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皮火车

孟小舟的身高就是在一刹那间超过我的。十六岁的他靠在墙角,不动声色地抖着双腿,就像一条水草在黑暗的湖底疯长。

窗外的勒杜鹃团团簇簇地绽放着;几只蝴蝶翩翩飞过来,嗅了嗅,便静止了。一切看起来还算不错,华丽丽的几乎有美好之嫌。

一群灰头灰脸的问题少年,正在教官的口哨中跑步前进。跑着跑着,教官突然喊停,说休息十分钟吧。他们立即纷纷倒下,就像一大片绿螳螂摊晒在水泥地上。螳螂们有气无力地唱道,我们是害虫,啦啦啦,我们是害虫……。

我皱了皱眉头,说怎么唱这样的歌?

孟小舟说你不懂,然后就把袖子卷起,一块淤青显露出来。

看来是受苦了。但我视而不见。我说你继续呆着吧,直到戒掉所有的恶习!

当我转身要走时,孟小舟的哭喊突然爆发,像幼狼在嚎叫,稚嫩凶狠,几乎把我撕成碎片:爸!让我回家吧,我改,我一定改!

改?网瘾可以改,止咳水上瘾改得掉吗?我几乎要冷笑起来。

但孟小舟的叫声越来越凄厉:“爸!爸!”

我打了个激灵,感到心脏一点一点地下坠,仿佛挨到了胃部,一阵尖锐持久的疼痛险些把我击倒。

我捂着胃部,头也不回地走出这家少戒中心。

车子停在路边,烫得像一块才出炉的面包。我不管不顾地陷进驾驶室,即刻就被热浪裹得严严实实。在方向盘上趴了好一会儿,等车内降温之后,才算缓过神来。然后我戴上眼镜,吸吸鼻子,发动了引擎。

布吉到底属于关外,是个被深圳人瞧不起的尴尬地带。虽然号称一站到罗湖,它却明显比罗湖多了许多噪杂。人如蚂蚁,汽车如鲫。除此之外,不远处还有火车呼啸而过,或红或蓝,或橙或绿,像一条条长龙奔腾着,去向不明,前程未卜。

两个月前,孟小舟被我押送去少戒中心时经过这里。一路上怒骂不止的他,突然趴在车窗上大叫:“火车,绿皮火车!我想坐绿皮火车!”语气急切热烈,竟然含着哭腔。

我气得笑起来,说真是奇怪啊,那么多种车在路上跑,却惟独只有绿皮火车入了你的法眼。它可连空调都没有,你要是不争气,将来就只能坐这种廉价车去流浪啦。

孟小舟竟然没有操我十八代祖宗,反而斯斯艾艾地解释,他有个朋友叫三毛,以前在老家时总是坐绿皮火车来深圳看父母。

我继续嗤笑,三毛是你女朋友吧?

孟小舟的声音压得很低,三毛是一个拜过把子的兄弟。

兄弟?孟小舟的朋友都是些狐朋狗党,这个三毛想必也不是一盏省油灯。但我还是尽量说得小心体面:如今人家三毛与父母团聚了,你看咱们深圳多美好。

不料孟小舟瞬间狂躁起来,说美好个屁呀,他妈的你看深圳都挤成什么样子了!

好像深圳拥挤是我的罪过,而他,纯粹是被我拉上了贼船。

叛逆少年不好惹。这兔崽子的戾气一上来,我便只有闭嘴了。但我承认他说得对。深圳这个鬼地方确实太挤了。

我现在所处的龙岗大道,以前叫深惠路,经常挤得水泄不通。八年前,这条路上发生过一场车祸,死了三个人。孟小舟的妈妈,我的妻子,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那个事故地早已整改成一条绿化带,灌木丛里插了一面国旗,正哗啦啦地迎风飘扬。我不由得一再回头打量这面旗子,握着方向盘的手很快变得汗涔涔的。

妻子快要被这个世界遗忘。她一死百了。而我,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儿子长大,最后却把他送到了少戒中心!这里的心理辅导老师告诉我,孟小舟的QQ密码是他妈妈的生日。

回家之后,我打开了电脑,试着登录孟小舟的QQ。在输入妻子的出生年月时,我竟然搞错了好几次。四十五岁的我愣了很久,总算试对了密码。他的QQ跳了出来,网名取得很混账,叫“沙漠孤舟”。

我慨然长叹:有天理吗?这么多年老子起早摸黑,流血流汗,烟酒不沾,女人不碰,献了青春献余生,殚精竭虑地灌溉着这棵独苗,他却毫无感应。哪怕是汪洋大海里的一条船也好啊,他怎么可以是沙漠孤舟?

