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般若波罗蜜
  • [42] [0]


北京时间,十七点整。

房子的透音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厅门和房间门都关上了,楼底下的嚷嚷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我醒了,隔壁的人把门关上,又打开,然后又关上,我想伸出头去问候一下他们:你们有毛病吗?

今天是五月十二号,昨天是五月十一号,昨天是我在深圳见过雨下得最大的一天。从窗户往外面看去,楼下街道上的泥浆已经被太阳晒成半糊半干了,黄色遍地,满目苍夷。下班回来的时候,我给深圳供电局95598热线打电话,话务员用标准,甜美的声音告诉我,变电站在一个小时前已经修复好了,但是这一刻,我离开窗户,爬下床,按了一下开关,灯没亮,我确信我住的这栋楼,依旧没电,既然没有电,肯定也没有水。

我打开门,看见楼梯道跟楼外面一样,也是黄色,楼梯道尽是黄色的鞋印,从纹路上来看,有耐克的,有阿迪的,有安踏的,有鳄鱼牌皮鞋,当然,我认为印上鳄鱼牌皮鞋鞋印的鞋是假冒的。我那印上鞋印的鞋子肯定是正版的,凡客69块包邮的高帮帆布鞋。

我还在辨认鞋印的时候,旁边的胖女人从屋子里抱着一个硕大的布娃娃走了出来,我侧身给她让道,她看了我一眼,嘟囔了一句:搬走搬走,这个月都第几次停水停电了。

我对她嘴里说的事毫无兴致,我在想,那么大的布娃娃在房间可以搁哪里?

今天是周一,楼外面的黄泥巴估计晒上今天一天,明天就会有人来处理了,楼梯道的黄泥鞋印,很可能要这周周末才会有人用拖把拖掉。这里不是宾馆,我们都会在这里住很久,最少的得有一个月吧,有些人就会住很长很长时间,例如我,已经住了两年又十八个月,但是我们不会去清理楼道的垃圾,脏污,绝对不会有人干这事。我们每天都加班,周一到周日,哪天不是连轴转。即便是昨天,雨大得淹掉了好多辆车,公司很人道地发信息说夜班的同事可以不去上班了,但是我还是叫了一辆电动车,从堵在路上的铁壳中间穿插着往公司去,二十四岁以后,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就是放假,放一天假,我就会感觉到本该属于自己的两百五十块钱被人偷了, 钱被偷走了,我会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就算是放假,我认为也不会有人打扫楼梯的,即便是自家门前那小小的一块地。关上门,我可以指着放着一张床,一张四方桌,一台电脑,一个十块钱的塑料桶,一台电风扇,一个电饭煲,一台美的电磁炉和两三副碗筷的地方对自己说:This is my room.但是绝对不会站在楼下跟别人说:喏,我家在这。

我关上门,我坐在客厅的沙滩椅上,忍着一泡尿,我不敢解手,一是没有水煮茶,二是没有电煮茶,我怕撒完之后,我会渴。三是怕尿完之后没有水冲厕所,味道太熏人。我盯着伸手可以摸得到的天花板说,不知道还有三个小时该做点什么,没电,电脑不能用,上不了网。打不开腾讯新闻首页,我感觉自己跟世界失去了联系。

其实世界又什么是属于我的呢?

出租屋综合管理员是个戴着眼镜长得秀气的小伙子,每隔十几天就拍我的门问我:xxx,还是一个人住啊?我给他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有一次他在小卖部看见我,请我喝了一瓶罐装的美年达,跟我聊了一句:X,也不在富士康找个妹子。我服务的富士康公司在福田保税区原先有一个大工厂,陆续退租,现在只租着两个比钱柜大包间再大一点的房间,一个连环腿扫过去能把全部人扫趴下,我找谁发展去?

