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未央
  • [18] [0]


1

你来,我煲了汤。夜幕降临的时候,张潮收到苏云的短信。短信是他平时讨厌的命令的口气,但他已经身不由己。她是女王,刚开始交往,就统治了他。他就是那飞蛾,明知道前面是一张精心铺开的网,还是不由自主地钻进去,让透明坚韧的细丝绕住喉咙,再强健的身体也无法逃脱。

沿着游蛇一般蜿蜒的香梅巷,他第二次来到她的居所。那条巷子在梅岭,距离他租住的益田村有点距离。

她穿着一件薄软贴身的睡裙,更显出窈窕的身段来。一见到他,她就微笑,嘴角上挑的饱满的微笑,一种让他忘怀一切无法拒绝的美。  

他要去厨房帮她,她让他坐在床边的木椅上等。木椅旁是一扇朝北的大窗,暗红色的窗帘静静拉下。周围弥漫着妙龄女人卧室的清香,与音响里正播放的贝多芬田园交响曲交融在一起。

不一会儿,她来了,端着一只高压锅。高压锅的把手上围着防止烫手的湿毛巾。她摊开折叠桌,又去厨房找来两只小青花瓷碗。他想伸手帮她盛,却被她推开了。她盛了一碗给他,递给他一双竹筷。他低头,盯着碗里好大一会,里面有排骨和萝卜,还有汤,排骨和萝卜都是大块的,显得碗更小了。她也给自己盛上一碗,左手托着碗,右手捏着筷子插在碗里,朝他笑,笑得坦然又大方。他反倒有些局促不安。

看他不好意思吃,她笑得更开心了,说,赶紧吃吧,要把锅里的吃完。他已经吃了三碗,她又帮他盛上。他说吃不下了,她说男人就该多吃点。他终于把锅里的全吃了,连一滴汤都没剩下。她看着他揉着鼓起的肚子坐在椅子上,笑笑,端起锅碗去厨房洗刷去了。他就听见厨房里水龙头的声音,锅碗的碰撞声,他闭上眼睛,沉醉在那种温馨的声音里,感觉自己站不起来了,宁愿在这种声音里慢慢变老。

她收拾完,回到房间,搬开他刚才坐的椅子,要跟他伴着音乐跳一支舞。她的右手搭在他左肩上,左手搂住他的腰。他说他不会跳。她就教他,让他在自己伸脚的时候退回相对的那只脚。他还是不小心踩到了她,两个人歪倒在旁边的床上。他就感觉到她饱满的乳房和温暖的鼻息。他吻住她微张的唇,品尝她的舌。他压住她,她翻过来压住他,来来回回地翻滚。他的手就探进她的裙子里。她推开他,说这几天不方便,改天吧。

那是她第一次为他做饭,也是最后一次。同居后,他需要服从女王的命令,混在家庭主妇堆里,提着篮子去菜市场买菜,到百果园买她爱吃的沙田柚,做饭给她吃。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心甘情愿,想着自己的付出会得到她的赞美。久而久之,他感到自己跟香梅巷的菜贩子讨价还价是一种侮辱。他炒好菜,端到她面前。她放下手中的书,朝他笑笑,一起在折叠桌前用餐。她有时撒娇,撅着嘴,背着手,让他把肉丸夹进她嘴里。他刷碗的时候,故意刷的咣当响,觉得自己丢了男人的自尊,便拿碗出气。他不敢拿她出气,她用美和身体征服了他。

他终要走,从笼子里逃出去。在他那里,她再也当不了女王。眼泪汪汪地看他收拾背包,就扑上去,抱住他,脱他的衣服,也脱自己的衣服,用一个女人的方式挽留他。两个人都哭了,抱在一起,做了很多次爱,想把身体完全透支掉,都死去,这样他就不会逃走,她就可以永远当他的女王。