就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竟有很多人跟他打招呼,还不断有人请求加他为友。网名稀奇古怪的,下流脑残的,血腥暴力的,我一概不理。但有一个叫绿叶的,我无法拒绝。

绿叶,这名字怯生生的,很温润,很秀气,很暖人心。我查了一下对方的资料,女,44岁;又浏览了她的空间日志,内容都与亲子教育有关,阳光健康,充满了所谓的正能量。我的好感就更甚了,觉得可以跟她聊聊。

我们随即成为了好友。绿叶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跟我搭话,才一开口竟是请我帮她找孩子。我说你是谁啊。她说她是三毛的妈妈,最近才从孩子的日记里得知孟小舟的QQ号码。

小舟,你不是三毛最好的朋友吗?可不可以给阿姨一点安慰?请注意,她用的是安慰这个词。

我惊讶地说,生活不能承受之重,一个自顾不暇的毛孩子怎能懂得?她这才知道我是沙漠孤舟他爹。她问我,你儿子去哪里了。为了捍卫儿子的名誉,我说他回老家了。她恍然大悟,说难怪你能冒充他,他不是在深圳上学吗?

我顿时无言以对。就在这时,电话响起,是我们院长找我,心急火燎的:“孟舟啊,你尽快来我办公室!”

为何要尽快?为了儿子,我可是请了一天假的。但院长说,暂时别管你儿子了,有个更严重的问题,必须当面谈。

于是我在QQ里敲了个88,说有事先下了,便关了电脑。

我拿了几块饼干边走边吃,迅速出门。

我在本市某三甲医院当外科医生,因一桩发生在两年前的医疗事故,在病人家属的反复闹腾下,院长与我都已筋疲力尽。院长是个老好人,原想竭力保住我的,可对方不依不饶。院长说,孟舟啊,这事拖下去对谁都不利,你好自为之吧。院长真不容易。我想如果我主动请辞的话,他一定会谢天谢地。

当我走进院长办公室时,他正扶着脑袋呈崩溃状,见了我,就把一份材料往桌上一拍,说人家现在不拉横幅了,也不上法庭了,而是要动用媒体网络了。我说,这可不是我的责任,院长你很清楚的。院长点头又摇头,打量我良久,然后一字一顿:孟舟啊,你的问题在于,已经失去一个外科医生该有的敏感与直觉!看你最近心神不宁的,恐怕已经上不了手术台了。继续呆下去的话,你不但会连累医院,自己迟早还会出大事的!

我愣住。然后我俩对视,微笑,一声叹息,并开始抽烟。烟抽完了,我与他握手,由衷地说:“我辞职。”

院长如释重负,直夸我懂得进退。夸完之后,他就把外科主任叫进来,让主任陪我聊聊。主任同情地抱抱我的肩,说老兄你要挺住啊。我说放心吧,没事。但主任听了直摇头,说你最近脸色不佳,前几天院里组织的全身体检,你到时要记得来拿结果。我说不必了,多谢关心。于是主任送我到电梯口,目送我消失。

我是吹着口哨离开医院的。顺着车流在滨河路上游荡了一个下午,几乎要放声歌唱。天黑时我才到家。进屋便蒙头大睡,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时针指向九点。我习惯性地打电话给主任。主任说你要想开一点,要显示出正能量来,东方不亮西方亮嘛。我这才确信自己已经与医院了无瓜葛。突然失去单位的我,就这样成了一条丧家之犬。

有几个大学同学在京城混得不错,都劝我北上。作为有名的外科一把刀,凭我的资历与经验,随便换个地方就可以东山再起。可我婉拒了。因为我必须等儿子回家,我哪里都去不了。

我只能死皮赖脸地活在深圳,忍受着死者家属神出鬼没的纠缠。我的轻松离开,让他们很不甘心,多次打听我的行踪,扬言要报复到底。

两年前,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死在我的手术台上。虽然有许多不可掌控的意外,但我仍然难辞其咎。女孩是独生女,长相漂亮,学业优秀。父母对她寄予厚望,没想到孩子突然就没了。医院出于人道主义,给了十万元,其中包括我个人所出的五万。但他们不领情,卯足了劲要找我算账。尤其是女孩的母亲,披头散发,状如疯癫。但她每次一进医院,就被保安架了出去。她的长相,我从未看得真切。可就是这么个面目不清的女人,将我当成了仇人,死咬我两年不肯松口。