在很久之前,我的床铺来过一个女人,她在这里短暂地借宿了一夜。哄她来之前,她给我说了一百次叫我等一会儿不要乱动。等我去脱她衣服的时候,她开始说第一百零一次和第一百零二次,但是她的手很配合地举了起立,让我顺利地脱掉了她T恤,然后还在我解不开她胸罩的时候大大方方地帮了我忙,我这才知道,电影里描绘男人第一次脱女人胸罩时很笨拙,是对的,现实中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很高。

也许也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我表现得很不好,也许跟她配合的也有关系,我去摸她脖子往下,肚子往上的器官时,她就说:还不是都一样的。

她一说这话我心里就想笑,假如我清醒的时候,我会评价她没有情趣,智商低下,甚至可能会认为她这个女人很庸俗,虽然咱俩的尺寸都差不多,但是你也不应该这样说啊。但是这个时候,我用于思考的器官不是大脑,所以我心里产生的排斥感并不是那么强。不过我心里发笑了之后,血液又从那个部位游离走了。在两个小时内,我一次一次地恢复到战斗状态,但她一次又一次地讲出那些可笑的话,让我没办法专心。如果她是我花钱叫来的,我绝对会一脚把她蹬出去,但她不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发展于流水线边上,我在流水线边上闻着她的汗味夸她香,说她像仙子,我确实说了违心的话,但是大半夜,在某些激素的作用下,足够让一个第一次嗅到猎物味道的猎人失去理智,欣赏水平也会大打折扣。

等我调解好心态,足可以反抗外界的刺激,专心应付人生第一场战争的时候,她没有了兴致,她花了半个小时用别的部位帮了我忙。

离开我的床之前,她亲了我的左边脸,然后又亲了我的右边脸,在然后重复了我们在车间搂抱那一刻对我说的台词:你长的真帅。我正庆幸着这是友谊再续的信号,她站起来套上那八公分的高跟鞋跺了跺脚,说:瞧瞧你猪窝,又小又脏。

她教会了我解开女人背后那个扣子之后再也没有来借宿过了 ,往后我再也没有机会使用过这个本领,这本领白学了。


整一个白天还好,我睡的比较踏实,没听见有什么动静,说明楼里人民群众的情绪还比较平静。到了这个点,人民群众的情绪上来了,人民群众劳累了一天,现在要做晚饭了。既没水,又没电,怎么做晚饭啊?两样缺一不可的东西一起缺席,够折磨人的。不过他们的声音也不是特别大,像两公婆在因为不能够让别人知道的事情而斗嘴,完全不像在表达意见。或许他们也考虑到了说话太大声,会口渴,但又没水喝,而且那样子像造反那样,很不好,没有人会认为你嚷嚷叫那是在表达意见,人民群众都是比较有智慧的,他们知道自己的意见没人听,原先井然有序的一切过不了多久,还是会井然有序。

幸好我不做饭,单身汉,基本都这样吧,当我买了好了全部炊具之后,发现自己做饭的成本比出去吃还要高的时候,我就完全失去了做饭的兴致,谁也不愿意多花钱啊,而且还麻烦。

躺了一会儿,我洗脸,刷牙。我听见楼下群众们乱糟糟的叫嚷声变成了统一的质疑声,她的声音在也质疑声中传了上来。

她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我赶紧扔下牙刷,套上长裤,拿着手机跑到天台去。

过了两分钟,我站在天台上,听见了下面的拍门声,“嘭,嘭,嘭”,“嘭,嘭,嘭”,三下一组,两组之间夹着梅州客家方言发音的两个字;“老乡”,“老乡”。

我知道这是叫我的,但是我当作没听见,我继续看手机的小说,别人推荐路内的小说叫我看,说很好看呢。

拍门声并没有因为没人搭理而断掉,她继续“嘭,嘭,嘭”,她依旧跟以前一样很有耐性,一定要敲出个结果,我就听着她敲打出来的声音,在楼顶上看着路内的小说偷着乐。没事儿,那个门可以算是她的,但绝对不是我的,她敲坏了,只要我记得,绝对不用我赔,当然,万一我不记得了,而她记得的话,这个就很难说了。所以如果等下我看见门坏了,我一定要在手机的备忘录里面记录今天门是被她敲坏的,我只能够这样做,我能有什么办法。

