尝试着重演医生的比喻,真的神奇,尽管梦里多么喧嚣和歇斯底里,一觉醒来,在脑海里回味时,它们便会寂静得如同一出默剧。我觉得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医生能去当一名出色的作家。好了,我得好好想想小晴的话,不要急于去回应她。小晴是在劝我忘了女儿的病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她还真是一个天真的好女孩。

医生说可以做个人工耳蜗,把20厘米长的细电线穿过患者耳蜗饶过听神经……医生的话我一知半解,尤为反感他把我女儿称为“患者”,我根本就没听他在说什么,仿佛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我中途打断了医生的话,问他:“需要多少钱?”是的,这才是我关心的。医生显然被我的无礼打断而感到恼火,他还有更多的知识和术语要灌输给我。然而他不得不回答我的问题:“最少四十万。”他用了“最少”一词,显然是不止这个数目的,接着他又补充一句:“除此之外,毫无办法。”

是的,除此之外,我也毫无办法。我和妻子安红经过短短一夜的商议,最终决定放弃治疗。作出这个决定时,我们夫妻俩几乎同时舒了一口气。是啊,一年来的奔波以及心理上对未知病情的恐惧和煎熬,终于随着那一刻,全部放下了,全部消失了,仿佛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仿佛女儿从未遇到过什么疾病,仿佛一个疑病患者突然被告知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还很强壮……

好吧,我承认我已经忘了女儿是个病人这一事实。安红还在坚持奇迹的发生,她每天用口型教女儿发音,女儿竟然也能发出断裂破碎的音节,那纯粹是一个哑巴所发出的声响,只是少了一个成人哑巴伴随的纷乱手势和痴傻表情——我的女儿还是可爱的。我的恐惧正好来自于女儿的成长,我害怕成长让她慢慢丢弃了可爱,慢慢长成了一个哑巴那样让人厌烦和害怕的痴傻模样……她也只能这样。我甚至不敢面对女儿的眼睛,总觉得她看透了我的一切,包括我和小晴的关系。

我对小晴的了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实只限于她的身体。她的皮肤其实并不完美,至少没那么白,还遗留下不少生活磕碰的痕迹。她几乎能说出每一个疤痕的来历,如数家珍,哪一个是小时候长了痈疽,哪一个是跳格子时摔到的……“这个是我妈打的。”小晴指着手臂上一个类似幼时打卡介苗留下的田螺形状的疤痕。当然,它的面积稍大,乍一看,像是手臂上爬走着一只蜗牛。“我妈把一块烧红的碳压在上面,我永远记得当时那种痛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蜈蚣钻进了我的肉里,可它瞬间又消失了,却又无处不在,我感到麻木,同时又害怕更大的痛疼会突然发生……你明白我讲的吗?”小晴搂住我,瞪着两只大眼珠看着我的眼睛。那一刻,我感觉她和那个医生一样,其实都走错了道入错了行,他们完全是当作家的料,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质:能形象地表达生活的苦痛,而不是大声喊,嘶吼,歇斯底里。毫无疑问,小晴有一个凶狠的母亲。

小晴并没有和她的父母住在一起。她的父母都在关外一家电子厂上班,据说一个当保安一个当清洁工,在那家工厂工作七八年了,老板是他们老乡,待他们还算不错,工资能维持在深圳最低工资标准稍上,年末晚会抽奖,每人也都能抽一台贴着三星标志的山寨手机。小晴却不喜欢关外,她觉得那不算真正的深圳,即使算,也是深圳的乡下,就如一个村庄相对于县城一般。也算有本事,初中学历的她竟然能在京基100找到一份前台文员的工作,那是一家理财投资公司,位于大厦52层,小晴在上面几乎能俯瞰整个深圳——她心目中真正的深圳。小晴以能天天居高临下俯瞰深圳而沾沾自喜,时常跟我分享那种不一样的感受:深南大道就像是一条小溪,而那些密密麻麻的车子,正如溪水里逆水而上的鱼儿;至于梧桐山、莲花山……几乎已成盆景。“当你看见一座要费劲全力才能爬上去的山突然成了眼皮底下的盆景时,那种感觉是怎么样的,你能理解吗?”她每次说起都是那么激动,声音还能听出明显的颤抖。我真的难于理解她的激动。我总是笑着点点头。我说:“那感觉是不是这样——有一天,当我有很多钱了,我要老板蹲下来帮我擦鞋。”我承认是作了一个蹩脚的比如。显然,小晴没能反应过来,她沉吟了一会,突然说:“我可没这样的想法,虽然那老头一直想打我主意,可我还是感激他的。”说完她仰着头看我,那表情,显然是在问我:“你吃醋了吗?”