我本以为在法庭上能够与她正面交锋的。我准备据理力争,大肆爆料,打她个措手不及。不料她并未出庭,据说是关键时刻病倒了。即便如此,她仍不罢休,打电话给院长,声称如果不处理我的话,就要把医院炸了。

现在医院把我变相开除,也算是对她有了个交代吧。

我明白她的痛苦,可我不得不推卸责任。我别无选择。因为我是孟小舟的父亲。孟小舟是独苗一棵,即便是个废品,我也必须爱他。他就是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啊,我疼,但我不能将它拔掉。为了这根刺一直稳妥,我还得让自己安好无缺。那女孩的母亲扬言要我偿命。这怎么可能?岂不说法律已经判我无罪,就凭我有儿子,我也得整胳膊整腿地活着,是吧。

从医多年,我目睹过太多的死亡。所以我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事业就是活着。即便现在我丢了工作,灰心丧气,却还是要苟且偷生。

安全第一啊。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足不出户。感谢这个时代,一切日常所需,均可靠电话搞定。我还注册了淘宝,在天猫商城到处闲逛。我还迷上了网聊,才半个月时间,我的QQ中就有了十多个红颜知己。我每天问候她们,轮流与她们说一大堆肉麻的情话。聊着,聊着,我就问她们:你相信我还是个活人吗?

她们的答案出奇一致:你是个神经病!

我对着电脑嘿嘿直笑,然后就用鼠标将我的网络情人们一一杀掉。一瞬之间,我又孑然一身了。于是我登陆了儿子的QQ,变身为沙漠孤舟。

一个对话框陡然跳出,是绿叶找我,她给我留了好几条信息:你好吗?你怎么啦?你还活着吧?

我哑然失笑。

此刻,她是隐身的,灰蒙蒙的一片枯叶,让我很想拾起来瞧瞧。

于是,我向她打了个招呼:你好!谢谢你的问候,我还活着。

绿叶很快回复,说活着就好。

我又打出一行字:我们谈谈孩子吧。

她说OK。

但我只想谈她的孩子。我自己的孩子再不济,在一个外人面前,我得给他留足面子。

绿叶给了我一个微笑。然后轻描淡写地说,她的孩子三毛现年16岁,原本乖巧听话,成绩又好。

我酸溜溜地说,所有的孩子在父母眼中都是最好的。

不料绿叶话锋一转,说三毛半年前突然离家出走了。孩子走时,身上没带钱,晚上十二时发了一条短信来,说是扒火车到了益水。这趟车是那种绿皮火车,没空调也就罢了,这孩子,连个座位都没有,足足站了十二个钟头。短信之后,三毛一直杳无音讯。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力量带走了孩子。她发誓要把三毛找回,所以就抛下工作,一再坐这趟列车奔赴益水,希望发现孩子的踪迹,唤回那个迷失的灵魂。

我倒吸一口凉气。

母爱让女人力量无穷,敢与天斗,与地斗,敢愚公移山,敢大海捞针。

我说,你这种做法太荒唐了。

  • 标签:问题少年失独群体中年危机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徐清松打赏了1000邻家币
  • 隐词打赏了100邻家币
  • 何耀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素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素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钰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新薪点灯打赏了100邻家币
  • 半湖浅秋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城西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仪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仪桐打赏了1000邻家币
  • 谭家幺少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深士风打赏了100邻家币
  • 江云飞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冰凌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方华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帝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慕尼黑打赏了1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木偶人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隆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盛菲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因特虎老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因特虎老亨打赏了100邻家币
  • 文无第一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胡帝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4/11/03 12:53:22

    这篇小说让我们联系到如今风行的“治愈系”作品。小说的主人公是一名单亲父亲,祸不单行,独生儿子进了戒毒所,自己也因医疗事故丢了工作,在此窘境下,他欣然接受女网友的邀请,展开了一段不可思议的绿皮火车之旅。作品直面失独家庭这一社会问题,体现出一种“干预生活”的勇气。而绿皮火车作为一种美好的象征,主人公旅行的过程,其实也是治愈心灵的过程。