住我隔壁的人听见她的声音,都跑出来了,大声地对她喊:怎么还没水,怎么还没电?别人再怎么大声问她,她都是用受苦受难之后的低沉的委屈的声音去回答,她说;没办法咯,坏了咯。

又是没办法,每次她都说没办法。

租户的声音再大,也只是虚假的气势,归根到底是敌不过她的,他们只能够叉着腰等着她处理好停水停电的问题,才能够做饭,洗澡,他们没有储水缸,我家就有,但在老家,这里没有,他们也没有发电机,他们甚至买不到蜡烛,一年到头,只能大卖两回的低廉商品,小区里面的商铺全部没有这类存货。他们只能够在天黑之后上床,我可以想像得到,对门那小夫妻甚至不能够过性生活,因为没水洗澡啊。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意不在意完事之后没水洗澡的问题,如果在意,那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声音太吵了,影响我看小说,我又爬了一层,爬到水塔边上,两只脚悬空。可是我刚掏出手机,她就在我脚底下叫我:老乡,你上去做什么,下来帮我一下咯。

我这躲猫猫游戏竟然一下子就输了。 哪个龟孙子看见我跑上来然后告密的?让我这么快就被她找到了。

又怎么了?我问。

她仰着头对我说:抽水机坏了,漏电。

我坚决地摇头:带电的活我不会。

没办法咯,帮我一下咯,老乡啊!她还是那么固执。

我真不会,关于电的知识,我就在初中课堂学了一点:I=U/R。这根本就派不上任何用场嘛。我可不想做雷锋把小命给搭进去。

没办法咯,帮忙搞一下啦,老乡。她还是仰着头看着我,嘴巴张开,神情十分悲苦,手里提着那个用了一百年的破绵袋子。

我瞄了她一眼,就继续看我的手机,不说话。我们之间交手已经很多次了,我早就知道制胜的法宝,一是理由充分,二是态度坚定,我才不管你说什么,我就是没有办法。

见我不理她了,她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了两个字:哎哟。摆着她那副受苦受难受委屈的样子,佝偻着身子,走了下去。

我下楼吃饭时,看见她已经把修抽水机的人叫来了。那人穿着破洞的百慕大短裤,磨掉了一小部分前脚掌的人字拖,发黄的白背心,头顶上的头发乱糟糟。唯一显得有专业性的就是他手里的那支电笔,得有两成新,这不用说,这人肯定又是她的一个老乡,她终于又有办法了。

吃过饭,我晃着步子,剔着牙齿,慢慢地走回来,天快黑透了,她的老乡还在楼的前面后面举着电笔跑,她举着手电筒跟着在楼的前面后面跑,我在隔壁那一栋房子的墙角站着,看着他们这个团队干活。反正上楼去,也不能玩电脑,不如等这半桶水的师傅修好了这不通电的问题,我才上去。

她这会儿压根瞧不见我。

她那老乡,那师傅,一边弄,一边还跟她讨论着,真的显得十分业余,她只会在那里“嗯”,嗯”,“嗯,嗯”的应着。也不知道这师傅是她花了多少口水才免费请过来的。

幸运的是,那时师傅把抽水机的线拆掉之后,把这栋楼的总漏电开关换掉了,终于把电接通了。

这是老问题了,还是总漏电开关的问题。我看见她递给那师傅新的漏电开关,跟原先一模一样。我心里在冷笑,这破玩意,绝对撑不过一个月。

搞完了,她对着那师傅说:要谢谢你咯老乡,我一老太婆,没办法咯。

  • 标签:家家有经难念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皮九花打赏了1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城西打赏了1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道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美人夜翻书打赏了100邻家币
  • 三言两语打赏了100邻家币
  • 艾勤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1/03 13:49:54

    作品中,作者通过诸多租客的侧面,展示了一群小人物的生活,虽充满艰辛和无奈,他们却坦然面对各自的命运。作者着力刻画了一个不怎么可爱的二房东形象,尤其让读者印象至深。作者尚属年轻,能将一个人物角色塑造得如此生动鲜活,显示出极好的写作前景。不过人毕竟是复杂的动物,纵观文学史上那些经典的人物形象,无一不具有多面性和丰富性,从这个意义上讲,二房东这个人物似也有向更深处挖掘的必要。当然这也是对作者的苛求了。