小晴和她的香港老板的那点事,她早就当玩笑说给我听了。要说吃醋,倒不至于,但担忧,还是有的,毕竟人家有钱,而我只是一家批发部的货车司机。然而我又凭什么呢?小晴是我什么人?我又有什么权力和资格去阻止她追求更好的生活呢?这是一个悖论。我这人倒是有个优点,想不明白的事情,一般就不会去想它。趁着送货的空口,我会直接把货车开进小晴居住的小区。那套二室一厅的大房子是香港老板租给小晴住的,华强北,难以想象,租金是多少,然而香港老板却一步也没来过,他纯粹得像个浪漫爱情故事里的小少爷,竟想着慢慢打动心仪人的人。每次我和小晴在那个大房子里做爱,从卧室弄到大厅,再从大厅弄到厨房,有时还可能弄到阳台,当我把赤身裸体的小晴压在阳台的护栏上时,总会有一种错觉:香港老板就站在楼下,平静地看着我们像两头疯狂的野兽。兴奋的同时,我难免也会有愧疚感。我跟小晴说,如果两年前那个驾校不倒闭,你顺利地拿到了驾照,并顺利地当上了香港老板的司机,如今在这里和你做爱的,一定就是他了。小晴看着我,她肯定不能想象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联想。她对此有些生气,认为我是在戏弄她的感情,同时也一并怀疑了她的品味。

“最近不是有个电影,就叫《天注定》——”小晴俏皮回道。

她赤着脚,当然也赤着那不完美的身体,回到卧室去拿她的iphone5。她似乎一刻都离不开微信圈,有时做到半途,微信一响,她也能爬起来先看过微信后再继续。在这点上,我感觉和她有着深不可填的沟壑,因为手机对于我,除了通话,别无他用,即使是短信,一年也发不到几条。小晴却把手机当成了全世界。

“我骗了我妈,说教练说我天生就不会开车,不应该学开车,纯属浪费钱。”小晴回了几条微信,才抬头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已经在窗台边上抽烟了。她原则上是不许我在她家里抽烟的,实在要抽,就必须把头伸出窗外,每一口烟都往外吐,弄得我像只偷腥的猫。

我问:“你妈信了?”

她说:“爱信不信,我可不想按她想的做,她想让我当小三,我才不干呢。”

我看着她不说话。

她显然明白了什么,补充道:“我可不是你的小三,你又没钱。你别美。”

  • 标签:有疾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吴春丽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素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素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城西打赏了100邻家币
  • 王元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成茂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成茂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胡帝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江云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江云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Noting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浅尘尘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游利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4/11/02 14:00:14

    现代社会里的每一个人内心或多或少都有疾病,为了让自己好起来,人们选择抓住能够抓住的,譬如“我”和小晴的婚外情,譬如小晴和香港老板的暧昧关系,譬如安红对“奇迹”的坚信不疑……在作者流畅的讲述中,读者在“疾”的疼痛中还是能体会到一点点的温暖。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1/02 08:30:39

    这几年陈再见的写作稳打稳扎,后劲十足。从他的不少作品,可以看出他的勤奋写作,是怀了真诚的态度。这篇《有疾》一如他的众多作品一样稳健有力,在从容不迫不疾不徐的节奏里,将小说叙述驾驭得挥洒自如,犹如剥洋葱般展示出人性冲突和隐秘心灵,从而隐喻出当下都市人群的一种病相。

      回复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4/10/31 18:02:58

    陈再见在创作上的进步是飞跃式的,也是惊人的。有疾这篇小说的出色,充分地印证了他的变化和提升。疾病作为贯穿通篇的引信,实际是一个带有隐喻和标本性质的意象,疾病作为故事前行之舟所负荷着的是人的生存姿态,有实之疾与无实之疾交错杂糅,凌厉地将人性的复杂和面对现实的无措与逃脱表现得充满张力。文本在思想向度与文学意义上都颇具价值,此时诸如语言、结构等技巧已变得不重要,优异的构思与文本深度的光芒已足可覆盖一切。

      回复
  • 分享到:王素霞评委550积分2014/10/29 16:22:18

    小说表面上是在写一种城市生活中的“痛”:疾病的痛、母女间辖制的痛、夫妻间冷漠的痛、父女间沉重的痛和情人间绝望的痛,实则显露了各色人等不同生存景象的病状。推荐!

      回复
  • 分享到:王元涛评委940积分2014/10/08 22:15:17

    传统上,“有疾”二字前头,还有两个字“寡人”,这意思就变了,但是不离题。用成龙的话说,天下男人,哪个心里不住着一个齐宣王?只是,当有疾真是有疾时,我们民族本质上缺乏宗教感的短板就暴露出来了。在小说中,疾病几乎在损耗着每一个人,他们的内心却无法生发出强大的力量来保持头颅与四肢的平衡。是的,我们的内心,无依无靠,个个都是孤儿。而结尾,用一种有疾来拯救另一种有疾,可能也只是我们不敢放弃的温暖亮色。

    分享到:陈再见2014/10/10 14:10:27

    谢谢评委。

      回复
  • 分享到:唐成茂评委690积分2014/10/08 00:36:40

    我对陈再见作品的整体印象是:行文妥贴,创作严肃——他是一个极具洞察力的作家,时常能写出令人严生微妙共鸣,能非常准确地捕捉到那些渴望和失落的情景。我认为,短篇小说对于人物的情感,性格的设定胜过小说情节或者说故事本身——从这个短篇来看,陈再见在表现情感和性格方面都做得很到位——细致,流畅地刻画了两对母女难以言说的情感。那种阴影是生活的无可奈何和别无选择,甚至于无关习俗和情感的限制。

    分享到:陈再见2014/10/10 14:10:41

    谢谢评委。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6
  • 49700
  • 8
  • 1250
  • 有疾
  • 时间:2015-04-08
  • 点击:11185
  • 评论:18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