    分享到:张夏2014/11/03 15:12:10

    谢谢张老师解读

    分享到:张夏2014/11/03 15:16:33

    张老师言简意赅,一阵见血。

      回复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4/11/01 23:10:34

    绿皮火车被张夏赋予了多重意义,是意象也是载体,各个角色都被引入其中对作者安排好的号、入人物对应的座,他们或寻求自我救赎、或施行复仇、或阴谋遗弃、或自我终结,一段缓慢而沉闷、压抑而诡谲的旅程在极富智慧的语言中被徐徐打开。智障小孩被遗弃的情节作为全文的拐点,冷峻而疾迅地将叙述拖入魔幻主义的棱镜之地,人物和精神都开始变形,叙事进入了尖锐的呼啸和残酷的撕裂阶段,但与先前讲述却不显隔阂或断裂,这是见功力的。

    分享到:张夏2014/11/02 12:13:51

    谢谢朱铁军老师的解读与点评。“魔幻”、“变形”这两个词,给了我一个启发,觉得平时写小说时出现的过实过密造成的进退两难,终于有了个突破口。

      回复
  • 分享到:王素霞评委550积分2014/10/28 21:22:12

    单纯地揭示问题并非是小说家的责任,重要的是作品的虚构力量和人文关怀的担当。这部小说颇有一种后现代的解构意图,让我们在“绿皮火车“这一看似温情实则残酷的意象中,看到了现代社会里所谓亲情婚姻的失败,失去孩子家庭的悲哀,以及医患关系的紧张。魔幻色彩强烈,反省反思的意味更加突出。推荐!

    分享到:张夏2014/10/29 07:02:49

    谢谢王老师的点评与肯定。反思反省确实是我这个作品的主要意图。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4/10/25 03:37:42

    作者似一个“快意恩仇”的侠客,刀起肉落,剁出一团团血肉之花,见鲜活,见疼痛,见伤口,见扭曲,见冷硬!一些细节格外生动、幽默,读起来时而笑意荡漾,又时而揪心牵肠!好的文字就是这样,可以消乏解渴,化掉些许对故事过于圆熟的微词。毕竟,这率真与野性交织的笔调,独辟蹊径的描述背后是强烈的担当意识和人文关怀。

    分享到:张夏2014/10/25 11:46:14

    谢谢锦屏的解读。优雅轻灵,含蓄中肯的评语既是鼓励又是提醒。说起来认识你也有几年了,可惜一直不曾单独交流。但你的靓丽风度,你的文字气质,让我印象深刻。祝好。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4/10/21 16:04:31

    近几年深圳有好几个知名作家都写过与这篇小说相关的题材。如杨争光的《少年张冲六章》,邓一光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南翔的《绿皮车》。张夏的文笔、小说技巧、结构等显然不能这些作家比较,但她笔下的问题少年、失独爸爸以及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角度也相当独特。正因为张夏是女性,所以对孩子也好,父亲也好,都有着不一般的理解,这就形成《绿皮火车》的异质性。我愿意把绿皮火车想象成为一种温暖的意象,而不是放逐。

    分享到:张夏2014/10/22 13:44:26

    谢谢廖评委点评关注。

      回复
  • 分享到:江云飞评委660积分2014/09/30 18:43:46

    好的小说之所以区别于叙事散文和纪实文学,在于其中充斥的虚构、荒诞和丰沛的想象力,而且它还是映在现实瞳孔中的倒影。我从《绿皮火车》读到了这种特质。绿皮火车上的人、事、物件的轮番上场,像极了一场游离在现实和虚幻世界的梦,问题少年、失独群体、家庭教育、医疗事故、城市化焦虑等等宏大的社会命题,通过一个外科医生的现实际遇,以冷峻而近乎赤裸的方式地呈现出来。一把手术刀,几节绿皮火车,粉墨登场的众生,让人唏嘘。

    分享到:张夏2014/09/30 19:02:13

    谢谢江老师的解读与肯定。

    分享到:江云飞2014/09/30 19:27:58

    哈哈,不知为什么,你的作品打赏不了。这套软件有问题。

    分享到:张夏2014/09/30 20:34:24

    找亨老板,呵呵。

    分享到:王盛菲2014/10/30 12:10:28

    没打赏到我都觉得要找老亨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69
  • 10247
  • 54
  • 988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