    分享到:艾勤2014/11/03 16:23:48

    领导批评的是!谢谢打赏~~~哎,领导,是不是给我那个《四十五岁出门远行》也鉴定鉴定~~哈哈,总觉自己能写的更好,看来还差得很远。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4/11/02 16:20:24

    从容不迫娓娓道来,呈现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特别可贵的是对人物的刻画传神、逼真。结尾处“佛经”的比喻使文本瞬间有了一个跨越性的精神飞扬!底层书写最怕陷入苦难、萎顿的絮叨中泥沙俱下,作者选材别致,对生活的忠实再现读来颇入人心,一句佛揭适时出现,递增了小说的魅力。

    分享到:艾勤2014/11/02 16:29:46

    辛苦了,辛苦了。最后一天还能收到评委肯定,真的太感谢了。

      回复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4/10/13 22:30:00

    这篇小说断断续续读了一天半。读完一遍,又读一遍。文字从容,不疾不徐。写最低微的底层生活,并无牢骚和痛心疾首,反而夹杂进星星点点的幽默,使得整篇小说读来有一种特殊的轻松。保持这样的冷静(旁观视角),再研究一下故事的递进(或结构),定有相对美好的写作前景。

    分享到:艾勤2014/10/13 22:38:47

    谢谢!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4/10/07 22:19:04

    艾勤是邻家的小字辈,他一亮相就颇有鸡立鹤群的感觉,很难得看到如此青春又有个性的语言表达。塑造的二房东抠门、算计、特别是磨缠的功夫,把个低层小人物为生活逼得发癫的酸腐之气,写得新鲜麻辣活灵活现,透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老太婆的“没办法”,“我”的苦逼生活何尝也是“没办法”呢!文字经他自如挥洒,写得率性真诚,仍有诸多不足,是个格局不错有些粗糙的毛坯房,还需精心布局打磨,是棵好苗子,看来还能吃这碗文学饭。

    分享到:艾勤2014/10/08 00:24:21

    评委大人这么一说,我心极为惶恐不安,那将手里文章匆匆处理的念头立马打消了,谢谢!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4/10/04 10:00:29

    艾勤是邻家平升起的一颗新星,我对他的文章有所关注。整体感觉,这小伙子的文章有特点,有想法,但还欠点火候,就像这篇文章一样。首先得肯定,能把一个二手房东写得如此鲜活、饱满、有血有肉,对现实生活也有所反映和揭露;情节很流畅,显示出一个写作者驾驭故事的能力。但这个人物缺少递进和层次,没有立体化地去展开,除了她的抠门、小气、爱占便宜,没有更深层次的挖掘,中间一些事情甚至有重复之嫌。另外题目和内容关系不大。

    分享到:费新乾2014/10/04 10:09:23

    其实是可以设计一下的,比如将其设定为一个向佛之人,经常诵念心经,开口闭口阿弥陀佛等,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却是另外一个样子,中间的对比、反差就很有意思。玩好了,还有黑色幽默和反讽的效果。

    分享到:艾勤2014/10/04 10:19:10

    谢谢帅哥评委的点评和打赏!我确实是只会玩点小情绪,还写不出好故事,希望下一篇参赛作品出来的时候再得到关注。

      回复
  • 分享到:天涯流云19010积分2014/10/23 20:14:21

    平实的语言朴素的文字,道出了二房东的抠门、贪小便宜等一系列的行为,形象生动逼真。从她那句口头禅“没办法”中,我们也可以深深地感到了她的无奈和悲哀:儿子成年不能自立,要找她要钱,而自己又没有社保,晚年生活没有着落:愚昧无知,为节省水电材料费总是购买低档货,算不清几个低档货比一个高档的还要贵,结果是费时又费力。由此种种,她的没办法导致了所有租户的”没办法“。作者生动描绘出一幅底层小人物的市井生活画面。

    分享到:艾勤2014/11/03 20:20:29

    谢谢谢谢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2
  • 24400
  • 19
  • 45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