多少男人喝过我煲的汤?她自怜地说。

他背着双肩包,带着心碎和那点可怜的男人自尊逃出了房间。

走在香梅巷的夜色里,他觉那汤是迷魂汤,中了魔法,才对她又爱又恨。他决心不再找她,但不到一小时,他又返回来,去敲她的门。他想离开她,怨她不把自己当人,总是高高在上,又渴望再次拥有她,觉得自己没了这个女人就活不下去。他觉得自己是恶魔,明明和王姝一起躺在春天旅馆的床上,却不由自主地想起苏云,总是在和新女友在一起的时候想起前一个。 


2

王姝说再也不想去春天旅馆,总觉得有人偷看,拉上窗帘也无济于事,她说想搬到张潮的单身公寓去。那时候张潮已与苏云彻底分手,住在香梅巷的出租房里。他不愿意再回曾经住过的益田村租房,带着某种留恋。整个周末,他都在公寓里收拾打扫,心怀迎娶新娘的喜悦。那是在益田村租的毛坯房,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暴露着水泥的质地,水泥剥落的地方横着红砖,砖末子时不时会掉到地板上。虽然简陋,倒也算是一处可心的安身之地。他把床单、被罩、枕头套丢进了洗衣店,那些床上用品不知多久没洗了,早就变了色,散发着单身汉的颓废气息。拆枕头套的时候,竟从里面掉出一本皱巴巴的《金瓶梅》,那是多年前在县城读高中时在地摊上买的盗版书,竟然是全本,一直珍藏。没女人的漫漫长夜里,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读上几页聊以自慰。上高中的时候,同学绒在自习课上看《挪威的森林》,被班主任逮住,当场撕了个粉碎。那个戴金丝眼镜的人民教师义愤填膺地说,上课不好好学习,净看这些不健康的书籍,这是敌人卑鄙的文化渗透,你们这些熊孩子太年轻了,懂个屁。绒那时写得一手好诗,还没熬到高考就被学校开除了。张潮把小开本《高中政治复习指南》的封面撕下来,用双面胶粘到《金瓶梅》上,施了这障眼法,才得以在自习课上尽情享受阅读的乐趣。后来他在大城市里见了世面才知道,该书的全本要正处级以上干部才能翻看,平民只能看删改得七零八落的净本。读书跟职务挂钩,想必也是特色。

他从楼下的杂货店买来白色墙漆和刷子,想把房间内壁精心粉饰一番。王姝来了,拿把小刷子和他一起刷墙。难得两人那个周末都没外出采访任务,不用加班。

咱们是小小粉刷匠,粉刷本领强。他说。

那咱们把全世界都刷成白色吧。她欢快地说。

两个人精心刷墙,尽量把白漆抹匀。遇到水泥剥落的地方,就多抹点漆,尽量让墙壁显得美观一些。

她站在墙边,寥寥数笔,竟然勾勒出一个人影来,瘦高的身材,小眼睛架着副眼镜,高鼻梁,咧着张大嘴笑得比哭还难看,倒也算是惟妙惟肖。他第一次知道她还有绘画的本领,心里很高兴。

看啊,看啊,这就是你。她嘻嘻哈哈地说。

我也画画你。说着,他饱蘸白漆,在旁边的空白墙上挥洒起来,竟然是一个凹凸有致长发飘扬抿嘴微笑的裸体女人,又在那女人的小腹底部轻轻划上一竖,算是点睛之笔。

讨厌,我的才没有那么大。她拿杏眼瞅他,像画中的女人一样抿着嘴笑。

有没有那么大看看才知道。他扑过来,伸着胳膊作势要脱她的衣服。她便尖叫着在房间里奔跑起来,他在后面追,打翻了漆桶也不在意。眼看要追上了,她就捏着刷子朝他脸上抹漆,他也朝她脸上抹,搞得两人全身白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出了一身汗,她终于不跑了,他也不追了。他就脱她的衣服,她也脱他的,衣服扔得满地都是。他们脱净衣服,就赤条条地滚在地板上做起爱来,身上的汗水和墙漆融合在一起,别有一番味道。直到两人都尽兴,她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把刷子。

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板上,她枕在他臂弯里。他的心平静下来,觉得自己终于有个可心的女人,要成家了,不再漂泊。王姝虽然没有苏云激情似火,倒也温柔顺从,一个适合结婚的女人。他的眼前浮现出一方蔚蓝的湖泊,水面上飘着几片黄叶,漾着浅浅的波纹。

记得下次把我画瘦一点,我要瘦成一道闪电,亮瞎你的狗眼。她撅着嘴说。

瘦了有什么好,现在这样正有手感。他说着,另一只手按在她柔软如水的乳房上,轻轻摩挲。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推开那只手,咬牙切齿地说,拿开的你的臭手,你画上的人根本不是我,是苏云,我的才没有那么大。

胡思乱想什么,那就是你,我只是夸张了一些,又不是素描要一笔不差。他赶紧解释。

你就是和我在一起还想着她。她背过身子,面朝着墙,故意不理他。

他把她抱进卫生间的陶瓷浴缸里,灌满温水,给她洗澡。她就要故意惩罚他,没了骨架似的,任他擦洗。

他把她精心洗好,用澡巾擦干,轻轻放在床上,盖上新买的绣着龙凤呈祥的红床单,吻了她的额头,继续收拾去了。那样的床单,只有即将结婚的人才买。

室内的墙都刷成了白色,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终于有一个像样一点的窝了。


3

王姝确实是个不错的女人,烧得一手好菜,尤其是油煎荷包蛋,外焦里嫩,既美味又滋补。在深圳专家通过媒体喉舌声称深圳要进入后现代主义的时候,她还像传统女人那样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不正是好女人的表现吗?这正是她和苏云的不同之处,让男人轻松又省心。张潮下班回来,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不必像从前那样混在大妈群里跑菜市场了。他坐在一张二手家具店买来的单人书桌旁,翻看几本闲书。上学的时候,他也是坐在这样的书桌旁,读什么书都是体制预定好的,不能乱看。现在终于有了点阅读自由,恨自己读书少。那时莫言刚获诺贝尔文学奖,他便跟风买来几本莫言的小说,读着还不错,尤其是那本叫《酒国》的长篇,更是引人入胜。他身为记者,明白媒体是咋回事,报纸早就懒得翻看。王姝却有阅读报纸的习惯,订阅的《深圳特区报》如期到来。新闻系出身嘛,阅读报纸也是工作需要,无可厚非。

吃完饭,他回到书桌旁读《酒国》,读到肉孩一节不禁拍腿赞叹,莫言老师文笔好,想象也放得开。她却拿着份报纸过来,对他说,你看,报纸上都登了,深圳大学一文学教授说莫言长着一张村支书的脸,根本写不出什么好东西。他就笑了,说有些所谓的专家一无创作实绩,二无学术建树,就喜欢哗众取宠出风头,报纸也喜欢这些可笑的噱头。当她找出一本厚厚的《申论》让他阅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她是故意扫他的兴。

"别读那些没用的闲书了,好好读读这本,考个编制。"她说着,把那本《申论》丢到桌上,盖住了那本小说。

"不喜欢这种枯燥乏味的东西。"他把那本书推开,目光专注在小说上。

"你能不能现实一点?难道你想当一辈子合同工?福田区的房价那么高,以后日子怎么过?"她的声音提高了分贝。他第一次听她这样说话。书是读不成了,他不想吵架,就站起身来,搂住她的腰,抚慰她的怨气。

"宝贝,咱们现在不是过得挺好吗?"他的双手抚摸她只穿了睡衣的后背,试图用一场男欢女爱平息这同居之后首次的家庭争斗。

"滚开,你这个没有上进心不务正业的家伙!"她一把推开他,他的后背撞在书桌上,书桌倒了,他就站在倒掉的书桌旁。

"不考公务员就是没上进心?读小说就是不务正业?"他压抑着自己的愤怒,不想让吵架升级,压低声音说。

"新闻稿都写不好,还想当什么作家,做你妈的白日梦吧!"她细碎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这是她第一次骂他,这样的辱骂激怒了他。他弯腰抱起她,丢到床上。

  • 标签:生存精神困境幻灭隐喻艺术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城西打赏了1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元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元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道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谢梵境打赏了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内刊老编打赏了100邻家币
  • 文无第一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4/11/02 18:46:21

    欧阳德彬的这篇小说的确已经十分成熟,语言充满诗性和思索意味,布局谋篇做得严密细腻,叙述的节奏始终在均衡的掌控下推进,不徐不疾的镜头转换显示了作者出色的控制力,在本文书写的技巧层面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了。故事讲述的是深圳,是更年轻的一代人的爱与迷失、社会观和价值取向,以及现实规则带给不同个体的痛与挣扎。个人认为前六节的人物塑造仍有些符号化,在艺术加工创造与生活原体的复杂性之间,作者更多地关注了前者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0/30 23:34:01

    作品以张潮在这座城市的经历为主线,以绵密的细节描写,在故事的层层推进中巧妙地点缀各种社会黑暗面,从而揭示出城市在急速发展中,人物命运在权力和物欲的冲击下的骚动和不安。张潮的现实生活和理想生活的冲突和碰撞,他作为社会中的个人,在社会不公平现象的笼罩下频生抗争的无力感,在残酷斗争中不得不屈服,甚至成为潜规则的祭品。作品较为深刻地反映出个人在现实里的迷茫和渺小。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4/10/21 12:11:30

    从象牙塔中走出社会,需要用经历来磨练自己,工作,交际,生活,婚姻,感情等等,都是修炼。欧阳德彬正在深圳大学读研,应该说接受了较为系统的文学训练,具备了较为纯熟的叙述功底,结构严谨,张驰有度,语言精致,对小说中人物的感情把握得比较到位。小说能把人物置身于更加广阔的城市,以深圳为背书,使小说烙上了更加富于现代色彩的痕迹。假以时日,定能走出叙述的旧社会,建立小说的新中国。

    分享到:欧阳德彬2014/10/22 13:24:49

    谢令鹏兄评点鼓励。祝金秋快乐!握手。

      回复
  • 分享到:王元涛评委940积分2014/10/08 20:22:58

    小说所呈现的年轻一代的婚恋模式,于我而言相当陌生,因此在整个阅读过程都抱有一种挑剔的态度,想从中发现漏洞。结果,漏洞不多,逼真可信。回头再读第二遍,发现这里那里,有好多情节,我都应该提出道德批判才对啊,可是,为什么没有想到呢?因为主人公的命运起伏已经把我迷住,让我不知不觉放下了批判的武器。这也就是小说的魅力。

    分享到:欧阳德彬2014/10/14 13:41:04

    谢王老师提点。握手。祝金秋快乐!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4/09/30 17:46:06

    刚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紧紧拽着理想主义的美梦不松手,然又有着太多的惶惑与不适应,一遇到生存困境,理想梦想暂抛九霄云外,有面包有蜗居才能安生,生存是第一。象青年张潮不趋炎附势,在单位就受排挤,要应对青春躁动的所谓爱情也捉襟见肘,女友也不惜用身体作资本,换取工作利益,仿佛一切灰暗现实,都隐匿在这暧昧不明的夜色中,任它发酵腐烂。以德彬在读研究生身份,也正经历这段青春惶惑期,所以他写来得心应手,真情感人。

    分享到:欧阳德彬2014/10/14 13:42:36

    感谢安姐鼓励!祝金秋快乐!文学路上遇见,真是荣幸。

      回复
  • 分享到:天涯流云19010积分2014/11/03 16:45:11

    理想与现实的矛盾,爱情与自由的矛盾,在小说里被作者剖析的深刻入微。和苏云在一起,只能做女王的奴隶,没有丝毫自由;和王姝在一起,又要去参加考试,争取转正,没有看小说的自由。从不嫖娼却成了嫖客,生活中还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让我们无所适从。作者渴望的生活无限美好“他说他现在是自由人,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想多大年纪就多大年纪”。可是他能找到吗?就算某一刻得到,又能持续多久呢?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1
  • 5700
  • 23
  • 28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